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董白的记忆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19-09-03 08:54:06 全文阅读

画面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但钟鸣似乎还没看够,董白没好气的白了钟鸣一眼,似乎知道他又会愣神,接着狠狠瞪了钟鸣一眼,果然,钟鸣清醒了。

  但钟鸣回想起那个回忆中看到的女孩,那女孩发泽灰白,紫红相间的衣裙上隐隐约约露出那洁白的美腿和无暇的皓腕,而那右手的皓腕上是一只金色的镯子,女孩的面容娇美,美眸血红。

  一只玉手放在美眸边,另一只抓着一只黑色的包裹,端坐在一座舒适的座椅上,包裹上还搭着一只黑猫,黑猫似乎很是舒适,将一只猫爪放在包裹上。

  放在美眸边的右手和黑猫的爪子上飞舞着几只蓝色的蝴蝶,似乎带着独特的美感,却也让人毛骨悚然。

  女孩晃动了下美腿,露出身上紫红相间的衣裙上那紫红的花纹,幼小的娇躯凹凸有致,然后血红的美眸看向到来的将领和谋士。

  想到这里,钟鸣又看了看面前的董白,此时的她秀发乌黑,似乎比那时更美了三分,口水从钟鸣的嘴角滑落了下来。

  董白看到这一幕,又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揪起钟鸣腰间的ruan肉扭转180度,但看着钟鸣仍旧无动于衷的模样,娇嫩的粉脸气鼓鼓的像个包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鸣才回过神来,董白见状,忽然转了转眼珠,微笑拧起钟鸣的耳朵,钟鸣这才吃痛的惨叫连连,董白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紧接着钟鸣又眼巴巴的看着董白,董白见状,贝齿咬了咬银牙,还是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放在钟鸣的额头上,让他看到自己的过往。

  钟鸣就像被安抚的猫一样闭上了眼睛:

  “多少年了。”

  女孩将怀中的黑猫放下,在桌椅上坐着,拿起桌上的酒壶倒在杯中,美眸迷离。

  “喵呜……”

  黑猫伸出猫爪捞了捞,放在嘴唇边舔了舔。

  女孩此时似乎无暇去顾及这只黑猫,从怀中拿出一只手臂。

  一只只剩下骨骼的手臂。

  那手臂的骨骼满是血泽,隐隐约约能看到上面各种已经刻入骨髓的伤痕。

  女孩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从怀中拿出一只紫色的布块擦拭着这块骨骼。

  那只剩下骨骼的手臂紧紧握成拳头,似乎在无言的抗争着什么。

  女孩视角停留在骨骼上,神色没有半分神往,或者说,那对美眸此刻莫名的锋利,常人若是注视。

  会感觉被利刃切割般的刺痛与寒意。

  黑猫不知何时从柜中掏出一张卡牌,那是一张很奇特的卡牌,卡牌上刻画这一个绝艳的美人,而美人手中握着两只似乎乘放着什么液体的瓶罐。

  女孩时不时将视角稍稍放在那张卡牌上,美眸却悄然闭上,似乎一个劳累已久的旅人,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休息。

  画面到了这里开始跳转了,似乎中间缺少了一份回忆。

  “爷爷曾告诉我,如果想要改变规则,就得成为权谋之上的存在。

  “可以让武力妥协,可以让皇权畏惧的存在。”

  女孩擦拭着手中的骨骼,那块手骨在她的擦拭下渐渐清醒起来,黑猫叼起橱柜中那块卡牌,趴在女孩的香肩上。

  也不打扰她,眸仁微微眯起,似乎有种莫名的舒适。

  她玉手中的骨骼渐渐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那个骨骼上握着拳状的手骨渐渐松开,手中的那几粒金色的粉尘从手心中落了下来。

  女孩额头香汗淋漓,美眸却舒适的眯了起来,她抓起桌上的那几粒粉尘,将它们塞在黑猫的嘴里。

  “喵呜……”

  黑猫似乎有些不适,但也没有多少抗拒,在吞下那几粒粉尘后,黑猫的淡黄的眼眸渐渐泛起缕缕金色。

  “小黑,先驱…是看不到结局的,而你,却能走到最后。”

  女孩趴在桌子上,美眸闭上,睡着了……

  黑猫将猫爪放在它叼到桌上的卡牌上,奇怪的语音浮现在它的面前,却断断续续,最后消散,就如若从未出现一般。

  画面到此截然而止,但钟鸣似乎还没看够,实际上,他也没怎么注意到剧情,全程都在盯着董白的倩影目不转睛,董白似乎知道什么,又好气又好笑的再次拧起了钟鸣的耳朵。

  钟鸣惨叫连连:

  “啊,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

  董白虽然对钟鸣有着不小的好感,或许是因为那杆旗的缘故,但看到钟鸣这副猪哥的模样,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狠狠揪了会钟鸣的耳朵才放下,钟鸣似乎死猪不怕开水烫,董白刚刚把手放下,钟鸣眼睛又开始盯着董白,目不转睛。

  董白的粉脸气成肉包子,然后变成了武将牌跳入了钟会的怀里。

  钟鸣感觉怀中的温香软玉忽然消失了,整个人就像丢了魂魄般,在那怅然若失。

  程昱幸灾乐祸的嚷嚷道:“小子,别忘了正事。”

  钟鸣这才回过神来,租好船,然后回到了学校,董白似乎很是生钟鸣的气,在钟鸣怀中变成武将牌不出来。

  “钟哥,你脸色不对啊。”

  到了学校,管野玩味的调笑道。

  钟鸣脸红了,看到钟鸣也会脸红,管野感到稀奇,从来都是坐怀不乱的钟鸣,竟然也会脸红,但看到白雪痕走了过来,管野识趣的溜了。

  “你,你去哪了?”

