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我就是被咬死,也不会放你上去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19-10-31 08:50:10 全文阅读

“喂,你不买一份么?”

莫红衣不知何时醒来,顾不得羞涩,在钟鸣怀中一脸狐疑,似乎不明白钟鸣这个大土豪为何会对这消息不感兴趣。

钟鸣摇了摇头,沉声道:“真正的消息,不是报纸所能报道的。”

莫红衣一脸似懂非懂,莫潭跟在后面,脸上满是不知所措。

“什么人。”

有骷髅拿着手中的骨兵指向钟鸣,亡灵界,人族一直是卑微的存在,此刻老鬼死去的消息未曾传来,大殿内还把守着那五大鬼将,鬼火森然的眸中带着狂热,似乎在等候着久久未曾出现的鬼将归来。

哐当...

钟鸣将怀中的人放下,走到一个鬼将的面前,手中不知是什么粉末落下,五个鬼将纷纷倒地,伴随着钟鸣的叹息声,他们手中竟然无力窝起骨兵,眼睁睁的看着钟鸣走进大殿的禁地内。

两姐弟对视一眼,虽然带着恐惧,却还是朝着大殿内走去。

钟鸣看向面前的功法,摇了摇头,倒是两姐弟如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抓起放满书卷的阁楼中的各种给亡灵修行的功法,面带喜色道:

“姐姐,你看这是灵亡决耶。”

钟鸣淡淡道:“这是给亡灵增添骨骼强度的功法,若是常人学会因为身体骨骼增长而产生变异,嗯最后大概成为一具强大的骷髅。”

啪...

听到钟鸣的话,莫潭手中的卷轴掉落在地,眼中带着惊恐,显然被钟鸣的话吓得不轻。

踏踏踏...

轻缓的脚步声传来,莫红衣忽然神情严肃,钟鸣却开口了:“不用惊慌,是我几个朋友。”

“钟哥,你说的这地方还真篇,嫂子被纠缠的不厌其烦,只好带上面纱了。”

管野恢弘的声音传来,钟鸣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姐弟二人道:“这两一会带出去。”

“好。”

管野刚刚点头,夜倾染就撕下脸上的面纱,笑着朝着钟鸣走过来,但很快,有人挡在了她的身前。

“你是他什么人啊。”

莫红衣眼中带着狐疑看着夜倾染,钟鸣神情极淡,却显得肯定:“爱人。”

“你!”

莫红衣眼圈瞬间就红了,也顾不得这里的财富,哭着跑了出去。

莫潭也顾不得手中的功法了,失声叫道:“姐。”

然后跟着跑了出去,管野耸了耸肩,无奈道:“钟哥,到这里你还能惹上懒桃花啊。”

钟鸣的眼中带着宠溺,拉着夜倾染的手朝着里面走去,管野有些无奈,然后跟了上去。

书房过后,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水潭中幽兰的鬼气弥漫,钟鸣不慌不忙,丢出十张铁锁连环。

嗖...

十条锁链瞬间脱手而出,在水池上形成漫长的桥梁。

钟鸣拉着夜倾染的手,沉声道:“害怕么。”

夜倾染笑着摇了摇头,巧笑嫣然。

被忽略在一边的管野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

钟鸣笑了笑,以他和管野之间的默契,自然不会把这话当真,他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开口道:

“行了行了,这里对存活的生灵有天然的排斥,锁链不可能支持太久,我们快过去吧。”

管野点了点头,跟在钟鸣的身后。

夜倾染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朝着钟鸣伸出双手,嘴里嘟囔道:“冷,冷。”

钟鸣有些好笑,还是像哄小孩一样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朝着锁链铸好的桥梁前方走去。

走过小河后,钟鸣有些遗憾道:“可惜了,这些东西对于鬼魂来说倒是不错的福利。”

他倒是丝毫不心疼丢失了十张铁索连环,如今的卡牌早已多的用不完,钟鸣倒没刻意去计数。

终于,渡过小河流之后,钟鸣看到了一个放置着兵器和铠甲的屋子。

管野啧啧称奇道:“一方鬼王的收藏,果然让人惊讶。”

钟鸣拿起一杆鬼王骨骼雕刻的长枪,然后又拿起一只长剑,一杆长矛,各自插入地面的石峰中,然后才开口道:

“别磨蹭了,走,咱挖坑去。”

“卧槽。”

夜倾染被钟鸣抱在怀里,倒是没有受到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太大影响,管野就惨了,地面忽然下陷,他来不及准备,整个人都被摔在了半空中。

“狼灵。”

钟鸣叫唤道。

狼形虚影从他肩膀飞出,然后恰到好处的把管野接住。

“走了,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

管野虽然疑惑钟鸣忽如其来的严肃,但看到钟鸣眼角的笑泽后就明白了,眼珠子转了转,气氛道:

“钟哥,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你说,白儿是谁啊。”

钟鸣忽然沉默了,许久未曾开口,管野倒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马上闭嘴,许久后钟鸣还是开口了:

