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你们,还要继续么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368  |  更新时间:2019-10-29 10:17:43 全文阅读

“滴答。”

血液滴落在地板的声音,这种幻境极为低微,钟鸣能感觉到手中颤动的机巧弩,这是一种情绪的影响。

若是任由这种情绪影响下,不仅仅是兵器,就连人的身体都会被解体。

而此刻的丧魂看到钟鸣不动了,眼中一喜。

这幻境是他特有的天赋,不止一次屡建奇功,未曾成名之际不敌对手时,也曾凭借此技逃脱。

但他却不知道的是,他引以为傲的技能,遇到了什么样的存在。

片刻的颤抖后,钟鸣平静了下来,身旁无数亡灵的幻影横冲而下,似乎能把身躯撕裂性的贯穿。

一次又一次,手臂折断,腿脚麻木,身形如若刀割,幻境是假的,疼痛却是真的。

丧魂并不急着上前,因为他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存在,他并不自信凭借骨兵就能伤害这界面的创始者。

所以他在等,等钟鸣自己被幻象折磨的精疲力竭。

钟鸣的脸色极为奇怪,那不是疼痛,而是回忆,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钟鸣在心中想到,当年开劈这里之时,也曾遇到过各种未知的阻拦,所幸有画师和医生,倒是没有造成什么伤势。

钟鸣身前四块碎片旋转着,狼灵发出阵阵咆哮,最后,硕大的先驱旗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丧魂带着身后鬼兵后退了数步,但很快,闪烁着灵魂之火的眼中出现惶恐。

钟鸣身上颤抖的频率变了,片刻后钟鸣适应了制造幻境的频率后,竟然摇晃着旗杆发出完全相反的频率。

两种频率相撞,本该是两败俱伤,但钟鸣旗杆上的狼灵却只是晃动了下虚幻的身躯,频率竟然顺着它穿过砸落在地面上,哦不,是直接砸落在身后的鬼兵身上。

咔擦...

有几百鬼兵身上出现了裂纹,很快,裂纹逐渐密布全身,紧接着,灵魂之火竟然忽然熄灭了,然后瞬间化作一地骨粉。

而丧魂没有狼灵类似的手段,他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蓝色的液体不断滑落着,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亡灵是没有血液和眼泪的,但频率的震动下,似乎强行毁掉了类似眼睛的感官,从而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丧魂心如死灰,知道自己败了,而且败的很惨,败在自己的自负上。

仅仅一个照面,自己就近乎全盲,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但却自负凭借自己特有的天赋加上上万鬼兵可以将其击溃。

丧魂已经清楚,自己回去会得到怎样的解决,那必然是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他的骷髅躯壳打了个寒颤,然后眼中灵魂之火疯狂跳动着,底下鬼兵们对视一眼,眼中不约而同都是疑惑。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将领为何如此激动,难道是要立下创世之功,心中激动了?

碰...

很快丧魂朝着前面直冲了过去,驾着自己的骷髅马,然后爆炸开来。

失去了视觉和听觉感官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冲刺的方向并不是钟鸣所在的地方,而是鬼兵精锐的所在地。

所以,那里的骷髅眼中带着惊恐,不知道自己的主将抽了风,茫然的看着他自爆在自己的面前。

由于丧魂身处鬼兵中央,爆炸地方鬼兵过于密集,其中还有不知道为何自己主将未曾发起号令就骑马奔走所以随着冲锋的鬼兵精锐不在少数。

于是,一朵璀璨的花朵盛开在了鬼乐都的城门前。

花朵通体白色,伴随着上前鬼兵临死前的哀嚎,有的因为离得太近甚至来不及发出哀嚎就被炸成了骨粉。

钟鸣摇晃着不知从何处掏出的酒杯,看向面前剩下的不到一千鬼兵精锐和还有九千之数的鬼兵,轻声道:

“你们,还要继续么。”

咣当! 呲楞!

声音很是平稳,还带着莫名的安抚,但所有骷髅身形都发出的颤抖,紧接着先是一个鬼兵手中的骨兵落地,然后是十个,最后所有骨兵都跌落在地上。

扑通。

所有鬼兵都在此刻跪下了,整个城门前围绕的水泄不通,跪倒在拿着虚幻旗帜的钟鸣面前。

但凡丧魂带出一个副将,或是在鬼兵中留下一个可以领军之人,都不会是如此结果,只可惜,他仗着自己身为老鬼心腹,又贪功冒进,想要立下不世之功。

所以,群龙无首之间,剩下的几百鬼兵精锐和九千之众的鬼兵,就这些跪倒在了钟鸣的面前,投降了钟鸣。

此刻的莫红衣远远正巧看到这一幕,美眸中的愤慨变成了惊讶,小嘴长成哦形,嘴角喃喃道:“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啊。”

钟鸣拿起一张卡牌,骷髅中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抗力,瞬间全部被收入卡牌中。

然后钟鸣拿出了一张久久不曾动用的卡牌,召唤出了一个人。

远远的莫红衣只能看到那张牌上那个模糊不清的将字,然后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披着黑色铠甲人,那人一出现,就单膝跪在钟鸣面前,不卑不亢道:

“姜忠参见先驱。”

