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四章 藤甲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112  |  更新时间:2019-08-14 19:56:34 全文阅读

看到这样的系统提示音,钟鸣愣住了。

  虽然历史上的吕布算是个墙头草,但这里很容易看出和历史没有多少关联,竟然会如此轻易。

  看到自己血量虽然恢复,但没有触发连破(因为没有杀死武将),也没有拿到三张牌(因为没有粉碎对面的武将牌)。

  钟鸣多少还是有些肉疼。

  但接着想到自己又多了一张武将牌,钟鸣心中瞬间一阵舒爽。

  武将牌:吕布

  血量:1/4

  技能:无双:你使用了杀需要两张闪才能抵消,你使用的决斗需要两张杀。

  隐藏属性:暴击:你使用杀时有一定概率造成伤害+1。

  钟鸣这才在心中乐了起来,这次也算是捡到了宝,这样一张武将牌等修复完成了对个人实力绝对会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好在战斗结束只要没输也会回满体力,不然钟鸣也得哭了,因为自己武将牌的受损会对自己本身也造成不小的伤势。

  现在钟鸣知道了如何进出这个位面,倒也不急着走出去,而是检点着自己的战利品。

  基本牌:杀x3(火杀一张,还有吕布手中一张),闪x3(本回合加上次战斗的卡牌)

  装备牌:藤甲:耐久75/75,仁王盾耐久40/80,诸葛连弩耐久30/45,贯石斧耐久25/50

  锦囊牌:闪电x1(吕布手里一张)

  虽然没有得到桃子有些遗憾,但钟鸣还是很满足,因为招降之后,吕布手中的那张卡牌也被游戏判定给了他,反正现在也用不上这张吕布武将牌,钟鸣心中一阵暗爽。

  ......

  回到现实世界,钟鸣忽然运气爆棚,八人军争拿内奸身份取得了胜利。

  “啦啦啦。”

  回家的路上,钟鸣幼稚的哼着小曲,走在马路边,分明是绿灯的人行道上忽然飞驰一辆小汽车,不知何时增强了嗅觉的钟鸣很快发现了司机身上的一身酒味。

  看着四周无人,似乎也无从闪避,但他心中却是一阵清明,因为那个世界得到的剩余卡牌,在这里也是随时可以使用的。

  钟鸣想了想,一张藤甲牌出现在了手中,随即出现在了身上。

  他想试试藤甲的韧性,再说了,他自己的武将牌还有3血,就算被撞上了,撑死也只会掉一血而已。

  “碰。”

  随着汽车的碰撞,钟鸣目瞪口呆,藤甲耐久度只剩下35/75,作为轻甲这结果不足为奇,但汽车却被撞的粉碎。

  里面的人更是生死不知。

  钟鸣左顾右盼,没有发现摄像头,然后脚下生风的跑了。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钟鸣啃着嘴边的肉干,回忆起当时的画面,自言自语道:

  “真是恍如隔世啊。”

  黄沙漫天的战场,不知所有人的去向,好好的游戏非要介入生死。

  “滴滴滴。”

  清澈的铃声回荡在耳边,但钟鸣却很久才回过神来,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

  若是以前他天天抱着手机玩自然不会现在才发现,但最近两天发生的世间他如若经历百年,一直神色恍惚所以现在才发现也不足为奇。

  “喂,钟哥,我在学校后门被困住了,快来帮帮我。”

  电话马上就被挂断了,难以判断出是谁发出的声音。

  但实际上想判断发生了什么并不困难,再加上这声音的熟悉,不难猜测出又是管野那小子又和人打架了。

  钟鸣自幼无父无母,也没有一技之长,也只有玩三国杀算得上一个熟手。

  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自幼寄宿在管乐(管叔)的家里,也只有管叔的孩子管野会和他一起玩。

  后来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他和管野一起加入了三国杀的俱乐部,浑浑噩噩的日子过的是过一天算两个半天,但却总有些人是来俱乐部闹事的。

  别人都说是老板得罪了人,但钟鸣却始终不以为然。

  因为在大的摩擦也最多只是摔个桌子罢了,虽然作为其中的会员,但他和管野对那里都没有什么归属感。

  不仅仅是因为老板是个生意经,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克扣其中的会员,更是因为这里早就濒临倒闭,一直凭借着他和管野拉点同学去支撑。

  久而久之,就连同学也没什么人去了。

  但这次管野被堵在后门,却和那个老板想必是脱不了干系。

  因为钟鸣只负责玩,管野却经常帮助老板在店里进行各种打扫。

  自然,是没有工资的。

  要不是管野一再坚持,钟鸣也不会再在那里停留。

  但是最近不知从何时开始,老板跑了,有人说是老板借下了高利贷,无力偿还跑了。

  也有人说,是被那些仇人给沉河了。

  但老板不在,却苦了管野,因为之前那些人开始莫名的去找管野的麻烦,钟鸣虽然从小是个痞子比较能打,但还是架不住人多。

  所以他就学聪明了,看到情况不对,他就带着管野逃了。

  其他人似乎发现了钟鸣的猴精,再加上钟鸣和俱乐部也没什么关系,也就想办法把管野堵在了后门。

  想必是那些人故意给管野机会打这个电话的,因为钟鸣只是带着管野逃跑了无数次。

  却也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最多不过是来多送个人头罢了。

  再加上钟鸣老是管他们的闲事,他们本来就打算等钟鸣来了一块揍。

  钟鸣会去吗?当然会去的,因为那是他唯一的朋友,但那些人不知道的是。

  此时的钟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是处的小混混了,如今的他,拥有的能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强得多。

  ......

  管野看着面前的不下十人,心中一阵惶恐,却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刚才不过2-3人,他还以为钟鸣就算打不过也能带他跑掉,但现在......

  这分明是个将他和钟鸣一网打尽的陷阱。

  “小子,你怎么不跑了?”

  “说出球子跑到哪去了,我可以放你离开,当然,若是你敢骗我们,哼哼。”

  声音低缓的混混拿起手中的棒球棍,拍了拍手。

  “你不会在等救兵吧,钟鸣是很能打,但我们这次是有备而来。”

  一个混混舔了舔嘴唇,拿着棒球棍对着管野的肚子就是一棍。

  “啊。”

  管野痛苦的捂着肚子呻吟起来。

  “这只是利息。”

  打人的混混冷笑道。

  “嗡嗡嗡。”

  “什么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