  白雪痕眼中还有几分担心,钟鸣脸色很快恢复无动于衷起来:“去海边逛了逛,下次我们一起去。”

  白雪痕粉脸通红的点了点头,班里同学起哄道:“钟哥,带我们一起啊。”

  自从之前的校霸庞明治人间蒸发了之后,钟鸣就取代了他的地位,但钟鸣又没什么架子,很快就在管野的帮助下和周围同学打成一片。

  “一定,一定。”

  钟鸣抱起白雪痕,笑着点了点头。

  白雪痕粉脸制直冒蒸汽,却忽略了钟鸣身上董白特有的茉莉香气,而钟鸣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她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钟哥,给。”

  虽然后山成了雪山,但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管野将手中的一包雪糕递给了钟鸣两个,钟鸣再递给了白雪痕一个。

  钟鸣尝了尝,冰糖味的,然后茫然的开始回忆起董白回忆里看到的事情,白雪痕趁机对着钟鸣的脸上亲了一口他都没注意。

  管野眼珠转了转,拿起雪糕轻手轻脚的放在了钟鸣的脑袋上,然后忍俊不禁的走了。

  钟鸣感觉自己脑袋上传来一阵凉意吓了一跳,然后头上的雪糕掉到了地上。

  “哈哈哈。”

  管野见状,指着钟鸣哈哈大笑了起来,白雪痕也玉手捂着小嘴偷偷笑了起来,班里人个个都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格外滑稽。

  钟鸣似乎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道:“无聊。”

  海边上,管野拿在望远镜坐在船上看着穿比基尼的美女们,钟鸣却显得兴趣乏乏,白雪痕乖巧的坐在钟鸣的身旁,钟鸣随意的抱起穿着保守的她,然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程昱老头不知何时也穿起潮流的打扮,在海边上晒太阳。

  董白还气鼓鼓的停留在卡牌里,钟鸣叫她也不出来。

  钟鸣端起椅子和白雪痕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管野拿在望远镜,也显得自得其乐。

  恍惚中钟鸣似乎看到了几个人从海底爬了过来,他好奇的走了过去,看到那里几个蓝色皮肤的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直接无视自己对白雪痕说道:

  “美女,配我们玩玩嘛。”

  见到白雪痕害怕的从椅子上起来后退了几步,几个人胆子更大了起来,甚至想伸出手去拉扯白雪痕。

  钟鸣伸出手挡在了几人面前,冷喝道:“你们,是海族吧。”

  几个蓝色皮肤的人愣了愣,然后讥讽道:“既然认得我们还不让开,能让我们看上是她的福气。”

  “碰。”

  钟鸣似乎不耐烦了,伸手提起其中一个海族的脖子,丢到一旁没人的沙滩上,如此炮制将三个人都丢了过去。

  “小子,你想怎么样。”

  几个海族双手抱于胸前,虽然长得和人没什么两样,除了蓝色的皮肤,但钟鸣还是感到莫名的碍眼。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武将牌,丢了出来。

  程昱老头正在一旁太阳浴的正舒服,忽然被召唤过来,破口大骂道:

  “小子,懂不懂尊重老人家。”

  钟鸣点了点下巴,玩味道:“诺,给你老人家活动活动筋骨。”

  然后从怀中随意掏出一把卡牌递给程昱,程昱看着着不下十张的卡牌,眼前一亮,嘴角喃喃:“算你小子识相。”

  “喂老头,给我让开,知道我们是谁吗?”

  三个海族显得趾高气扬。

  程昱随手掏出一张卡牌,一看是南蛮入侵便丢了出去,巨大的象脚从天而降,三个人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肉泥。

  程昱见状,继续飞过去晒自己的日光浴,美滋滋的看着自己手中剩下的十一张卡牌,难道钟鸣这么大方。

  钟鸣躺回自己的椅子上,拿起董白的武将牌问了问,见她没有回答又丢回了怀里。

  白雪痕向钟鸣询问道:“你,迟早要离开这里的吧。”

  钟鸣点了点头:“拿到这里的碎片,击败了张角我就走。”

  “能不能带上我。”

  白雪痕趴在钟鸣的身上问道。

  钟鸣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你爷爷把你托付给了我,我会保护你一世安稳的。”

  白雪痕粉脸带着一抹笑意,嘴角喃喃:“我要的不仅仅是陪在你的身边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