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骨报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9-10-30 08:40:27 全文阅读

“变成恶龙的勇者,从来都不是一人。”

钟鸣摇了摇头,一声叹息,擦拭了下手中的机巧弩,老鬼不是不曾攀附在那代先驱麾下,当年亦曾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普通亡灵,帅之一境,何其美妙。

只可惜,却被层层束缚,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先驱号令下,没人去碰触那份可怕的禁忌。

此刻的鬼乐都中心区域,老鬼这才知道,为什么代代先驱会严令禁止任何亡灵踏入帅境,但他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反常的是一种莫名的激动,死去多年,此刻的他才清楚,自己从未像此刻这般真实活过,哪怕只是片刻。

哒哒哒...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老鬼拿着鬼火肆意的刀俎,站在大厅中央静静的等候着钟鸣。

钟鸣拿着手中的机巧弩,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

二人并没有多余的语言,老鬼面前早已堆好了一个奇怪的棋盘,上面每个棋子都燃烧着幽蓝的鬼火。

钟鸣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多说,静静的坐在他的对面。

“你,终于来了。”

钟鸣手持一筐棋子,也不回复,棋子极为炽热,拿在手中都能感受到那份可怕的热度。

但钟鸣却如若未曾察觉一般,将一枚棋子巧妙的丢在火线勾勒出的棋盘上。

哒哒哒...

老鬼森白的骨骼敲击在棋盘上,传来奇怪的声音,二人带着莫名的默契,没有一句交谈,一阵对峙后,钟鸣将手中棋盒抛在一旁,转身开口道:

“你输了。”

老鬼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无奈的叹了口气。

钟鸣仍旧背过身对着他开口道:

“帅境的滋味如何。”

“痛快,我从未如若此刻般活过。”

钟鸣拿着手中的机巧弩,老鬼也不闪不必,任由那一张万箭齐发从钟鸣手中被打入连弩。

咔擦...

“啊。”

齿轮转动的声音过后,老鬼身上传来阵阵骨头裂开的声音,他开始抱在自己的头痛苦嚎叫起来。

钟鸣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只酒壶,他静静的走在老鬼的身前,酒壶从手中被横放,酒液顺着壶口滑落。

哗哗哗...

流水声并不强烈,但却格外清晰,惨叫声之外,只能听到这阵阵水流声。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钟鸣捡起地上一根乌黑的骨骼,默默的将其震碎,然后伴随着风沙,骨骼消失在手中。

“出来吧,跟在别人身后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一袭红衣,姿态有些颤栗,但粉脸却充斥着恐惧,虽然亦是带着莫名的娇媚,但钟鸣却如若不曾看到过一般,拿起自己的酒壶灌上一口,然后开口道:

“害怕么。”

不知为何,本身还在发抖的莫红衣不知哪来的力气,冲上去抱住钟鸣,就如若抱着什么珍宝一般,钟鸣一愣,也不推开她,只是把手中的酒壶放下,然后双手抱起怀中这个昏迷的姑娘。

“你,是神么。”

小男孩畏畏缩缩的从大殿的门后伸出头,看向钟鸣怀中抱着莫红衣似乎并没有什么威胁后,大着胆子走了出来。

钟鸣将怀中的美人放在一旁的石桌上,然后摸着小男孩的头开口道:

“小家伙,你听过一个故事么?”

小男孩有些懊恼,推开钟鸣的手开口道:“我不叫小家伙,我叫莫潭。”

钟鸣无视了面前的小孩,手中的酒壶有节奏的倒出酒液,一会倒一滴,一会又倒出几两,不知时间过去多久。

等到小男孩感觉自己眼前就要眼花缭乱时,钟鸣终于将手中的酒壶抛出,砸碎在地上。

酒液纷纷飞起,在空中勾勒出一份地图,这地图只有一个边角,紧接着某个点传来阵阵龙吟。

“这,这是什么。”

小男孩莫潭有些害怕,看着石桌上的姐姐,再看看钟鸣,大着胆子询问道。

钟鸣并没急着回答,不知从哪再次摸出一只酒壶,喝了一口才开口道:

“曾经有亡灵尝试过再世为人,他搜集了所有古籍中记载的大量信息,还翻阅了那张骨龙骨骼制成卷轴上的消息,只可惜。”

