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六章 钟心随笔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165  |  更新时间:2019-08-15 18:27:34 全文阅读

“买什么好呢。”

  枯黄的破书上名字渐渐清晰起来:钟心随笔。

  钟鸣拿起书继续看了起来,似乎没发现什么不妥。

  钟心随笔:

  我叫钟心,敲钟的钟,忠心耿耿的心。

  义父说,给我起这个名字是为了我将来做一个忠心之人,但若是问起我的父亲,他却只是皱眉不语。

  我年仅五岁,义父便教我兵法,义父告诉我,习得此术,是为了报恩。

  纵然我甚是抗拒,却只能在义父的强压下无可奈何的去学。

  义父时常失神望着天空,嘴角楠楠道:

  “主公……”

  我却无法懂得这两字的含义,但这并不妨碍我感受义父那份伤痛。

  就仿若一个被抢走了最喜欢玩具的幼儿,那般难过,却亦是像被提起了脖子,所以窒息般无法发出哭声。

  “钟心,若是等你学有所成,我便带你去习得武术。”

  我满目欢喜,经常看到义父虽然看似文弱。

  但薄弱的手掌常常能轻而易举挥舞一杆不下百斤的大旗,如臂使指那般仿若随时准备身处战场做最前面的那个士兵。

  不过对此我却深表疑惑,义父分明有惊艳世间的谋略,为何却甘愿做一个马前卒。

  能让义父如此心甘情愿做马前卒的人是谁,我不由得产生些许好奇。

  读到这里,钟鸣将手中的书本放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仔细想想,却似乎什么都没抓住。

  一夜时间不算长,第二天清早,钟鸣似乎也没了什么睡衣,随意的洗漱一番,拿起那叠现金朝着楼下走去,准备采买一些下午需要用到的东西。

  “老大,你看。”

  一个混混看到钟鸣手中的现金,眼睛一亮,拍了下旁边一个头目的肩膀。

  “同学。”

  钟鸣似乎在想着什么,现金就随手拿在手中,似乎也不怕被偷被抢。

  “嗯?”

  钟鸣抬起头,看向那个声音的主人,随即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

  “总会有几个不长眼的苍蝇。”

  喊他的女孩美眸中充满的怒气,气鼓鼓的看着钟鸣:

  “你说什么?”

  钟鸣似乎这时才后知后觉,看向面前的女孩:

  “你是,在叫我?”

  “这里还有别人吗?”

  女孩显得格外愤怒,似乎在恼怒钟鸣的目中无人。

  钟鸣这时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唇红齿白,脸色苍白,一袭白色的风衣似乎不是很擅长打扮,但也算的上一个不错的美人胚子。

  “来这里的,又能有几个好人?”

  钟鸣嘴角喃喃,声音细小,似乎在自嘲。

  他来这里,是来找张辽的,而面前的女孩就算再怎么娇美,出现在张辽的地盘上,钟鸣默默在心中扣了三分。

  “我是来提醒你,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面前的女孩脸色通红,其实钟鸣长得不算差,个头也有一米七五,但他一向不擅长交际,习惯游戏一玩就是一整天。

  虽然似乎得到了什么传承,但小时候的混混作风却并没有多少改变,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但管野却相当羡慕他,因为他虽然痞里痞气,但却从小到大总有不少女生喜欢他,愿意为他做一些事情。

  钟鸣的眸色极为挑剔,他自然清楚这里不算什么好地方,但他想到的却是,来这里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人,当然,他从未以好人自居。

  “我来这里,是来找人的。”

  看着面前似乎就要哭了的女孩,钟鸣总算开口了。

  虽然一如既往的痞里痞气,双手还不知不觉插在裤兜里,面前的女孩却还是不由得一呆。

  钟鸣不再愣神,被打断了钻研那个随笔的剧情,他也不以为意,开始寻找起张辽的身影。

  虽然有卡牌可以直接召唤张辽,但这里的张辽作为地方头目,他自然不会愣头青的去打断手下正在做的事情。

  “喂,小子,把你手里的钱交出来。”

  “叫张辽出来,别浪费我的时间。”

  钟鸣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存在,却毫无顾忌,哪怕手中没有卡牌,以钟鸣的打架手段,清理两个混混也是轻而易举。

  就在钟鸣以为能节省不少时间的时候,剧情却忽然反转,两个混混一愣。

  混混头目眸色一寒:“你是张辽的部下?”

  钟鸣双手抱于胸前:“让张辽出来见过不就完了,你真特么聒噪。”

  混混头目指着自己脸上的刀疤:“我这条刀疤就是张辽的手下划伤的,趁着我们老大不在,张辽和他的部下们抢走了我们不少地盘,今天,我就先收点利息。”

  但是他手下那个小混混却并没有一起冲上去,人的名,树的影,那个小混混浑身瑟瑟发抖,颤抖道:

  “老大,要不,这次就算了。”

  “靴子,我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疤脸头目眸色一寒,拿着手中的短刀就朝着钟鸣冲了过去。

  “小,小心。”

  躲在墙后的女孩虽然惶恐,却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有的时候,伤口只是会让自己更强的证明。”

  心中忽然响起一声莫名的声音,恍惚中钟鸣似乎看到了一个一身蔚蓝衣凯的将领。

  鬼出神差的,钟鸣没有闪避这次本能闪避开的攻击,而失踪已久的第二张问号牌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随即消散,然后他自己的那张武将牌下面多了一句字迹。

  武将牌:钟鸣

  血量:3/3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第二张问号牌似乎给他增加了一个不错的技能,第一个技能来自三国杀的神司马,而第二个技能则来自钟会,异曲同工的是,这两个技能都不是核心技能或者缺乏觉醒技。

  那一刀之下,钟鸣身上甚至没有出现一丝血迹,而武将牌也没有出现一点伤痕,钟鸣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伤害太低,虽然激活了另一张问号牌,可是仍旧无法触发上面的技能。

  “你?”

  哐当...

  看着自己的刀刃竟然无法刺破钟鸣脖颈上的皮肤,混混头目慌了,小刀掉落在地上,慌张的逃跑了。

  可惜,若不是顾及到这里还有其他人,我就杀死他发动连破了,钟鸣心想。

  “没事了。”

  两个混混逃跑后,钟鸣走到女孩的面前,伸手扒开那双死死遮住眼睛的手,冷漠道:

  “这里算不得什么好地方,作为一个好学生要少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