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否神传 > 正文
与神对立的神
作者:孤藤疯鸦  |  字数:2899  |  更新时间:2019-09-07 12:35:49 全文阅读

当房门打开的一刻,阳光立马从缝隙中窜了进来,男子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在长时间在黑暗中生活让他没法一时间适应阳光。

当男子适应了阳光后,他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大厅,走廊上铺满的是黄金,一旁的支撑柱上雕刻的是24位奇装异服的人,其中在最底层的赫然是男子。

墙壁上摆满的确实一些闻所未闻的生物的头颅或肢体,想必是用来炫耀自己的赫赫战功的,男子走过墙壁时突然挺住了脚步,他望着墙上的那些被夺去生命的生物内心充满了厌恶,是对动手者的鄙视还是过去所作所为的后悔,他自己也不知道。

当他有看到柱子墙上的那24位是,一股浓烈的怨恨涌入他的心头。“恶心。”男子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原地带了太久了,便又不耐烦的走向大厅尽头

  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整个大厅更是死寂,“宛如等待着被刻上名字的墓碑一般”男子喃喃道“而我就是将被刻上名字的人”男子仿佛失了神一般摇摇晃晃的走在走廊上,他便以这样的姿态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在尽头的是一座红色的大门,与雕像不同的是,门上只有一人,没有先前柱子上的人们的奢侈,也没有神采奕奕的眼神,更没有在让人血脉喷张的战场上,他只是坐着那里,看着只有一人的走廊,看着虚无的空间。

男子却完全没有去注意那位,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了他,自顾自的打开了大门。

  当门合上那一刻,一个让人听到就能发出来自心底的厌恶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终于从你那低俗的房间出来了,张”,男子向声音传出的地方看去,一个浑身都镶嵌这宝石的男性正倚靠着墙壁,手上还把玩着不知名的球体,整个人躲藏在柱子的阴影中更本无法看清他的外貌。

“那又怎样?”张反问道“这种会议我参加了又怎样,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会听进去我这个凡人的意见吗?我在这里的存在不就是充当你们的战斗力加打工仔吗?得了吧,你啊!”

说完就无视了男子继续向房间内部走去。“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男子从墙面一下闪到张的面前,他的脸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张的视野中。

脸上的装饰已经不能用浮夸来形容了,耳朵上面挂满满了翡翠色的宝石,鼻子也完全被那些看似价格不菲的物品所掩盖,而他的头顶上带着的是铺满了黄金和宝石的头冠,更不用提他从身子再到脚的那些琳琅满目的奢侈物了,可就是在这些沉重的物品的加持下他仍然以如此之快的速度来到张的面前。

“离我远点,阿威迏.佩锼洛尔,我可不想让窃贼偷走我身上的所有物。”张侧身躲过了阿威迏的拦截,继续向厅内走去。“放心,你这一身完全没有我看上的东西,毕竟凡人的物品我是完全看不上的”

阿威迏散漫的跟在张的后面,脸上露出了充满鄙夷笑容。“那你最好离我远点,我不想把凡人让庸俗的气息把你们这些高贵‘神’给玷污到了。”张停下脚步怒视着阿威迏到。“你应该学着融入我们,这样才对得起那位传给你的力量,而不是跟我们针锋相对”

“针锋相对?你是指想你一样恬不知耻的用你的神旨命令你的教徒去进行无意义的杀戮,却只是为增加你那些让人反胃的收集品吗?‘伟大’的贪婪?”

“这就是为什么说你永远只是一个凡人,也永远在我们之下的原因。神是要依靠信仰,神给予下界人目标并给他们那些一文不值的回馈就会使得他们死心塌地的追随你,这样我才能获得更多的宝贝。”

“所谓神目标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吗?”张手指着阿威迏的脸怒吼

“当然不是”阿威迏拍了拍张的肩膀,后者下意识闪开了“你才加入我们多久?按你们地球的日子来算?十年?二十年?七十年?在漫长的岁月里就如同沙砾一般,当然也许要不了多久你会就了解了,凡人........”

