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连自己存在的痕迹都失去了,未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9-10-03 15:27:03 全文阅读

“真是个傻瓜。”

  满天火光中,一道身影若即若离,在房屋的倒塌声中,男孩睁开眼,却看不清那身影,只有那把剑刃色泽清晰,冰冷莫名。

  “你可不能倒下。”

  一个奇怪的人接过男孩,很快治好了他身上的伤痕。

  男孩很是诧异,自己心脏都裂开了,为何那医生的药剂还能修复。

  还有那个画师,似乎能画出医生所需要的所有材料,整个画面莫名诡异。

  “为什么救我。”

  国破家亡,父母的尸体近在眼前,山匪走的不急不缓,手中血迹斑斑。

  多年来,还是头一次,他感觉如此无力。

  “清醒点,孩子。”

  医生拿出奇怪的仪器放在男孩的头上,然后便测量出了他的体温,满意的点了点头,画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画卷,递给男孩,上面艳红的旗帜飘动着。

  男孩眸色疑惑,医生和画师都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拿着剑刃的人收起自己的兵器,然后拿出一个骰子,摇晃了片刻。

  医生一个暴栗砸在他的头上,他似乎回过神来,朝着男孩笑了笑。

  “小子,我们可不是为了救你,只是,你的命格,很适合和我们串联在一起,但路要怎么走,你还是可以自己选的。”

  说着这个赌徒模样的人将自己手中的骰子递给男孩。

  男孩抓起骰子,似乎有些疲倦,睡倒在地上。

  医生眼疾手快的将他抱起。

  画师画出路途,三人消失在被火光烧灼的屋子里。

  “老大,应该都死了。”

  门外一个光着脖子的山匪朝着头目模样的人笑道。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不下十人的小队提起砍刀朝着山上走去。

  “喂,这个孩子有什么特别的。”

  赌徒把双手放在后脑勺上,翻着白眼问医生。

  医生摆弄着手中的试剂瓶,没好气的看着赌徒,低声道:

  “我们要做的,只是等他做出选择而已。”

  画师倒是难得的沉默,看向男孩的背影,那里有着被烧灼的伤痕,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这都是什么情况。”

  赌徒似乎有些不满,叉着腰嘟嚷道。

  “这个孩子,失去了自己的轨迹。”

  画师的神情有些凝重,好看的脸上能看出些许褶皱,那是曾日过往中留下的伤痕,虽然画师拥有修复伤痕的能力,但却始终不曾这么做,似乎这对他有着独特的意义。

  看着赌徒仍旧满脸的不解,医生收起自己的医药箱,解释道:

  “若是先驱消失了,我们会回到自己原来的轨迹,但他不同,原来的轨迹中,他被烧死了,所以…”

  赌徒有些沉默,没有继续追问。

  画师看向男孩,再次摇了摇头,然后把视角停留在自己画出的道路上,心中默默想道:

  先驱,我们,快见面了吗?

  “啪啪啪。”

  画师拿着自己的画笔,神色严峻,医生拿出试管,看向忽然愣住了的画师,有些疑惑:

  “怎么了?”

  “有人,正在靠近这里。”

  画师拿着自己的画笔,手心微微颤抖着,脚下的路途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缝隙,虽然每道都很是细微,可当全部加起来的时候,就有些让人畏惧。

  “恭候多时了。”

  不知何时响起的鼓掌声,画师抬起头,一只奇怪的生物攀附在头顶的上空处,手中拿着奇怪的刀刃,浑身上下是肉眼可见的绿色条纹,医生丢出手中的试管,那人却消失了身影。

  “这个孩子,你们不能带出去。”

  赌徒抛出手中的骰子,点数似乎不够,他的动作慢了下来,无法追上空中的身影。

  “医生,不能让他带走这个孩子。”

  画师手中的画笔似乎黯淡了色泽,这狭隘的画卷空间中,似乎根本没有什么闪避的余地,孩子仍旧在昏迷中,却不知何时被空中的存在抱了过去。

  “我知道。”

  医生摆弄着手中的试管,拳头砸在上面,嘴角喃喃:

  “该死,快啊。”

  “告诉我关于下一块碎片的消息,这个孩子我可以还给你。”

  “做梦。”

  画师冷笑道,手中的毛笔下早已画出了万马千军。

  “我知道,先驱部署,画师能画出一切响应先驱号令的东西,可惜,若是没有这个孩子,就是如断其臂。”

  声音很是悠然,看不清来自何方,但画师却抹了抹嘴角的血泽,还是无法判定那人的方位。

  “还没好么?”

