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首次面对丧尸
作者:太初星宇  |  字数:4700  |  更新时间:2019-12-10 12:30:53 全文阅读

  那个凶恶生物就是跳虫。

  三个丧尸看到除了跳虫,还有两个年轻人类,一男一女。

  他们就是王瑞峰,和苗琳了。

  人类可是他们最喜欢的食物,如同看到骨头的恶狗,丧尸们狂吼一声,张开双臂凶狠的扑上前去。

  因为小巷很小,并行只能让一人通过,三只丧尸进来后排成一条直线,磕磕碰碰的向前冲。

  王瑞峰站在小巷深处,手持自制长矛,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顶上绑着把砍刀,是效仿青龙偃月刀做的,镇定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丧尸,缓缓举起手中的简陋偃月刀。

  与此同时,刚才还在前方狂奔的凶恶生物也同时掉头,反身向丧尸们冲去。

  几米距离一晃而过,丧尸已经离王进不足三米,尖牙密布的嘴巴发出一声怒吼,口中的腥风扑鼻而来。

  吼!

  嗤!

  随着丧尸的怒吼,王瑞峰闪电般出手,偃月刀准确无误的穿过丧尸张开的大口,从后脑勺透出。

  一击毙命!王瑞峰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也就在王瑞峰解决第一只丧尸的同时,凶恶的跳虫已经从第一只丧尸胯下钻过,来到第二只丧尸脚下。

  纵身一跃,跳到肩膀上,大嘴一张,直接将丧尸头颅扯下。

  王瑞峰这时也毫不犹豫,抽出偃月刀,没理倒下缓慢行走过来的丧尸,仗着自己长矛手长的优势,对准第三只冲来的丧尸狠狠一砍,直接拦腰斩断。

  丧尸直接断成两半,上半身即使倒地也不死,依靠双臂不断朝着王瑞峰两人爬去。

  王瑞峰没理会他,转身朝苗琳走去,苗琳知道他的意思,拿出一把手枪,对准丧尸头颅就是一颗子弹。

  “碰”顿时鲜血从脑袋喷出,贱的四处都是,看到血,苗琳还是反胃,但她知道要忍住,这也是为了生存。

  将武器收好,留下几只跳虫和刺蛇警戒,命令一对和二队对小卖部搜索,寻找资源。

  小卖铺因为长时间荒废,货品架上满是灰尘,还有许多货架倒在地上,商品洒落一地。

  几具白骨倒在地上,白骨背着背包手中抓着麻袋,从露出的开口可以看到里面装着许多食物。

  这些人和王瑞峰一样都是为了小卖铺的食物而来,可惜他们的举动并没有成功,反而成了丧尸的食物。

  王瑞峰已经见多了这种场面,对这几具白骨熟视无睹,眼中只有食物,苗琳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

  见到如此多食物,其他小队成员心中兴奋,疯狂的把吃的喝的装进背包,罐头、火腿、方便面、巧克力、零食等食物,所有能吃能喝能用的一切,包括白骨背包装的食物王瑞峰几个也没放过。

  直到背包衣服口袋鞋子在也放不下任何东西,就连几个跳虫背上也顶着个背包,将其差点压垮速度慢如龟速,小卖铺被搬了个近乎精光后,一行人才恋恋不舍的打包回府。

  王瑞峰搂着苗琳的小蛮腰,带着两只队伍,指挥着他们,也指导训练着他们,让他们快速成为战斗部队。

  十几只跳虫不断穿梭警戒。

  突然几声枪声从附近传来,意外出现。

  “砰砰。”

  听到枪声,王瑞峰立刻警惕起来:“所有人注意戒备,我们去看看,找地方躲起来观察。”

  一边在心里暗想:敢到空旷的街道上开枪,当丧尸们都是聋子吗?以丧尸那灵敏的听觉,恐怕半个城区的丧尸都出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逃命有多么渺茫可想而知。

  虽然心里给开枪的人判了死刑,但王瑞峰手脚可不慢,在枪声附近,找个无人房屋。

  麻利的打开窗口,举起望远镜,打量起情况来。

  只见在街道前方三百米处,一辆引擎冒烟的警车抛锚在此,公安警察几个大字已经被血迹模糊到难以看清。

  警车前方四名警察狼狈逃跑,他们手上拿着五四手枪,边跑边回头开枪射击身后的丧尸。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几百只丧尸组成的尸群怒吼着,将整个街道堵满的不留一丝缝隙,层层叠叠的推进着,看着好不渗人。

