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疑惑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19-09-24 03:19:12 全文阅读

“滋滋。”

  很快地上的折扇被腐蚀殆尽,还带着一个硕大的深坑。

  钟鸣握着一个已经被染黑的寒冰剑,周围妖怪此刻都不敢靠近,当然,也是看不到钟鸣和面前的身影。

  “多亏了你触动了这世界对先驱的排斥,我才能从时间的夹缝中出来。”

  面前的人看不清身形,唯一眸色和此刻的钟鸣一样是近乎永恒的墨色。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随即他消失在一道缝隙之中,钟鸣的拳头砸在缝隙上,溅起一片血雾。

  “让他逃了啊。”

  钟鸣身上的墨色渐渐被左肩上的印记吞噬,钟鸣似乎无动于衷般的眸仁终于出现常人应有的情绪。

  “你们吃下这个。”

  “多谢大人。”

  钟鸣拿出一把桃子牌,野猪妖和乌龟老者连忙接过。

  钟鸣抱着一批茅草再次搭建好简陋的屋子,把兔子抱在怀中翻看着桌上的随笔,几个守门的被他叫道一个医馆避难,毕竟现在的涂山也谈不上安全。

  “你,应该去见见那个人了。”

  钟鸣靠在床边,用青草喂着怀中的兔子,张春华在门外望着漫天火光看了很久,终于开口了。

  “历代先驱的起源吗?”

  钟鸣似乎知道些什么,叼着口中的稻草,眼中始终平静,却带着莫名的气息,让人心惊。

  “你还在逃避吗?”

  张春华也不强迫钟鸣,他不仅仅是历代先驱最难的一代,最后一代,也是最年轻的那个,但若是知道他的真实岁数,或许张春华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我从未逃避过。”

  钟鸣站起身,视角有些恍惚,仿若可以看到那人的音容相貌,不过伸出手后,能触碰的只有虚无。

  “你在害怕。”

  张春华直视钟鸣,美眸中神情认真。

  钟鸣点点头。

  “虽然我已经忘记了那他们口中的前世,但却从看到的那一刻就能记起她,但我却叫不出她那一世的名字。”

  “历代先驱,都没有来世,你,又怎会有。”

  张春华有些疑惑。

  钟鸣缓缓开口:“那你知道,为什么先驱旗被毁了,世间还能存在先驱吗?”

  张春华摇摇头。

  钟鸣吊着一根草躺在床上开口道:“前世的我,一定得到了什么可以不死的东西,但我却记不起来那东西的名字了。”

  张春华翻了翻白眼道:“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钟鸣笑了笑,也不和她争辩。

  钟心随笔上记载的东西,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如若从未清晰。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所做的和自己终究会走向同一个结局,只是自己,或许会挣脱历代的宿命也是未可知。

  那是一条很窄很窄的路,钟鸣知道自己未必能走过去,但若是完整的旗帜能拿在手中,或许再加上那件自己不曾清楚的东西,鹿死谁手还是未知之数,至少,自己可以避开那人的错误方向,凭借那份随笔。

  张春华也不再劝钟鸣,变回了武将牌出现在钟鸣的包裹里。

  钟鸣看了看仍旧在沉睡的程昱武将牌,脸上多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夜晚没有纯粹的色泽,钟鸣拿着手中的卡片,走到一个奇怪的门户中,门户里风雪漫天,到处都是奇怪的如若老鼠般的身影,在地面到处乱窜,看到钟鸣也不怕生,其中一只雪白的老鼠模样的生物跑过来舔了tian他的脚,神色很是亲近。

  “你很受小动物喜欢嘛。”

  张春华从卡牌中跳了出来,看向钟鸣,美眸中看不清心绪。

  钟鸣伸出双手将地上的一只白鼠抱在怀着,摸了摸它的毛,亲声道:“你,认得我?”

  张春华鄙视的看着钟鸣,一只老鼠,能知道什么。

  钟鸣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将老鼠抱起放在耳边,时不时点点头,然后朝着风雪的深处一步一步走着。

  张春华有些受不住冰寒,双手抱在胸前,变回了武将牌收入了钟鸣的怀里。

  “这里的风雪,冷的不寻常啊。”

  张春华的武将牌在钟鸣怀中叫道。

  钟鸣点了点头,步伐却不见丝毫停留,纵容一向俊美的脸色已经冻的有些发白,倒是怀中的白鼠时不时窜出头来,东看看,西瞧瞧,似乎感受不到这里的冰寒。

  钟鸣肩膀上的印记暗了下去,那块错误的碎片如若耗尽了能量,显得有些黯淡,色泽不再明显,只留下浅浅的黑色划痕。

  怀中三块碎片空前亮丽了起来,钟鸣脸色有写苍白,他皱了皱眉,似乎难以再保持平静,因为脸上传来冰冷的刺痛感。

  “孩子,不要再往前走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钟鸣听到冰雪的尽头传来一阵极其苍老的声音,那声音有气无力,似乎说话者已经病入药膏。

