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江湖世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9-11-02 08:19:46 全文阅读

“这家伙,是杀不死的么。”

管野神色有些愕然,神情一动不动。

嗖...

钟鸣倒上一脸无动于衷,手中机巧弩不断转动着,一条条锁链横空飞出,捆绑在骷髅身上。

滋滋滋...

骷髅身上冒出道道红光,紧接着,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铁锁连环竟然被熔断开来,钟鸣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一脚踏在骷髅的左腿膝盖骨上,这一脚并不快,甚至很慢。

但当他踩在骷髅骨骼上之时,骷髅却停顿了,眼中血红的火光也瞬间黯淡了下去,然后朝着空中的裂缝冲了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

钟鸣拿着手中的酒杯,似乎知道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掏出两个麻袋将地上两个锁链捆绑的家伙扛起,然后随意打开一个空间缝隙丢了进去。

管野嘴角抽了抽,这样的做法可比杀了还残忍多了。

但钟鸣却拍拍手道:“搞定,去下一个世界了。”

“骨龙不管了么?”

管野有些疑惑,但隐约知道一些钟鸣的目的,看着空中渐渐淡化的缝隙,一脸奇怪。

钟鸣的脸色极为怪异,轻声道:“不管了。”

手中第五块碎片划开了帷幕,然后三人就跳了进去,这次世界并不强大,所以钟鸣倒没提几分兴致。

......

这是一个武侠的世界,由三大王国作为核心,分别为铁鹰,纵盔,和土地国力都是最为贫乏的布处。

然而,江湖武者或是草莽强者出身最为巅峰的,却恰恰是让很多人朝不保夕的布处。

布处王名贾胜,手下掌管着三万铁骑,占据整个天下不到八分之一,整日醉生梦死,但其他连年征战的两国却丝毫不敢小视。

因为,这里曾经诞生过一个人,一个叫玄字先的人。

这个人,在整个江湖的天下都算不得陌生,他出生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早亡,但却拜得独孤夜为师,很难想象,这个江湖退隐的曾日第一剑客。

为何会在此时收徒,还是收这样一个弃儿,直到那年天下剑会,所有用剑的都会参加的盛宴下,他才脱颖而出,拿到江湖册,从此,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江湖第一人。

而玄字先,却是贾胜最好也是唯一的兄弟,这样的两个人谁也不知道是怎样产生的交际,但世人都清楚,字先怒则江湖惊。

所以,才维持住了这么一个微妙的平衡,谁都知道,这么一个贫乏的地区甚至连守城器械都颇为陈旧。

但却无人敢去攻打,当然,也只是暂时不敢攻打而已。

在铁鹰,一个叫周斯的人横空出世,这人的名号却不在江湖,世人将其称为,周元帅。

哪怕江湖人的称呼亦是如此,这人的武器是一把乌黑的铁棍,不到五尺的铁棍在他手中能挡下视线中出现的一切攻击,而他绰号的来源,则是因为。

在铁鹰,他,是一个领军将军,而且,是现在光芒最胜,年纪最轻,武功最强的领军将军。

他的妻子铁云深亦是一个难得的谋术奇才,更是来自当今铁鹰的王室。

如此二人相辅相成,这才占据整个天下六分之一的版图,而且,始终不曾扩张。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国力,远远超越他现在占据的领土。

而纵盔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举世闻名的武将,更没有什么纵横江湖的侠客,但,他却有世间最为强盛的铁匠,更是有一个曾缔造出神兵利器的大师:

燕横真。

所以,占据最肥沃土地的纵盔,却拥有当今天下最为鼎盛的锻造力,无论是铠甲还是兵器,都是当今世间的第一,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没有出色的将领,却占据着三大王国综合国力的第一。

纵盔的君王君天泽,是一个奇怪的人,他喜好扮成乞丐乞讨,或是装扮成江湖人游离天下,若非家中有贤妻顾飞雪,能处理朝政,可能早已亡国多时。

而如今的钟鸣,就落在这么一个世界里,还无巧不巧的和夜倾染和管野走散了。

“瞧一瞧看一看咯。”

钟鸣看了看自己的行囊,好在现在并不缺钱,这样一个世界,想必可以好好的玩一玩。

路边有小贩在宣和着自己的糖人,还有的在卖着糖葫芦。

钟鸣思索了片刻,走到了一座酒楼。

硕大两个繁体的梦仙居看起来很是气派,店小二看有人进来了,连忙擦干净桌子,然后看着一袭铠甲的钟鸣道:

“客官,需要吃点啥。”

