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王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19-10-07 07:45:08 全文阅读

钟鸣摸了摸兔子雪白的头,眼中带着安抚,动物总能比人更容易感受这里的恐怖,但先驱的路径中,藏得最深的,就是一世孤单。

  “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使用了桃。”

  “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受到了一点增益,血量为3。”

  “三号位亮将庞德发动技能马术。”

  (马术:锁定技,你计算和其他角色的距离减一。)

  “三号位袁绍/庞德对五号位未知将/未知将使用了杀。”

  “五号位亮将大乔。”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对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发动了技能流离。”

  (流离(标准版大乔技能):当你成为【杀】的目标时,你可以弃一张牌,并将此【杀】转移给你攻击范围内的另一名角色(该角色不得是【杀】的使用者)。)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弃置了一张手牌雷杀。”

  “三号位袁绍/庞德对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发动了技能鞬出。”

  (鞬出:当你使用【杀】指定一个目标后,你可以弃置其一张牌,若弃置的牌:是装备牌,该角色不能使用【闪】;不是装备牌,该角色获得此【杀】。)

  “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弃置了一张手牌白银狮子。”

  “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3。”

  “四号位亮将诸葛亮/关羽,发动了技能观星。”

  钟鸣看向四号位亮起的武将牌,眼中带着一丝慎重,他能感觉到,这个武将牌背后的人,不那么简单。

  四号位上的人忽然一愣,感觉心中闪过一瞬的惶恐,他摇了摇头,继续看向自己的武将牌。

  (观星:回合开始阶段,你可以观看牌堆顶的X张牌(X为存活角色的数量且最多为5),将其中任意数量的牌以任意顺序置于牌堆顶,其余以任意顺序置于牌堆底)

  “四号位亮将诸葛亮/关羽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八卦阵。”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吴六剑。”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发动了技能武圣。”

(武圣:你可以将一张红色牌当【杀】使用或打出。)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对六号位曹丕/未知将发动了技能流离。”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弃掉了一张手牌火杀。”

“六号位曹丕/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六号位曹丕/未知将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发动了技能放逐。”

滋...碰...

高耸的石碑瞬间矮下一寸,钟鸣看到,魏国势力忽然弱了几分。

此刻群雄似乎气势最盛,但钟鸣嘴角却带着玩味,似乎知道些什么。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紫骍—1。”

“六号位亮将夏侯渊,触发阴阳鱼效果。”

阴阳鱼效果:

玩家两个武将首次全部明置时,如果有多余的单独阴阳鱼,不再询问是否摸牌,而改为获得1个【阴阳鱼】标记。标记效果是出牌阶段你可弃置此标记,摸1张牌或令本回合手牌上限+2。

由于阴阳鱼标记在出牌阶段内弃置,所以玩家们大可根据本回合产生的牌量来决定是否弃置此标记。当本回合的过牌量较高、且外敌有二张时,可以先弃置半血标记让二张少摸一点牌。

当本回合的过牌量较高、且自己即将成为集火目标时,可以弃置半血标记寻求更多的杀闪。当本回合的过牌量较高、且K牌(输出牌为主)较多时,可以弃置半血标记,使蓄爆更加完美。

当自身的血线较低、且手中有多余的防御牌时,可以弃置半血标记来加强防御。

“夏侯渊么?”

钟鸣皱了皱眉,这样的局势明显对他不利,但整个游戏般的场景先驱旗还在,还能看到很多消息例如,不断变化中的势力强弱。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对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发动了技能神速。”

(神速:回合开始阶段,你可以做出如下选择:1.跳过判定阶段和摸牌阶段;2.跳过出牌阶段并弃置一张装备牌。你每选择一项,视为你使用一张无距离限制的【杀】。)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对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酒。”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增益,血量为1。”

“一号位亮将何太后,发动技能鸩毒。”

(鸩毒:其他角色的出牌阶段开始时,你可以弃置一张手牌。若如此做,该角色视为使用一张【酒】,然后你对其造成1点伤害。)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桃。”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受到一点增益,血量为1。”

钟鸣手中拿起的桃子卡牌又被放下,面带思索的看向一号位,那个发起这场游戏的人,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向钟鸣这里的武将,但很快回过头去,厚重的帷幕下,他还无法看清钟鸣的身形。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对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发动了技能放逐。”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南蛮入侵。”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杀。”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杀。”

“一号位何太后/吕布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雷杀。”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三号位袁绍/庞德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火杀。”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雷杀。”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发动了技能阴阳鱼,从牌堆摸了一张卡牌。”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对六号位曹丕/夏侯渊藤甲。”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对五号位未知将/大乔杀。”

“五号位未知将/大乔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发动了技能流离。”

“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对四号位诸葛亮/关羽发动了技能空城。”

(空城――锁定技,当你没有手牌时,你不能成为【杀】或【决斗】的目标。)

“空城...”

钟鸣念出了这几个字迹,似乎能感觉那红色卡牌背后人的难缠。

打到现在,还没有一人阵亡,这种模式现在还没有逃跑的可能,或许发起者也不知道,这样的游戏,死几个人,那是寻常,而且不存在复活的可能,那是先驱旗的起源作用,你不会知道死去的人被放逐在哪个过往。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铁锁连环/杀。”

钟鸣翻了翻自己的手牌:杀,闪,闪,桃,南蛮入侵,火攻,铁锁连环,丈八蛇矛。

重铸铁索连环,火攻三号位,弃置一张手牌红桃闪,火攻生效。

“三号位袁绍/庞德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钟鸣看了看,自己刚刚重铸铁索连环得到一张杀。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南蛮入侵。”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八号位武将牌损毁。”

这几个字迹出现在空中后,卡牌背后的那个人瞬间炸裂,形成一道血雾,然后血雾被空中的裂缝吞噬,不知道放逐在哪个过往。

钟鸣叹了口气,国战的残酷,在得到第三块碎片时候他就很是清楚,但既然那人不知死活,谁也拦不住。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发动了技能行殇。”

(行殇——当其他角色死亡时,你可以获得其所有牌。)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获得八号位孙尚香/孙策的手牌。”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从牌堆摸了三张卡牌杀,杀,爪黄。”

看着手中三张新获得的卡牌,因为吴国势力有三个,所以拿到了三张,但钟鸣心中却没有一丝喜色,这游戏没有中断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号位何太后/吕布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3。”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三号位袁绍/庞德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发动了技能行殇。”

“六号位曹丕/夏侯渊获得三号位袁绍/庞德的手牌。”

老天不助我袁家啊。

这句台词并不陌生,钟鸣终于看到了卡牌后的那个人,心中竟然出现三分熟悉感。

“王凌?”

钟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锐利的眸仁中闪过些许愤怒。

那卡牌背后空洞的人影闪现了出来,一袭紫红衣凯,神色空洞,很快被规则磨碎,最后放逐在不知名的时空中。

钟鸣手中卡牌握出汗泽,但很快,他平静了下来,神色阴冷的看向那一号位置的卡牌主人。

一号位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到了现在他也不会不清楚自己要找的人在何处。

那人嘲讽的看向钟鸣,自以为钟鸣看不到,实际上凭借钟鸣和先驱旗与生俱来的感应,他看的比谁都清楚。

“呵。”

钟鸣嘴角落下几丝血泽,先驱和部署间存在特殊的感应,而王凌的死,自然让他受到了反噬,但若是想要复活那个人,又近乎不可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