  钟鸣这才停下了脚步,但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风雪,嘴角动了很久,似乎才感受到知觉,钟鸣楠楠道:“可否告诉我,第四块碎片如何催生,这世界已经开始排斥我了。”

  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句,万分清晰,却依然是那般有气无力,给人感觉若是语气再重一点,这个老人的生命是不是就已经到了尽头。

  “孩子,你和他不一样,你应该...”

  话到这里,老者似乎耗尽了所有气力,钟鸣怀中的老鼠对着他摆了摆爪子,示意钟鸣不要再问下去。

  钟鸣打开第三块碎片的门户,才刚刚进去张春华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朱唇还有些发寒,吐气道:“冻死我了,冻死我了,总算活过来了。”

  但她看向钟鸣时,那神色变成了不解,钟鸣脸色仍旧被冻的发白,但锐利的眸仁中却仍旧是看不见尽头的平静,很难想象,这么多年的风雪他是如何走过,或者,早已习以为常。

  “你的身上,有很多故事呢。”

  张春华在钟鸣面前说道,钟鸣感受着那美人呼出的香气,却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一只手拿起一旁的酒壶,另一只手将屋中的白兔抱在怀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那只白鼠,显然是没有被带出来的。

  钟鸣翻阅着手中的随笔,张春华也不打扰他,兔子在怀中也不乱动很是乖巧。

  但钟鸣的手指却开始发颤了,他翻到了很奇怪的一页,那页纸是浅黑色,手指触碰在上面隐隐能感受到一个人的哭声。

  “若是你翻到了这一页,那么,请把你的血将这张纸染红,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信息。”

  纸的底端用浅紫的笔墨写着一小段字迹,这字迹张春华看不清楚,疑惑的看向钟鸣,钟鸣也不向她解释,割开自己的手腕。

  等血液完全沾染到这页纸之后,一道纹路从纸中流露出来,然后顺着血泽进入了钟鸣的身体。

  钟鸣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倦,闭上眼,再睁开,然后就昏了过去。

  “喂。”

  张春华踢了钟鸣一脚,但钟鸣仍旧一动不动的趴在桌上,怀中的白兔一动不动,而桌上的酒坛早已被他碰翻,酒液洒落一地。

  “你现在看到的,是你自己的回忆。”

  脑海中一道模糊不清的声音过后,钟鸣终于找到了为何这道声音如此熟悉,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留下的声音。

  此刻回忆中那道身影并不模糊,虽然一袭黑袍,而且脸上布满沧桑之色,身形还有些狼狈,但那道身影不难看出,正是钟鸣自己。

  他攀爬在一块奇特的山脚下,右手还紧握着一杆残破的战旗,山脚并没有他渴求已久的水源和洞穴,那个身影摇了摇头,接着从山脚向色爬了上去。

  他时不时拆下一道道石块,丢到背后的包裹里,而右手的战旗布满裂痕,却仍旧不难感受其中不加隐藏的能量。

  钟鸣有些疑惑,自己曾经为何如此疲倦还不停在动作。

  直到那道身影停留在一个山间的洞口处,洞口中是一个奇怪的傀儡,钟鸣似乎明白了什么,而画面也截然而止。

  但此刻,一张卡片从随笔中掉了出来,卡牌上只有过往二字,钟鸣拿起那张卡牌,很快,面前再次出现一道门户。

  但门户上却标注着的,不过是今天的时间。

  钟鸣从门户走了进去,张春华一把把他拉了出来。

  “不要命了?”

  钟鸣疑惑的看着她,张春华指了指钟鸣身上古怪的纹路,那是世界斥力留下的,那冰雪中小白鼠满地的寒冷地方,伤口似乎被压制了,但却始终不曾得到修复,纵然狐妖给的增日先驱用过的石块,也不难发现那份力不从心。

  “既然是过往,为何时间没有改变?”

  钟鸣再次抱起白兔,眸中带着疑惑。

  张春华脸色很奇怪,那美眸中的意思,如若在看一个傻子。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钟鸣拿着一旁的酒壶,往口中倒了倒,才发现酒坛已经空了。

  “总之,在你无法拿到整个先驱旗之前,不要动用那张卡牌。”

  张春华似乎无意告诉钟鸣卡片中藏着什么,很是忌讳,但钟鸣也不去问,点了点头,看着空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