“一盘烧牛肉,一只烤鸡,一坛好酒,再来一盘馒头。”

钟鸣说完,就将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

“好叻。”

店小二面带喜色的拿起桌上那块碎银子,然后去给钟鸣端饭菜去了。

酒楼,是消息最为鼎盛的地方,什么江湖趣事,还有朝堂纠纷,在这里,都能有所耳闻,一时半会钟鸣也没有第六块碎片的消息,就这么眯着眼,听着最上面拍着响板的说书人谈论。

“话说最近天下出了一人,自称棋圣,但却不曾和人下棋,一手武功出神入化,凭借手中的杉木棋盘,就能杀人。”

钟鸣端详着周围,有人在把玩手中的铁球,有人在和身旁的美人把酒言欢,还有的,拿着手中的酒杯,小小饮下一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钟鸣现在只能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被称为布处,这里民风虽然较为和睦,但君王无能。

这个无能,多少可信度,钟鸣不得而知,能和江湖第一人把酒言欢的人无能?能在三个才华武艺出众的哥哥中夺得太子之位的人无能?能在如此贫乏的土地训练出三国最强的军队的人无能?

狗屁,若是他无能,那世人,就都是残废罢了。

只言片语间钟鸣得到了很多的信息,已经大概了解了这里的情况,而说书人正说到棋圣和玄字先那一战。

“那棋圣了得啊,杉木棋盘在他手中挥舞的如臂使指,纵然是玄字先的千年玄铁剑,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能切到。”

呵。

钟鸣笑了笑,这说书人简直是把其他人当成傻子,然而天下就没几人是真的傻子,所以都是冷眼旁观,而钟鸣这一声轻笑,就显得尤为突出了。

“这位兄弟,这很好笑么。”

旁边有人不满道。

钟鸣笑了笑,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道:“杉木棋盘再为精妙,上面也会落下些许剑痕,而你却说,他手中的杉木棋盘没有丝毫损伤,他手中的杉木棋盘是至宝么?”

旁边有江湖人点头,的确,这样才服和常理。

钟鸣继续说道:“但你又说,那一战之前,棋圣曾新买了一个带着暗香气味的棋盘,而这样的棋盘,会不存在磨损么?”

三言两语间,钟鸣就道出了他两个制命的破绽,要知道,说书人都是得有依据的,这里,可不是瞎编的地方。

说书人气的脸色通红,忍不住反驳道:“那是棋圣武艺高超,以内力护住了棋盘。”

钟鸣喝了口酒,笑了笑,也不和他辩驳。

而钟鸣的一番言论,却引起了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的注意,女子美眸中光彩连连。

的确,钟鸣的气质随着碎片的收集变得更为深沉,如若深渊般看不清晰,而脸好看的近乎妖异,这样一个人在哪都能轻易的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最为奇怪的是,这人竟然还穿着铠甲,而且这铠甲明显很久不曾整理,上面还有风沙的余烬和灰尘,但却没有一丝异味,甚至带着莫名的沙场气息。

让人忍不住好奇,钟鸣自然注意到了这道视线,但他只是笑了笑,如若不曾看到过一般。

而说书人在跳过这一段后,继续讲了起来:

“说起来我们布处国最近有一个好笑的消息,我们那无能皇帝的女儿贾灵儿公主,逃婚了。”

刚才看向钟鸣的那个女子手心有些发颤,虽然只是轻微的动作,但却有几人注意到了这一点,眼中神采奕奕。

“已经发下了榜单,若是谁能将公主找回去,就能得到黄金千两,还有一个五品级别的官位。”

底下不少江湖人眼中神采奕奕,显然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

一个背着砍刀的大汉忍不住询问道:“这公主长啥样啊,还有,她逃的是谁的婚啊。”

“行了行了,燕大力,你不用想着人家女娃子了,那不是我们该思考的东西,她逃的,是江湖第一人,玄字先的婚。”

“额。”

被换做燕大力的大汉坐下,额头还带着惊蛰,显然被这个消息惊讶的不清,旁边有人忍不住多看了大汉一眼。

这个大汉的名字,江湖人倒算不得陌生,冷面刀王,燕大力,江湖地字榜排名第七,而刚刚开口的,坐在那个看钟鸣的姑娘旁边的。

名为戏九州,绰号戏子,原因是这家伙每次打架都搞得跟一出戏曲一样,但他武功却不弱,江湖地字榜第四。

小小的酒楼竟然如此卧虎藏龙,钟鸣不知道这些,但旁边人却都啧啧称奇的说了出来,钟鸣不由得有些失笑,看来这个国家中,也有不少的故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