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释衅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19-09-26 10:43:45 全文阅读

钟鸣将这张卡那在手中,都能感受出卡牌上传来的舒适感。

  “这张卡牌,只有被异化牌伤过,才能使用,是程昱让我转交给你的。”

  说到这里,张春华停顿了片刻,显得欲言又止。

  “这是?”

  钟鸣感觉自己的卡牌从怀中跳了出来,很久不曾出现信息的武将牌终于多出了一段字迹。

  武将牌:钟鸣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三:制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弃置任意张牌,然后摸等量的牌。

  四:完杀:锁定技,在你的回合除你以外,只有处于濒死状态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五:释衅:锁定技,你不会受到火焰伤害。

  六:横击:效果:???

  血量:7/7

  手牌上限+0(权x0)

  钟鸣看着扣掉了一点上线和近乎被重置的卡牌,欣喜还是大于失落,正打算一鼓作气冲上去。

  第三块碎片却传来阵阵晃动,然后,钟鸣就被强制带入了之前动漫的世界。

  “你的主要任务,还得完成呢。”

  张春华给出碎片后,似乎沉默了很多,钟鸣点了点头,看向现在的场景。

  “卧槽。”

  才刚刚被拉入世界,钟鸣就没了之前的定性,惊呼出声眼泪巨球悬浮在空中,而他的位置,正在巨球不到十米处。

  “击溃它。”

  心中忽如其来的声音,钟鸣才想起,自己曾经得到的卡牌。

  他拿出草船诸葛卡牌加持在自己身上,然后使用了击溃。

  “草船诸葛使用了击溃。”

  两张卡牌被钟鸣带着技能打出,空间的旋窝似乎被固定了,但很快,钟鸣似乎出现了新的灾难。

  虚空破碎之处,一个身影渐渐走了出来。

  “先驱?”

  那漆黑如墨的身影,带着浓重的死气,手持一把墨色的弯刀,冰冷的眼眸中唯有静寂,周围的时空完全被冻结了,钟鸣似乎能看到一个惊慌的大汉和罗莉。

  “真的,不想用这张牌啊。”

  钟鸣叹息一声,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张近乎透明的卡牌,当这张卡牌被拿出后,天空瞬间大雨倾盆。

  “滋滋。”

  黑色的弯刀划过钟鸣的手臂,留下漆黑的伤痕,但伤痕很快被雨水浸泡,然后黑血流出,血肉在瞬息间重生。

  “啧啧,先驱的能力,真是让人惊叹,真想就地将你解剖。”

  “玩家钟鸣使用了顺手牵羊。”

  当这张卡牌被打出后,巨大的黑色手臂在虚空中出现,然后朝着面前的黑影抓了过去。

  面前的黑影似乎发现了什么,嘴角形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下次见面,希望你已经是完全状态。”

  等黑影完全失去了踪迹,时空在渐渐变得正常,钟鸣瞬间跳入高空,透明的卡牌被他收入怀中,如若什么都没发生般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剧情。

  “那你记得天书的下场么?”

  钟鸣俯下视角,向来复杂的他有些奇怪的疑惑,锐利的眸仁似乎起了些许波动,因为,这样复杂的眼神,他并不陌生。

  天地之大,在乎只有方寸,此刻的白月初眼中,能让他顾及安危的只有那小狐妖一人。

  但,他似乎并未发现这一点。

  等到那吸力将水球完全吞噬,钟鸣看着他击杀了一只黑狐然后打开了一个电视机。

  涂山蓉蓉走到钟鸣身旁,似乎打算说什么,但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

  钟鸣神色极为平静,随笔翻开一页,他飞身从变化的门户中走了进去。

  “杀了他。”

  守在门前的只有一道身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钟鸣悬浮在半空,手中的卡片翻动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作为先驱,如此情景你不是应该司空见惯。”

  张春华在卡牌中叫道。

  钟鸣无视她的嚷嚷,翻动着手中的卡牌,直到翻到一张。

  “这是?”

  张春华疑惑的看着钟鸣,或者说看着他手中那张奇怪的卡牌。

  通体墨色,似乎带着奇特的吸引力,但同样作为卡牌,张春华却从那张卡牌中感受出三分畏惧,似乎那张卡牌对她有特殊的伤害。

  “你知道先驱力量来自什么吗?”

  钟鸣笑容诡异,张春华看的有些发寒。

  “先驱的力量,十分之八九都来自过往啊。”

  “你是想,复制他的拳力?”

