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假戏真做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19-09-08 12:31:37 全文阅读

此时的天娇走上了舞台,将手中的信件交给了一个群众演员,让他交给钟鸣。

  然后天娇似乎感觉戏份不够,又在舞台后亲自念道:“恐怕邓艾不甘心接受惩处,现已派遣中护军贾充率领步骑兵一万人直接进斜谷,驻扎在乐城,我亲自率十万人驻扎在长安,近日即可相见。”

  旁白:钟会接到书信大惊失色,叫来亲信之人。

  钟会(钟鸣)手中再次拿起的毛笔掉到地上,锐利的眸仁仿若受到了惊吓,身子颤了颤,台下又传来一阵掌声。

  钟会(钟鸣)思索了片刻,在群演面前走了几圈:“如果只取邓艾,相国知道我能独自办理;如今带来重兵,必定觉察到我有变异,我们应当迅速发难。事情成功了,就可得天下;不成功,就可以退保蜀汉,仍可作个刘备一样的人。”

  旁白:丁丑,钟会把护军、郡守、牙门骑督以上以及过去的蜀国官吏都请了来,在成都的朝堂为郭太后致哀,并假造了郭太后的遗诏,说让钟会起兵废掉司马昭,把遗诏向座上众人宣布,让大家议论之后,开始授官任职,又让所亲信之人代领诸军;把所请来的群官,都关在益州各官署的屋中,关闭了城门宫门,派重兵把守。卫瓘诈称病重,出来住在外面的官舍。钟会相信他,对他也无所忌惮。

  旁白:姜维想让钟会杀尽从北方来的诸将,自己再借机杀掉钟会,全部坑杀魏国兵士,重立刘禅。

  姜维(管野)走到桌子旁,奋笔疾书,然后交给一个群众演员。

  姜维(管野):“希望陛下再忍受数日之辱,我要让国家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钟会(钟鸣)围绕着屋子走了半天。

  旁白:钟会想听从姜维的意见诛杀诸将,但仍犹豫不决。

  旁白:钟会的帐下督丘建,本属于胡烈手下,钟会喜爱并信任他。丘建怜悯胡烈一人独自被囚,就请求钟会,让他允许一名亲兵进出取饮食,各牙门将也都随此例让一人进来侍奉。胡烈欺骗亲兵并让他传递消息给儿子胡渊。

  胡烈(群演):“丘建秘密地透露消息,说钟会已经挖了大坑,作了数千根白色大棒,想叫外面的兵士全部进来,每人赐一白帽,授散将之职,依次击杀诸将,埋入坑中。”

  旁白:诸牙门将的亲兵也都说同样的话,一夜之间,辗转相告,大家都知道了。

  旁白:己卯中午时分,胡渊率领其父的兵士擂鼓而出,各军也都不约而同地呐喊着跑出来,竟然连督促之人都没有,就争先恐后地跑向城里。当时钟会正在给姜维铠甲兵器,报告说外面有汹汹嘈杂之声,好象是失火似的,一会儿,又报告说有兵跑往城里。

  钟会(钟鸣)脸上带着大惊失色,走到姜维(管野)面前:“兵来似乎是想作乱,应当怎么办?”

  姜维(管野):“只能攻击他们!”

  旁白:钟会派兵去杀那些被关起来的牙门将、郡守,而里面的人都拿起几案顶住门,兵士砍门却砍不破。过了一会儿,城外的人爬着梯子登上城墙,有的人焚烧城内的屋子,兵士们像蚂蚁那样乱哄哄地涌进来,箭如雨下,那些牙门将、郡守都从屋子上爬出来,与他们手下的军士汇合在一处。

  整个剧本走到了高潮,所有群演纷纷上台冲杀一片,姜维(管野)在杀了几个士兵后倒在地上,卫瓘(夏勇言)趁机拿起之前海族给他的珠子捏碎,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力量,竟然拿起真刀对着钟鸣砍去。

  “这演的有些过了吧。”

  有几个观众看出了苗头,但更多的是感受剧本的精彩,大喝道:“好,好。”

  钟鸣抽出寒冰剑,瞬间周围寒气肆意,但观众们却以为是舞台效果,纷纷鼓掌。

  “嘭嘭。”

  舞台上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底下开始有人拿着手机拍起照来。

  钟鸣感受了下有些发颤的右手,似乎在惊讶于对面的力量,虽然没给自己加持自己的武将牌,但还是打的游刃有余。

  但打着打着,钟鸣心中忽然带着莫名愤怒,一剑将面前的夏勇言击倒在地,踩在他的身上。

  然后强压下这股莫名的愤怒,收回寒冰剑,又对着脚底下的人踩了一脚,鞠躬下台了。

  “好,好。”

  “真特么精彩感觉和真刀真枪一样。”

  “钟会之乱竟然还会有这样的结局,钟会一人的胜利好像也不错。”

  底下人开始搬走桌椅,钟鸣拖着像死狗一样的夏勇言拖到舞台后台,打算避问一番。

  “我演的怎么样,你受伤了?”