张捏紧了拳头,他极力克制自己不杀了眼前这个王八蛋,之后他又沮丧的松开了手。

是啊,自己来到这里多久了?距离那位老者将自己送到这来后,他对时间早已没了概念,他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见到多少尔虞我诈的事情,而他又有多少次杀戮?他也记不得了。

母亲父亲他们,恐怕早已离去了吧。

阿威迏将脸凑了上去,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从他嘴内散发出来,那是阿威迏嵌在嘴中那些不知名的虫类所散发出来的,作为贪婪的象征,他什么都想要且永不满足,身体上每一寸可以放入他的宝物的地方早在张加入他们前被占满了但仍然满足不了他。

“未来有的是让你加入我们的机会”阿威迏说完便留下张向厅内走去了。

  张盯着阿威迏离开大厅后,从口袋里掏出来烟熟练的在大厅中抽了起来,当他吐出第一口烟圈时,他略感鼻子发酸。

“这里不允许抽烟的”充满诱惑力的女声从大门处传来“需要我跟你说几次,那股味道我让我闻着反胃。”

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从大门处走来,每当她走一步都好像伴随着金律玉言,且会让人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几乎可以让人任意它的摆布。

“没想到你今天回参加会议”

“是吗?你居然会‘没想到’真是不可思议,因瑟讷。”

张一边一脸嘲弄的说到一边走向大厅深处。

“我知道贪婪那几个家伙让你感到恶心,我也一样反感他们”因瑟讷连忙追上张并跟张并排走到

“因瑟讷,你作为智慧的象征应该知道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也知道我对你们了解的一清二楚,虽然你没有贪婪他们那么过分,依靠杀戮来达到目的,但是你们这一派确实依靠着自己的洗脑能力让人们被迫信仰你们。比起贪婪一派,你们更让人厌恶。”

张加快了脚步企图将因瑟讷甩到身后,让因瑟讷放弃和自己搭话

“而你们之所以找我是因为比起贪婪一派你们的人数更少,而里拉力图对你们这些家伙的所作所为完全没兴趣,所以你才会找到能力最强我身上。”

因瑟讷停下来脚步死死的盯着张说到“谁告诉你这些的?里拉力图和阿威迏都不会告诉你这些,因为......”

“因为我是凡人”张同样停下来脚步回瞪了过去“拜托,我不是傻子也有眼睛,虽然我天天在我的‘神殿’中呆着,但我起码在这里也是呆了无数个岁月,你们的底细我早摸清了。还有我劝你冷静下来并停止将‘金言’聚集你在背后,就算你是原始神你也应该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

“切”因瑟讷一脸恼羞成怒的样子,一边气的原地跺脚一边将背后那庞大的能量聚集起来“为什么那位的力量继承给你后,你还能再拥有一个神位,那样....”

“那样你们就没办法随便使唤我了,因为我的力量是你们每个人的好几倍吗?

”“是的”智慧女神已经放弃了狡辩并继续和张走向大厅深处“你明明毫无特色为什么会被选择”

“你明明那么情绪化却是智慧的象征”

“你嘴巴可真是不饶人。”

“彼此彼此......”。两人在斗嘴当中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大厅深处。

  “你出现是因为里拉力图给你说了什么吧?”因瑟讷问道,“是的,他和朱娃一起找到了我。”“是吗”因瑟讷将脸凑到了张的面前,与阿威迏不同因瑟讷身上的味道让人享受,淡淡的幽香从她的身上缓缓的散发出来。“离我远点,你的洗脑对我没有。”

“好好”因瑟讷慢慢向后退去双手伸出做出远离状“毕竟能说法你的只有他们两了吧。”张掏出来烟,正欲点火,当他意识到因瑟讷正一脸不满地看向自己时只好不情愿的将烟塞了回去

“是的,他们跟我说有足矣改变我命运的事情会发生这次会议上”

“哦,让你加入我们的事吗?”因瑟讷嬉笑的问道。

张忽然死死地盯眼神冷若冰霜“我说过,我不会加入你们”

“好好好”因瑟讷懒散的举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状“与神对立的神吗?你可正是奇怪呢!”

“彼此彼此”张说完后一到白光闪过,扫在了张和因瑟讷身上。二人同时消失在了白光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