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第五块碎片:守御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19-10-05 10:32:25 全文阅读

“这么跟着,是不是有很不礼貌。”

  画师神色玩味,空中的裂缝掉出一个怪物,身形狼狈,手中抱着之前从他们那抢走的钥匙。

  那怪物看到画师,有些愕然,然后咬了咬牙,再次跳回空中的缝隙中,然后缝隙中再次传来刺耳的嗡鸣声,裂缝在关闭前,还有血迹滑落出来。

  赌徒有些茫然,疑惑的问向画师:

  “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这。”

  的确,以那怪物现在的情况,根本不足以久战,也绝非画师的一合之敌。

  但画师却摇了摇头,然后拿出一张纸放在赌徒的头上,擦拭了之前的涂鸦,接着朝赌徒使了个眼色,这才让他注意到一旁的那个被病毒维持生命的怪物。

  “这家伙还活着的时候,也曾是一个...”

  和我们一样是一个为世所不容的怪物啊。

  画师并没有说完,手中的画笔有些停顿,然后摇了摇头,也不管赌徒的一脸茫然,接过医生递过来的试管就泼在自己的画卷上,画卷上秀丽的山河露出一丝极为淡薄的紫色。

  在万千风水中显得极为显眼,画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医生接过画师手中的画卷,看向自己治疗好的万民,神色有些奇怪。

  “怎么了?”

  画师注意到了他的变化,询问道。

  “我在想,他的能力,会出现在哪个地方。”

  “没准,人家不愿意呢,现在想这个未免为时过早了,毕竟那人生前可是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画师叹了口气,现在身旁有个可能成为同伴的家伙,不然就有时间去把钥匙抢回来了。

  “你在想,为了这个家伙放弃失而复得的钥匙有些不值?”

  医生看着药师,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画师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万民,伤势虽然稳定住了,凭借医生的医术,起死回生也不算什么难题,唯一的难度,是如何说服这个人,和他们一样甘愿追随那个人。

  成为他的部署,至于他会拥有怎样的能力,倒是显得不那么让人在乎,毕竟,这人也没有其他可走的路,除了追随先驱成为部署外,唯一的可能就是和在本来的世界线中,继续做他那个被病毒感染失去意识的怪物。

  “他的能力,应该在风水方面。”

  医生拿出一只不知从哪抽出的烟,叼在嘴上用手指的火焰点燃。

  画师皱了皱眉,然后从画卷中掏出一只面罩带在自己的脸上,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嫌弃。

  “喂喂喂,过分了啊。”

  医生抗议,画师翻了翻白眼,将地上恢复人形的昏迷万民抱起,然后一副画卷从怀中飞出,在空中链接到了一道特殊的缝隙,画师走在空中,医生和赌徒跟在他的后面,继续新的旅途。

  “风水吗?也算得上一个不错的能力呢。”

  空中的裂缝内,画卷飞在所有人的前面,指引着新的路途,画师嘴角喃喃道。

  忽然不知为何,双手忽然松开,赌徒难得眼疾手快接过画师手中的万民,画师似乎在瞬间受到了什么刺激,双手抱起头从夹缝中掉了出去。

  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三个字,字迹很轻,很柔美,是一个女声,但却无比清晰:我等你。

  “尘希。”

  医生叫着画师的名字,伸出的手却慢了半拍,只能看到画师越来越模糊的身影。

  “这...”

  一向傻乎乎的赌徒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但他抱着万民,倒是没有多余的余力去伸手抓住画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画师这是落在哪个位面,从哪找啊。”

  听着赌徒茫然的话语,医生像丢了魂魄般,久久不曾回过神来。

  前方裂缝无数,但二人都无法分辨哪个才是画师掉落的那道。

  ......

  “逃不掉了吗?”

  这人嘴角有些涩然,短短三天,背叛,绝望,无路可退,世间一切苦楚近乎都被他尝了个遍。

  这里是亡灵界,他早已不清楚自己是如何掉落在这里的,唯一的记忆,就是自己已经死了,而复活的唯一可能,就是那女人手中的汤碗。

  但这并不是免费的,这里最简单的杂役,也需要至少坐上百年,才能得到一个常人寻常的一生,若是想大富大贵或是有所图谋,那么,就必须去接下各种危险的任务。

  “交出那块碎片,我们可以放你走。”

  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上面冥火肆意,鬼魂形态的他能感受出阵阵灼烧感。

  他咬了咬牙,双腿不知何时被砍断,虽然鬼魂漂浮并不艰难,但却并不能屏蔽那份痛感。

  “做梦。”

  生前死于算计的他,没想到死后的结果仍旧是如此,嘴角带着一抹冷笑,鬼魂的身体虽然虚幻,但那人却把刀拿了下来,死后担心他死后就无从得知那道碎片的信息了。

  “不知好歹。”

  哐当...

