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天公将军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19-08-29 09:18:44 全文阅读

武将牌:草船诸葛

  技能:1击溃:出牌阶段开始时,你可以弃置2张牌并对一名其他武将造成2点伤害

  2荒烟:当你手中有2色以上卡牌时,你视为拥有帷幕

  3借箭:当你成为万箭齐发的目标时,你免疫这次锦囊并视为对使用此锦囊的武将使用一张杀

  4八阵:当你拥有手牌时,你视为拥有八卦阵。

  血量:6/6

  武将牌:张辽

  技能:突袭:摸牌阶段,你可以改为获得最多两名角色的各一张手牌。

  血量:4/4

  武将牌:程昱(伤)

  技能:设伏:结束阶段,你可以记录一个基本牌或锦囊牌的名称并扣置一张手牌,称为“伏兵”。当其他角色于你回合外使用手牌时,你可以移去一张记录名称相同的“伏兵”,然后此牌无效。

  血量:2/2

  武将牌:吕布(暴)

  血量:4/4

  技能:无双:你使用了杀需要两张闪才能抵消,你使用的决斗需要两张杀。

  隐藏属性:暴击:你使用杀时有一定概率造成伤害+1。

  武将牌:卒

  血量:3/3

  技能:无

  管野看的一脸羡慕,看了下自己的武将牌。

  武将牌:管野(辅将)

  血量:6/6

  技能:1衷心:当你的主将牌粉碎时,你随之阵亡。

  2绞杀:回合开始时,你可以弃置三张卡牌,令一名角色进行判定,若判定结果为红桃,则其阵亡。

  3夺锐:你可以获得对你造成伤害的牌,若此牌为武器牌,则你装备之:若此牌为锦囊牌,你可以立即使用:若此牌为基本牌,则不占手牌上限。

  4迅死:你可以粉碎此武将牌,然后令主武将牌恢复6点体力。

  武将牌:界华佗

  技能:1急救:你的回合外,你可以将一张红色牌当【桃】使用。

  2青囊:出牌阶段开始时,你可以弃置一张手牌令一名角色回复1点体力,若此牌为红色,你可以对其他角色再次发动技能。

  “上山吧。”

  钟鸣拉了拉管野,管野一脸兴奋的跟了上去。

  “这...”

  闪的半山腰上,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的云雾,可山腰却如若被割断了一般,留下空挡的悬崖。

  “用这张卡牌。”

  钟鸣丢给管野一张的卢。

  然后释放出了绝影和铁索连环。

  “从锁链上冲过去。”

  铁索连环将沟壑连了起来,但还是能看到云雾断层下的危险,钟鸣如若早已习惯,跳上绝影喊了一声:“驾。”

  管野犹豫了半天,还是咬着牙释放出的卢卡牌,如此炮制。

  然后整个人都在发抖,似乎害怕随时会掉下去。

  “到了。”

  钟鸣收起铁索连环和绝影,拉起收好的卢卡牌的管野朝着山上飞奔而去。

  “快到山顶了,有些不对啊。”

  钟鸣拉着瑟瑟发抖的管野,不紧不慢的朝着山顶走去,风雪渐渐稀薄了起来,他们看到了山的顶端,那个端坐在山顶上吞云吐雾的人。

  “天公将军,张角。”

  钟鸣嘴角喃喃,然后拍了拍管野的肩膀,提醒道:“准备上了,击败了他,就能得到新的奖励,或许是问号卡牌也说不定。”

  管野点了点头,还是缩了缩脖子,似乎不适应山顶的风雪极寒。

  “出来吧,我的所有武将们。”

  钟鸣拿出除了张辽的所有武将牌(张辽忙着主世界的产业)

  吕布拿起他的方天画戟,眼中空洞无神,唯一能看到的是战意。

  草船诸葛挥动着羽扇,幽暗的眸仁深处如若一坛深渊。

  程昱骂骂咧咧道:“小子,你想冻死老头子我啊。”

  卒字武将牌被钟鸣拿在手中,想了想又收了回去,还有大把的残血黄巾军卡牌,钟鸣想了想,这些炮灰也没啥用就和卒字武将牌一起丢了回去。

  “准备好了吗,上把。”

  钟鸣拿起自己的贯石斧,吕布仿佛自带方天画戟,钟鸣也就没给他武器。

  程昱摆弄着诸葛连弩,仍旧被冻得骂骂咧咧的。

  草船诸葛拿起钟鸣给的朱雀羽扇,一如既往的淡然,让人难以判定他是不是真的是一张没有意识的武将牌。

  “钟鸣对张角使用了决斗,张角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9。”

  “草船诸葛对张角使用了击溃,张角受到两点伤害,血量为17。”

  “吕布对张角使用了决斗,张角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6。”

  “管野对张角使用了杀,张角使用了闪,张角发动了技能雷击,判定结果为红桃,张角发动了技能鬼道,钟鸣受到两点伤害,血量为6。”

