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梦中窥天记 > 第一卷 出尘
第一章 人之祸,风之子
作者:也羽  |  字数:3018  |  更新时间:2019-08-30 12:22:31 全文阅读

南山南坡,星点人家。

蓝天白云,乡下的天气就是这么的好,热还是很热,吃完午饭是该找个地方睡个午觉,卸下早晨忙碌的疲惫。

洛子归在如此夏天一直都不是屋子里睡午觉的,六年了,他还是喜欢后山的树荫处,四棵树之间绑一张网床,躺上去真是凉快、惬意。

小跛子!跑不动!狗撵鸡追真好笑;

洛黑脸!吓唬谁!打媳妇,伤儿子,家徒四壁没脸笑;

洛云氏!嫁错人!爹不亲,娘不爱,头破血流真可怜。

这首南野村孩子们的儿歌已经好几年没听到了,今天不知怎么了,一直在洛子归耳畔循环,每字每句都似一把刀深深扎在他的心窝里。

午觉是睡不着了。

洛子归一个鲤鱼打挺轻轻站在网床了,抬腿迈步,一步一步像上台阶一样,离地面越来越高。

他这副不跛、潇洒的身姿也只有生活在这片树林的飞禽走兽能看到了,树梢上的鸟儿见此情形根本无心理会,早就已经习惯了。

踏风而行。

洛子归六年前离家出走,在那次死里逃生被父母领回来后,他就对风特别有感觉,虽然不能凭空生风,但却能抓住风。

由于有风,也因为心底是跛子的自卑,他死命的将风安在脚底,什么狗啃屎等奇葩的摔姿都亲自体会过。

什么脸擦伤、手秃噜皮、膝盖不能弯曲,这一切都不是事,洛子归只想跟正常人一样行走。

功夫不负有心人,失败乃成功之母。

三年时间的舍生忘死,洛子归不仅成功的脚底垫风,而且只要专注些他便能如此这般踏风而行。

站得高看得远。

山顶的一颗最高的树梢上,洛子归低头便看到整个南野村,心中的浊气才能适时排除。

莫欺少年穷,胸闷时抬头看看天。

“当归……”

洛子归不知是刚抬头那一瞬间心惊肉跳的错觉,还是母亲睡醒后叫喊他的声音,一刹那的失神便从树梢上直直掉了下去。

“如意,你有没有觉得天上有双眼睛在看着我们?”

下山的路很长,洛子归从地上爬起来就在树木间急速飞奔,边穿梭边在心底问。

如意是一柄六寸长的剑,就缠绕在洛子归的手腕处,因为小,剑型不仔细看都看不出,远看就是一根旧麻绳,再普通不过了。

“不知道,没感觉。”

洛子归现在没时间跟如意这剑货理论,跟离弦箭一样一穿到底,他在山脚下停住,调整下呼吸,两只脚一深一浅的走出了后山。

土墙土院,青砖布瓦的两间房,这就是洛子归的家。

午后,这么早出发去田里收庄稼的也就这么一家,因为洛子归的跛脚实在走不快。

太阳已经下山很久了,洛子归和父母才从田地回来,母亲生活做饭,父亲喂养家禽家畜,只有洛子归啥都做不了,坐在台阶上望着夜空发呆。

他不是不想做,也不是不去做,而是太慢了,毕竟父母还不知道洛子归那一身本事。

每天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遇到过神人,更没钱去大医院,洛子归身上发生的事除了一句活见鬼,吓傻父母外,别无好处。

“如意,你确定中午那会没啥特别的感觉吗?”

洛子归盯着夜空中的星星点点,虽然现在没有中午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他相信直觉,便不死心的问如意。

“唉,你这人,这天地之间是发生了些许变化,具体是什么,我现在真说不上来。”

如意被洛子归从他的噩梦里带出来就一直呆在这些个山村间,没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它也说不上什么有用的话,再说,它目前的能力还有限。

饭桌上,洛子归老爹洛老大总免不了和几杯烈酒,一张黑脸更黑了,喘着酒气道:“你再有两天是不是开学了?”

