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陌上小店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宵禁再起
作者:沉默老板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2019-11-30 04:49:26 全文阅读

小杨子缓缓神,压住了紧张的情绪,缓慢道:“玄武大道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聚众闹事,今日比昨日闹事的人数更多,形势更加危急。闹事者的要求已经从罢免魏王的任职,上升到清君侧,更改新政的要求。据在场的探子言述今夜将有更甚的状况。”

“再加上西市毁伤过半,东市昨夜保护还算周整。今夜他们的攻击目标集中在东市。再加上今日博安城内大的粮店皆关铺闭板,小的粮店已经被抢购空,没了粮食吃不饱饭,会让本持观望态度的百姓丧失理智,也变成一群如兽人般的暴徒。”

“胡闹。”

今日的王上看上去及其易怒,也或者说是因为今日没有一件好消息传过来。

王上的一声厉喝,众人心头一震。

虽然面对魏王的气场表现的尚且可以,但对于第一次面对王上的气场压迫,随着王上的一声厉喝吓得小杨子差点跪在了地上,幸亏身边苏大总管看出了小杨子今日局促,手中拂尘一挥,小杨子似是走在了云间,腿上又有了力气,才免的当众出丑。

两道命令已经发出了良久,在第一道撤掉林广虎贲军大将军押至天牢候审时,玄武大道上举着家人棺材抗议的百姓爆发出轰鸣的掌声,欢呼声。这意味着百姓第一次能够依靠民众的力量,压迫王上作出妥协。撤的只剩下三三两两抬着棺材抗议者,在新一轮的抗议者引领下,又开始参加到对百姓福利待遇要求的游行队伍中。

当第二道命令从王宫中发出后,玄武大道上的读书人彻底失控了,他们拥挤在一起,冲向王宫的大门,想要试图冲碎所有的戒备,面见王上让他看看读书人的力量。可守备在王宫外的金龙卫可不是吃素的,一个个根本不考虑人道,对于金龙卫而言,敢于冲破王权统治的都是造反者。

明刀明枪亮出来的金龙卫除了据马栏之外,整齐的队列一个盾牌都没有,全部都是箭弩上膛,随时准备朝着这群不知死活,准备一拥而上的读书人发射。

读书人虽然脑子容易热,却不是傻子。昨夜阎罗将军武力的展示,让这群读书人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出现的都是一颗颗浸血的头颅,在死后还睁着大大的眼睛。正如魏王所说,必须作出强权的姿态,这群未经历过真正残酷的读书人才会懂得害怕。

凭什么太学祭酒要被剥夺官职?哪怕是因为这群读书人未经大脑,自己做的荒唐事儿付出的代价,可这群读书人却认为大不一样,我们高贵的读书人,怎么能和习武的那群大老粗相提并论,真是有辱斯文。王上这就是轻视我们读书人。

再别有用心之人的带头下,冲不进王宫的读书人发起了一项焚书的活动,所有读书人从家中翻出厚厚的论语,礼记,大学,中庸这类四书五经及批注,一本本的搬到玄武大道,正对着王宫的门口,一把火将这些书全部烧个干净。

他们在想尽一切办法要让王上知道读书人的力量,在用声音进行抗议,在用形势进行抗议,在用文字进行抗议。那一片片漫天飞舞着的纸张,上面写满了王上的各种不公,针对底层人民的剥削,增加百姓福泽的要求。飞进了一家家的门院。

让那些贫穷到看不到希望的民众,像是找到了冬夜中的一把微弱火光,就算渺无希望,但求生的欲望还是驱使着他们的身体,向着荧光的方向爬行。

导致了越来越多的人群拥上街道,此刻的博安城喧闹的不只是玄武大道,在每一条街道都能够看得到,拿着敲击之物制造声响的人群,三三两两成队的游走。也使得本就不够用的武侯,在整个博安城里疲于奔命。

昨夜林广杀人已经作出姿态,可今日王上的命令,使得城内维持治安的只剩下了武侯。虎贲军属于军方,主要职责还是保卫博安城,针对敌国进犯而预备一支部队。

昨日守备玄武大道是接收到魏王的指令临时协助武侯,临时的便有了期限,在安阳律中武侯要求虎贲军或是其他军方协助,最多不能超过一日之限。虎贲军又被撤了大将军更是群龙无首,只能留在驻地中候命。

强势之后突然的服软留下的只有变本加厉的侵占。

浓烟滚滚,飘向王宫之内,书房内的人因为王上的震怒,吓得都不敢提出自己的想法。

作为世间最大的贸易交易之城,上位者的一举一动,每一条命令都会暴露在世人眼中,成为最关注的谈资。这也导致了平白无故多出了许多的限制。使得如今的每一条命令下达都显的难以抉择。