  “钟鸣发动了技能权计。”

  钟鸣耸了耸肩,感觉不痛不痒,塞了两个桃子进口里,但还是提醒了管野一句:

  “这个,不能用杀的。”

  “张角对钟鸣使用了雷杀,钟鸣受到3点伤害,血量为5。”

  “钟鸣发动了技能权计。”

  “啧啧。”

  钟鸣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疼痛,似乎张角的仇恨全都在他身上,他再次从包里拿出三张桃丢进嘴里,随意塞了几张闪进权,然后把摸到的桃杀决斗放在手里。

  “钟鸣对张角使用了决斗,张角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5。”

  “草船诸葛对张角使用了击溃,张角受到两点伤害,血量为13。”

  “吕布对张角使用了决斗,张角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2。”

  “张角发动了技能山崩。”

  钟鸣感觉张角似乎是个死武将牌的时候,那个端坐在山顶的人忽然站了起来,似乎像程昱一样骂骂咧咧了起来,然后山上忽然震动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个巨大的石块从山坡滚落了下来。

  “卧槽。”

  钟鸣看到自己只是被其中一枚落石击中了一下瞬间就多了5个权,吓得收起所有武将牌然后丢出三张闪,三个后空翻后,钟鸣和管野才跳开了张角的攻击范围。

  “这特么怎么打。”

  钟鸣撇撇嘴,让管野的华佗给自己和受伤的武将牌治疗。

  “天公将军,没那么好攻破啊。”

  再次心惊胆战的从铁索上下来,管野颤颤栗栗的总结道。

  刚刚走到山脚,管野拉了拉钟鸣,指了指前面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女孩惊呼道:

  “钟哥,美女美女。”

  青色衣裙的女孩看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苦色,背后背着一个采药的篮子,娇嫩的小脸甚是好看,但钟鸣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管野不由得撇撇嘴:“钟哥,你不上我可要上了。”

  但青色衣裙的女孩似乎看到了钟鸣,走了过来询问道:“大哥哥,你们是要上山吗?”

  钟鸣摇了摇头:“我们刚刚从山上下来。”

  青色衣裙的女孩面带苦色,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能带我上去吗?我还差一味药给我爷爷治病。”

  “你爷爷得的是什么病啊。”

  钟鸣询问道。

  女孩指了指自己粉嫩的胳膊,伤神道:

  “爷爷的左臂长了青色的藤曼,但爷爷自己还不知道,只有天师给的符水能缓解。

  “但之前那些卫士们都不在了,我又不能上山去找天师。”

  管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他感觉是因为自己把那么杂兵清理了,才耽误了女孩爷爷的治疗。

  “能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吗?”

  想去那个提醒自己的老者,钟鸣心中默默生出三分好感,如若所料不错,应该就是他为了提醒自己几人的途中被赫尔海姆感染了。

  因为那个种子是在他们离开后飞出来的,钟鸣思索了片刻,决定去看看那个老者的伤口。

  “好的。”

  女孩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同意带钟鸣和管野去看自己的爷爷。

  走到山脚下,之前绕过的茅草屋旁有一口水井,女孩轻车熟路的将水桶从水井中打出,管野连忙接过水桶,然后倒在屋里的水缸中。

  而钟鸣看着屋里躺在床上的老者,在武将牌中问道:

  “这老头还有救没。”

  老者的左手臂已经开始泛起绿色的条纹,而老者似乎没有感受到多少痛苦,神色平淡的看着钟鸣,叹了口气道:

  “小伙子,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程昱:“这算不得什么大病,只是被那片森林感染了而已,给他一张桃,就能让他脱胎换骨,成为我们一样的武将牌存在。”

  管野摸了摸老者手上的绿色条纹,平淡道:

  “老人家,你这病不难治。”

  老者却只是摇了摇头:“小伙子,我早就命不久矣了,只是,我放不下我年幼的孙女,和赫尔海姆之森的王做了个交易,如今,还是到极限了。”

  钟鸣沉默了片刻:“老人家,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老者再次摇了摇头:“是那个叫白亚的主动找上我的,让我给他找到一块能存活的荒郊野岭,而作为交换,他给我一颗果实的寿命,但我的身体太老了,只能坚持三十年。”

  “那,你为什么要提醒我们不要进入赫尔海姆之森。”

  钟鸣有些疑惑。

  老者艰难的坐了起来:“那是因为那个森林的王告诫我的,让我提醒后来人不要打扰他的生活,也是因为我亲眼看到一只老鼠在吃了果实后变成了怪物。”

  钟鸣拿起一张桃的卡牌递到老者手中,语气飘忽不定:“吃了它,你应该还能坚持很长时间。”

  老者还是摇了摇头:“小伙子,我早已挣扎了太久太久,白亚说了,这一代先驱和我的孙女有一段情缘,希望你照顾好我的孙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