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道掌控 > 正文
第一章 东瓯之变 天外之仙
作者:风掠枫  |  字数:2904  |  更新时间:2020-06-09 18:37:38 全文阅读

正月,彩灯红联,火树琪花,紫袄翠衫,熙熙攘攘。鞭炮声,此起彼伏;欢笑语,此伏彼起。中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之中。

 御花园。一人身着黄龙袍,脚踏紫云靴,行步隐有矫龙之威,举手尽显王者之风。眉微敛而目有神,人不怒然威自存。身后有两个宫女服侍,身前有两个太监提灯:应是批阅完奏折,散心而来。忽然,一个人急匆匆赶来。此人脚步虽急却不杂乱,落地而无声。

 “奴才,叩见皇上。”那人走到皇帝面前。

 “嗯,平身,同大人,有何要事?”皇帝依旧按他原来步调走着。

 同大人亦步亦趋:“奴才刚接到情报,东瓯之地有一群邪教分子造反了。”

 “嗯?多少人?”

 “大约100多人。”

 “依你之见此事如何处置?”皇帝的步调语气始终没有改变过,目光一直看着沿路的梅花。好像不是在与同大人讲话而是与梅花。

 虽然皇帝丝毫没表现出他的态度,但是同大人内心已有把握,道:“依奴才之见,这些贱民不守本分,不谢皇恩,更加的不自量力,应该不论首从,一律斩首,以儆效尤!”

 “嗯。”皇帝叹了口气,“只怕这事情还算小的。近几年,国运兴隆,物阜民丰,百姓丰衣足食,肚子不用担心了,就跟着信这信那,凑成一团,结成一帮,进而发展一派,霸占一方。表面臣服朝廷,可是暗地里与朝廷角力。照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果然还是圣上思虑深远!可这江湖势力,自古以来,根深蒂固,除之不尽,杀之不完。该如何是好?”

皇帝停下了脚步,沉思了一会儿:“先皇亦尽心于此,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见成效。而如今国力鼎盛,兵强马壮,况万国来谒,四方宾服,正是处理内患的最佳时机!此之顽疾,吾必除之!”

同大人站在皇帝身后,面有忧色,但听皇帝有这么大的决心,知道现在阻止是非常不明智的,便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寻常方法恐难见成效。不知皇上有什么长远之计?”

“这事得找一个引子!你去给我找一个人。这个人要在江湖上有些影响力,号召力,又要与朝廷无利益冲突,最好能听顺我朝。这样才有下手的地方。”

同大人跪道:“奴才领旨。”

 “嗯,下去吧!”

 “奴才告退。”

 同府。一老者青色道服,玄色方巾,瞑目盘坐,手结法印,凛然道风,奸邪难犯。

 同大人走了进来,轻道:“先生。”

 老者缓缓睁开双眼,做个收势。起身道:“同大人,事情如何?”

 “果不出所料,圣上对现状早已不耐,要向江湖势力伸手了。我看这次决心很大,不赶尽杀绝,是不会罢休的。”同大人有些忧虑。

 “同大人是问我一个人吧?”老者停顿了一会儿道。

 “果然一切都瞒不住先生,想必先生已是知道了!”同大人笑道。

 “嗯,不过,有些麻烦。要想彻底根除江湖势力,非此人不可。但是此人非同寻常,出身来历,竟然半点都算他不出!只知一点,他与白虎同现。可这白虎,西方之神,为武将之象,为肃杀之气,是凶丧之卦。唉。”老者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同大人眉头一皱:“是也不是!为谁之将?为谁肃杀?为谁凶丧?我知道你想说这是一把双刃剑,怕我掌握不了。但——”同大人眼神一凛,“凡事总要尝试尝试。”

 老者叹了口气:“既然你下定决心,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总隐隐感到不安,就忠劝你一句:一着不慎,万劫不复!”

 同大人面容凝重了起来,他素知老者为人,此话绝非危言耸听。

可是皇命难违啊!

如今的武林人士要不有名无实,靠着上几辈积攒下来的威望,混吃混喝。要不有实无名,隐居起来,不问世事。要找一个大家都能认同的人,可谓是难如登天啊!

