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机巧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19-09-04 07:22:33 全文阅读

旅行结束后,钟鸣拿起不久前买的电脑在租住的屋子里上网,管野睡在隔壁的屋子里,白雪痕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目不转睛。

  “机巧册。”

  很快,钟鸣被一个奇怪的群文件吸引了视线,那是三国杀游戏交流群中的一本小册子,钟鸣打开,发现作者就在不远处的海边沙滩上。

  传说中的沙漠海景房?

  钟鸣一愣,看到作者在册子上的介绍,不由得入了迷。

  “机械弩。”

  钟鸣伸手摸了摸图画上的照片,嘴角喃喃,目光痴迷,他很久没能见过如此精妙的设计了。

  虽然图纸看的不算清晰,但钟鸣不由得将自己的诸葛连弩拿出来,似乎想假想一下那道精密的机械。

  很显然,那人不是用武将牌的特殊能力,而是纯粹凭借一双巧手,就打造出这般世间难以复制的精妙机械,比宝物更为珍贵的显然是那人的手艺。

  但看到那人的地址,虽然没有隐藏,但钟鸣还是嘴角忍不住抽噎。

  沙漠海景房?钟鸣摇了摇头,开始思考能用什么去打动他。

  白雪痕似乎看出了什么,乖巧的走了出去,没有打扰他。

  钟鸣随手将程昱放了出来,这老头一出来就嚷嚷道:

  “小子,又有什么事。”

  钟鸣指了指眼前屏幕上的图纸,程昱看的也是一呆,惊叹道:“妙啊,妙啊。”

  “若是按这图纸重铸诸葛连弩,能不能正常使用。”

  钟鸣摸了摸下巴。

  程昱摸了摸胡子,叹了口气:“若是此人拿到的是马钧武将牌,我也会相信的。”

  钟鸣的视角仍旧停留在机械弩的图纸上,白雪痕见状,将手中的蜂蜜水放在电脑桌前,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得找个机会去拜访他一下。”

  钟鸣坏笑的摸了摸下巴。

  程昱眼皮抖了抖:“小子,你又想到什么馊主意。”

  钟鸣没有回答,而是拿起那本钟心随笔,随意的翻开了一页。

  钟心随笔:

  再次来到这里,已经算不得陌生了,身上的血色伤口似乎无法如若往日般愈合,面前浮现着无数记忆的碎片,从未想过,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也会如此不堪一击。

  “钟心,难道你的能力就仅仅只能到这里。”

  我不由得开始恍惚,多年的苦练历历在目,再厚重或者薄弱的兵器,我都足以驾轻就熟,却在这里,头一次出现了束手无策的情况,义父沧桑的脸上满是失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不要着急,实在不行,就放弃这柄兵器。”

  面前仍旧浮现着无数的记忆碎片,而此刻的我,竟然只有躲闪的余地,若是被碎片击中,想必又是一次艰难的旅行,而那被锁住的回忆,就没几个可以给人短暂的休息。

  仅仅只是一道碎片,为何就会将我阻碍在这里。

  我不由得开始在心中询问自己,军中多年的磨练,虽然没能强化我的胆识,但多多少少增添了几分耐力,而义父教我的苦练负重和药剂,在此刻竟然全然无法使出一点半滴。

  “恢复的力量么?”

  “谁?”

  漫天的记忆碎片中,头一次看到这样的人影,介于真实和虚拟之间,勉强可以看出是个人形,而记忆的碎片在他的身上穿梭而过,无法伤到他一点半滴。

  义父拿起他引以为豪的卡牌,神色却不若往日的轻易,他声音严谨,却压字成线,更是能隐约感到那一丝的颤栗:

  “他是融入恢复的意识。”

  “恢复的碎片.....义父,我知道办法了。”

  义父错愕的眸仁中,我却似乎感受到了一些近乎本能的东西,若是将所有的记忆碎片融为一体,那么,是不是就自然而然解开了这道似乎无解的题。

  手心被划开的伤痕因为特殊的力量仍旧无法恢复那斑浊的血迹,意识也模糊了些许,此刻脑海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若是将其取而代之,是不是,也算解开了这道题?

  “咳咳。”

  心口的疼痛莫名的烦闷,就如若被压在水中的人,近乎窒息。

  手中曾日的棋盘布满裂痕,似乎已经用尽了余力。

  “你不该来这里。”

  路边是一个卖着兵器的大叔,那对眸仁极淡,隐约能看出一丝血迹,手中的长剑看似锋利,却似乎被什么利器折断,崩坏不会再过几个朝夕。

  记忆的碎片只有重复的剧情,而这人却不然,那对眸仁中瞬息的变换,既带着踌躇满志的希望,却不无壮士迟暮的悲凉,如若久经沧桑的智者,却不算和谐,仿佛少了点什么。

  “你,也不属于这里。”

  肯定语气。

  “......”

