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雕刻师 > 小荷露尖角
第十九章 萌动的少女心
作者:小楼ting春雨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19-08-29 13:20:24 全文阅读

酒店老板想得很周全,整个酒店里招了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有花自然会招来狂蜂浪蝶。

但酒店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酒店的另一位东北大老板马天磊,也就是王贺的二舅,据说身份神秘,能量爆棚,因为早年一直在外头漂,就连王贺也不知道他舅的真正底细。

他打造这个酒店的初衷时,就已经做好了精准的定位,我不是针对个别的消费群体,我要做就做到极致,做到针对所有的消费群体,吃饭你要吃个一二百的大厅可以满足你;你需要再安静点的家庭聚餐,我也可以安排;你要上档次的,要面子的,没问题,我还有六七八层楼的VIP,你尽管来。

既然各个方面都做到极致了,安保工作当然也不能掉链子。马老板专门招收的都是退伍后身手不错的退伍军人,组成了一个酒店联防大队,大概有十五个人左右,每三或五个人一组,他们不需要站岗,只需要在楼层来回巡视。作为客人你要喝多了调戏调戏服务员两句,那无所谓。

但是你要上手甚至猥琐,那很不好意思,你要麻烦了,恐怕得脱一层皮,而且以后再不允许再踏进来吃饭。因此酒店的一楼大堂那,醒目的挂着一个牌子,请尊重我们的服务员,同时也是我们对您的尊重!

就连京城王大少每次到这,都得老老实实的窝着,因为他父亲可没少提醒他,别上那儿去得瑟,连自己老爹都要谨慎的地儿,肯定就不是他王大少撒野的地方。

所以王大少每次吃饭都带着女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毛病,这的服务员长得都TM的太水灵,真怕自己万一忍不住对服务员动手动脚,自己的爪子可能不小心就被剁了,因为那次发生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

那是前两年发生的事情,跟他一个圈一起玩的几位大少,可比他狂多了,京城的公子圈相互不认识的很少,但基本上都是臭味相投的喜欢凑一块玩,有喜欢玩车的,有喜欢嗑药的,有喜欢断袖的,有喜欢把妹的等等。

而王大少的圈子自然就是属于最后的那种,出事那天,他和几个太子党一起来东粤吃的饭。那天他比较幸运,前天刚把了个妹子,这两天天天黏着他,黏到几乎上厕所都快寸步不离的地步,好吧,黄毛现在想起来还得感谢人家,毕竟人家救了他一命。

那天加起来一共五个人,三匹饿狼,唯独王大少带了个女伴。五个人定了一间包房,点了一大桌贼补的海鲜,龙虾刺身、葱烧海参、大生蚝等等,吃得大家伙是脑门充血,火力旺盛。当天黏着王大少的那个女孩也喝得差不多了,两颊通红,眉角荡漾,看的那几个家伙更是双眼通红,仿佛大灰狼看见小红帽般。王大少看情形不对,刚到手的‘车’,自己没开两天呢,哪能送人?赶紧拉着姑娘说出去透透气。谁知等他回来的时候才知道,那几个同伴已经出事了。

那几个太子党竟然色胆包天的在包房里准备对那个水灵的女服务员进行用强。按道理来说那几个太子党缺钱吗?不缺!缺女人吗?也不缺啊。估计是平时嚣张习惯了,加上当时jing虫上脑,觉得不就是个饭店服务员吗,事后花点钱了事就行了。他们不知道每个女服务员工服的纽扣上都暗藏了一个酒店的紧急呼叫按钮健。

后果可想而知,五个退伍的兵哥瞬间就冲了进来,把三人招呼得那叫一个惨烈啊,这几个公子哥平时又缺乏锻炼,几乎没怎么打,有一个当场就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另外两人也躺在地上差不多奄奄一息了。当救护车来了以后,刚抬上车一会,其中一个就没气了,另外两个好歹是活了下来。

人家酒店按照正常程序报警走流程,最后以蓄意闹事,强奸未遂的名义,将另外两人送进了监狱,据说到现在两人都还没出狱呢。这事要说大那就大了去了,毕竟打死了人了,死的还不是一般人,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公子哥,但是人家酒店只是做了点经济赔偿,大事化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把另外两人送进了监狱,这后台有多硬?被打死人的家族也没善罢甘休,也曾各种手段闹过好长一段时间,最后酒店还是正常营业,后面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自从这件事以后,从此来这吃饭的客人也就老实多了。包括王大少在内,每次来吃饭,撞一下护栏,一是为了纪念下那挂了的哥们,另外一个就是为了告诫自己别在这犯浑,要不然死了也白死。

