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陌上小店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尚可再乱
作者:沉默老板  |  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19-11-20 05:10:05 全文阅读

太子目视走远的楚昊似是作为最终的离别礼,直到楚昊出了东宫,侍童回来重新站在堂门下等待着太子的吩咐,太子这才回身关上堂门,走回大堂内的椅子上做了下来,与楚昊在时的恭恭敬敬,颤颤巍巍来,此刻很是随意的太子瘫坐在椅子上,完全没了帝王的礼统。

大堂屏风后面一直躲避的老道转身而出,不过今夜的老道显得有些可怜,似是画着青色眼影下的右眼肿的老高,明显就是那日剑五把老道当作发泄的沙袋一顿乱拳,不敢反抗的老道连灵气护体都不能释放,只能任由剑五肆意殴打,老道那日之后连洗澡都很是麻烦,因为那一道道伤痕触碰到热水都会引起一阵疼痛。

“你对拿老不死说的有什么看法?”

老道很诧异今夜太子对于楚昊态度的变化,平日里当着自己的面,太子还是能够装作一副帝王之相,可今日为何一反常态,连尊师都能如此称呼。

“贫道以为楚大人所言有误,不该照着楚大人的意愿行事,不然才是让太子落的真正的下风。”面相很惨的老道一甩拂尘,正经道。

“那按你的想法又当如何啊?”

“此时绝对不能与王上做妥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道试探性的说出自己的意见,等待了片刻,想要观察太子的脸色是否对自己的意见有兴趣。若是说错了,还能快速更改接下来的话术。

“继续下去。”

老道一见太子对自己的计策没有直接否定,并且还有可能很有兴趣。接着道:“首先,我们绝对不能就此作罢,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如果此次轻易放弃,不管王上怎么想,魏王首先会感觉到太子您就是个软柿子,日后就可以随便捏了,尤其还在魏王创办了新的衙门的情况下,想要找太子的麻烦更加方便,就算太子不为自己考虑,那些依附在您的势力的那些官员,商人,读书人又当如何。只有强硬回击,才是您所要在王上面前展现出来的王者风范,为国为民的气度。不然王上只能看到魏王的优点,永远看不见太子的杀伐果断,只会误以为太子没参过军,身上只有书生气,只能拿的起笔,永远抬不起刀为安阳开疆扩土。”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老道顿了顿,本就在屏风后面躲藏多时,此刻已是口干舌燥,在如此关键时刻又不好讨一杯水喝,只好砸吧砸吧嘴继续说道。

“因此我们接下来的动作应该更加强势,既然那群读书人闹事的程度超乎了我们的想象,不如便给这把火在加点油。第一,让那群读书人明日继续在玄武大道上闹事,并且写上几章具有煽动性的文章发于各大势力,不要只局限在安阳国,要让世间全都知道这件事情,如此王上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压力,不然只在境内,王上可以随意让你们这些王子胡闹厮杀,倘若事情彻底爆发,王上也不敢压上整个国家来做一场豪赌。”

“这般行事岂不是祸害了整个安阳国?就算我能登基,留下一堆烂摊子,徒增了烦恼。”

“太子,你现在要认清你自己的形势,博安城内哪个人不知道王上宠爱的是魏王,多次曾于群臣交谈之中透漏出立贤不立长的话风。如今太子您考虑的应该是怎么从王上手上把偏向魏王的手重新拉到您这边,您可别忘了王上当初是怎么即位的,那时候的博安城可比如今显得更血雨腥风。至于安阳国如何,这是后话。若您登上王位,三省六部那些老臣自然也会尽心尽力的替您卖命,国力又怎能不昌盛。说个不该说的话,倘若真的是魏王登基,您愿意留一个盛世给他,还是选择留给他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

太子很想大义凌然的说不管我与六弟争端如何,绝不能牵扯到百姓,延续了上百年的盛世不能就葬送在自己的手上,待我归天之后,何颜面对我的列祖列宗。

可话到了嘴边,心里不是滋味。想着凭什么本该是我的东西要让小六子抢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接着说下去。”

“第二点,明日一早便暗中送信给每一家商家巨贾,命其下的每一家商铺全部关门,今夜的那些泼皮无赖的烧杀抢掠明日肯定会轰动整个博安城,顺便商家可用质疑博安城安全保证的借口不能开业。百姓的日常所需不能保证,再加上今日那些太学生员准备好的文章在大加宣传,可使整个博安城的百姓一起敲击响物,如此,这城已然乱了。”

“今夜我已经失去了对读书人约束的能力,倘若到时候本宫登位,再用何物来制约这些已经学会反抗的读书人和百姓?”太子很是担忧的问道。今夜这群大多是读书人组成的闹事者已经在太子的心上刻下了很深的印痕。

“彼时非此时,此时尚不能确认真正的权利归属,所有人都盯着这块胡饼在做文章,才能引发无人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日后太子您成为王上之后,需要做的就是权力集中化,以改革对百姓有利的制度为由把魏王手下的那批人全部调换,那时不管文官武官可都是太子的人。岂不是做到真正的一言九鼎,何惧之有。”

“有理,那都是后话,要先顾及眼前的事,如今你这两招是不是便能扳倒魏王?”

