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否神传 > 正文
第十五章 未知的存在
作者:孤藤疯鸦  |  字数:2495  |  更新时间:2019-09-06 20:52:09 全文阅读

恶臭味弥漫在整个房间之中,失去理智了的沙鳄在不断的抽泣,完全失去了副会长应有的气势。

  早早读完记忆早早了事吧,张这样想着。他甚至没将手放到沙鳄头上便开始读取起了记忆。

  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张的脑海中,厮杀,抢夺,离别,数以十年的记忆就像一个杂乱无比的房间在张的面前展开。

  仿佛实在孩子堆满杂物的房间中寻找乐高玩具一样,但对张来说,一个人的记忆也只是弹指之间便可查完的事情。

  但是无论搜寻多少次都无法找到关于那位一丝一毫的记忆,而关于会长也只有短短的记忆。这位犲会会长出了在特殊情况下会出现,其余时间都在自己的房间内,更本不管公会的内务。

  所以一切勾当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这四人,相反会长却是个大好人..........吗?

  太不正常了!张砸了砸嘴,太过虚假了,关于那位的信息他们应该都是知道的,而且会长知道的只能多不可能少。

  四位副会长都如此向往以及信任那位,更何况去执行那位命令的犲会会长呢?

  看来要掀地板了,张一边这样想到一边撕开了沙鳄的记忆空间,向被封闭了的深层探去,如果说记忆是个房间的话,这深层地带想必就是地板之下了吧。

  就像迷宫一样,温馨的,残酷的,心理变态的,张将这些有关沙鳄的故事与记忆尽收眼底,“可怜,但不值得原谅。”说完张便停止了搜索。

  他找到了,巨大的屏障挡在最深的记忆前,如同保险箱一般,可是保险箱对张有用吗?如同薄纸一般防护罢了。

  就像剪刀剪纸一般,防护层一下就破开了。正当张准备查看时,一股阴气袭来,就连张也也感到了一丝危险。

  强大的精神能量向张的“精神之屋”袭来,可是神毕竟是神,还未触及张的“精神之屋”这道能量便被张给切断了。

  可这并未让张放松警惕,反而让他警觉了起来,因为这道能量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最强后手,更像的是一种示威或者警告。

  因为张感受到了一丝神力,哪怕只是一瞬间,但张感觉到了,那一丝污秽的神力,仿佛是陷入了沼泽一般。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张不禁自问到,这个问题明显涉及到了更高层面了。

  但他最终还是是选择将其抛到一边,向沙鳄的记忆深处探去。

  当张进入后,他却惊奇的发现整个记忆深处只有一个极小的记忆,而其余的记忆区就像是被烧焦了一般,只有破碎的点点记忆碎片。

  是那位搞的鬼!

  是个傻子都能知道这是谁干的,应该是在屏障破开的那一瞬间,激发了防御系统,将沙鳄的所有有关那位的记忆都删去了。

  那么剩下的这个就是.......

  张艺高人胆大,毕竟就算实在神界也未有几人敢在精神层面上对他动手,更别说在这下界了。

  记忆展开了,出现在这段记忆中的只有一个人,他身后长着漆黑而又残缺的翅膀。宛如深渊一般的眼睛看着张。

  张也回看了过去,“你到底是谁?”,在展开那一刻张便明白了,这并不是什么记忆,而是通讯,是那位在挑衅他。

  “别那么着急嘛~”扭曲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们迟早会相见的,张.........”

  “哦?迟早?”张略带挑衅的问道“你是在怕我吗?”

  “这天下几界究竟谁不怕你呢?张先生?”那位回问道,身后的断翅开始扇动起来,“但是,太过大意是不行的,毕竟出来你之外还有别人。呵呵呵”

  说完这条通讯链接就消失在了空间中。

  “艹!”张骂道,但他也反应到沙鳄的记忆之屋已经开始崩溃了也就说明他的生命正在逝去。张只好将连接从沙鳄的精神之屋中退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张再度陷入了困扰,望着满地狼藉以及一地不堪之物。张撤去了空间封锁,动身离去。

  张直接从二楼闪到了一楼,看到的是同样的狼藉。

  地上倒满了暗杀者,一个个的要么在地上不断哀嚎要么便是失去了意识,而墙上也还挂着好几个人。一旁的冒险家们也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混战的中央。

  “有点过了,鹤。”张望着站在一群倒地暗杀者中央的暗杀者,开了口“不过做的还不错。”

  说完他望着那些躲在角落的冒险家们说到“还不走?”,话音刚落,冒险家们就好像是被释放了一般飞奔而出。

  “你到底干了什么?”张望着惊慌的人群不解的看着鹤问道。

  “没什么,跟平时一样啊。”鹤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但她又立马更正“没有杀人哦!”

  “看来你比我克制的好!”,张望着满脸骄傲的鹤回答道“走吧。”说完他便走向门口。

  “去哪?”

  “王宫......”

  王宫之内,守卫者并列立站于大厅两边,国师站于通往王座阶梯之旁,而王座边上的则是当初至高者手下的两大最强者。大地之盾德赛克与天空之矛爱德立

  而坐在王座上的正是王国第5任国王,烈奥尼奥国王。这位伟大的国王正欣喜的看着眼前跪拜与王座之下的男人。

  此人便是犲会会长,但与犲会的奢侈格调不同的是,此人一身朴素,没有丝毫高调的装扮,只是用兜帽罩住了他的脸,诺实在街上遇到也只会认为是一个普通的旅人罢了。

  阳光透过刻有里拉力图的玻璃照射到了犲会会长身上,仿佛他是天选之人一般。

  “亲爱的犲会之长啊!”烈奥尼奥站了起来,张开双臂以示欢迎,“欢迎你来到余的宫殿”说着,国王便无视了身边二人的提醒走下了王座“你可知余召见你为何故?”

  “在下不知!”犲会会长低下都大声回应到。

  “余.......”国王满是笑意的看着犲会会长缓缓张开口说到“余想让你当任至高者。”

  “什么!”不只是犲会会长,就连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以稳重著称的国师安东尼也大叫了出来。

  “万万不可啊,我王!”安东尼顾不得礼节大叫了出来,“我王,至高者可是先王赠予那位大人的名号,是救国者的象征,您怎么就这样......”

  “闭嘴!”国王怒吼到,“父王就是太自私了!凭什么?他就可以随便取个什么至高者?余就不行?余偏要!余不止要至高者,余还要越高者,余还要破天者!”

  “我王!”

  “够了!”烈奥尼奥指着安东尼吼道随即便满面笑容地望着犲会会长问道,“那么你愿意为余的剑吗?”

  望着浑身颤抖不停的犲会会长,烈奥尼奥凑近了声,再一次询问到,“你愿意为余之剑吗?”

  “昏君!”轻小而又清脆的声音却引爆了全场。

  “你说什么!”烈奥尼奥正欲大骂韩,却见寒光一闪,直指他咽喉。

  “我王小心!”德赛克连忙施展法术,地面升起立即将烈奥尼奥护到其中。

  只听叮的一声,匕首应声而断,守卫者也连忙将犲会会长围了起来。

  这是犲会会长缓缓摘下兜帽露出了一副青年的面貌,虽然面容颇有一些稚嫩,但眼中却是深深的怒火与仇恨。

  “我名刘齐鸣,是来杀了你这个昏君的。”少年再度举起了匕首,冲向了烈奥尼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