“嗯!可我……不想去念书。”

洛子归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想念书四个字跟蚊子嗡嗡差不多,他的学习不算太差,不然怎么考上那么好的高中,可……家里的条件实在是不堪重负。

“什么?”洛老大怒目一瞪,看着洛子归心突突,立马低头。

“吃饭吃饭,明天起早点,把庄稼收一收就差不多了,后天妈给你收拾被褥。”

母亲开口,洛子归父子俩立马乖乖吃饭,如此一幕也是洛子归断了脚筋那夜后慢慢才有的。

从小到大,小洛不知道挨过洛老大多少打,鞋底、鞭子、拳头、巴掌,木棍等等,洛老大看到什么就拿起什么打。

母亲不敢护着小洛,护一次就被洛老大一起打。

小洛和母亲不是脸肿就是腿瘸,这在南野村都是家喻户晓的家丑。

母亲脸上裹着头巾下地干活,小洛在同学们的嘲笑与讽刺中上着小学。

多少次,母亲要投井自尽的行为被小洛撕心裂肺的哭拦下。

那一晚,喝了酒的洛老大因为第二天早上耕地的事跟母亲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两人就在小洛打了起来。

母亲实在打不过洛老大这个酒疯子,在绝望之际,摸到了一把菜刀,本来想吓唬住洛老大。

不曾想,洛老大一把夺过母亲手中菜刀,顺势砍下。

“妈……”

小洛惊起扑倒母亲,那一刀,砍断了他的右脚脚筋。

从此,南野村小学有了一个洛跛子,有了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沉默寡言却让村民忌惮的洛老大。

或许不是脚筋被亲生父亲砍断,或许没有那声声嘲笑和次次欺负,他就不会想着离家出走。

有幸也不幸,有幸死里逃生才有了洛子归今天的本事,洛老大也是改变了不少;不幸是母亲的身体因为多年的积怨和劳苦,真的是一具用意念支撑的残躯。

洛子归近几年虽然以刮痧、拔火罐的借口,偷偷使出他的本事帮母亲梳理过,那么多年的积劳成疾,没有大造化,实在无法根除。

今夜,皓月当空,晴空万里,星星在银河边窃窃私语。

洛子归吃饱喝足了便躺床上合衣而眠,瞬间入梦,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梦里自有颜如玉,梦里自有黄金屋,人若只活在梦里,吃喝拉撒睡全解决,该多好!

不好,非常之不好。

他打死都不会想着活在梦里,一个噩梦连做六年,每次都是被一团灰蒙蒙的怪物追,甩都甩不掉。

洛子归还是跟第一次做噩梦看见那怪物一样,心儿一颤,斜眼一瞪,撒腿就跑,不跑?

不跑的后果会怎样,他没有尝试过,也不敢,心中被恐惧弥漫,只有一个字,跑。

不回头,只管往前冲。

他拼了命地跑啊跑,跑得筋疲力尽的时候,面前总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个黑乎乎、充满诱惑的岩洞。

人也是奇怪,跑着躲身后追的怪物,却想也不想直奔岩洞。

洛子归冲进岩洞那一刻,就知道赌对了,这不,那怪物没再追来。

逢林勿进,逢洞勿钻。

老一辈人说的话对洛子归起作用也就第一次而已,后来只要做梦被追到这里,就试探性的向里走。

反正只要进洞,怪物也就不见了,除了隐约可见的一条路,真没啥其他的。

没水,没草,没活物。

洛子归在洞里这么一走,就走好久好久,天一亮,路没了,人也从梦中醒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如意的出现,或许跟洛子归以前在村里看到孩子们一柄玩具剑有关系,或许跟内心做除暴安良的侠客有关。

反正,他有次在岩洞里走得太深,无意间看到了如意。

“好厉害,拿头撞!”

洛子归看到如意与石壁碰起的火花,他都感觉自个的头疼。

没啥好怕的,洞外那团怪物都见过,还会怕这柄自我折磨的小剑,他终究忍不住心中的邪念,也可能是不能再忍受那怪物,就想着把如意据为己有。

洛子归的想法好是好,但做起来就很难了。

如意太快也太小,他试了无数遍,根本抓不住。

洛子归实在是气急了,不由自主的出昏招,直接把手伸出去挡路。

“啊……”

真疼!!!

他直接被疼醒了,睁开眼看看手没事,没破没伤,可就是疼,钻心的疼。

如此这般,如意和洛子归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相互折磨着彼此。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犟脾气的驴,总算停战了。

洛子归把如意拿在手中,心里顿时美滋滋滋,耗了这么久,总算是得手了。

“啧啧,唉,还是太小了。”

他不是很肯定洞外怪物的大小,只是感觉很大很大,相比之下,手中的如意确实太小了。

如意是小,也是有灵性有脾气的,听到洛子归叹气声中的嫌弃,一时没憋住,露……一下变大了。

这下可好,大倒是很大,但洛子归实在提不起来、拿不动了。

“弃之可惜,要之无用。”

如意又一次惨遭嫌弃,噌一声,剑尖就对中了洛子归的鼻尖。

白吃枣,还嫌弃核大。

老虎不发威,还真当病猫呢!

洛子归也不算太傻,这么明显的火气,他还是有感觉的,就是很不爽被如意这么指着鼻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