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下一乱 > 序卷:辰皇李辰
第五十八章:南陵血战(四)
作者:凝冰天下  |  字数:2304  |  更新时间:2021-12-06 00:38:56 全文阅读

数名亲卫护卫在周围护送袁则天撤出战场,而袁则天一边后退一边看着霍武穹的背影,“这只是什么方向的援军?”脱离战场的袁则天眺望着南陵北们,“这是?”一名亲卫也是眺望的看着,随后回应着:“是阳春方向的援军!”摸着下巴思考的袁则天有些不解,为什么会调阳春新兵?

白帝郡

袁天纲皱眉看着手里的圣旨,“诸位有何看法?”放下圣旨的袁天纲问着殿下众臣。一名文臣出列行礼道:“摄政王是代天子摄政,主公万不能违抗。”点了点头的袁天纲看向其他人,陈优出列谨慎的抬头看着袁天纲:“主公,摄政王如此调动怕是君州有变。。”听到陈优的话众文臣也是议论纷纷,思考片刻的袁天纲开口说着:“诸位觉得该不该出兵?”“南陵若安,主公方可出兵勤王!”郭季出列行礼道,“太尉说的是,首要是得知南陵为难。”陈优附和着继续道:“摄政王调南方兵力的话,唐皇后可能会调动北方兵力来威慑。”郭季起身一身长袖大义凛然道:“摄政王此举,定然威慑唐皇后。南兵北骑摄政王不可能会用卒对骑!”听到郭季的话陈优沉思着,见陈优不说话郭季继续高声说着:“主公此番一可勤王之功,二可试探北方骑兵实力。三。。。”郭季起身抬头看向袁天纲沉声道:“借此步入中原!”陈优一听里面阻拦道:“主公!天子尚在天下归李,主公不越为忠,越之为反!”陈优抬头的瞬间,与袁天纲带着杀意的眼神对视。心中也是咯噔一下,一旁的郭季感受到杀意,也是微微翘起嘴角火上浇油般说着:“主公忠与盛华乃是天子的臣子,帮天子治理天下有何之错?”“罢了!”袁天纲严厉的声音制止要开口的陈优,“勤王之事先调莱阳金陵二郡守军北上。晋阳,南阳,江源,银川四郡守军,按兵不动等待调令。”说完长袖一挥离开大殿。

南陵城楼上,一身黑袍的男子从阴影里面出来,黑色的长发披肩,黑色的狐耳隐藏在斗笠之下,背负在身后的左手拿着木盒,木盒上雕刻的图案,似乎被故意抹去一样。“需要的东西拿到了。。”沙哑声音有些嘲笑的看着,被缓缓压进南陵城的南越人,“南越已经没用了。。。”说完男子转身缓缓的化成白烟消散在城墙上。

嗒!竹林中王子谋深深是皱着眉头紧盯着棋盘,只见一枚黑色的棋子凭空出现落于一处,看到黑棋子落下的地方王子谋明显一愣。棋局中一只身披黑色铠甲的骑兵,直直的冲向白色铠甲驻扎的营地,如利剑一般直接划开一条直线,从天空俯瞰白色的圆形营地,正在被一根黑色的细刃一点点中中间切开,嗒!王子谋冒着冷汗果断的下了白子,顿时营地两旁的白色箭矢飞射而出,原本冲锋的的黑骑兵也是调转马头,险而又险的躲过抛射的箭矢,嗒!黑棋缓缓的落下带着气浪而来,狂风从北方往南席卷,白色的箭矢也是被狂风吹偏,。死死咬着牙齿的王子谋抬着右手,手指捏着的白子迟迟不落,嗒!一枚黑子落下王子谋猛然回神看向刚刚黑棋子落的位置,只见数百艘黑色战船行驶在还河道上,看着左右两边的局势王子谋开始犹豫起来。啪。。一旁观战的女子手执白子落在战船对面,一旁的王子谋转头好奇的看着,河道上数百架投石车从树林中拉出,开始砸向河道上的战船。海道之上战船被投石车一个个击沉。不等王子谋开口问着,黑色的棋子连落三次,一旁的女子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棋子叹息的开口:“你觉得可能会赢吗?”看着棋局缓缓恢复到,原来的黑子占据一半而白子堪堪两个。王子谋反问:“为什么白棋明知道必输还要对弈?”女子起身望着身后的草屋似乎自问道:“必输还要对弈吗?”转身收起眼神中丝丝的情素看着王子谋,王子谋继续的说着:“黑和白原本就是一体,而区分它们的是世人。人们常说希望是黑夜中的光明,但是反来。。光明中的黑夜又不是一种道路呢?”女子听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摘下面具的女子无暇面容看着王子谋自问道:“黑白相残的结果必然是一方赴死。而和局?”女子摘下面具洁白的面庞看着王子谋,“和局只强者的妥协罢了。。”王子谋有些诧异他明明没有说话,欲要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动弹不得,随后就见自己面前一个虚幻的人影缓缓显现。“是啊。。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输了。。”女子留着泪水欣喜的看着虚影,只见虚影凝实一身白袍银龙刺绣的男子显现,“五千年了啊。。”男子抚摸着女子的面庞继续说着:“李君说的没错。。是你我执念太重了。。”死死抱着男子的女子抽噎点了点头,男子转头看向坐着挣扎的王子谋,“看样子小轩兑现了诺言,不过。。。”男子冷冰冰的看向王子谋,“可惜啊。。往后百年盛华国运及岌岌可危。。”

寂静的草原上一身黑金龙袍男子背负双手望着头顶的繁星,发束上的天平冠流珠被微风吹的抖动发出清脆的声音,男子微微翘起嘴角随后又是叹了一息。

王子谋缓缓睁眼感受着身上的重物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去只见媓莹蜷缩的身体躺着王子谋身上,无奈的笑了笑的王子谋,继续平躺回想着昨晚残破的记忆。【国运岌岌可危?】

“夫长!”整理营地的阳春守军,对着观察城池的霍武穹行礼,霍武穹也是点了点头回应着。“将军疾驰而援后还能如此调动士卒休整,真是心思缜密。。”霍武穹见袁则天缓缓而来道“少将军见笑了,愚卒也是为保少将军安心入眠。”“哈哈哈。。”袁则天扶起行礼的霍武穹:“昨夜甚是安稳,如今南陵已丢,首要保证南越出城。”“喏!”霍武穹行礼,“黄将军!”袁则天对着一旁护卫的黄汉说着,“如今余将军不在,此人。。”说着袁则天一愣,随后开口问着霍武穹:“将军姓氏可否一说?”“愚卒,霍武穹!”“霍家?”袁则天皱眉问着:“可是三将霍门?”霍武穹自嘲的摇了摇头:“草名霍武穹。。。”看到霍武穹无奈的神情,袁则天也是拍了拍霍武穹手臂说着:“黄将军暂缺右卒,你可愿暂代一下?”袁则天看了看黄汉又看了看霍武穹。“末将无异议!”黄汉早已看出袁则天的心思,也是没有反驳,有些犹豫的霍武穹抬头看向袁则天稚嫩的面庞。

【愚卒!领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