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梦中窥天记 > 第一卷 出尘
楔子
作者:也羽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2019-08-29 20:59:23 全文阅读

传说,上古有一神兽,名唤梦貘,晨为貘昏为梦,外形更是鲜明,白黑各一半。

它是由盘古的一缕不屈精魂所化,生来便有通天彻地之能。

然,无论梦貘有多大能耐,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盘古的意志之下,继续着撑天稳地之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沧桑,天已远地已稳。

虽然习惯成自然,但免不了好奇心,梦渴望看到昼的光,貘也想见识夜的黑。

在一次又一次尝试转换无果后,便学着盘古开天辟地般一分为二,白为梦,黑为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梦在大白天便睁不开眼,身体更不受控制,御风踏云游荡在九天之上;貘更是在太阳落山后便沉沉睡在九幽之下。

很久很久以后,女娲造人,大地母亲有了子孙。

在世为人,无论白天生活多艰难,晚上睡着了总会做梦。

貘睁眼看到的都是人们为了生存而与自然进行的惨烈争斗,没有梦记忆共享中那么美轮美奂。

夜晚中梦的理想便与白天里貘的现实争斗不休,貘清晨一睁眼便吞噬掉昨夜人们做的梦。

梦所编制的一切美好被记住的人越来越少,实在气不过就找貘打了一架。

那一架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结果呢,谁也奈何不了谁。

梦很不甘心,实在无法忍受那份孤独与寂寞,便效仿貘所在现实世界人们的所思所想,创造一个人与人之间可以互通有无的梦境。

人生如梦,一梦不醒最好。

梦没有女娲造人的本事,只能想方设法的将贪梦之人留在梦境。

沧海桑田。

梦独创的梦境世界与貘坚持的现实丝毫不差,一切都在有规则的自然进化中,华夏文明从建立就一直源远流长。

存在即合理,但也有区别。

庄周便是一位穿梭在现实与梦之间的大能者,他不仅帮梦稳固了梦境而且为梦里的人创造了无上财富。

梦境由于是梦的本源之力创造,几千年来不乏能人辈出,修仙得道、羽化升仙者不少,至于之后都去了哪,这一切也只有梦知道貘晓得。

几千年来,本来不相往来的貘来到梦这里。

梦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早已摆好了棋盘,看见貘便热情招呼:“欢迎,坐,来一盘?”

貘很无奈的坐到了梦对面,但却没动棋子,闷声说道:“没意思。”

“没意思你还来我这里?怎么?想打架?”

梦也没强求貘,自个在棋盘上摆弄,放下一颗棋子,便抬头盯着貘似笑非笑道。

“没有的事,静来思动便来此处了!”貘虽然还是那么嘴硬,但脸上的不自然还是出卖了他。

“哦?有心事?”

“不是!”貘看着梦一个人玩,实在没忍住,便拾子落棋盘,随口道:“理想与现实的区别,你又不是不知道。”

梦摇摇头不说话,执子下落,没有输赢又是平局。

“梦,时代不一样了!”貘顺势感慨一句。

“不一样就不一样,人呢,在现实中摸爬滚打总会累的。”

梦说的貘都明白,每个人从懂事起便有了各自理想和抱负,长大了却被现实生活一层又一层的无情剥离,逃避一切的方式唯有做梦。

“人呢,终有一天会尘归尘土归土,都要去该去的地方。”貘盯着梦,拐弯抹角的说此行的目的。

“你说他啊,虽然在我的地盘上,但我跟你一样拿他没办法。”

“不是你还有谁能把人带到这里?”

貘明显不信,转头顺着梦的手指看去,一个少年跛着脚,但挑水、砍柴、除草、收庄稼,样样不落下,暗叹一声,这叫什么事。

“他是在我的梦境里,但不关我的事。”

“你不出手阻拦?或者,找机会将他赶出去?”

梦没好气的白了貘一眼,无奈的摊摊手,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好端端的突然闯进一个活生生的人,做梦都是虚幻的,好解决,但真人本身实在是太难了。

“来多久了?”貘问。

“六年了。”梦答。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貘不可置信的问。

“有,要么我亲手毁了这里的一切,要么他自己出去。”

梦心里也很苦的,自个不能亲自动手,貘根本进不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看着少年毫无违和感的生活了六年,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你觉得谁能有这么大能耐,把他整个人塞进来?”貘似乎在问梦,也是在问自个。

“谁知道呢?”

梦想不透,貘也是一头雾水,千年神兽第一次遇到如此难题,谁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如果少年有啥厉害之处,梦和貘还能顺着猜一猜,可完全是个普通人,而且是个跛子。

“他在干嘛?”貘盯着看少年六年来的所有生活,突然问梦。

“给他父母疗伤。”梦只是眼皮一抬,毫不惊讶道。

“父母?”貘问。

“随他而来的。”梦答。

“那他父母是?”

“毫无依据,你那边没有,我这边更没有。”

“卧槽,他手里拿的是?”貘看到少年手中的叶子,真是羡慕的爆粗口。

“呵呵,大椿的叶子,羡慕吧,所以,我啥都做不了。”

梦也是无可奈何,还能说什么,少年拥有的一切都是凭本事和机缘巧合得到的。

“天道有轮回,或许,我们真该退场了,从哪来回哪去。”

梦也是在少年的身上看通透了,几千年了,是该有个结果了。

“是吗?你舍得你这里的一切?”

貘可没觉得梦那么洒脱,也不相信梦拥有的一切能被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全给摧毁了。

“舍不得又能咋样?他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这里,也不可能永远这么呆下去,总有一天他会回到你那边去。”梦看到貘沉默又接着道:“怎么?你不信?”

“哦?你觉得他会从你这里出去?”貘眯着眼问,曾经多少天纵奇才,还不是没一个能成功。

“嗯!这次的感觉不会错。”梦点了点头。

“因为他?”

貘的问题梦没有回答,很显然,只此一人。

“咦,你还不走?”

静悄悄的,梦还以为貘甩甩手就走了,没想到一回头,还在。

貘没理会梦,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又把能看到少年的一切全看了,冷冷的道:“这……和其他人根本就没区别,痴人一梦!”

“是啊,痴人一梦,他一直觉得自己还活着,活在现实中。”

貘一脸郁闷的走了,也是无可奈何,少年不管有多少造化傍身,梦可不会那么容易放手这里的一切,说不定哪天就死翘翘了。

“加油啊,骚年,我们可等着呢。”

梦眯着眼自言自语,猛然嘴角邪魅一笑,随手一挥,梦里的世界对普通人来说没多大变化,但对那少年来说可不一定。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是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