再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个人纵有通天之能,也得臣服在天子脚下。

想到此,同大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与此同时,老者仍然眉头紧锁。

 转眼间。半年已过,到了六月。

天朝的北方有一片大草原,六月正是草原最美丽的时刻。绿浪层层,广阔壮丽。但在这最美丽的草原里,一眼望去,却只有一两点白色,比天空的白云还少。轻轻拂过脸颊的微风,似在无声地泣诉。

草原中间,有一片沙漠将绿海一分为二。南边称为漠南,北边称为漠北。两边虽隔着一个沙漠,但彼此的冲突却从未减少。或许是这个沙漠让他们忘了,他们曾经是一家人。

 这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一个小牧童悠闲自在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享受着自然的赐予,任由羊群四处闲逛。

 忽然,牧童似闭非闭的眼中出现了一个红点。牧童以为眼花了,没有在意。可那红点越来越大。牧童倏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妈呀!”牧童大惊,“救命!”

只见那个红点已如包帐般大小向牧童砸来。

牧童大喊:“老羊快跑!快跑!”

羊群中一只睡卧的羊猛地站起,见主人疯狂逃跑,自己也慌忙开跑。羊群顿时慌乱起来,跟着老羊纷纷逃窜。

大约跑出一里多远,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远处尘土飞扬。牧童惊魂未定,抹了一把汗:“妈呀,亏我跑得快,不然这会儿被砸得连渣都找不到。”

看着远方飞扬的尘埃,牧童有些好奇对老羊道:“去不去看看?这么大的动静,我估计是个大东西,弄不好是个大金疙瘩!那样我们就发大财了。”

老羊坚决地摇了摇头,一脸惊惧。牧童鄙夷地望了它一眼:“胆小鬼!都说羊的胆子小,一点也不错。”

老羊不满地叫了一声,似在反驳。

牧童实在按奈不住好奇心,也不管老羊了,道:“你不去拉倒,那你看好羊群,我自个去看看。”

老羊忙顶住他,叫了两声,似在劝他。

牧童推开老羊,风也似地跑去了。

老羊一脸的不放心:这小子刚才还吓得屁滚尿流,转眼就抛到脑后了!

不得已也跟了上去,群羊看头儿去了,也都跑来了。

 只见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牧童的眼前。他不禁好奇地靠近边缘向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砸出这么深的坑。

这时群羊也都赶来,绕着大坑边缘伸头向下看。老羊虽然害怕,但是身为领导,小羊们都去看了,自己也不能显出胆怯。便也凑上去看个究竟。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渐渐升起。一袭白袍,如蚌中之珠,白泽鲜亮;如天上之云,飘逸轻柔;如雪里之梅,清香暗送。再定睛,一个目藏闪电,口含莲花,气爽神清,俊逸潇洒之人,手执玉笛,款款而来,歌曰:

  剑光乍起,风云局开

  乱世英雄何在?且论生死筹谋外

   江湖路远,知己难和

  云纱曼帐轻歌,梦里何寻天命客

 白袍走到了牧童身前,道:“小朋友,你好啊!”

 牧童有点蒙:“啊,啊!好。。你是谁?”

 白袍微微一笑:“我叫鬼幽子,你呢?”

 牧童只感到一股温和之力包围自己,本来戒惧的心竟然缓缓地放松了下来,只觉得眼前是一个可亲可信之人,好像相处过好长一段时间似的。

 牧童道:“我叫木奇,我在这里放牧,这些都是我的羊。”

老羊不满地叫了两声,似乎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鬼幽子笑道:“嗯,好!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说罢,衣袍一挥,深坑顷刻间恢复如初。

“哇!叔叔会法术耶!”木奇惊奇从鬼幽子身旁跑到身前,激动地道:“你可以教我法术吗?我好想能像你一样飞天,像老鹰那样快活。”

鬼幽子有些尴尬:自己那是不得已才飞的。想了一会儿,道:“可以。”

 木奇很是兴奋:“那你现在就教我,好吗?”

 “现在恐怕不行,天就要黑了,明天吧。”

 “好!明天明天。”木奇高兴地奔跑起来,“明天我就会法术喽,我就能飞喽!”

 老羊也眼巴巴地蹭了蹭鬼幽子,似在乞求。鬼幽子笑道:“好好好,一起一起。”

 落日余晖映照的满天彩霞倾洒在草原上,沾染在两人与一群羊身上。

 “真是烂漫无邪的年华啊!”鬼幽子微笑地望着木奇,突然,剧烈地咳了两声,忙用手遮住,调息了一下,稳定住了内息,叹了口气:“果然伤得不轻啊,几道明!”

求推!求荐!求收!求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