“我追寻了几世的人。”

至于是什么人,钟鸣没说,管野也不问,夜倾染神色乖巧,在钟鸣怀中就如若一只慵懒的猫。

“到了。”

狼灵被钟鸣放出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此时钟鸣倒也没去顾及他,只是放下夜倾染,然后捡起地上的一点骨头渣子,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丢下,朝着面前三道骨制大门的其中一道走去。

身旁的二人连忙跟上,屋子里是一具巨大的骨骼雕像,那骷髅手持硕大的骨兵,眼中燃烧着熊熊火光,手腕的骨骼纹路在眼中蓝色火光的照耀下尤为清晰。

钟鸣似乎早有准备,将手放置在骷髅脚骨上的一处,然后片刻后拿开手。

咔咔咔...

骷髅将硕大的骨骼手腕伸下。

“狼灵。”

钟鸣叫唤一声,狼灵瞬间出现,然后三人一狼站在硕大的骨骼手掌上。

钟鸣制造了拿出木材和打火石的管野,摇了摇头道:

“这里点凡火,会把他激怒的。”

管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收起手中的石块和木条。

骨骼动作的声音响彻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这骷髅太久不曾动作的缘故。

很快骨骼巨手的动作变得飞快,最后停留在了一块空地上。

钟鸣和二人一狼一起跳下,然后捡起地上的尘土嗅了嗅,最后选定了一个方位,大概在左下方。

“钟哥,这次我们要见谁啊。”

管野好奇的询问道。

钟鸣失笑道:“那是一个奇怪的人,他活在特定的时空,每当死去一位鬼王之时,才能见他一次。”

很快雾气弥漫,钟鸣翻了翻眼皮,倒也不管那人的折腾,直接朝着前方走去,他知道,这是那人的手段,若是他不想见的人,都会被雾气屏蔽掉了。

直到视线中出现一个悬空的高台,高台上放置着一块硕大的山峰,钟鸣眼珠子转了转,手中机巧弩出现,然后是一张过河拆桥。

“机巧形态,过河拆桥。”

碰...

一阵奇特的声响过后,山峰上的石块被钟鸣敲下一块,紧接着,一个气急败坏的人从山头冒了出来,然后朝着钟鸣恶狠狠道:

“就知道是你小子,不是跟你说过么,自己想办法上来。”

钟鸣笑了笑,那人愣住了,因为钟鸣笑的极为戏虐,紧接着,一张南蛮入侵被打入机巧弩。

碰...

硕大的脚梯从空中堕下,竟然是云彩形成的脚蹄,钟鸣收起机巧弩双手放于胸前道:

“老头,还不把梯子给小爷我放下来。”

“你大爷。”

那人胡子一抖,有些气急败坏,然后竟然像个老顽童一样做了个鬼脸,然后笑着开口道:

“先驱了不起啊,你求我啊。”

钟鸣脸色变得极为玩味,然后沉声道:

“狗子,咬他。”

狼灵瞬间出现在钟鸣的面前,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后,朝着空中化作巨大的狼形虚影朝着那老人扑去。

“卧槽,小子,你作弊。”

那人手中的浮尘掉了下来,被狼灵追的到处瞎跑,最后气踹嘘嘘的出现在钟鸣的面前,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道:

“和那人搭上关系就知道没好事,说吧,小子, 你又来干什么。”

“我要求不高,一份往生汤,其中至少三片往生花瓣的那种。”

老者瞬间胡须都气歪了:

“你小子抢劫啊,你知道往生花多久开一次吗,一个纪元啊,曹,还要熬成汤水,奢侈,奢侈。”

钟鸣提起他的脖子,翻了翻白眼无视他的卖惨没好气道:

“我要救一张牌,需要这个分量。”

“曹,要花没有,要命一条。”

老者似乎也和钟鸣倔起来了。

钟鸣笑了笑,老者心里发毛,知道这小子心里肯定没什么好主意。

果不其然,钟鸣指着后面山峰上的那株果树道:

“狼灵,把那株树给我啃了。”

狼灵没好气的看了钟鸣一眼,但还是遵照了他的命令,朝着那株树飞去。

老者心中一惊,瞬间挡在狼灵的身前,狼灵知道钟鸣不是真的要他咬那株树,就对着老者的手咬了起来。

“卧槽,你小子属狗的啊,动不动就咬人,你知道我在这呆了多久吗,这树可是当年那先驱的义父栽种的,你这大逆不道的小子,痛痛痛快让你的狗松口。”

“我也想救你,可我上不去啊。”

钟鸣戏虐道。

老者虽然被咬的生疼,还是没好气道:

“你小子够狠,好不容易禁了你小子的进入资格,竟然带了两个人来,还把那烦人的狼也带来了,可我告诉你,休想,我就是咬死,也不会放你上来糟蹋我的珍藏的。”

老者当然知道,若是钟鸣没法上来,区区狼灵,还不足以拿走花瓣和那谭水珠,但若是钟鸣上来了,这里就会和被蝗虫啃了一般干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