说道这里,钟鸣看向空中的地图继续说道:“他终究差了一步,在临门一脚上,他发现了所有亡灵修习功法的制命问题。

“所有的功法中,亡灵都相信实力会一直提升,而亡灵的躯壳带来近乎不死不灭的元寿会给自己无数提升实力的时间。

“以至于,没人去关注所有功法的起源,而那位大师发现的那一刻,已经太晚了。

“这里之所以濒临绝迹,并不是因为不曾诞生过强者,而是因为整个亡灵界,都是一个天然的炉灶,而亡灵,自然是其中的材料。

“成为帅级的那一刻起,才拥有成为食物的资本。

“老鬼在成为帅级的那一刻起,才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哪怕是最弱的枯骨,都能轻易将其抹杀。

“所有他摆设了这个宴席,只有我会参加的宴席。”

钟鸣似乎说的有些乏了,再次喝了口酒继续说道:

“那根近乎燃尽的枯骨,是被抽离了养分的他,他连灵魂之火都被抽走了,所以才会那般瘦弱,像个迟暮老人般不堪一击。”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后知后觉的害怕道:

“你不会杀我灭口吧。”

钟鸣无奈的笑了笑,眼中带着倦色,有个可以如若听故事般诉说过往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想到这里,钟鸣再次想起那段随笔中的记载,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些许寒意。

钟心随笔:我曾打下过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义父说,那里的亡灵,都是无药可救的废骨。

无法理解的我选择了化作其中的一份子来查个究竟。

第一次,我变化成一具枯骨,被鬼兵践踏三十三次,被过路亡灵马车抽打二十六次,骨头破碎三次,却没有看到一次,义父所说的无可救药。

所以我不由得怀疑,我开创出的这里虽然野蛮,但并不是义父所说的大恐怖。

第二次,我变化成一名鬼兵,战死过沙场,拿过功勋,也曾得到鬼将的赏识,得到过很多人的邀请,难道是义父错了。

我摇了摇头,不对,义父拿着羽扇胸有成竹的模样,哪有一丝的心虚,想到他不曾算错过任何事情,我暗暗做出了个决定。

第三次,我化为一名鬼将,在擂台上被打死四十七次,成为鬼王麾下的心腹三百一十七次,和鬼王把酒言欢七次。

没有一次,我能感受到骨骼残废的生灵,哪怕是最弱的枯骨,我也不曾感受到其中全然灰败的气息......

后面的钟鸣并没有一一细看,钟心记载的如若日记一般繁琐的随笔并没有给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直到他翻到鬼帅那一页,手中随笔差点跌落在地。

那一页被钟心圈了起来,似乎在做什么重点标记,而用来标记的不知道是什么,却能感受到其中森然的契机。

钟心随笔:终于,我发现了义父不曾细说的秘密,每当鬼魂达到帅级,灵魂就会变得莫名空虚,其中的所以物质都成了一股纯粹的气流,貌似是在反辅这片天地。

但实际上却并不是如此,地底下那个生命,那个曾被我打败所以苟延残喘的生命,正在以不知名的形式,抽取着所有达到鬼帅级亡灵的灵力。

整个位面都是他的捕食场,而达到了鬼帅级别的人,才有资格作为他的食物。

我曾去过那位存在沉睡的地方,它并没有意识,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人,但这不寻常的发现,足以让我断定,曾经,它,是有主人的。

随笔后面似乎还是记载着什么,但很显然,钟鸣如今并不能得到它全部的认可,所以无法打开,当时钟鸣关上随笔,沉思了许久。

最后做出了决定,发出信号,告诉整个亡灵界,不要冲击帅级。

然而,这一信号的发出,却莫名的带来的漫天风雨,一直攀附在先驱麾下的五大势力,古灵夫人因为半步帅级的实力开始尝试和钟鸣平起平坐,而老鬼,就直接打算取而代之。

其他几方势力虽然仍旧尊敬钟鸣,但这样的蠢蠢欲动,足以打破整个亡灵界这得来不易的平静。

“我是不是不该如此多事。”

钟鸣揪了揪莫潭的脸,气的他张牙舞爪的,然后摇了摇头,一道火光闪过,地面开口缓缓倾塌,钟鸣抱起莫红衣开口道:

“走吧,从此五大鬼王,只剩其四了。”

莫潭一脸茫然看着钟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跟在钟鸣的身后走了出去。

“大新闻,大新闻。”

有亡灵拿出一个奇怪的骨骼板子大叫道:

“最新出炉的大消息,一个紫色幽兰币一份。”

幽兰界的信息并不算是通畅,所以骨报的第一手消息就显得极为珍贵,一堆人凑在卖报的骷髅身后,但似乎拿不出那么多钱,都在静静的等着,等着那么一个人,出钱买报。

这就是亡灵界的潜规则,第一人买到的报纸,消息会是最早的,但自然也是最贵的,第一份报纸卖出去后,价格自然便会慢慢降到正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