如果对于酒店老板没脾气,但对于你一个小小的吧员还没辙吗?今晚的王大少可是吃了一个瘪,李逸飞已经成功的入围到王大少必办的名单里。

作为京城玉雕大家白笑天的孙女,白沐溪是真的没有感觉这个身份对于她来说有多么重要,酒店里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今年二十二岁的她,十六岁之以前一直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可惜十六岁过后的第二年,父亲无意中结识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深陷温柔乡不能自拔,母亲一气之下重病不起,最后撒手归西。而白沐溪的父亲不仅没有洗心革面,还为了此女子偷偷的变卖白老爷子几件珍藏已久的玉器,事情败露之后,白老爷子暴怒异常,一怒之下,当场打断了白沐溪父亲的双腿,逐出白家,从此断绝父子关系。

而白沐溪幸福的家庭也在那一年画上了句号。她打心底的痛恨自己的父亲,为了一个女子无情无义的抛弃了自己和母亲,在她心里永远都不可能原谅自己父亲的。

经过这次沉痛的打击之后,白沐溪的生活如在阴霾的天空下度过一般,每天不仅面对着家族里那些叔叔婶婶,舅舅舅妈们排挤的眼神,还有那没完没了的关于他父亲坏话的窃窃私语。但一件更奇怪的事情是,自从白沐溪的父亲被逐出白家后,那名神秘的女子也随着失踪了,白老爷子曾经动用过不少关系去调查,最终毫无头绪,这也是不为人知的,除了家族的几位老人之外,白沐溪当然也不知道。

家如此,白沐溪宁愿呆在酒店里,住在员工宿舍,那里至少还有点朋友们的温暖。想起那个破碎的家,强颜欢笑的面对着家里的人,她始终感觉抬不起头,除了疼爱她的爷爷和奶奶以外。当然这些事情,她没来没有对外人道过,大家也只是把她当做普通人家的女孩。

可现在我们眼前的小白姑娘,拿出一张白纸,把白纸剪成无数的小碎片,正在一片一片的往垃圾桶里扔呢,边扔边念叨:“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眼看还剩没几张小纸片了,她的心也顿时紧张了起来,没想到突然,一阵风吹来,全部都给吹进了垃圾桶。

“哎呀”小白一愣,只见罪魁祸首林静正笑呵呵的望着她说道:小浪蹄子,喜欢谁呢?那么纠结?姐替你传个话不就行了嘛?在瞎琢磨什么呀?

白沐溪听见林静那么一说,脸唰一下就红了:“瞎说,我在扔纸片呢,你讨厌,好好的干嘛把我纸片都吹落了。”

“哎哟,扔纸片?还边叨咕,喜欢我,不喜欢我?有点意思啊,不说就算了,姐想帮也帮不了帮你了哟。”林静顿了一下,接着又坏坏的说道“”还有一周哦,马上就要到店庆了,听说有个人到时候还要上台表演吉他弹唱哦,嘿嘿……”

“是嘛?谁要上台表演啊?”白沐溪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表演有些虚伪,或许自己也觉得心虚吧,都是一个吧台的,其实大家早就都知道要表演的节目。

“哼,还上台表演,到时候不知道会招来多少个不害臊的呢。”白沐溪心里气呼呼想着。

“嘿,嘿,都在干嘛呢?小白,还有你,林静!手托着腮帮子想啥呢?都不好好上班了?是不是到了想男人的季节了呗?这距离春天还得好几个月呢?一个个都魂不守舍的,别忘了我们自己还有一个舞蹈表演节目呢!

别到时候给我丢人现眼,我让你们一个个平时不好好的练,当天的除了两位大老板和其他董事以外,还有会邀请了酒店行业和餐饮行业的大佬们来观看,据说当天还有神秘的嘉宾,你们可不要腿软啊,我可丢不起这个脸!”这时候,谢主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吧台,还有你,苏奕紫?你的歌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时候叫苏奕紫的女孩,点了点头,声音甜脆的回答道:“没问题,我最近天天练呢,不就一首“绿光”吗?这首歌对于我来说信手拈来。”只见女孩长得小巧玲珑,乖巧可爱,留着洋娃娃一样的发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就是一个大的活洋娃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