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六十章 乱击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9-10-06 09:20:22 全文阅读

至于那块碎片是什么东西,虽然苏云舟很想知道,还是忍着没有走过去。

  但碎片上的红光却忽然亮了起来,在那天几乎照亮了整个荒漠。

  然后,碎片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从那以后,他捕捉沙蚁变得格外轻松,至少温饱毫无问题。

  从记忆中回过神来,苏云舟惊讶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疼了,似乎不再向以往那般无力。

  这块碎片似乎很是神奇,特别是当他想找到自己的家人时候,其中就会传来一阵暖流,然后自己的鬼魂身体就会莫名凝实几分。

  “碰。”

  画师从天而降,砸落在苏云舟的身旁,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要缓解那份疼痛。

  在掉落的最后时刻,他凭借自己的感觉选择了一道裂缝,当然,理所当然的和医生赌徒失去了联系。

  “哎呦。”

  忽如其来的疼痛让画师打了个啰嗦,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这才注意到面前的鬼魂。

  不知为何,从鬼魂身上画师能感受到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就如若当年待在先驱身边一样,但那份亲切感极淡,似乎只是错觉,画师眨了眨眼,确定这感官不是来自面前的鬼魂。

  而是他身上的某个物件。

  “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这巨大的响动自然引起了外边人的注意,苏云舟所处的监狱,一丝丝风吹草动都无比清晰,但奇怪的是却久久不曾有一个人或者说一道鬼魂出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没,没有。”

  苏云舟心中警惕,几天来的遭遇,他不敢再相信任何人。

  ......

  “碰。”

  地面瞬间竖起刚刚的石碑,或者说,那是两张厚厚的武将牌,石碑底下是四个勾玉,这是血量,钟鸣不会陌生,等到空中的声音落下,钟鸣清楚,这场国战,开始了。

  “游戏开始。”

  钟鸣叹了口气,那人只知道这样才能毁掉自己,但他又怎会知道,国战所消耗的,往往是倾国之力,换句话说,所有包裹中的卡牌虽然被封锁,但包括自己在内,都会成为其中的消耗品。

  最难的不是取得胜利,而是确保那些被拉入这里的人,全身而退而已。

  一个势力还好说,国战已经开启,就没有了余地,而若是损毁那个世界的人物,将彻底失去继续进驻的资格,这将意味着,第四块碎片又将遥遥无期。

  “终于,还是到了这里。”

  钟鸣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眼眸中的色泽收敛了起来,此刻他能做的,也只有全力以赴而已。

  “就让你见识见识,先驱在国战特有的能力。”

  钟鸣端坐在高大的石碑上,一号位的他嘴角带着奇怪的笑意,看了看自己的武将。

  “先驱效果触发成功。”

  “你已成功选择7号位,由于先驱旗触发效果不足,无法锁定。”

  “果然,没有完整的先驱旗就无法锁定在我手里吗?”

  钟鸣笑了笑,然后翻开了自己的四张手牌。

  “杀,桃,丈八蛇矛,闪。”

  “呵,躲在哪里?”

  黑影身居一号位,正是钟鸣放弃的那个位置。

  “一号位亮将吕布,触发先驱旗效果。”

  钟鸣嘴角微微上滑,三国杀位面的先驱起源便在这里,这旗帜亮起的一刻钟鸣便可随手将其拿过来,但他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这里的限制过于严重,那人也不知道输掉的后果。

  “打吧,打的越激烈越好,这游戏的失败,可没有丝毫全身而退的可能。”

  钟鸣摇了摇头,头上撑开着莫名的帷幕,正是因为如此,在亮将前没人知道他人的身份,或者是友是敌。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发动以逸待劳。”

  (以逸待劳:出牌时机:出牌阶段

  使用目标:你和与你势力相同的角色

  作用效果:出牌阶段,对你和与你势力相同的角色使用。每名目标角色各摸两张牌,然后弃置两张牌。)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从牌堆摸了两张手牌。”

  “一号位吕布弃掉了两张手牌闪,杀。”

  “一号位吕布对二号位未知将/未知将使用了顺手牵羊。”

  “二号位亮将陆逊。”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发动了技能谦逊。”

