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能够号令天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19-10-02 09:08:52 全文阅读

“杀。”

  画师听到这个字迹,那个景象中的所有人都冲杀了过去,就连一个医生,都丢出无数针管。

  而景象中的自己,更是画出了千军万马,所有人都面带狂热的看着那杆旗帜,旗帜所向,就是他们渴望的远方。

  再多的敌人,也无法靠近那杆旗帜和那个人的周身。

  还有一个人很是奇怪,在他们中间,那人丢出一个骰子,若是点数足够,他就冲杀过去,无往不利,无人是他一和之敌,但若是点数不够,他就躲在医生的身后,畏畏缩缩的很是滑稽。

  很快,景象就截然而止了,画师从梦中醒来,身旁的医生拿着针管,神情很是随意:

  “那么,你的选择呢?是继续跟随,还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度过一生。”

  “......”

  画师沉默了许久,虽然没有读懂自己的记忆,但他还是能理解医生的意思。

  “我选择,继续追随下去。”

  那对锐利的眸仁中有疑惑,更多的却是决然,心中的信念并不会被时间的推移而被抹去:旗帜所向,就是必死,也义无反顾。

  “好。”

  医生笑了笑,感叹一声,语气不无欢喜。

  ......

  “怎么了?”

  看着钟鸣似乎和谁吵起来了,张春华有些好笑,还是走过去看了看。

  那是一个酒馆的小妖怪的职位,那小妖怪腿脚受伤了,钟鸣一时兴起,就变化成那个小妖怪的样子,去代替他工作。

  钟鸣很是笨手笨脚,不是温酒慢了就是送客人时候把酒撒了,老板骂他倒是很正常的。

  但钟鸣和别人吵起来却是因为,一个人类大妈在酒里发现了虫子,硬说是钟鸣放在里面的。

  钟鸣倒是无意和她争吵,时不时点了点头,但大妈不依不饶,直接指着钟鸣的鼻子骂道:

  “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就是什么都做不好,才会来这酒馆当伙计。”

  钟鸣脸色忽然变了,那是一种微妙的平静,他变化的小妖怪脸上的变化也很是明显,嘴角微微上滑,笑容极淡,却让人有种奇怪的不寒而栗。

  “你这是什么表情,小伙计,做人要本分。”

  “碰。”

  酒壶被摔在地上,虽然酒壶是布制的,但仍旧甩的粉碎,很难想象那是怎么控制的力道。

  “说完了吗?”

  周围人都不明白,就连大妈把酒从头淋下都没生气的温酒小妖怪为何此刻会如此可怕,虽然没有多少药力,但隔着几张桌子,都能感受那份风雨欲来的氛围。

  整个酒馆瞬间失去了声音,张春华看到这情况,默默的后退了几步,美眸有些失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小伙计,你这是什么态度。”

  大妈显然不知道钟鸣的身份,教训人教训习惯了,仍旧指着钟鸣的鼻子骂道。

  “嗡。”

  声音很是细微,就如若蚊子轻嗡,钟鸣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寒气肆意的剑刃,大妈的头被砍下,仍旧是那个责骂的表情,很快连着身体一起被冻成冰块,然后掉落在地摔的粉碎。

  “碰。”

  巨大的落地声响,惊醒了这些在酒馆如若进入了睡梦的人。

  “不好意思,失态了。”

  钟鸣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容貌,俊美的脸色很是灰暗,就如若深渊爬出的厉鬼。

  “你,你闯祸了,你知道她是谁吗?”

  酒馆的老板指着钟鸣说道,想到了什么,又把手指放下,有些颤栗,但还是颤抖着说道:

  “你赶紧走吧,她是蟾蜍妖王的亲孙女,我会告诉她你已经被辞退了。”

  老板似乎想到了什么,战战栗栗说道,但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想到了自己伸出涂山区域,在这里至少不用担心被殃及池鱼。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

  钟鸣的寒冰剑已经被收了回来,他拿出自己修复好的技巧弩,张春华跟着他的后面,什么都没说。

  钟鸣脸上还有未干的酒水,他似乎无意擦拭,身形有些狼狈,但路边却无人敢接近他的周身。

  “碰。”

  这里,已经不是涂山的范围了,钟鸣敲了下山顶的大门,门被震的粉碎,门口的妖怪拿着兵器指着钟鸣道:

  “何人敢来闹事。”

  “与你无关。”

  钟鸣轻轻扶了扶技巧弩,一张铁锁连环被打出,漫天的铁锁直接形成路径,钟鸣在上面走的不急不缓,小妖在底下看的战战栗栗,不敢再上前。

  “出来吧。”

  “你是?”

  那是一只巨大的蟾蜍,虽然不恶心,但显然也好看不到哪去,钟鸣伸出手,卡在她的脖子上,蟾蜍很大,钟鸣的手插在蟾蜍的血肉里,神色平静道:

  “你就是她的奶奶?”

