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拳落星辰 > 正文
第四十四章、剑圣(上)
作者:墓迟春秋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09-23 19:47:02 全文阅读

江辰的拳转瞬即至,

织田信长怒吼道,

“人仙,少瞧不起人了,”

“人道,顺天。”织田信长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长剑,

漆黑的夜空有了变化,天上的月华投射到剑上,更添三分凌厉。

拳剑相交,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江辰讥讽一声,嘲笑道。

话音落地,织田信长手中的长剑被崩的粉碎,江辰顺势又挥出一拳。

织田信长躲闪不及,

“啊,我的脸.....”

“该死,人仙,我记得你了,下次再见,我定将你抽筋拔皮。”伴随着怨毒的话语,织田信长缓缓消失在夜幕中。

.........

江辰看着织田信长远去,缓缓抬起了右手。

只见右手上黑气弥漫,

“地府吗,以后还会见面的。”江辰喃喃道。

说话间,右手上的黑气被无形的力量拂过,消失的一干二净。

阴气虽霸道,却还是难抵涤气。

“小娃娃,你的境界我真是猜不透。”玉石中的光影察觉到周围没了危机,就钻了出来,一边苦笑道。

“仅仅只是初步打破人体极限,如今却能与鬼神正面硬撼,还能战而胜之。你可真是个怪物。”光影继续感慨道。

“我不清楚你所谓的境界,我只知道,”江辰抬起双手,双目盯着掌中的纹理,

“我的拳,不会败。”江辰如此说道。

淡淡的语气,却含着莫大的胸襟。

“你要是早生三千年,天地大道三千,你必占其一。”光影双眼闪过一道亮光,如此说道。

“道无尽头,又何来占之说。我的拳,没有止境。”江辰轻轻地说道。

............

却说织田信长一路奔奔逃逃,好不狼狈。

终于,织田信长出了鹿丸,逃到了石川。

“该死的人仙,要不是我刚刚踏入人道,境界不稳,又怎会被你打的狼狈逃窜。”织田信长面目狰狞,狠声说道。

“哎呀呀,这不是我们的心比天高的织田信长,信长大人吗。”一道声音响起,声音中透露出一股讥讽的味道。

“怎么,如今怎么落得了这个下场,啧啧,脸都被人给打没了。”声音继续响起。

“该如何不关你的事情,反倒是你,石川可是离鹿丸不远,小心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织田信长掬起一捧月光,遮住了狼藉的脸,脸上鬼气森森,好似又重新退回了鬼道。

“哈哈哈,这是本大爷有史以来听过最搞笑的笑话。”

“你以为本大爷和你一样弱小吗?你以为本大爷是谁?”

“本大爷可是一生从未败过的剑圣宫本武藏啊!”

夜幕中,一道身影伴随着声音逐渐显现出来,挺拔的身姿,华丽的武士服,凌乱的头发,腰间插着两把武士刀。

“哼,希望你到时候还能狂妄下去。”织田信长冷哼一声。

“这点就不劳烦你担心了,反倒是如今的你可还有一战之力?本大爷的刀可是饥渴难耐了。”宫本武藏缓缓抽出腰间的武士刀,冷冷的笑道。

竟是要杀了织田信长。

“你,你好卑鄙的心思,你这样的品行如何配得上剑圣两字。”织田信长又惊又怒,说道。

“不败的自然是剑圣,死了的只是庸人,好了,别啰嗦了,想必杀了你,我的名气又能更上一层楼了。”宫本武藏挥了挥刀,不耐烦地说道。

“武藏大人还请停手。”这时,有一道声音响起。

宫本武藏面色一厉,转身,挥刀,掀起一道凌厉的剑气,

剑气刺破夜幕,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激射而去。

“本大爷最讨厌有人在我说话时打断我。”宫本武藏冷冷的说道。

只是,

夜幕处,一抹红光亮起,伴随着一声巨喝,宫本武藏掀起的剑气,被一道人影给打的粉碎。

人影逐渐走了过来,

“本多家奴,本多凉彦,见过宫本大人,信长大人。”人影身体魁梧,额头上血色的斗字,在夜空中灿灿生辉,除了满头银发竟不见丝毫老态。

宫本武藏眉头一皱,

“本多不在他东京待着,怎么让你跑来我这里了。”问道。

“自然是为诛杀人仙而来。”本多凉彦弯下身子,恭敬地说道。

“区区人仙,我一人足以。”宫本武藏自负的说道。

“井底之蛙。”织田信长冷笑道。

“再多嘴,我定叫你做我剑下鬼。”宫本武藏冷冷的瞥了一眼织田信长,说道。

“我知道宫本大人惊才艳艳,剑道通神,但是那位突然出现的人仙真的不是等闲之辈。”本多凉彦说道。

宫本武藏没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本多凉彦。

“不知宫本大人能否移步。”本多凉彦恭敬地说道。

“当然,信长大人也是。”

...............