  警察们的射击效果很差,丧尸可不是人类,只要击中的不是头部,它们就能生龙活虎的继续追击。

  哪怕是击中头部杀死了一些丧尸,对于庞大的尸群来说也没有一点影响,好似大海里溅起的一朵小水花,转瞬就归于平静。

  看到前方的警察开始体力不足,速度开始变慢,王瑞峰摇摇头。

  丧尸可没有体力这一说法,只要你没有脱离他的视野,摆脱他的气味追踪,他们会一直追下去,跟丧尸比体力,那是找死。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王瑞峰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这群人摆脱丧尸,但又有点犹豫起来。

  在动,乱刚开始发生的时候,王瑞峰带着苗琳,也是跟随逃难的人群东躲西藏,见到了人性最丑陋的一幕。

  为了一块面包,亲人反目成仇。

  一块面包,你能得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女人。

  在这个大乱世,食物才是黄金,武力是你生存下去的唯一保障,至于道德,人类已经不需要这块遮羞布了。

  在秩序动荡中,哪怕你是好人,现实也会逼着你去做坏人,所以王瑞峰犹豫了。

  救人与不救两个字在王瑞峰脑海中飘忽不定,恩将仇报的事情王瑞峰亲眼见过的就不下三次,没见过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王瑞峰不想做坏人,却更不想做被人恩将仇报的好人。

  王瑞峰心里不停的激烈冲突,一会想到自己有异能在身,安全有保证。

  一会又想到对面有四个人,还有枪在手,自己这边十几个人,都有武器,还有十几只跳虫也不在乎。

  一会想到对方是警察,应该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在。一会又自我否定,这世道还分什么警察不警察。

  别说是末世,就算末世前,我天朝的警察素质是怎样的自己又不是不清楚,更何况是末日后的现在。

  王瑞峰想的头大,最后心下一横,管那么多干嘛,还不知道这几个警察跑不跑的到楼下,如果没到自己楼下就嗝屁了,自己想再多也没用。

  “队长,不行了,我跑不动了,子弹也没了,呜呜,我还不想死啊!”

  一名相貌清秀,年纪不大的警察越跑越慢,颤抖着双腿,想努力跟上同伴的脚步,却越落越远,这时居然害怕的像个孩子似的哭出声来。

  被称为队长的是一名容颜美丽,身材性感火爆,二十五六的女子。

  一身警装的她性感中带着英武,听了清秀警察的话,二话不说,回头扶着清秀警察接着跑。

  这女子不说话,另两名警察却有意见了。

  一名跑的最快,高高壮壮的警察回头狠狠说了一句:“你这废物,跑不动就别拖累我们,当初要不是你惊动了丧尸,我们至于这样吗?现在又来害我们,你怎么不去死。”

  另一名中年警察说话更是恶毒,只见他嘿嘿阴笑道:“跑不动好啊!也许小李他留在后面还能拖延一下丧尸呢,队长别管他,不然我们都要被他给害死了。”

  听了这两名警察的话,那个叫小李的清秀警察脸色更是苍白,脚步越加虚浮无力。

  英武女子听了两人的话,好看的眉头一皱,开口怒斥道:“张凯,老王你们说的什么话,我们是朋友,是同事,是一起同生共死的战友,抛下自己的战友,总有一天你也会被别人抛弃。这些话别再说了,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跑在前头的两人撇撇嘴,跑的更起劲了,将女子和清秀警察远远落在后头。

  几百米距离一晃而过,几人都是体力透支,与丧尸的距离越拉越近。

  就在几人绝望,路过一栋二层民房时,在二楼的窗口中突然传来一声喊叫。

  一名年轻男孩从窗口探出头来,将一根钢钎几个把手丢了下来,说了句:“前方左拐有个下水道口,速度快点打开躲下去,还有活命的希望。”

  几人心下一喜,没想到居然有人帮助,这可真是绝望中的希望之火啊!

  “在下李玥,多下小兄弟的相助,来日必然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名叫李玥的英武女子更是朝王瑞峰答谢道,说话文绉绉的。

  看到说话的警察居然如此漂亮性感,王瑞峰也是微微一愣,却也不多话,只道:“报恩就不必了,你们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两说呢。”

  说完立马缩头回去,似乎怕被身后的丧尸发现。

  得到工具的几人不在耽误,在活命的希望下爆发出最后的潜能,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去。

  张凯更是把破了大口子的碍脚皮鞋脱掉,光着大脚丫子手持钢钎,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

  在潜力爆发下,几人拉开了一些与丧尸的距离。

  张凯跑到最快,第一个左拐进入街道后,果然看到一个下水道口,发黄生锈的下水道盖子成了他活命的希望。

  张凯以比打靶时更准确十倍的精神,手持钢钎往下奋力一插。

  咔擦!