  “你,你是?”

  巨大的蟾蜍很是恐惧,硕大的额头时不时有冷汗滑下,钟鸣似乎不是很想和她说话,脸被酒水淋湿的头发遮住一半,显得格外恐怖: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你孙女的问题。”

  “好,好,你们退下。”

  周围拿着兵器试图攻击钟鸣的妖怪们纷纷退后,巨型蟾蜍额头冷汗不断,如此实力,自己的部下根本不可能拦下,自己的孙女又是何时惹上了这等人物,根本不曾听说。

  “你孙女为何出现在涂山。”

  钟鸣语气悠然,似乎在询问毫无意义的废话。

  巨型蟾蜍不敢怠慢,虽然自己脖子被一只手抓的血肉模糊,还是吞吞吐吐道:

  “转,转世续缘。”

  “和谁?”

  “她抢来的一个人类,喝了特殊的汤药,会,会愿意的。”

  “你似乎没什么用了。”

  钟鸣手心微微用力,在巨型蟾蜍惊恐的眸光中,那只手轻易捏断了她硕大的脖颈,然后丢在地上,惊起一阵灰尘。

  钟鸣收起铁锁连环,走的很是缓慢,此刻已经没有一个妖将敢去拦他。

  外面大雨倾盆,不知何时开始落下。

  钟鸣就这样走在雨中,虽然他拥有让雨水不接近自己的能力,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这么做。

  张春华打开一把不知何处得到的油纸伞,举在钟鸣的头顶上,声音轻缓:

  “方便,和我说说么?”

  钟鸣摇了摇头,语气平静:

  “我,已经不记得了。”

  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不记得自己何时成为的先驱,不记得自己被管叔收养前的全部记忆,只有一个信念一直在心中提醒着他,要做好先驱旗,似乎还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有无数人在等着他,等着他去做什么事情。

  “来,我陪你喝。”

  到了茅草屋里,张春华什么也不说,拿起两坛钟鸣从妖王那得到的美酒,递给钟鸣一坛,然后自己拿起一坛就往口中灌。

  “......”

  钟鸣什么也没说,拿起自己的酒坛就往口中倒,一夜无眠。

  第二天,钟鸣拿起自己的卡牌清理了身上的酒气,然后收起张春华的武将牌,她喝醉了,很久应该都无法醒来。

  他走到一个山脚的小村落,找到之前那个小牛妖,对他低声道:

  “你的工作我搞砸了,这个给你。”

  钟鸣伸出手,手中是一张桃卡牌,小妖怪很是疑惑的接过,然后看着钟鸣渐行渐远的身影,缓缓开口:

  “先生,旅行能不能带上我,爷爷说过,先生是要做大事的人,我希望能见证先生的辉煌。”

  钟鸣虽然片刻间已经走出几里远,但他何等听力,瞬间回到小妖的面前,声音不急不缓:

  “我可以带上你,但这是一条近乎十死无生的路途,你确定要踏上去?”

  小妖怪简单的点了点头,坚定道:

  “我相信先生。”

  钟鸣俯下身,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将自己的手腕划开,用早已准备好的杯盏接下,递给他,声音很是坚定:

  “喝下去。”

  小妖毫不犹豫,拿着杯子将其中的液体倒在口中。

  钟鸣已经消失在他的视角里,只留下一句声音:

  “临走之时我会找你。”

  小妖摸了摸嘴角钟鸣的血液,坚定的对着钟鸣的背影点了点头。

  “你要带上他?”

  异化牌中,张春华慵懒道。

  隔着卡牌钟鸣都能感受到浓烈的酒气。

  “他愿意,就带上吧,我的使命,从未停息。”

  “你啊...”

  张春华似乎准备在异化牌中说什么,但说完两个字,就再次睡着了。

  茅草屋中,钟鸣翻阅着手中的随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钟鸣放下随笔,走在大街上,他身上已经清理干净,脸上再次带上一个奇怪的面具,不过倒是没有引起谁的好奇。

  “贱人,你这个贱人。”

  他看到一个女生在骂一个男生,那男生似乎就是一个妖王,而女生是他转世续缘的爱人,但他似乎没什么情商,做法很是滑稽。

  钟鸣笑了笑,没有管这个小插曲。

  他的目的,仍旧在这里的主线人物身上,他来到之前那个妖王和白月初都在的那个餐厅,加了一份食物,然后坐在一旁,拿起自己的酒壶自斟自饮了起来。

  对面两个喝着同一杯饮料的一对男女,男的在吞噬女的身上前世转世续缘的妖气,但钟鸣的视角却没有停留在这里。

  他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一旁暴饮暴食的白月初,神情很是平静。

  “对不起,我喜欢运动而可爱的男生。”

  剧情发展到了这里,钟鸣似乎没什么兴致,继续看向一旁暴饮暴食的白月初,翻了翻眼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