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宿命之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19-09-23 12:22:10 全文阅读

不出意料的,钟鸣又输了,因为他全程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春华出杀时候他只顾着扣血,连自己的卡牌看都没看,很快美人似乎感到无趣撇了撇嘴。

  钟鸣倒是一脸无所谓,淡笑道:“你们几个进来吧,我们来玩五人军争。”

  三个野猪妖楞了楞,还是走了进来,听钟鸣给他们讲好规则后坐在一旁,也没有什么拘束的玩了起来。

  不大的茅草屋中传来阵阵欢快的气氛。

  “这小子,似乎满不在乎呢。”

  “......”

  “来这里,新的主线剧情开始了。”

  钟鸣心中闪过一道声音,他站了起来,放下手中的卡牌,朝着山顶走了过去。

  小白兔跑到他身旁拉住他的裤腿,无言的在诉说着什么。

  钟鸣把它抱起,低声道:“使命,是逃不掉的。”

  然后抚摸了下怀中的小白兔,将它放在稻草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异化牌变回卡牌被收入囊中,而野猪妖也继续守门,什么也不敢问。

  山头被削下一块,被一人举过头顶,钟鸣身上三块碎片屏蔽着世界的斥力。

  而小白兔不想他去,也正是因为,现在的他,伤势未愈,而无论什么动作,都只会越发加重身上因为斥力造成的伤口,而异化牌带来的伤害,虽然暂时无法愈合,但也不值一提。

  山体在不断倒塌,但却无法砸在钟鸣身旁,仍旧是世界本身对历来先驱的排斥,钟鸣摇了摇头,嘴角有些涩然。

  张春华犹豫了片刻,开口道:“这里已经快要感知不到你的存在了,但第四块碎片却还是遥遥无期。”

  钟鸣看着逃亡的人们,就如若看向正在上演的戏曲,似乎也只有黑色的狐狸似乎能感知到钟鸣的存在,却纷纷散开,有意避开钟鸣。

  到处一片救命声,逃亡声和漫天的血腥味,钟鸣却如若无感般朝着山顶走去。

  “你和他,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呢。”

  钟鸣眸色极淡,未曾得到原世界人物的允许,先驱的任何动作,都会被屏蔽,但现在显然还没有自己血液的味道,所以他也不能妄动,除非,他手里拥有完整的先驱旗。

  “来的真巧呢,先将我放出来吧。”

  钟鸣拿着自己的连弩,没走一步,路上他的脚印就被莫名的力量抹去,直到走到了山顶看到了那门钟。

  “龙吟弩,技巧形态,无懈可击。”

  钟鸣将一张无懈可击打入机巧弩,莫名的狮子从钟底镇出,掀开了整个罩着涂山容容的钟。

  但很快,莫名的力量似乎想将一切修改到未发生前,直到涂山容容把钟鸣的血液倒在脚下才停止了那股力量。

  “现在的你,似乎变了很多啊。”

  分明近在眼前,面前的狐妖却感觉到钟鸣如若一块视角中的盲区般格格不入,好像不能留下关于他的丝毫影像和信息。

  钟鸣并不回复,只是转动着手中机巧形态的连弩,但他很快就没法做出多余的动作了,血红色的风沙从视角中挂过,钟鸣明白,那位存在,又出现了。

  “游戏开始。”

  “龙吟弩,机巧形态,万箭齐发。”

  “嗖,嗖,嗖。”

  漫天的箭羽从空中划过,奇怪的是这次召唤钟鸣进入场景的对手是一群如若岩石的杂兵,在三国杀位面,这明显不是本世界存在的生灵。

  “龙吟弩,腾空形态,南蛮入侵。”

  钟鸣借助连弩生出的羽翼跳到空中,漫天箭雨的杀伤力虽然不弱,却无法阻止那些身披岩石铠甲杂兵的靠近,钟鸣终于将自己很久不曾动用的卡牌打出。

  “武将牌,将。”

  “杀。”

  将字卡牌一出现,就召唤出一万黑铁军和万千杂兵站作一团,此刻的钟鸣,自然无法知道狐妖世界的现状,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终于将这些岩石杂兵屠杀一空后,钟鸣收回了武将牌:将,然后拿出自己得到的第三块先驱旗的碎片。

  “轰。”

  但一个硕大的石头拳头却朝着钟鸣所在的空中砸下,钟鸣闪避到一旁,这次看到了那道身影。

  那是一条硕大的岩石怪物,被击碎了也能重铸,钟鸣拿出一张之前复制出冰雪能力的卡片。

  “龙吟弩,机巧形态。”

  很快,面前的石头怪物被冻住了,但钟鸣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吸引力,来自血液的吸引力,从被冻住的石块中。