  他转过头,眼睛缓缓闭上,整个人就像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一般,闭眼便能忘记。

  但我怀中的棋盘却闪烁出淡淡的光泽,虽然布满裂痕,却不难感受那份渴求,我将它拿了出来。

  面前闭眼装死的大叔眸仁微微眯起,然后缓缓闭上,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但那颤抖的手臂,虽然只有片刻,却胜过一切言语。

  钟鸣合上了书本,手心还在微微颤抖着,嘴角喃喃:“疯子。”

  程昱跟着他看了半天,也被吓得不轻:“难怪,那一代先驱至今不知踪迹,或许,还活着也说不定。”

  钟鸣把电脑上翻译下来的文字记在了脑海里,然后询问道:“他,可能还活着?”

  程昱肯定的点了点头:“若是所料不差,这个写下随笔的人,就藏在某个时间捕捉不到的地方。”

  “恢复是什么?”

  “六道轮轴之一,无法被捕捉的东西,但你先祖似乎不甘于这种命运,竟然凭借手中的棋盘找到了它,若是那一代先驱真的成功得到了那一道轮轴,他就不可能死去,哪怕那一战中被击碎了先驱旗。”

  钟鸣似懂非懂,但也不再询问,而是在通讯猫上和那个机巧册的主人聊了起来:

  “大师,这机巧册是你写的吗?”

  那个漆黑的熊猫头闪了闪,对面发过来一个滑稽:

  “怎么,想要整本的内容?”

  钟鸣发了个钟会点头的q版图片:

  “想,肯定想,大师开个价吧。”

  “小子,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程昱撇了撇嘴。

  钟鸣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废话,给我图纸我也做不出来。”

  程昱:“......”

  “这个不是按钱卖的,如果你能拿出让我心动的机械或者兵器,我就免费为你改良也不是不可以。”

  钟鸣欢快的点了点头,敲击了下键盘:“成了。”

  然后飞快的打字:“好的,大师,我明天早上来拜访你,去你通讯猫留下的地址。”

  程昱撇了撇嘴:“我咋觉得你这次又没安好心呢。”

  钟鸣邪笑道:“绑也要把他绑在我的战船上。”

  程昱:“......”

  钟鸣刚刚走出门,还没和管野说上一句话,血红色的风沙出现在了视角里,钟鸣眼中却只有莫名的狂热,他不再逃避,清楚危险的同时并存着机遇。

  董白的武将牌难得从他怀里蹦了出来,娇嫩的粉脸上表情凝重,在钟鸣耳边轻声道:“不要杀他,虽然..只是张没有意识的武将牌。”

  钟鸣看向面前的血红风沙渐渐淡去,漫天都恢复到黄色的沙土,一个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了起来。

  这人身长足足三人高,身形似乎远胜常人的肥胖,身披紫金相间的铠甲,但纵然如此也无法完全包裹满是肥肉的大肚子,腰间的金色腰带中心是一个牛形的标记,头上一顶暗金色的金冠,而手中拿着足足两人高的斩ma刀。

  “游戏开始。”

  钟鸣看到眼前的董白,似乎明白了这个一身肥肉看不清身形的硕大身影是谁,但董白美眸中悄然落下的泪水,还是让钟鸣愣了愣神,随即便感受到了身上的剧痛。

  “魔王对钟鸣使用了杀,钟鸣受到三点伤害,血量为5,钟鸣发动了技能权计。”

  “别,别过去。”

  钟鸣似乎看到了那人的目的,董白不知何时已经一袭紫红相间的衣裙,额头出现暗黑的头饰,而发泽变得灰白,雪白的手腕上出现一只暗金色的镯子,美腿玉足暴露在空气中,却凌驾在风沙之上,而血红的美眸边全是泪痕。

  看到这样的董白,钟鸣愣住了,身形都停止了移动,因为现在的董白,和他在董白回忆中看到的如出一辙。

  无数蓝红相间的蝴蝶飞舞在董白的周围,还有一只停留在她的玉手上,钟鸣像发了疯一样拉着面前美人的手:

  “你,要走了吗?”

  董白点了点头,嘴角鲜红的血泽似乎无法止住,伴随着泪水滑落,钟鸣愣了愣,感觉自己握着董白的手湿了,董白的眼泪顺着玉手滑落到了钟鸣的手背上。

  “我们,还能再见吗?”

  钟鸣看向已经逐渐消失在视野的董卓武将牌,董白的身影也随之渐行渐远,董白听到钟鸣的话,回过头,带着泪水的美眸忽然笑了起来,嘴角喃喃:“呆子。”

  钟鸣似乎读懂了她的唇语,那茉莉花的香味也渐行渐远,直到再也感受不到了,钟鸣摸了摸自己的眼角,不知何时已是热泪盈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