  (谦逊:锁定技,你不能成为【乐不思蜀】或【顺手牵羊】的目标。)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对二号位未知将/陆逊使用了杀。”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对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发动了技能无双。”

  (无双:锁定技,你使用的【杀】需两张【闪】才能抵消;与你进行【决斗】的角色每次需打出两张【杀】。)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钟鸣看向一号位置上的人影,在先驱旗作为媒介下看的格外清楚,嘴角拉开一个嘲讽的幅度,喃喃道:

  “莽夫。”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对二号位未知将/陆逊使用了桃。”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受到一点增益,血量为3。”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重铸了一张铁锁连环。”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重铸了一张铁锁连环。”

  “这个人,又是谁。”

  二号位那个操纵两张卡牌的人影钟鸣看的并不清楚,手中不知何时再次拿出了酒壶。

  “咕噜咕噜。”

  钟鸣显得自得其乐。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对一号位未知将/吕布兵粮寸断。”

  “二号位未知将/陆逊对二号位未知将/陆逊三尖两刃刀。”

  “三号位亮将袁绍,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呵。”

  钟鸣放下手中的酒壶,稍微打起一点精神,向来要么七杀要么打工的群伤在这场战斗中有些惨,而一号位的那人也并不清楚,一入国战,就等同于深陷泥潭。

  “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南蛮入侵。”

  “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雷杀。”

  “五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六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杀。”

  “哟,到我了。”

  钟鸣眯起眼睛。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3。”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发动了技能刚烈。”

  (刚烈——当你受到伤害后,你可以进行判定,若结果不为红桃,伤害来源选择一项:1.弃置两张手牌;2.受到你造成的1点伤害。)

  “七号为夏侯惇/曹操判定结果为方片闪,刚烈生效。”

  “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3。”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发动了技能奸雄。”

  (奸雄——每当你受到伤害后,你可以获得处理区里对你造成此伤害的牌。)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使用了杀。”

  “二号位陆逊/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使用了杀。”

  “重头戏,就要来了。”

  钟鸣似笑非笑,手中酒壶放下,从巨大的石碑上站起,看向对面光泽闪亮的武将牌,在这近乎黑夜的环境中,就如若一个闪亮的灯泡,若不是这里的规则束缚,早被人砸下来了。

  “全都去死吧,弓箭手准备放箭。”

  果不其然,那人打出两张卡牌发动技能后,空中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二号位袁绍/未知将发动了技能乱击。”

  (乱击:你可以将两张花色相同的手牌当万箭齐发使用。)

  “四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无懈可击.国。”

  (无懈可击.国:效果作用于一整个相同的势力。)

  “五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六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六号位亮将曹丕。发动了技能放逐。”

  (放逐:当你受到伤害后,你可以令一名其他角色叠置。若如此做,该角色摸X张牌(X为你已损失的体力值)。或者弃置一张牌并失去一点体力)

  “五号位未知将/未知将从牌堆摸了一张卡牌。”

  “翻了5号么?”

  钟鸣拿着自己手中逐渐增加的卡牌,神色平静。

  这时一只白色兔子从他怀中钻了出来,钟鸣才想去,自己遇到的这个小动物已经很久没见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兔子的头,然后把它放在一旁的石碑上,兔子也不害怕,通红的眼睛静静的看着钟鸣。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发动了技能刚烈。”

  “七号为夏侯惇/曹操判定结果为贯石斧,刚烈生效。”

  “三号位袁绍/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

  “七号位夏侯惇/曹操发动了技能奸雄。”

  钟鸣看了看通过奸雄拿到的两张卡牌,一张闪一张火攻。

  “八号位未知将/未知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使用了闪。”

  “一号位吕布/未知将从牌堆摸了一张卡牌。”

  “二号位陆逊/未知将对三号位袁绍/未知将使用了闪。”

  钟鸣看向摸牌的黑影那里,他倒是不疑惑为什么他会摸牌,改良后乱击的确有这个能力,队友出闪就能摸牌,他疑惑的是,那人似乎并不知道,他和袁绍,是一个势力。

  就这游戏而已,他只知这样才能消灭先驱,而游戏本身对于他来说,他不过是个门外汉而已。

  “有趣。”

  钟鸣摸了摸嘴角,兔子跳到他的肩膀上,通红的眼中担忧的看着钟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