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太虚星空 > 诸神黄昏
第三章 网吧
作者:流星故事  |  字数:2477  |  更新时间:2019-08-25 20:33:22 全文阅读

华夏共和国东南沿海地区蓝海市内。

这是一家非法性营业的地下网吧,是不良青年的聚集地。

老化的直管型日光灯散发着微弱的灯光,时不时一闪一闪的,看样子是很久没有更换了。吊扇卖力地吹着,百来台电脑一字排开,大多设备都有些老化,时不时就会出现死机的问题。每个破旧的沙发后面都缩着个双眼充满血丝的人,戴着个劣质耳机,扣着脚丫子,敲击着键盘。

这里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不过大多都是些不务正业的青年。里面甚至有小学生的身影,看来老板为了赚钱也是足够拼了,冒着被查封的风险盈利。不过这对于未成年人有没有伤害,网吧老板是不在乎的,对于老板而言,学生才是盈利的主要来源,管他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也是,这里近半数都是学生。

大多数商人的眼睛都是浑浊的,但看到利益总能发出明亮的光芒。

这里就是繁华都市的阴影处。

虽然白天枯燥乏味的生活才结束,但某些人夜里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这里是夜晚无处可去的人向往的圣地,沉醉在虚拟的空间里,这里你有着绝对的自由。没有人去指点你工作上或者学习上的不足和失意。管他是黑夜还是白天,只要你手中有鼠标,你就是最自由的人,放下那个虚伪的自己,释放出自己内心的野兽,在游戏里征战四方。

地面上的世界灯火阑珊,车水马龙,迷人的街灯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辉,逛街的情侣手挽着手说说笑笑,单身的人低着头玩着手机,这是城市里繁华的一面,美好而又遥远。

网吧内声音嘈杂,烟味缭绕,靠椅上有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座位上的两人不断地敲击着键盘,发出清脆的响声,屏幕上那款很火的端游——英雄联盟。

呛人的烟味让他们两个有种胸闷的感觉,他们两人都很讨厌这种味道。但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他们没有钱,而这里收费足够低,比起那种高端正规干净的网吧,多出来的钱还能够让他们在这里多玩几个小时。

“刘星云快开团啊,你不上这团没法打!”其中一个男生催促着旁边的男生。

旁边那个叫做刘星云的男生耷拉着脑袋,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好几天没有洗,眉目略有点清秀,五官大致上并没有什么特点,跟帅扯不上关系,不过也算属于那种耐看的男生,若不是眼睛没有什么神气,怎么看都像是在发呆,倒像是是古代的那种干净小生,浑身上下也是正常学生党的穿着,唯独那双手,敲击键盘的手指细长,用纤纤玉手来形容都不为过,女人见了都会羡慕。

“楚铭,赶快,干掉那个ADC这波团战就稳了。”

那个叫楚铭的男生,整个人看起来就很有精神,长得也帅气,一头黑发,刘海甩起来也够范。不过,一场游戏下来,他的面部表情都很少,即使咧嘴这样简单的表情,都表现的略显僵硬。

“唉,又输了。”刘星云叹息道,楚铭仍旧面无表情,好像输的不是他一样。

失败两个红色的大字出现在屏幕中央。

最后一波团战,属实是回天无力,敌方那名ADC走位过于风骚,就像是一个甩着手帕勾引你的小娘子,嘴里喊着“你过来啊,你过来啊”,而你却碰也碰不到他,只能心里痒痒。在对方这个极其风骚的ADC疯狂输出下,愣是四打五打赢了那波团战,直接将他们的基地带走。

刘星云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扭头对着楚铭问:“还玩吗?”

“不玩了,都玩了一个晚上了,一局都没有赢。”楚铭拿起放在椅背上的校服,搭在肩上,“走了,刘星云。”

刘星云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2018年09月23日晚9点47分,都快十点了啊,他们从下午五点逃课到这里,已经快要五个小时了。他挠挠头,并没有感觉,这些对他们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起身拿起校服跟在楚铭身后,朝楼下走去。

…………

出来时,外面已是深夜,灯火阑珊的街道,透过灰蒙蒙的乌云还能看见些隐约的星光,还有那高挂在夜空中的明月。

街上的人稀稀寥寥,来之前大街上还慢是人,好不热闹,现在倒是显得有些冷清了,应该是夜深了,每个人都回到了家中在温暖的被窝中看着电视剧或者电影,或是用着爱人入眠。而走着街上的也就那么点人,可能都是些在外面high到只剩下一个人却又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于是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游荡,手机的微光照亮他们的脸,就像是地狱中游荡的孤魂,没有一丝生气。

橱窗里的灯光投下两个并肩的身影,那是楚铭和刘星云从网吧出来后走在回孤儿院的路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刘星云和楚铭两个人年龄都是十七岁,都是蓝海中学高二年学生,从小学一直到高中,两个人都一直在一起上学。两个人都是被希望孤儿院收留的孤儿。刘星云来到孤儿院的时候差不多只是刚一岁左右。在某一个雨夜,包裹着襁褓,出现在希望孤儿院的门口,估计是被父母狠心抛弃,可能不忍心将他丢在野外,任其死去,所以将他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希望孤儿院的老院长报警后,警察调查无果,将他送进了希望孤儿院。

而楚铭,他来到孤儿院是在他七岁那年。有一天,一个男警察牵着他的手来到这个孤儿院,脸上写满了冷漠。他来孤儿院前一直是个小乞丐,不过应该有一个好心人抚养他到记事,不然他也无法活下来。但可能是承担不了,就将他抛弃了,他就大街上乞讨。乞讨过程中晕倒在大街上,经人报警,获得了救助。警察来后却也无法查明他的身份,于是联系了当地的孤儿院。

说起来,两个人还有着许多的共同之处,都是孤儿,身世都同样扑朔迷离。

楚铭在记忆中只是依稀的记得一开始是一个中年男人抚养他,不过他跟这个中年男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这是中年男人亲口告诉他的。楚铭和那个中年男人一起生活的几年,记忆都很模糊,但楚铭很清楚,两个人并不亲近。中年男人还亲口告诉他,楚铭是一个女子托给中年男人抚养的。将他抚养到七岁的时候,中年男人遇到了贷款危机,准备跑路,他觉得楚铭是个累赘,因为楚铭是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将他送到孤儿院又要办很多手续,还有可能会牵扯到警察,会给中年男人带来很多麻烦。还好中年男人并没有丧尽天良的一定的地步,他特意坐车到了蓝海市,将楚铭丢在一个大街上,后来楚铭靠着乞讨维持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的生活,在此期间,他受尽了欺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生活的,最后晕倒在大街上,被送到了孤儿院。

从那时开始,楚铭就对每个人都很冷漠,因为他从小就看透了人情世故,人事冷漠。

从来到孤儿院的那一天,一颗种子就深深地埋在了他心中,那就是变强!只有变强,变得很强很强,强到没有人能够欺负他,再没有人能够主宰他的命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