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十七章 钟家过往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19-08-25 07:58:39 全文阅读

“主公。”

  张辽单膝跪在钟鸣的身前,身后无数地痞如出一辙。

  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要做这个奇怪的形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有学有样。

  “踏平张家。”

  钟鸣的语气极淡,但张辽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语气没有什么特别,却阴冷的如若来自深渊,很难想象说出这话的人不过宛若少年。

  “是。”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武将牌:张辽。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主公?”

  张辽有些疑惑,他感受到了力的增强,是怎样的战役,竟然能让钟鸣全力以赴。

  “老头,找到张家的位置了没。”

  钟鸣在程昱的武将牌上询问道。

  “前面一千米右转,翻过一座荒山就到了,等等别这么催老人家,我的设伏是防止敌人的不是给你找人的...”

  由于程昱一直那么话痨,久而久之钟鸣也就不是那么尊敬这位被马岱伤到的老人家。

  “太慢了,我先去,你们一会赶来。”

  钟鸣眉头一皱,从怀中抽出两张卡牌:绝影,铁索连环。

  “铁索连环,发动。”

  荒漠中,忽然出现一条横穿荒野的锁链,然后钟鸣骑着马从锁链上飞驰而去。

  张辽无奈的看着越来越远的钟鸣,却只能在心中联系然后带着大部队在后面跟随。

  “如若有那么一条锁链,破掉他们,足以。”

  钟鸣似乎想到了什么,骑在绝影上嘴角喃喃:

  “你想要的,就是这样一条锁链吧。”

  “小子,你疯了。”

  程昱在武将牌中吓了一跳,钟鸣这铁锁连舟如履平地一般还加上绝影的急速,急促而来的风如若刀刮在身上,让他有些吃不消。

  “等不及了。”

  钟鸣脸色也有些苍白,想到不久前遇到的画面,速度忍不住又快了几分,然后程昱似乎受不了了,全程骂骂咧咧的。

  ......

  “喂,小子,不就是叫你把钟鸣骗到这里吗?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啪。”

  说话的同时张硕又是一个巴掌打在管野的脸上。

  管野脸色冰冷而苍白,难以看到一丝血色,可他还是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反正你小子已经没用了,等钟鸣来了,哼哼。”

  张硕拿起纸笔写下一封信,让人送给钟鸣。

  “敢得罪张家大小姐,还废了他的保镖,你猜猜钟鸣会被我们张家如何啊。”

  管野狠狠咬着牙,武将牌上只剩下一血,但他身上还有不小的余力,他打算在钟鸣来时候拼死大喊,让他赶紧离开。

  “别白费力气了,这绳索涂了麻油,除了火烧,是挣不断的。”

  “呸。”

  管野一口唾沫吐在张硕的脸上,张硕脸色冷了几分,正打算再抽管野几鞭子。

  “张哥,张哥,不好了,有一条锁链横穿沙漠,向我们冲来。”

  听到手下的叫唤,张硕脸色一寒:

  “砍了啊,废什么话。”

  “砍,砍不断。”

  “废物。”

  张硕一脚把手下踢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却没注意到以往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手下此刻眼中充满的阴狠。

  “喂喂喂,小子,你慢点,老夫年纪大了。”

  钟鸣骑着绝影在锁链上飞驰,程昱似乎有些吃不消。

  “到了。”

  钟鸣脸色苍白,从绝影上一跃而下,然后将两张卡牌收进兜里。

  “呕。”

  程昱从武将牌中跳了出来,悬浮在空中吐了起来。

  “你小子可真能折腾啊。”

  钟鸣拿出一张桃递给程昱。

  程昱却摆了摆手,低声道:

  “你留着吧,很快就要打架了,老夫我还没那么矫情。”

  钟鸣心中一暖。

  “喂,你是谁?”

  一个小喽啰发现了钟鸣,随意的茅草房旁,钟鸣眸色冰冷: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然后掏出一张卡牌,随即一把冰冷的寒刃出现在了手里:寒冰剑。

  “你难道...”

  钟鸣懒得听他啰嗦,手起剑落,小喽啰人头分家。

  “钟鸣,不要过来,这是个陷阱。”

  管野似乎意识到什么,在屋中大喊。

  但钟鸣走进屋,却发现只要管野和张硕在里面,不由得一愣。

  张硕心中一寒,他安排的人还没到,钟鸣竟然先赶到了,这让他的处境开始不妙了起来。

  “你现在...”