  张春华看向钟鸣忽如其来的疯狂模样,从卡牌中跳出,后退了数步。

  钟鸣翻了翻白眼,走到酒馆叫了壶酒,就算是过往,钟鸣也敢留下些痕迹。

  张春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坐着他的旁边,拿起酒杯询问道:

  “你似乎,没有以前那般束手束脚了呢。”

  在以往,钟鸣绝对不敢在过往做任何事情的,哪怕是他最爱的饮酒。

  “他的故事,很有趣。”

  钟鸣笑道,张春华眨了眨眼皮,那笑容中的绝望过于清晰,纵然闭眼,她仍旧难以忽略过去。

  直到从门户中走出,钟鸣似乎仍旧不曾回过神来,张春华默默走在他身后,什么都没说。

  面前那一人的身影,便如若深渊,无法捞起。

  “走吧,有些事情,是时候要做个了结了。”

  钟鸣收起异化牌,打开三国杀位面的通道。

  “碰……”

  钟鸣刚刚踏入,就看到了满天火光。

  “历代先驱,你是最傻的一个。”

  张春华似乎知道了什么,却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继续说。

  他自然看到了钟鸣将自己的血留在那份过往,让他们多一个时辰的说话时间,对于陌不相识的两个人,钟鸣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极限。

  但却并没有燃起属于自己的希望,就像,他自己说的从未奢求过那样。

  “玩家钟鸣使用了铁锁连环。”

  依旧是那个古堡,钟鸣拿起一张卡片,就不管不顾的往上跳去,虽然他免疫了之前的火光冲天,铁锁连环很快被烧化成铁水,但还是难免被划伤的血肉模糊。

  钟鸣不管不顾,仁王盾碎后,八卦阵出现在他的脚下,终于,他碰到了第一张异化牌,那张卡片从高处砸下。

  “斯拉。”

  卡牌的冲刷之下,钟鸣终于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站在一旁的锁链上。

  “多少年不曾出现闯入者了。”

  那张异化牌化成的身影玩味的看着钟鸣,一袭淡金铠甲,头盔如若墨绿的翡翠般,整个人在火光中看不清身形。

  “游戏开始。”

  “邓艾对钟鸣使用了杀。”

  “钟鸣使用了闪。”

  斜竖的倒刺锁链上,对钟鸣仿若是天生的劣势,但钟鸣却一脸无所谓。

  手中一把卡牌,一张杀被抽出。

  “哐当。”

  丈八矛划在锁链上,传来金属被烧灼的声音,耐久度迅速下降,此刻的钟鸣,开始怀念自己的龙吟弩。

  “玩家钟鸣对邓艾使用了杀。”

  “邓艾对钟鸣使用了闪。”

  “邓艾发动了技能屯田,判定结果为黑桃。”

  “真可惜,以你的身份,是不可能驯化这张牌的。”

  张春华嘴角楠楠。

  钟鸣跳下锁链,站在黄沙地里,然后从包裹中抽出一张寒冰剑。

  “不堪一击。”

  异化牌邓艾紧随其后,瞬间便到了钟鸣的身旁,手中的奇怪兵刃插在钟鸣的背上。

  却并没有一丝血迹流出,钟鸣身上也没有伤口出现。

  “玩家钟鸣发动了技能释衅。”

  “火杀无效么?”

  邓艾狞笑道,然后拿起一张奇怪的卡牌吞下去。

  “邓艾发动了技能凿险。”

  “邓艾发动了急袭。”

  “钟鸣使用了无懈可击。”

  “邓艾发动了急袭。”

  “钟鸣使用了无懈可击。”

  “……”

  钟鸣抹了抹嘴角的血泽,并非为与邓艾战斗留下的伤口,而是来自干涉过往的反噬。

  “历代先驱,你似乎是最弱的那个。”

  “是么?”

  钟鸣淡笑,拿起手中的卡牌一齐抛下。

  “玩家钟鸣使用了横击。”

  “邓艾受到了???伤害,血量为-37。”

  “横击?”

  邓艾脸上有不可置信,但更多的却是解脱,如若承受太多的束缚,终于得到片刻的休息。

  “我的故事,终于结束了。”

  钟鸣走上前,捡起邓艾死后掉下的东西,那是一张残片,黑色没有能量流动的残破卡牌。

  “走吧。”

  钟鸣似乎放弃了继续冲上那座古堡,张春华默默松了口气。

  纵然拥有释衅,现在的他,也不可能冲上,但若是他能拿到整个完整的先驱旗,那倒是未可知。

  至于钟鸣为何想冲上这个三国杀世界中魔王董卓卡牌占据的古堡,钟鸣不说,她倒是不会多问。

  回到茅草屋中,钟鸣将残破的卡牌和自己的一张问好牌放在一起,问号牌出现温和的光芒,张春华和小白兔在一旁看着。

  那张问号牌闪了闪,最后光泽却熄灭了。

  “失败了么?”

  张春华摇了摇头,她听说过一种可以强制激活未知卡牌的方法,但却也是她头一次接触到先驱这种生物。

  所以倒是很难猜测结果。

  钟鸣翻了翻白眼,把那张问号牌和自己的武将牌放在一起。

  钟鸣的武将牌闪烁了片刻,最后出现一串新的字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