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刀逆天传 > 正文
第84章 何为苍生
作者:风离骚  |  字数:2425  |  更新时间:2020-03-28 08:45:36 全文阅读

行至大殿门口,殿中空无一人,楚安呆站会儿后又原路返回,只是没回住处,去了何处只有他知。

傍晚时刻,经潘月与两位师兄再三商讨,决定还是召回所有遣散的弟子,誓要重振圣门。

三人唤来了楚安与任琳莎,姬希彦已回了九玄门。

潘月看着楚安与任琳莎,先开了口“我与你们两位师伯认真商讨过,决定召回所有弟子重振圣门。安儿你看如何?”

楚安两眼圆睁,看了看任琳莎,之后又看向几位师伯道“嗯,可以,我赞成。”

慈君左一眼潘月,右一眼准心道君,再看一眼任琳莎,后才看向楚安嘿嘿坏笑“就是,就打算让你做圣门第四任掌门,安儿你看如何。”

“我?”楚安如晴天霹雳,自己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不是,我做圣门掌门?”

准心道君笑答“对,就是你。”

“不行,不行,我做不了。你们还是找别人做吧。”楚安两手不停的挥摆着。

见楚安拒了几人的提议,潘月道“你几次救圣门于危难间,况且你还是掌门师弟的嫡传弟子,若你不做掌门,谁还有资格?还望你为了琳莎,为了圣门的将来莫要推辞。”

“师伯,弟子不是推辞,是我真的做不了掌门。”见几人都不语,楚安又道“我看潘月师伯您才是最适合做掌门的。论修为,论资质,都非您莫属。”

“我?”

任琳莎笑道“对,掌门之位只有姑姑您最适合做。”在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希望楚安做圣门掌门的。只是楚安不愿,她也不可说。

潘月从未想过做圣门掌门,“我做不了。”很干脆利落的脱口而出。

两位师兄见楚安不答应做掌门,潘月也果断的拒绝了。只好你我相视。

“既然要重振圣门,总不能没个一门之主吧。安儿不当掌门是因为他年纪尚小,这理由说得过去。但是师妹你可就不同了,你若是也不愿意担任掌门之位,圣门怕是难以复兴了。”慈君看向潘月,心里依旧有很多话没说出口。

准心道君笑呵呵迎合着“就是,安儿不当掌门,你可不能再推辞了。以后等安儿成熟稳重了,你再把掌门之位传于他也可。总得有个一家之主不是么。”

潘月见都推她做掌门,虽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想到此刻的圣门,从前的圣门!她不想圣门就毁于自己这一代。不想仙修界第一大门就如此这般没落。想了许久,潘月点头应下。

一月后,大部分弟子都回了圣门。圣门依旧还是那个第一大宗门。

扶风郡,班羽看着怀中幼儿,逗乐着“儿啊,叫爹,叫爹呀,我是你爹。”

元思思从椅子上起身接过孩子,没好眼色的看着班羽“毛病,孩子才多大,哪儿就能叫你爹了。”后温柔的看向孩儿“你爹是个神经,我们玉尘才那么点儿大,哪儿能叫爹呀。”

小玉尘眼睛眨巴眨巴的,小嘴嘟嘟啷啷的,哼哼唧唧嗲了一声。像是饿了般,像是要哭了样。

“喔喔……是饿了么?”作为娘亲,元思思自然是会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无私的给小玉尘。

几口奶下肚,小家伙睡着了去。夫妻俩将孩子放到床上睡好后,班羽轻轻把元思思搂进怀里“辛苦你了。”

转眼又是一年春,小玉尘已会喊爹叫娘,大厅中央迈着跌跌跄跄的碎步朝元思思奔去。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大门外,班羡涛时立时行,许久!看门的家丁虽不是讨嫌之辈,但也让班羡涛弄晕了头,有些生气的问了句“我说你是呼呼啦啦的转悠个啥?”

“哦,我……我。”班羡涛吞吞吐吐的竟然答不上来。在他心里,他想推开门,想堂堂正正的走进院中,想看清每片瓦、每个人,因这也是他的家。

恰遇大长老来找班羽像有事谈,大长老虽然年纪一大把,可脑瓜子不糊涂,两目也不花。一眼便认清眼前人是班羡涛。“羡涛?”有些不敢相信的喊出班羡涛名字。

反而是班羡涛有些认不出大长老来,仔细回想过后,才想起是谁。

“回来了干嘛不进屋里去?”

“我就是来看看,就不进去了吧。”后班羡涛又接问“您老身子骨还好吧。”

“还好。”

“哦……”班羡涛转身意离开。

“站住,跟我到屋里去。”大长老看班羡涛想离开,厉声喝住了他。

班羡涛只是背对大长老回了句“不了,我还是不进去了吧。”之后疾步行远了去。

班羡涛算得上班氏一族的天才,本性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年少时经不起诱惑做了件荒唐之事。其实也没错,谁还没有年轻过。

看班羡涛没了踪迹,大长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到门边,门丁开了大门,刚好班羽快行到门边。见门打开,大长老刚要进来,“大长老,您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去您那儿呢。”

“老夫就是想来问问你、小宝子那孩子最近进步怎么样了。”

“哦,您先屋里请,”一边示意家丁去准备茶水,一边领着大长老往大厅行去。

进了厅堂坐下后,班羽接过家丁手中茶杯,双手将茶递给大长老后“来宝弟现在已突破了扶风八枪中的第二枪,第三枪、枪龙出海也已经习得八九不离十了。再多加修习些时日便能突破了。”

“辛苦族长你费心了。”大长老听了班羽的话后,心里是美滋滋的,只因班家人里又出了位天才人物。虽与魔人一战几乎屠戮殆尽,可活下来的都是些天才之辈。

“应该的,怎么说他也是我同族兄弟,只要我能教他的,我定会都教于他。”班羽走到自己位置处坐下。

大长老突想到在门前见到的班羡涛,忽看向班羽开口问了句“族长可知你还有个叔叔?”

“叔叔?”班羽平生第一次听人说起自己竟然还有个叔叔,心间犹如被谁刺了一下。

“对,和你父亲一奶同胞的亲叔叔。”大长老轻轻喝了口茶。

班羽接连问道“那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父亲、娘亲也从未与我说过?”

大长老酝酿很久“唉……也罢。好久之前的事儿了,我这老头子也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只记得你与你哥哥那时都还未降世。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提了。”

大长老不说,班羽自然也没接着问,只好做罢。

大长老再喝一口茶,慢慢放下了茶杯,“对了,你参悟出第七枪苍生了吗?”

《扶风八枪》的前六枪,班羽都能倒着乱耍。可这第七枪苍生,自己是半丝毫无头绪,只好如实回话“羽儿愚钝,悟不出。”

大长老呵呵一笑,“你这小子,若是你这都叫愚钝,我这老头子怕是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之后大长老起身欲离开,看班羽想起身,接言“坐着,坐着,我就是来询问下小宝子情况和看看你,老头子我腿脚还灵活,能走,无需送行。”

班羽奈可!只好起身拱手做礼言“您慢走。”

行到厅门外,大长老唱道“顺逆因比较而显,善恶以分别而生,以何为苍生,苍生是乃天下万民,苍生亦是世间万物,苍生在自心,苍生在自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