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游子 > 第一卷 元武世界
第一章 店小二罗升
作者:明天没饭吃  |  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19-08-27 08:31:51 全文阅读

“这么说来,罗升你岂不是这世上最可怜的人?”

说话的女子,坐在靠门一侧的长凳上,正趴在桌子上,双手拄着下巴,看着低头喝酒的罗升。

她眨着漆黑弯曲长长的睫毛,泉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笑意,笑起来脸上的酒窝像是装了蜜,看得旁边站着的老人摇头不已。

“小姐,时候不早了,老爷嘱咐过早些回去,最近城里乱,什么背景的人都有。”

老头的声音满是谦卑,可眼睛,却瞟了瞟罗升,他口中那‘不知道什么背景’的人。

女子收回胳膊,满不情愿地站起身来,一身紫红二色的薄裙也跟着颤了颤,“好了吴伯,我整日里待在府里,人都要闷坏了,父亲整日的也不在家,母亲又要打点俗事儿,我总不能天天和丫鬟们绣花儿吧。”

“再说了,就这几天,等我回了四海学院,想玩儿都没时间。”

被叫做吴伯的老头却笑笑不说话,让开了出门的路。

“走了啊罗升,明天再来听你讲故事。”

条凳上,坐着的男子一头乌黑长发披散在背后,一身青色布衫,正低头,眯眼往枣红色的酒壶口子里头望。

“别忘了帮我把账结了。”

他无赖般的开口,却又看都不看女子一眼。

“知道了,还会免费听你讲故事不成。”女子笑了笑,两条柳叶细眉毛也舒展开来,侧头看了看门边站着的老头。

“哼!”老头冷哼一声,从绣着黑黄色锦纹的钱袋里掏出几粒碎银,随意地扔在桌子上。

“慢走,不送。”

听到罗升的声音,一只脚已经迈出门去的女子又转过身来,笑道:“罗升,本小姐叫做萧韵儿,记好咯。”

罗升仰起头,任由长发散乱,剩下的半壶酒便咕嘟嘟地灌进了嘴里。

而后,用袖子擦了擦嘴角,才回答:“记不住,明天要是还来,记得带些好菜,天天吃这客栈的东西,早就腻歪了。”

“行,你等着吧。”

萧韵儿笑着说完,走出门去,蹦蹦跳跳离开。

唯独那老人,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冷,一双昏黄的眸子散发着寒意,周身一股威压直接降到了罗升身上。

可罗升,却自顾自地把桌上盘子里剩下的两块儿酱肉夹进嘴里,看都不曾看他一眼。

“果然么!”

老头儿目光一凛,转身走到门口:“不管你是什么人,离我们小姐远点儿。”

舌头在嘴里转了转,直到嘴里已经没有一点儿肉味,罗升才起身,往墙角边的柜台走去。

柜台后头,一个身材丰韵,粉面杏眼的女人,正斜靠在台面上,右手噼里啪啦拨弄着摆在台子上的算盘。

罗升伸手,扒拉了一下披散的黑发,甩了甩袖子,才倚在柜台外侧,抬起一只手压住算盘,“老板娘,今天的酒没味儿啊,是不是昨晚上偷摸在里头掺了水啊,就这酒,可不值二两银子。”

老板娘一笑,眉角那颗麻豆儿大小的黑痣也动了动,一双眼睛落到罗升的脸上,仔细打量了片刻。

“罗升,你小子这脸,可是富贵人家才生得出来的,却连我这个寡妇的酒钱都舍不得给,可真是伤了我的心。”

说着,一把抢过被罗升压着的算盘,扔在角落里,又伸手把台子上的几两碎银扫进手心,“天天挑毛病,你来了两个多月了,我这酒从五两银子被你喝成了二两银子一壶。”

老板娘白了罗生一眼,“有萧家的掌上明珠给你付钱,白吃白喝白住的,怎么,还想着攒这点儿酒钱娶媳妇儿?”

罗升直起身子,左右看了看客栈的食客,又凑近了小声道:“娇姐,瞧你说的,那丫头,我压根儿就不认识,也不是我舍不得酒钱,实在是这孤苦无依的,免不得要细细打算,何况,你这酒,明显是掺水了。”

“昨晚上我喝的时候还不是这个··”

罗升猛然住口,看了看要发怒的老板娘,转身便跑,三步并作两步,顺着墙角的楼梯就跑了上去。

“罗升,你又偷老娘酒喝!”