  在钢钎与下水道口碰撞的火花中,钢钎准确无物的插进下水道口,

  “好,干的不错,张凯快加把劲,把盖子撬开。”第二个赶到的老王一看逃生有望,按捺不住激动的大叫起来。

  “看我的吧。”同样激动的张凯应了一声,奋起全力,将钢钎往下一压。

  吱!吱!吱!

  下水道盖子并没有被撬起,只是松动了一些,边缘的铁屑被震落,感觉马上就能撬起。

  “我靠,你到是用力啊!平时不是总吹嘘自己力气大吗,怎么关键时刻萎了,快点,丧尸要追来了,还想不想活命了,啊!”

  边上的老王一看没撬起来,怒吼着直接破口大骂,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张凯脸上。

  在老王的骂声中,张凯再次用力,把吃奶的劲儿都给用了出来。

  此时的张凯门牙紧咬,满脸通红,两只铜铃大眼瞪得溜圆,额头上青筋毕露。

  这模样如果晚上出门扮鬼都不用化妆,胆子大的人见了估计都得吓个半死。

  不过哪怕张凯的模样在凶恶,井盖还是不买账,这盖子就好像黏在了水泥里,死活都不出来。

  此时张凯想哭的心都有了,现在他突然深深体会到了小学老师教的竹石这首诗的含义: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还发呆,快使劲撬啊!你不想活命老子还想活呢。”老王一看张凯这时候居然还在发呆,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夺过钢钎,使劲开撬,却还是撬不起。

  回过神来的张凯立马也加入了进去,一次,不起,二次,不起,三次,还是撬不起。

  此时老王也快哭了,眼看逃生的希望就这么断绝,心里从未有过如此的痛恨城建局。

  你们修个下水道盖子修那么牢干嘛!这里面是有黄金还是有宝藏,啊!银行保险柜都没那么牢固啊!

  姗姗来迟的小李和李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两个大男人咬牙切齿的在撬下水道盖子,却怎么也撬不起来。

  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用力过度,两人满头是汗,手掌磨破皮都没时间理,全部心神都跟这下水道盖子较上了劲。

  一看他们的使力方法,李玥气的险些笑出声来,将小李放下,李玥快步走上前去,懒得说话,直接一人一脚把两人踹飞,接过被两人撬的微微弯曲的钢钎,自己亲自动手撬起来。

  与张凯老王两人不同的是,李玥并不是直直往下用力撬,而是斜着撬动,使盖子转了起来。

  在转了那么几圈后,盖子已经松动起伏,李玥这时在突然用力往下一撬,盖子直接飞起,将张凯老王两人废了半天劲的下水道口打开。

  “看明白没有,下水道盖子是这么开的,要按你们用蛮力的方法,等我们被丧尸吃了你们都开不了。”

  李玥朝已经看呆了的两人说道,又转头对清秀警察小李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下去,等着丧尸来给我们送行呢。”

  “哦哦。”小李拖着疲惫的身体,“刺溜”一声滑落进了下水道。

  张凯老王也不甘其后,紧跟着跳了进去,李玥自己殿后最后一个进入,在尸群到来前将下水道的盖子盖上。

  井盖刚落稳没几秒,尸群走过的脚步声就轰隆而来,几人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惊扰到了头顶上的丧尸。

  下水道里自然很臭,平常人不带口罩都难以呆久,更不用说现在几人根本没有口罩。

  一股股熏人的恶臭飘来,想要呕吐的欲望憋在胸口,别提多难受了。

  不过也就是这些恶臭,掩盖住了他们手上伤口的血腥味,否则嗅觉超灵敏的丧尸立马就能找到它们的藏身之处。

  丧尸就在他们头顶不过十几厘米的距离,几人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发出声音的,万一发出声音,这松动的下水道盖子根本就挡不住尸群片刻。

  所幸的是尸群并未发现它们寻找的活人就在脚下,在发出几声不甘的嘶吼后,尸群渐渐散开离去。

  一个小时后,再也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后,李玥小心翼翼的将盖子打开一条细缝,在确定周围没有丧尸后,几人立马爬出下水道。

  重新吸收到新鲜空气,几人都有种在世为人的感觉,不单指被丧尸追杀逃命,还有下水道实在太臭了,二者合在一起让四人大感劫后余生。

  “队长现在怎么办,咱们现在又饿又累,是不是先找一个地方落脚,好好的休息休息。”张凯说道,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王瑞峰屋子的方向。

  旁边的老王也一个劲的点头,看向王瑞峰屋子的眼神非常火热。

  李玥考虑了一下两人的话,加上自己浑身恶臭确实十分难受,便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车里还有些物资,张凯你先去取出东西,然后我们在去问问那个好心人能否在他那里暂住一下,好了,快点行动吧。”

  “哈哈,好,我这就去取东西。”张凯大笑着回车里取了东西,随后几人便来到了王瑞峰的屋子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