  看着钟鸣手上的伤口,白雪痕愣了愣,然后小心的给他包扎好纱布。

  钟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又踩了昏迷不醒的夏勇言一脚。

  神情平静了下来的钟鸣叹了口气,对一旁忙着换衣服的管野道:“给我查查他最后遇到的是什么人。”

  管野点了点头,默契的什么都没问,但还是感慨道:“虽然是一场虚惊,但钟哥你最后演的真是精彩啊,本来还觉得有些热,你那剑上寒气一下来,所有观众都站起来了,还以为是舞台特效。”

  钟鸣笑了笑,然后坐在椅子上休息了起来。

  ......

  又一次看到雪山上的老者,钟鸣自顾自的走到他的面前坐下,拿起地上的酒就往口里灌。

  “做钟会的感觉怎么样?”

  老者也不计较他的冒失,笑着询问。

  “大丈夫,理应如此。”

  钟鸣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是一阵失神。

  “你的成长已经远胜前世了。”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眯眯道。

  “我还有前世?”

  钟鸣似乎大惊失色,想要抓起老者问个明白,却扑了个空。

  场景渐渐消失,老者最后的声音传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希望你已经打造好了先驱旗。”

  ......

  钟鸣幽幽从椅子上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口早已完全愈合,管野看到他醒来,在一旁叫道:

  “钟哥,晚上班里人都去KYV,你去不去。”

  钟鸣点了点头,拍了拍管野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管野将搜查到的报告递给钟鸣:“那小子只是遇到一个蓝皮肤的人给他的东西,他现在身体基本已经废掉了,那人也是不安好心啊。”

  “蓝皮肤?海族?”

  钟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一寒。

  管野拍了拍钟鸣的肩膀,叹息一声:“钟哥,其他的应该先放下,我们要打下张角那张武将牌。”

  钟鸣晃了晃手中一张崭新的武将牌,管野看的一呆。

  武将牌:将

  技能:1列阵:当你的防御未被破开时,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2铁甲:攻击你的人会受到一定的镇退效果,并受到1-3点伤害。

  3领军:当你交战时,你可以召唤一万黑铁军为你而战。

  4狂暴:你的攻击必定暴击。

  5:???

  6:???

  7:???

  血量:100/100

  武将牌:卒(黑铁军)

  技能:1战甲:当你甲胄未曾受损时,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血量:10/10

  “有了这只军队,打一个张角,还是绰绰有余的。”

  管野失神了片刻,对钟鸣竖起了大拇指:“钟哥就是厉害,如此强军也能收服。”

  “厉害吗?”

  钟鸣想起自己无法阻止董白的离开,嘴角露出一缕涩笑,摇了摇头。

  管野拉了拉钟鸣:“钟哥,现在去差不多了,同学们都到了。”

  钟鸣跟在管野后面找到那家KTV的大门,还没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呼声: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

  钟鸣赶紧破门而入,看到三个大汉正在逼近同学,其中一个大汉一直在拉扯天娇和白雪痕的手,还有几个同学被打伤在一旁昏迷不醒。

  “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白雪痕和天娇看到钟鸣和管野脸上一喜,大汉脸色阴沉沉的回过头对管野和钟鸣警告道。

  钟鸣双手插在裤兜里,脸上带着一抹狞笑:“一起上吧。”

  甚至没有拿出自己的武将牌。

  其中一个大汉脸色一寒,一拳朝着钟鸣的脸上打来,嘴里还教育道:

  “我今天就教你一个规则,没有能力,就不要学别人装比去英雄救美。”

  钟鸣手中握着一张雷杀字卡牌,闭上了眼睛,在大汉拳头冲过来的时候瞬间消失了,然后莫名的光刃划过三人的脖颈:

  “小子,你敢杀人?”

  最后一个大汉在倒下时惊恐道。

  钟鸣踩在他的尸体上,拿起连破拿到的六张卡牌丢进兜里,以他现在的速度,肉眼已经无法察觉了,管野在加载了自己的武将牌才看到钟鸣的动作。

  路之极尽,所谓先驱,钟鸣摸了摸手心的那道血泽,嘴角的冷笑仍旧未曾收回:“废物。”

  “钟哥,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管野指了指那几个死活不知的大汉。

  “拖出去,送到医院。”

  钟鸣说道,然后朝管野使了个眼色,管野瞬间会意,拖着三个大汉去三国杀的位面丢了。

  “钟鸣,你没事吧。”

  白雪痕有些心疼的看着钟鸣,还以为他手中的伤口又裂开了,不由得心疼的给他包扎了一块新的纱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