  懒得理会他的惨叫,钟鸣一向不喜欢听人把话说完,寒冰剑落,张硕瞬间倒下。

  “走吧。”

  钟鸣苍白着脸色为管野解开绳子,看的管野心如刀割,却还是一句话不说。

  “大恩不言谢,兄弟,今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瞎说什么呢,没有你和管叔我早死了。”

  钟鸣打了管野一拳,笑道。

  “走,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

  管野热泪盈眶,二人互相搀扶着,到路口遇到张辽。

  张辽摇了摇头,心想,就猜到会这样。

  叫人抬来两幅担架,将二人抬了回去。

  才回到城市,钟鸣就从担架上一跃而起,似乎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势一般。

  张辽嘴角喃喃:“主公的恢复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啊。”

  钟鸣安排人将管野送到医院,然后带着张辽往张家赶去。

  “走,踹门去。”

  钟鸣邪笑道,在安排好了管野之后,他心中如若大石落地,轻松了不少。

  “开门开门。”

  张辽示意下,一个手下开始去踹门。

  “碰...”

  “谁?”

  门被一脚踹开,钟鸣看着似乎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的张家,心中一冷,然后狠狠道:

  “给我砸。”

  “好叻。”

  手下们欢呼雀跃,虽然张辽自持身份没有加入,但他手下都是地痞流氓出身,最喜欢的就是烧杀抢夺,钟鸣的话正和他们的心意。

  “别,这是我张家的祖先牌位啊,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

  “你,你...”

  有人昏迷,有人怒骂,有人痛哭,但钟鸣只是冷眼看着。

  既然你亡我之心不死,我就先来收点利息。

  他自然知道张家青装去了哪里,一部分去了夜家晚宴,剩下的,应该正在赶往那片荒漠,从那里赶回来要不少时间,但钟鸣显然不会给张家时间。

  “走吧。”

  钟鸣冷眼看着张家剩下老弱病残的怒骂和一片狼藉,带着手下离开了,而有个手下还抱起了一个巨大的瓷器,然后似乎嫌瓷器太重,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回到夜家晚宴,钟鸣正要进门。

  “滚,从此夜家之地,江家和狗不得入内。”

  在钟鸣走了之后,江子欢和他的狗腿子如计划进行,可没想到,却被钟一发现然后把药粉对着江子欢的嘴巴灌了进去,然后自然是丑态百出,恼羞成怒的江子欢带着他的狗腿子们试图对夜倾染用强,被钟一打了之后就出现了这一幕。

  “呵呵,你们可别后悔。”

  江子欢留下句狠话,就打算推门离开,但他正打算离开时候,看到了门口的钟鸣,钟鸣二话不说,手中寒光一闪,三个人头滚落到地上。

  “钟鸣。”

  夜倾染看到钟鸣,扑倒在他的怀里,而钟鸣手中的寒冰剑也被随手抛下,入地三分。

  “没事了。”

  钟鸣摸了摸夜倾染的头,淡笑道。

  “小伙子,你随我进来。”

  夜家老爷子叹了口气道。

  钟鸣点了点头,摸了摸夜倾染的头,然后收起寒冰剑,走入了内室。

  “老夫叫夜倾天。”

  夜家老爷子自我介绍道。

  “我们夜家和你们钟家的渊源来自一个棋盘位面,当时是你的先祖钟心夺得了那里的半边江山。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夜家和钟家是联姻多年的世家,虽然出了争抢,可恰巧是那年夜家公主和钟家王子有情。

  “你先祖也表示不再追究,后来夜家就这么苟延残喘了下来。

  “但你先祖在得到了先驱的使命后,一切都变了,我们关系缓和下来后,我曾苦劝你先祖不要继续作为先驱。

  “可你先祖不听啊,他一直嚷嚷,自己天生天养,唯一的亲人就是他的义父。

  “而他义父的心愿,他理应完成。

  “他普遍撒网,势力遍布各个位面,可结果,还是功亏一篑。

  “那人的血都有神效,何况是复活整个人呢。”

  讲到这里夜家先祖叹了口气,喝了口茶水继续说道:

  “你先祖坚强啊。

  “虽然那人的血有奇效,但那是指饮用,但你先祖竟然直接引入了那人的命格。”

  钟鸣:“那是什么命格。”

  听到这里,钟鸣忍不住询问道。

  “不该存世的命格。”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夜家先祖继续说道:“钟家世世代代都是先驱,但这并不意味着,钟家子弟就一定要成为先驱。

  “本来先驱旗早就在多年前的一场战役中毁于一旦,但若是想重塑,那么那份诅咒,将会再次如影随形。

  “你现在还没重铸完成先驱旗,所以还不明白,日后你就会清楚,那命格是一道天险。

  “如果你现在丢掉那两块碎片,还来得及。”

  钟鸣摇了摇头,从怀中拿出一件挂坠,放在桌上然后询问道:“你能知道这是什么吗?”

  夜家老祖似乎看到了什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这件器物,曾带着一个伤心人的故事,如若你想要成为先驱,那么你只能自己去寻。”

  钟鸣点了点头,然后询问道:

  “那你知道,先驱旗的第三块碎片在哪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