  医生摇了摇头,手中的试剂瓶飞速旋转着,却无法判断出那人的位置。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呵呵。”

  画师笔下纵有千军万马,却无法判断那一人的气息,很快,那人仿若失去了踪迹,医生眼眸微微眯起。

  “原来,在这里。”

  手中的针管在空间划出一道裂痕,一块针管注射器砸在那人的肩膀上,那人闷哼一声,身影渐渐虚化,但这是画师才看清,这人是一个绿色皮肤的怪物。

  “让他给逃了啊。”

  医生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画师却冷哼一声:

  “至少,在短时间内他是无法破解那个孩子身上的秘密。”

  “那孩子身上到底有什么。”

  赌徒摆弄着手中的骰子,一头雾水。

  “他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曾日曾在错乱时空中与先驱发生一点的交际,但却失去了自己的痕迹,在他自己的时空他已经死了,我们管这种存在称之为钥匙。”

  等到画师说完,医生沉默了片刻补充道:

  “这样符合条件的钥匙并不多,一般来说一生都不会有年岁的增长,智力记忆和身体也不会再次发育,只会停留在自己时空死亡的那一刻,他对我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凭借他的特殊性为我们至于,让我们找到先驱。

  “而若是先驱得到他的帮助,就能短时间借用曾日时空中完整的先驱旗。”

  赌徒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画师画出那绿皮怪物的画像,然后收起画卷丢给医生,医生拿起手中的针管开始捕捉上面的气息。

  “真是,一波三折啊。”

  医生无奈的摸了摸额头,然后丢给画师一个针管。

  画师看都不看就把针管扎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其中的药剂打入自己的身体。

  “这下,找到先驱的位置又变得遥遥无期了。”

  赌徒将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有些无奈。

  ......

  钟鸣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侍者似乎知道什么,走上前给他添了一杯。

  等到那一拳砸下,白月初出手的时候,钟鸣似乎才提起了一点兴致,至于第四块碎片的主要任务,他现在倒是没有露出一丝焦急。

  “碰。”

  巨大的罩子从空中落下,将白月初罩在其中,钟鸣神色有些玩味,一张杀字卡牌出现在手中,这世界本没有影响他的东西,但世间总有些不速之客,不依不饶的追赶着先驱。

  “既然都来了,为何不出来一见。”

  时间不知何时停止了运转,终究是动漫的世界,拥有无数的方法可以影响到这里的时间。

  “你,似乎比以前弱了不少。”

  空中掉出一个绿色皮肤的怪物,怪物抱着一个孩子,似乎年龄在八九岁之间,怪物脸上带着面具,一只手扛着孩子,另一只手伸出抓向钟鸣。

  “嗡。”

  一张卡牌从钟鸣的两只手指间飞出,紧接着,绿色皮肤的怪物右手背一道光刃切断。

  昏迷的孩子掉下被他抗在左肩上。

  “哼,先驱。”

  怪物闷哼一声,再次消失在空中的夹缝中,很快,这里的时间恢复了正常。

  钟鸣也不追赶,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在发生的剧情。

  “为何不拦住他。”

  异化牌中,张春华叫道。

  钟鸣摇了摇头,把唇边的酒液倒入口中,咽了下去,才带着酒气幽幽开口:

  “不是时候。”

  钥匙的存在,不亚于告诉所有人自己的坐标,在先驱旗不在手中的情况下,无异于自寻死路,钟鸣自然不会如此蠢笨。

  关于钥匙,还没人比先驱本人更为清楚。

  那是黑夜中无法遮掩的一颗巨大电灯泡,能看到别人的方位同时也告诉别人自己的方位,在随笔中曾有记载,是一件双刃的利器,但钟鸣现在似乎并不需要这件东西。

  钟鸣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皮,早已知道了剧情的结果,再次看起来就会有些乏味,那罩子很快被啃食殆尽,其中的白月初露出了半张饭泽未曾擦干的脸,说不出的滑稽。

  “恶喙兽吗?”

  钟鸣晃动了下指尖的酒杯,剧情发展到这里,似乎已经尘埃落地,钟鸣却感觉到肩膀上那道黑色的印记传来蠢蠢欲动的情绪。

  那是一种贪婪,那道错误的碎片,把恶喙兽的存在,当成了食物。

  “这样的零食,你也吃得下去。”

  钟鸣玩味道,不无自嘲。

  “你就是翘课吃外食...”

  钟鸣打了个哈欠,看着被电晕的白月初,把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朝着餐厅的门走去,眼皮还有些乏意,钟鸣似乎打算回去休息休息。

  “你似乎懒散了很多啊。”

  张春华在异化牌中说道,自从那老头和程昱一样没了踪影之后,钟鸣就时刻和个喝醉了酒的人一样,不是跟在主线剧情人物身旁看剧情发展,就是躺在稻草上翻阅那本随笔,眼皮眨着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