  身躯被针对鬼魂的锁链束缚住,他眼睛始终睁着,一声不吭。

  “我看你骨头还能有多硬。”

  等那道鬼魂走远了,他才从口中将那块碎片吐了出来。

  那块碎片色泽艳红,通体是一种黯淡的光泽,也不知是何种布料打造,但当碎片落在他身上锁链的时候,所有的锁链如若被吞噬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世人眼中的至宝么?不知道对鬼魂有什么作用。”

  他笑了笑,但似乎牵动了什么伤口,莫名的液体从嘴角滑落下来。

  他这才笑不出来了:“原来鬼魂,也是会受伤的。”

  他自言自语,然后再次将那块碎片握在手中,感触很是温软,虽然鬼魂喜阴,但他还是能感受到一种特别的舒服。

  在这亡灵世界中,倒是没有阳光一说的,倒是鬼火,遍地都是。

  倒不是说没有什么转世的捷径,例如将这块碎片献给那个管理通道的所谓孟婆。

  “你,到底是来自哪里呢?”

  他盘坐在地面枯黄的鬼笑草上,鬼笑草是亡灵界寻常的稻草,因为草叶上长着一张惨兮兮的笑脸闻名,一般都是被用来给失去灵智的鬼魂点燃鬼火的,到处都是。

  手中的碎片显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他摇了摇头,再次将这块碎片吞进肚子里。

  倒不是他的肚子能屏蔽别人的感知,而是这块碎片本身,似乎拥有能屏蔽别人探查的气息。

  “啪。”

  不知不觉已经是第六个阴季,亡灵界的时间流速和正常的慢上两倍左右,而一年有六个季节,今天他仍旧是一如既往的被绑在锁链上,被鞭子抽着询问碎片的下落。

  虽然有些痛楚,但他却还是有心思走神了,不知为何,自从得到碎片以来,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实力在缓步的增强,这也是为什么他被虐待这么久还没消散的原因。

  那些人并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这和他藏起来的碎片有一定关系。

  “苏云舟,你就算这么耗着,也不可能有人来救你,何不早日过桥,去找寻自己的来世呢。”

  听到那人的叫喊,他才回想起来,原来,自己是这个名字,早已忘记许久的记忆再次清晰起来:

  “云舟,你要记得,有朝一日你会遇到一个人,到那时,一切还有重来的可能。”

  他活着的时候,苏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不过是一个远离战乱的荒漠处求生的一村农户,但却不知何时起,征兵的号令竟然到了那里。

  他当时年少藏在家中的泔水桶中,却还是没躲过。

  意识的尽头的母亲绝望的眼神和那人刺穿泔水桶的利刃,血染红了整个桶底,然后,他就到了亡灵世界。

  这里的人很是亲近,他刚到就对他问东问西,处事未深的他很快被套出了家中情况。

  那些人自告奋勇的要帮他再来生一起做好兄弟。

  他笑了笑,当时很是开心,然后和他们一起种植供给亡灵吞噬的稻谷,直到几天后,他莫名其妙的被抓住,询问那道碎片的下落,他才知道,有人,告了密。

  他满目不甘的看着那人走在轮回的通道口,却被斩杀在了那里,他眼睛瞪得硕大,即是畅快,也是畏惧,畅快背叛者的结局。

  畏惧碎片中,可能藏在惊天动地的秘密。

  “还是不说么?”

  “碰。”

  一个一身兵铠的鬼魂走在他的面前,将他的头提起来,用力的砸了一拳。

  他的头被砸扁了,许久才恢复过来,苏云舟咬着牙,一声不吭。

  “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苏云舟冷笑,他怎会不清楚,包括那些告密的人在内,全被杀了,家中偶然获得的碎片藏着的秘密必然不是什么小东西,这些人怎么可能让他活着转世。

  而他的鬼魂身体也被束缚着,所以,只能等待时机。

  回想起那道碎片,那是一次打猎,他们家中唯一的劳动力就是他和他父亲,而他父亲又因为一次虎口逃生伤了脚不得走动。

  所以,他只能自己去荒野中寻找食物,沙漠中能有什么吃的?最好的食物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沙蚁,去掉口器后就能煮汤,还有足够的水分。

  但那一天,他记忆无比清晰,沙蚁围绕着一块碎片周围,久久不敢上前。

  在那片沙漠中哪怕是沙漠旁存活的人都知道,沙蚁虽然是他们耐以生存的食物,但若是数目过于庞大,那么便只能远远避开,被那锋利的口器咬到,伤势也不会是一点半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