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五十章 修补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9-09-27 09:50:52 全文阅读

“修补:你可以凭借任何碎片修补为完整的卡牌,消耗所有锦囊牌各一张。”

  “似乎,还可以。”

  茅草屋中,张春华楞楞的看着这张卡牌,美眸游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是?”

  钟鸣拿出十三张锦囊牌,然后拿出已经近乎损毁的龙吟弩。

  “这,也能修吗?”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捣鼓着手中的连弩,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可能是因为不熟练,钟鸣抹了抹额角的汗泽,小白兔跳到他肩膀上,钟鸣笑了笑,把它抱下来放到茅草上。

  “机械还能修,但是有些东西,是修不了的。”

  钟鸣摸了摸小白兔的头,不知道相到了什么。

  “碰。”

  外面不知是什么从空中砸下,钟鸣在茅草屋中都能感受到细微的尘土。

  钟鸣打开门,看向那掉下的物件,竟然是一个人。

  之前的野猪妖去养伤了,钟鸣没有在门口看到,心中有几分想念。

  至少有它们在,自己是不用多费很多心神的。

  那人是女性,身形有些狼狈,背后有一对雪白的翅膀,翅膀上血迹斑斑。

  钟鸣什么话都没说,把她抱到自己的茅草屋中,放在一旁的床上。

  可能是因为一向不会照顾人,抱着的几步路上隐约能听到怀中女子的闷哼。

  “我不会照顾人,只有这个,若是无效的话,只能让你去那山顶求妖怪的治疗了。”

  钟鸣拿去一张桃子牌递过去,然后抱着小白兔继续翻阅自己的随笔,没有电脑,这里的翻阅工作很是困难,钟鸣也不在意,他的身份,也早已习惯流离。

  床上带着翅膀的女人接过钟鸣递过去的卡牌,似乎能起到一定的治愈作用,她笑了笑,对着钟鸣低声道:

  “谢谢。”

  钟鸣一向木纳,怀中白兔拉扯着他的衣服他也没有反应,只是翻阅着手中的随笔,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这本书,很特别呢。”

  躺在钟鸣简陋床上的女人笑了笑,伸出嫩白的手指指了指钟鸣怀中的书本。

  “嗯,就是翻译比较困难,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钟鸣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他怀中小白兔翻了翻通红的兔眼,似乎想表达什么,自然,钟鸣是没有注意到的。

  “我的名字,叫安琪。”

  自称安琪的女人看到钟鸣怀中兔子的动作,笑了笑,然后指着钟鸣手中的书本道:

  “你书本上那些文字,我似乎,可以帮你翻译。”

  钟鸣眼前一亮,但很快摇了摇头叹息道:“等你伤好了再说吧,这事不急。”

  安琪似乎很喜欢钟鸣怀中的小白兔,眼睛盯着它目不转睛,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能把你的宠物,给我抱抱吗?”

  钟鸣点了点头,无视怀中白兔抓着自己衣角的抗议动作。

  安琪看到这一幕,有捂着嘴笑了。

  钟鸣神色一如既往,除了董白,在再美的女人面前都不会慌神。

  虽然面前的安琪甚是好看,背后的雪白翅膀也带着天使特有的圣洁,看起来就如若真正的天使般神圣而娇美。

  但钟鸣似乎是没有什么兴致的,就像他看到张春华也是这样。

  安琪接过钟鸣怀中的小白兔,然后轻轻开口,语气虽然好听,可就如若轻抚羽毛般轻微,当然,钟鸣的听力还是能听到的: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用这里的词汇,我们似乎被称为天使,自然,这里的治疗方法对我们是无效的,但你给我的卡牌似乎能一定程度回复我的伤势,当然,我能感受到,最多再给我六张,就无效了,那时候我的伤口能恢复一半。”

  被她抱着的小白兔又翻了翻眼皮,而她似乎也意识到对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要求这么多有些不礼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但钟鸣也不介意,拿出六张桃子卡牌递给她,现在钟鸣不缺卡牌,而一个能类似电脑的翻译,对他现在倒是更为重要的。

  “谢谢。”

  安琪动了动嘴角。

  “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

  钟鸣低声道,然后打开门走出了出去。

  安琪怀中的白兔很快跳了出来,然后猛的跳到钟鸣的肩膀上,钟鸣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它抱在了怀里。

  安琪见状,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在身下的稻草上躺下了。

  “你啊。”

  钟鸣似乎有些无奈,摸了摸怀中白兔的毛,叹了口气。

  “救救我,先驱,救救我。”