月落日升,阴阳交汇,江辰合着双眼,涤气无声无息的运转开来。

腾蕴的紫气在江辰身边蒸腾。

良久,紫气消散,江辰缓缓睁开了双眼,神光三尺,三尺之内,能与日月争辉!

“阴阳化生,每天都以阴阳之气洗身,若是长此以往下去,这小娃娃前途不可限量。”空中的光影感慨道。

“该回去了。”江辰突然说道。

“是啊,该回去了,等等,什么叫该回去了?”光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说道。

“回去,带上阿武,然后去那里。”江辰指了指方向,正是石川。

来自于武者好战的本能,江辰有预感,那里,有着能取悦自己的武者。

........

宾馆,罗武庚正在打拳。

“不能再荒废下去了,作为最接近先生的我,武道竟如此平平,真是丢大人的脸面。”

这是此时罗武庚心中的想法。

电话响起,罗武庚拿出手机,看到来电页面,面色一喜,

“先生.....”

.........

石川市,这里是剑圣宫本武藏的家乡,人们都以剑圣宫本武藏为荣,剑道气息尤为浓郁。

江辰和罗武庚在街上漫步。

罗武庚手里提着行李,

“先生,市中心有一家天心剑道馆,据说他们馆主能凭剑劈开飞行的子弹。要去吗?”罗武庚说道。

“自然是要去的。”江辰伸手拨开了伸向自己腰间的一只手。

那人看到自己被阻,脸色一怒,狠狠地瞪了一眼江辰,匆匆的离开了。

“先生,要动手吗?”罗武庚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眯了眯眼,遮住眼中的冰寒,说道。

“虫子而已,没必要太过计较。”江辰漫不经心的说道。

“但若是虫子成堆,看的恶心了,也就只好全部踩死了。”

罗武庚一时不明白江辰所说的何意。

当两人走过街道,人影逐渐稀疏时,看着面前围着的众多不良,罗武庚终于明白了江辰所说的意思。

“炎黄人,打劫。”为首的正是扒窃江辰未遂的那人。

“小武,一分钟,别让我失望。”江辰退后一步,说道。

“明白了,先生。”罗武庚放下行李,脱下外套,晃了晃手腕,看着身前的众多不良,露出一抹狞笑。

“八极,崩拳。”

如虎入羊群,罗武庚精壮的身体在人群里横冲直撞。

惨叫声与血水齐飞,骨裂声合着罗武庚的狂笑,场面凶残至极。

一分钟未满,

罗武庚重新提起了行李,跟着江辰离开了,只留下满地的血色狼藉。

两人离开不久后,有人经过了这片地方。

惊叫声响起,惊动了警察,惊动了记者,一时间,石川市风声鹤唳。

.........

次日,天心剑道馆,江辰和罗武庚两人站在馆前。

“请问两位先生所来何事,如果是报名的话,那很抱歉,我们天心剑道馆目前已经不再招收弟子了。”江辰一米八八的身高伫立在剑道馆前,在这个矮小的国度,很难不引人注意。

很快就有人来到两人身前,说道。

淡淡的语气,夹杂着三分傲气。

“我是来踢馆的。”江辰轻轻地说道。

“踢馆?”来人吃惊的问道。

“别开玩笑了,我天心剑道馆师承剑圣宫本武藏,哪怕是在国际上,也是赫赫有名,若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来踢馆,那我天心剑道馆还开不开了。”来人继续说道。

“那我说错了。我是来打架的。”江辰好似笑了一下,飞起一脚把来人踢了开来。

“阿武,跟上。”话音落,江辰漫步走向剑道馆内,神态悠然,宛如在自家庭院闲步。

剑道馆的大门被打开,

江辰和罗武庚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内。

一时间,两人吸引了无数道目光,或好奇,或惊讶。

罗武庚哈哈笑了一声,

“我,保护费,拿来。”罗武庚操着临时学的东瀛语,蹩脚的说道。

罗武庚话音刚落,馆内一片寂静,不久后,大笑声响起。

好似在嘲笑竟有人敢在这里收保护费。

罗武庚一张脸沉了下来。身子一闪,到了一人面前,伸出手,抓住那人的头,狠狠地向地板撞去。

“麻蛋,就你小子笑的最欢。”木质的地板被那人的脑袋给撞出了一个大洞,木屑横飞。

罗武庚手中的脑袋,连惨叫都没发出,便晕死了过去。

“真是废物,亏得老子还对这天心剑道馆有所期待。”罗武庚随意的丢下手中的脑袋,说道。

罗武庚手中的脑袋就这样掉了下去,砸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馆内的人嘴角抽了抽,都在可怜那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