钟鸣掏出一张卡牌递给他,这张卡牌正是刚才收容了近乎上万骷髅的卡牌。

“在三国杀世界中练好这只军队,没问题吧。”

不是询问,不是陈述,而是命令。

姜忠接过卡牌,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钟鸣身前出现的裂缝中。

莫红衣能看到,裂缝中上万黑甲军跟随在姜忠的身后,紧接着,出现了一万战战栗栗的骷髅,也跟在身后消失在裂缝中漫天黄沙的画面里。

犹豫了很久,莫红衣看着钟鸣马上要踏入鬼乐都的城门前,终于咬了咬牙,跺脚跟了上去,但脚下穿着的只能算是破烂的布条,又猜到了不知道是什么骨头。

疼的她直罗嗦,然后一瘸一拐的跑向钟鸣,开口叫道:

“喂,你竟然把我丢在骷髅住的地方就跑了,这是人干的事吗。”

钟鸣早就注意到这一直在背后偷看的家伙,也没理她,看到莫红衣主动开口了,翻了翻眼皮道:

“没把你喂给骷髅我觉得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卧槽,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绅士风度啊。”

一袭铠甲的钟鸣勉强算得上衣冠楚楚,这痞里痞气的话从他口中说出莫红衣感觉简直是毁了自己的三观,所以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看他是不是很有绅士风度。”

钟鸣伸手往莫红衣身后指了指,亡灵界有什么?除了骷髅便是骸骨。

莫红衣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身后跟着个骷髅,像个炸毛的猫般跳到钟鸣的怀里。

而钟鸣呢,却恰到好处的闪到一边,但终究是良心发现,并没让她砸落在地面的骨头碎片上,放置了一个酒坛,嗯喝光了的酒坛。

莫红衣掉落在开启的硕大酒坛中,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感觉整个人都散架了,像个被欺负的小女孩般指着钟鸣道:

“你,你...”

钟鸣收起酒坛,然后不知从哪拿出一只酒杯,放在唇边喝上一口,笑了笑。

虽然很是好看,但莫红衣却感觉这是个会笑的恶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开口道:

“你难道不知道扶我一把。”

钟鸣似笑非笑,还是拉起她伸出来的手,然后站了起来,但很快脚步站不稳,再加上刚刚摔下来的惊吓,竟然昏迷了过去。

钟鸣翻了翻眼皮,拿出一张桃放在她的嘴边,温热的气息游走在莫红衣的周身,不知道时间过了很久。

钟鸣确定她身体没什么问题后,犹豫了片刻,似乎也想不到什么安全的地方,就想把她放回之前那个骨堆上,但他过去时候才发现那骨堆已经有人了。

一问竟然被莫红衣卖了,不由得暗骂一声财迷,然后就这么把她像抗麻袋一样扛着,朝着鬼乐都走去。

城门打开后,城市内空无一人,五大鬼将哦不现在是四大鬼将各自着守一个门户,都接到命令只需要汇报钟鸣的行踪,不必和他交战,而此刻的老鬼正在赶往前门。

消息并未传达,因为剩下的鬼兵纷纷投降,没人做那个传令官,所以他并不知道鬼乐都前门已经失守。

城中虽然近乎荒芜,但地面上的森白骨粉,却露出了些许痕迹,钟鸣顺着骨粉走到一间门户前,那门户中似乎有什么存活的生物,瑟瑟发抖的在门缝间露出眼睛。

看着钟鸣和莫红衣的一霎那间,门被打开了,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死去的骸骨。

骸骨这种生物,往往没有足够的灵智,死时的骨粉也久久没人整理倒是寻常。

“你,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姐姐。”

小男孩虽然害怕,还是拿着不知何处掏出的木棍指着钟鸣道。

钟鸣看了他一眼,小男孩长得很像莫红衣,也算得上粉雕玉琢,实力鬼兵级别,这姐弟两倒是有天赋,钟鸣在心中暗自想到。

然后把肩膀上的麻袋哦不是莫红衣放置在面前的木板或者勉强称之为床上。

然后也不管小男孩的动作,朝着屋外走去,临走前留下一句话:“你们,不适合这里,若是有一天想走了,可以来找我。”

然后递给小男孩一块令牌。

小男孩虽然惶恐,却还是接过,确定钟鸣没有恶意后将手中的木棍方向,在病床前摇晃着莫红衣道: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钟鸣翻了翻眼皮,这样摇晃若是之前那蠢女人没有得到桃前,怕是伤势不知道加重到什么程度了。

“别摇晃了,她应该快醒了,你们最好暂且避开一阵,这里,要变天了。”

钟鸣放下即将关上的门,幽幽开口,他很少说这么多话,更很少顾及世人的丝毫,能让他如此开口,已经算得上破天荒了。

但男孩却似乎并不知道这些。

他拉着钟鸣的胳膊道:“那,你能给姐姐幸福么。”

钟鸣愣住了,男孩那对眸仁过于纯粹,看不出一丝污泽。

很难想象,亡灵界这地方怎么还能生出这样单纯的人。

“不能。”

简单的两个字,虽然残忍,却落地有声,小男孩呆呆看着钟鸣出门的声音,直到那关门声传来,他还久久未曾回过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