为了保证博安城现今的安全,吕浮生只好劝谏道:“王上,以微臣之见,魏王所言并非全无道理,方才前方探子回报言今夜计划有更大的破坏,而且还是针对整个博安城最重要的东市,西市已经毁了大半,东市决不能再出差错。恳请王上,下令实施一等宵禁。”

所谓宵禁,在安阳国之中分为三等。在不同时期可以实施不同等别的宵禁,三等宵禁用于平日里的安全时期,暮鼓之后,街道有民众自发组织的寻街人,执火烛探查。遇见未归家者,抓之报官,罚银。

二等宵禁由于危险时期,暮鼓之后,街道上的寻街人改为官方的武侯,遇见未归家之人,抓之,可直接判罚入狱。

一等宵禁只用于战争时期,暮鼓之后,街道上的寻街人完全由军方虎贲军接管,遇见未归家之人,抓之,就地正法。

“一等宵禁只能用在战争期间,如今的博安正处在父王引领的盛世之下,国泰民安。安有战争之说?实在是小题大做,杯弓蛇影。如此作为,岂不让全天下取笑咱们安阳国不谈人道,如何还能立足于世,取信于民?百姓只是受了蛊惑而已,应该徐徐劝导,终会平息这一切的。”

太子似是专门于吕浮生作对,只好吕浮生提出的任何方法,都会加以阻挠。但也不得不说,太子此刻的说法确实符合经过楚昊教导下养成的仁君行为。不明白内情的人,很容易选择支持太子成为下一任王上。这种方式容易拉拢民心。

“敢问太子今晨你有没有去过西市,你没听到人群哭喊的声音,你没看到家破人亡的悲惨,你没闻到火焰烧焦的味道,你没有资格去评说现在的博安城,是不是处在危险的时刻。

“我看到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看见那群读书人早就忘了什么圣人教诲,满脸只剩下了狰狞。那种狰狞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看得到,只有真正想要杀死一个人的时候才能看得到。你的无为而治,换来的不会是盛世长存,换来的很可能是江山覆灭在你的手中。”

吕浮生这段话说的很直白,很凶。他不止是在对太子说的,他也是在对王上说的。

被怼的无言反对的太子窘迫的满脸通红,还带着点点微小汗珠,就像刚沐浴而出一般,

“所以微臣恳请王上下达王令。”

吕浮生面朝着王上,拱手单膝跪地悲愤的请求道,旁人能够清晰的看见吕浮生合拢的双手在不住的颤抖,不知是想起了昨夜惨遭私刑的武侯,还是乐观的王小二。反正吕浮生露出以前很少流露的激动。

王上慢慢悠悠的说道:“一等宵禁确实有些过了,就算需要也应该循序渐进,这样子百姓也能有个适应和接受的过程。下令,今日行二等宵禁。”

已经在书房里劳累一天的王上发过几次怒之后,感到了些许疲累,就算有吕浮生的献药,治好了临危的疾病,却改变不了王上经历时间之刀刻虐后苍老的身躯。

“王上,就算倾尽全城武侯,也不足以维持治安了。”

此刻的吕浮生跪在地上,自觉自己果然是一个大无畏的忠臣,当被世人歌颂。就差一名激情的随从在边上替自己激情的解说:伟大的忠臣吕浮生,他继承了忠臣的优良传统,魏征,伍子胥,曾国藩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吕浮生一个人,它代表了忠臣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武侯不够,就让虎贲军顶上,虎贲军不够,让守城兵顶上。我博安城里还找不到一个拿得起刀的军人么?命林广今日派兵持武侯装备,着武侯服装协助武侯维持夜间宵禁。”

“林广被打入天牢了。”苏大总管在一旁小声的提醒王上。

“哎呦,我这脑子。看来我是真的老了。”拍拍脑门,王上很是懊恼道:“可惜林广那孩子了,就是脾气冲了点,欠缺打磨。那就让新上任的那个中风带兵协助。”

“钟风,不是中风。”

“哎……真的老了,人名竟然都记不住喽。”王上落寞的别过身子,沉默了片刻挥手示意道:“都走吧,孤乏了,要歇息去了。”

“父王,保重身体。”太子和魏王齐声高呼,在苏大总管的带领下,从王宫后门离开了王宫。

在相继分开的时刻,太子叫住了吕浮生留下了一句话道:“吕浮生,你很会给自己找麻烦啊。”便上马车朝着东宫的方向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