  钟鸣肩上的黑色纹路出现莫名的吸引力,岩石怪物忽然传来阵阵畏惧的情绪,但还是被纹路吸到钟鸣身前然后吞噬了过去。

  再次拿出第三块碎片召唤出门户,钟鸣看向砸向自己的巨型石块,嘴角抽了抽,左臂肩膀上的纹路却传来一阵贪婪的气息,然后将石块化作奇怪的灰尘吞了下去,钟鸣甚至能感觉到纹路中传来的满足感。

  “哟,你似乎有了什么新的机遇呢。”

  钟鸣看向四周,战况已经接近尾声。

  漫天的火光中走出了一个身影,钟鸣神色有些凝重,那个身影,他曾在过往中见过。

  “交给你了。”

  涂山容容淡笑道,钟鸣拿起随笔,成功召唤出记忆的门户,先驱之力可以穿梭过往,但很快,钟鸣就感受到了排斥感。

  但这次,他左肩的印记亮了起来,那是漆黑的墨色,排斥感如若被其中的野兽啃食一般消散一空。

  “别进去。”

  张春华从异化牌中出来拦住钟鸣,钟鸣身上漆黑的墨色被纹路吞了进去,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张春华。

  “你现在无法驾驭那份力量,那是历代先驱积攥下来的恨意。”

  钟鸣仿佛清醒了过来,龙吟弩挡住一个突如其来的拳头面前。

  “咔擦,碰。”

  “嗡,嗡,嗡。”

  紧接着,一向无往不利的连弩竟被砸的粉碎。

  但钟鸣却如若没有感觉一般,嘴角的声音极淡,却莫名的坚定:“你先带她闪开吧。”

  涂山容容点点头,抱着受伤的涂山雅雅闪到一旁,并不在意钟鸣的冒失。

  钟鸣拿出一张冰制的卡牌,上面是堆积的冰雪之力,自然是复制涂山雅雅的。

  钟鸣从包裹中拿出一张新的寒冰剑卡牌,看着散架的龙吟弩,将其收回,然后将冰质的卡牌和寒冰剑放在一起。

  “碰,咔擦。”

  地面瞬间凝结成冰,之前硕大的拳头砸在钟鸣身前的冰面上,却没有出现一丝涟漪。

  一张张卡牌被钟鸣打入寒冰剑,有杀,有闪,还有一张,奇怪的问号。

  “你不能杀他,他也是这里的主线剧情人物之一。”

  张春华在卡牌中提醒钟鸣。

  “扫兴。”

  由于加载了这里本来存在的冰雪之力,排斥感并不强烈,钟鸣将剑插在冰面上,将面前的人冻结成硕大的冰块。

  那拳头中的毁灭之力虽然强横,但和先驱的奇特结合在一起,一时之间也是难以脱困的。

  “你不能再干涉这里的剧情了。”

  张春华提醒钟鸣道。

  “历代先驱积攥下来的恨意,一直囤积在错误的碎片里,而这碎片已经与你契合,当你无法驾驭之时,你将成为最可怕的怪物。”

  钟鸣抽身而退,身形有些疲倦,还是询问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张春华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碍事的家伙终于走了。”

  钟鸣才走过不久,之前他更改的细微剧情正在渐渐恢复,唯有被他血液沾染的范围还保留在之前的情况,好在冰雪牌是这里本来的力量,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变故。

  涂山容容叹了口气:“果然,先驱的力量,不能随意使用吗?”

  “大人,有人来请你比武,我说您不在,他们就砸了这里,但您那个宠物我们保护的很好,还没留下伤痕。”

  钟鸣回到屋中,一个断了手臂的野猪妖急忙上前汇报道,其他两只野猪妖和那个乌龟老者身上也满是伤痕,而小白兔被乌龟老者藏了起来,才幸免于难。

  钟鸣身上被染成黑色的铠甲越发的深邃,从左肩上流露出一种神奇的物质,那对本身还有光泽的眸仁此刻如若深渊,看不清一丝亮色。

  “看来,阻止不了你。”

  张春华叹了口气,将小白兔抱起放到一旁,钟鸣身上的气机如若消失一般,闭上眼似乎就感觉不到眼前存在一个人。

  “大人,这是?”

  野猪妖看向张春华。

  张春华叹了口气:“历代先驱都逃不过的。”

  “滚,出,来。”

  声音从山脚出现,带着尖锐,刺痛所有方圆千里生物的耳膜。

  “别那么生气,反正先驱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

  一个一袭黑衣的人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手中持着一把折扇,身后是奇怪的,虚影的形容是咆哮的黑色巨狼。

  “碰,轰。”

  钟鸣身上被奇怪的墨色气流包裹,整个人如若影子的一部分,简直和黑夜融为一体,看不清身形。

  那一拳砸出,面前的人后退了六步,手中的折扇被他抛下,上面还带着奇特的腐蚀气流。

  “别生这么大的气,先驱的死,都是寻常。”

  面前的人眼中唯有轻蔑,似乎似乎不介意激怒钟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