很无语的老道咧咧嘴,心里暗道:明明就是你来问的我,待我说出解决方法之后还来训斥我不顾眼前,你从小学的这点帝王之术全都用在我身上了。

咧嘴的瞬间又抻动了脸上的伤口,痛的老道脸上表情模糊,嘶的吸了一口冷风。

“怎么了,对我有什么不满?”太子不喜的望向老道脸上痛苦的表情。

“我只是有些口渴而已。”只能找个借口掩盖自己的尴尬,太子抬手递过去先前准备好的热茶道:“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本宫还指望着你辅佐,若能登基,安阳国师这个位置一直都没有人选的。”

听出太子话中意思的老道更为开心的一笑,开心不要紧,这一笑使裂开的嘴角又让老道痛上一番。

“太子,除了读书人,商人之外,依附太子的那些士族权贵也得利用上。”

“如何利用,这些人和商人一样只要在幕后给钱就好了嘛,能让他们明里做事是不可能的。他们才不会公开表示支持某一方势力,精明的很。”

“不然,士族虽然只能在暗中支持,用处不大。但那些权贵手里掌握着博安城内一般的地下势力,这些泼皮无赖可是很好用的武器。不要轻易小看这些见不得人的方面,魏王势力下每一个商人支持,可也家财万贯,您可知是何原因?”

对于这些泼皮无赖,地下的肮脏事情,接受楚昊正统教导下的太子极为瞧不上,只把那些当作是小人之为,不耐烦的道:“有话快说,别卖关子。”

“那些地下势力掌握着博安城一半的青楼,赌场,高利钱庄,这些利润可以支持魏王招收修炼者,拉拢军方人员,再不便出手的时候还有人替自己出手。我这几日调查过,仗着您名号开设青楼赌场的那些权贵每月上交给您的那些月供孝敬不及他们利润的千分之一。”

“这些行业利润竟然如此之大?若是当真,本宫绝不轻饶了他们。明日一早我便差人前去查账。”

“急不得啊。此时我们需要的不是钱财,而是混乱。我们真正的目的是要用月供作为要挟让他们手下的泼皮无赖每夜闹事,烧杀抢掠,放纵那些本就无恶不作的人,那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您看那西市传来的哄抢声,这可比咱们费力不讨好的闹事好用的多。”

“好办法,不过那些士族也不能放过,差使那些名望士族跟着当朝百官一起跪在王宫之外对父王进行施压,再者今年准备的科举,命士族内的子弟一人都不许参加,我倒要看看父王能够忍到什么时候。”太子适时的提出整个局势下自己想出的策略。

“太子聪慧,此计妙哉。这是贫道的错,没能想到如此深远的地方,太子真可谓人中龙凤,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真乃神人也。此计必能使魏王以及王上收尾不能两全,博安大势定矣。”老道一脸献媚讨好道。

太子感受到从来都没有过的尊重,活了快半辈子,这是第一次自己敢于提出意见并且得到手下的认同,以前自己就像一个无用的傀儡,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听楚昊的教导,哪怕太子很清楚的知道楚昊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最正确的。

老道能够走到太子身边成为太子的谋士,除了正一门传教士的身份之外,更在于的是他嘴上见人说人话,见狗叫汪汪的本事,几天的观察下来就能够知道一个人最喜欢听什么话,几句就能打到对方心坎里。

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装作严肃的冲着老道说:“哎呀,不要把用在别人身上的那套献媚用在我身上。登不上大雅之堂。”

赶忙扇了自己一巴掌的老道言:“这可真是贫道的错了,把太子想的和那些爱慕虚荣的人一样了,咱太子真是文雅之士,堪称君子的表率。有如此圣君不顾,王上的遗憾,整个安阳国的遗憾啊。”

脸上满是喜悦笑容的太子背过手,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知在想些什么。老道守在一旁心里暗道:还不爱慕虚荣,两句好话就着了道,这样的人当了王上,安阳国可就惨哦,定然会奸臣四起,朝纲不振。但又想了想,好像自己就是最大的奸臣,这有点像是侮辱自己,摇摇头赶忙打消了朝纲不振的念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