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三章 武将牌:钟鸣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348  |  更新时间:2019-08-14 19:55:50 全文阅读

“钟鸣,钟鸣?”

  “谁在叫我?”

  钟鸣看了下四周,管野玩味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淡笑道:

  “没发烧吧?”

  钟鸣忽然感觉到脑海一阵恍惚,再次睁开眼时,自己所在的场景变了。

  那恍惚看不见脸的人头一次清晰起来,甚至带着莫名的情切:

  “你是?”

  他看向对面那个神色坚毅,满头斑白发色,神色坚毅的将领,面如刀锋,神色却与自己有几分神似,那对眸仁抬了起来,钟鸣感到了眼中的刺痛。

  那人拿起手中的一套卡牌,神色极为冰冷,完全没有之前的诡异亲切和玩世不恭:

  “这出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能参加游戏的人。”

  “准备好了吗?领取独属于你的武将牌。”

  钟鸣神色恍惚,游戏的惊险刺激再般微妙,都能让人感觉到只是个氛围,而如今......

  若是想要如若以往那般自欺欺人,似乎不再可行。

  钟鸣捡起地上红黄色的土泽,放在唇边舔了舔。

  血腥味加上土咸味的。

  这里,从来都不是幻象吗?

  “拿起你的身份牌,游戏,才刚刚开始。”

  面前的人影逐渐淡化了,钟鸣张开口,似乎想询问什么,最后却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您的武将牌已激活,是否替换。”

  心中很久不曾出现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钟鸣看着自己手中一张问号牌开始变化,最后形成一个名字:钟鸣。

  武将牌:钟鸣

  血量:3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是否屏蔽痛觉?”

  当自己的武将牌出现后,只要自己的武将牌没有毁去,自己就不会受伤,但是若是想要在其他武将牌上如若自己亲身经历一般感同身受,也不是不可以的。

  钟鸣看着自己手中的两张武将牌,心中不知是什么情绪。

  “踏踏踏。”

  对面响起了脚踩在沙地的轻微声音。

  那人消失后,脑海中莫名多了无数的信息,其中不无对于这里的介绍。

  若是能打败对面的武将牌,将在他一血时候获得两个选择,招降或者消灭,若是招降失败,自己就会失去一个回合,并丧失继续招降的选项。

  “这里,也算一个平行世界吧。”

  钟鸣摸了摸手中的诸葛连弩,自言自语。

  “请选择武将牌。”

  当对面出现敌人的时候,若是想逃跑,将直接损失一张武将牌,当所有武将牌全部消耗殆尽时,将会如若它一般被粉碎。

  钟鸣开始了思索,若是使用卒字牌,那将失去技能,可若是使用自己的武将牌,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

  这里有着一个奇特的规则就是,若是杀死对手,将保留之前获得的所有卡牌并再摸三张,然后恢复自己的所有体力。

  但钟鸣并没有杀死黄巾将领,所以他现在还是只有起手的4张和包裹中的那两件装备两张闪一张问号牌一张万箭齐发。

  “游戏开始。”

  空中的四个字出现,钟鸣身后浮现出自己的虚影,他使用了自己名字的武将牌。

  这次是对面先手,那道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钟鸣心中一惊,这个身影和身后的虚影,他不陌生,这是一个说强不强说弱不弱的武将,当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异于boss。

  “吕布使用了杀。”

  “吕布发动了技能无双。”

  硕大的方天画戟在地面划出吱呀声,钟鸣此刻才开始注意到新的四张起手牌。

  杀,闪,无中生有,过河拆桥。

  看着对面起手就带着方天画戟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吕布,钟鸣嘴角喃喃:

  “这也太犯规了吧。”

  “玩家吕布触发暴击,钟鸣受到2点伤害,血量为1。”

  “这......”

  心口的剧痛让钟鸣冷汗直流,这和他想象中的游戏完全不一样,但好在总算到了他自己的回合。

  “吕布弃置了一张手牌闪。”

  “玩家钟鸣使用了无中生有,从牌堆摸了两张牌。”

  钟鸣看了看自己手中回合开始摸的两张闪和无中生有摸的一张贯石斧一张酒,心中一凉。

  “玩家钟鸣使用了贯石斧。”

  贯石斧被装备后,之前的诸葛连弩并没有像桌子上一样被销毁,而是被收入了背包,钟鸣朝着背包瞟了一眼,还有30的耐久度。

  “玩家钟鸣使用了酒。”

  和牌桌不同的是,这里的酒并不是仅仅增加伤害,而是同时增加了些许在濒死恢复全部血量的概率。

  钟鸣心中充满底气,因为他还有一张武将牌,就算失去了自己的武将牌,他也有可能东山再起。

  当然,失去了钟鸣的武将牌,将会履行卒字牌该有的使命,到时候会不会成为未知位面上一个战死的卒子,也是不得而知。

  “玩家钟鸣对吕布使用了杀,吕布使用了闪,玩家钟鸣发动了贯石斧,弃置了两张闪。”

  “吕布受到了两点伤害,血量为2。”

  “玩家钟鸣使用了过河拆桥。”

  “吕布弃置了一张手牌杀。”

  回合结束后,钟鸣看着手中仅仅剩下的那张闪,神情飘忽不定,此刻的他,只能指望仁王盾和之前胜利余下的几张手牌能有效了。

  “吕布对钟鸣使用了杀,钟鸣发动了技能仁王盾。”

  钟鸣看着自己本身80耐久的仁王盾瞬间只剩下60,皱了皱眉,心中暗道:

  “大概还能挡下3次黑杀这个盾牌就要损毁了。”

  看着对面吕布手中剩下两张卡牌,终于到了他的回合,钟鸣心中一喜,因为新的两张手牌是一个桃一个藤甲,但是他思考了片刻,还是选择吃掉桃然后将藤甲手牌拿在手中。

  若是之前胜利余下的卡牌,是不计在手牌数中并可以随时使用的。

  但若是在一场战斗中用都是这次战斗得到的装备去替换的话,将会失去替换的装备。

  虽然仁王盾并不算这场战斗得到的装备,所以替换也不会消失,但是被称为兽医的藤甲若是穿在神色,钟鸣还是很担心会被烤焦的。

  “吕布使用了杀,钟鸣发动了技能仁王盾,仁王盾耐久:40/80。”

  “回合开始。”

  “钟鸣使用了万箭齐发。”

  钟鸣思考了很久,还是一脸肉疼的从包裹中将那张万箭齐发拿了出来,然后使用了。

  “吕布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是否招降?”

  这时候的进度条格外漫长,钟鸣有足够的时间去思索。

  这里的武将牌部分会带有自己的人格,但显然这张被收入的吕布武将牌只是一个纯粹的杀戮机器。

  这样的武将牌若是能招降成功自然是实力大增,但若是失败,结果就会很是艰难,虽然背包中仍旧有着两张闪,哪怕是红杀也能挡住一次。

  “试试吧。”

  钟鸣咬了咬牙,既然已经使用了万箭齐发,这次还摸了两张杀,还有一张是火杀,若是招降成功这些卡牌都能得到保存,若是失败,只能忍痛放弃这两张杀。

  毕竟吕布的攻击防御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招降成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