  空间再次被划开,就如若易碎的玻璃,一个莫名的存在从裂缝中掉了出来。

  那是一个近乎被烧焦的躯壳,脸色也近乎焦黄,身后的追兵看到了钟鸣,冷笑一声,不再追赶,钟鸣伸出手,五张卡牌浮现在他的手中。

  这五张卡牌的出现,只在裂缝前闪烁了片刻,裂缝中的生物就如若碰到世间最可怕的生物一般,瞬间消散,裂缝也被闭合了起来。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钟鸣摇了摇头,他只是模拟出了那五道碎片的气息,就惊退了这些追兵。

  而碎片的本体,他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先驱,救救我。”

  近乎被烧焦的生物只能勉强看出人形,钟鸣也不多说,只是割开自己的手腕,血液滴在它的身上,他的躯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血色。

  他终于安心的倒了下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么?”

  钟鸣再次摸了摸怀中的白兔,笑了笑。

  张春华从卡牌中跳了出来,看向地上烧焦的人形,虽然因为钟鸣的血液保住了性命。

  而且拥有了恢复伤势的可能,但他以后也只能成为钟鸣的部署,不管他愿不愿意。

  先驱的血,特别是没有先驱旗的先驱,代价,一向很大的。

  “老板,两间客房。”

  “好嘞。”

  猪妖接过钟鸣丢下的金叶子,面带喜色,咬了咬,然后安排小二去给钟鸣安排,至于钟鸣单手抱着的近乎被烤焦的身影,他倒是见怪不怪,再加上钟鸣的身份,他也不敢多问。

  “喂,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两个不速之客。”

  “天使和恶魔啊,啧啧,这可是上好的材料,若是有了这两个人,修复先驱旗也未必不可能,倒是能为你节省前往万千世界的时间。”

  钟鸣翻了翻白眼,敲了下她的脑袋,沉声道:“你的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钟鸣将烧焦的人形安顿在一旁的客房中,然后抱着白兔躺在另一间客房里。

  “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多啊。”

  张春华在异化牌中嚷嚷:“你啊……”

  ……

  “爷爷,我还是想见他。”

  硕大的古堡上,女孩一袭紫色一群,蓝金相见的蝴蝶环绕在她的周围,美眸迷离。

  主殿上坐着主要席位上的君王身影叹了口气:

  “孙女,你应该清楚,你现在的情况。”

  那对残暴的硕大眸孔在看向女孩时才会露出难得的慈爱,女孩翻了翻白眼,抱着怀中的黑猫低声道:

  “我求了一世,才让他无法忘记我,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我想待在他的身边。”

  “若是他能打造好完整的先驱旗,我就允许你随着他经历一世,哎女大不中留。”

  “哼。”

  女孩美眸翻了翻,气鼓鼓的抱着黑猫走了下去。

  ……

  “他,过得还好么。”

  夜倾染走在街道上,新的钢琴已经被下人搬上去,管野拿着路边摊的烧烤,一口一串边吃边说道:

  “放心吧嫂子,钟哥那么强,谁能伤的了他。”

  ……

  “喂,白雪,你又走神了。”

  天娇拍了拍白雪痕的肩膀,白血痕才回过神来,拿起自己的三国杀卡牌,笑了笑,看了看上面的身份继续玩了起来,只是美眸中的忧虑似乎极为浓郁,久久无法散去。

  ……

  第二天一早,隔壁已经换好了完好的衣物,虽然看起来有些土气,背后被烧毁的黑色翅膀也再次长了出来,等到钟鸣打开房门,他就跪在钟鸣的面前,恭敬道:

  “萨比参见先驱。”

  钟鸣嘴角抽了抽,这名字。

  “起来吧,你的本体是什么?”

  萨比从地上站了起来,沉声道:

  “我是魔族的弃子,来自天使和恶魔的位面,因为我的爱人是天使,所以……”

  说到这里,萨比嘴角有些涩然,似乎不欲继续说些什么。

  钟鸣点了点头,低声道:

  “你就好好在这里养伤吧,什么事以后再说。”

  钟鸣走出房门,张春华跳了出来,猪妖老板虽然惊艳于张春华的娇美,但清楚钟鸣的身份,也不敢多言。

  “你真的放弃了?”

  钟鸣点了点头:

  “若是凭借外力打造的先驱旗,是无法做到和历代先驱一样亘古无敌的,更不用说,完成应该完成的使命了。”

  “那五道碎片……你知道了什么?”

  钟鸣翻开随笔的一页,指给她看:

  “你是指,恢复,复制,强化,结界,爆炸,和最终形成的实现愿望吗?”

  “我试过了,虽然能模拟出五道碎片的气息,但还是无法真正使用的,随笔中的秘密,我还没能解开。”

  张春华::“……”

  张春华美眸带着三分气恼,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剁了剁脚,什么都没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