老板娘的河东狮吼,罗升可是领教过数次了,跑到二楼尽头,透过打开的雕花木窗往街上看了眼,才赶紧推开房门,拴上了门栓,这才放心地在床上坐下。

床底下,还塞着几坛没有开封的好酒,罗升拖出一坛,扯开了瓶塞便仰脖往嗓子眼儿里头灌,却是忽然又红了眼睛,眼泪和酒水混着从嘴角往身上滴。

老板娘和萧韵儿只当他说的故事好听,当做个打发时间的乐子,可只有罗升自己知道,也就趁着酒意,才有心情拿出来给别人当笑话听,自己心里的苦,还得自己关上门来往肚子咽。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了。

前几月为了活下来,罗升处处谨慎,比惊弓之鸟还要小心。

见了人,要低着头躲到一边。

有人问话,要装哑巴,装聋子。

就靠半夜跑到收泔水的桶边翻点儿剩菜剩饭活着。

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这个世界的人,才敢走在人群中。

第一次进这‘五湖客栈’,还是因为偷了两个烤饼,被打得半死,倒在客栈后头的巷子里,被早上起来晾衣服的老板娘看到,才让他留宿一夜。

从那天起,罗升就耍赖在客栈留了下来,端盘子跑腿,不要工钱,只让老板娘管吃管住,给些清粥果腹。

老板娘赶不走罗升,只好认命收留了这个无赖。

“要是有办法,谁愿意当个无赖。”

罗升擦了擦眼睛,直直地躺在床上,又思念起来自己的父母,女友,朋友。

他本是一名考古系在读研究生,是父母的骄傲,是女友的榜样。

可偏偏,在考古中,为了保护一件刚发掘出来的文物,考古队所有人都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匪徒打死。

他甚至,没有机会同父母还有女友告别,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世界,变成了巷子里,一个没人认识的乞丐。

这个世界很精彩,有一拳可以打穿墙壁的厉害人物,也有一跳便能跃上房顶的高手,罗升已经见识过。

他自己也发生了某些难以理解的变化,从他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发现了。

不论自己被打得多惨,睁眼的时候,一定又会完好如初。

力气也在慢慢变大,从前女友稍微长胖几斤都抱不起来,如今,却是轻轻松松拉着慢慢一车酒水,可以从城西十里外的酒肆拉回客栈。

“砰砰砰·砰砰砰。”

“罗升,你小子大白天锁什么门啊?老娘就是八只手也忙不过来啊,还不快下去招呼客人。”

听到老板娘的喊声,罗升把酒坛塞到床底下,拉过被子狠狠擦了擦眼睛,才起身,拉开了门栓,走了出去。

老板娘胡艳娇没好气地白了罗升一眼,“罗生,大白天你躲房间干嘛,老娘还能因为一两坛酒吃了你啊。”

罗升笑了笑,没有说话,直往楼下走去,刚走到一楼,脸上就挂着笑,扯了柜台上的抹布搭在肩上,小跑到了客栈门边。

“几位爷,请进请进,这边坐。”

说着,躬身引着几名身形魁梧,腰间别刀的壮汉往一张空桌走去。

重新走到柜台后头的老板娘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

清水城,正是‘五湖客栈’所在的一座城池。

清水城,人口得有几十万,城里是横七竖八交错着的青石街道,数不清的房屋楼舍。

最外围,是三丈高,坚固无比的青砖城墙,东南西北,各有一个城门,乃是仅有的四个出口。

城里有贩夫走卒,市井之徒,也有达官贵人,武林英豪,自然也少不了盗匪小贼。

不过,在城主府的管理下,每日有三千守卫看守城墙,两千守卫巡查城内,还算是井井头条。

所以,罗升才敢一个人拿着银子,去西边十里外酒肆买酒。

把一车酒水全部搬进客栈,靠墙堆着,罗升擦了擦汗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桌子上一碗已经放凉的茶水,被他咕噜噜灌进肚子。

“娇姐,你可真体贴。”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走过来的胡艳娇脚步愣住,片刻之后,在罗升对面坐下。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门前的灯笼已经亮起来,客栈里的烛光,却依旧让习惯了白炽灯光的罗升有些不适应。

胡艳娇看罗升有些心不在焉,目光盯着桌上的蜡烛发呆,终于还是开口道:

“罗小子,你娇姐我是过来人,这世道,像你这样孤苦无依的人多了去了,你还真打算在我这小店呆一辈子啊?”

罗升抬起头来,对上胡娇艳的目光,有些苦涩道:“艳姐,你要赶我走吗?”

胡艳娇也不生气,摇了摇头,“我这小店,养得起你,但是,男人,总不能一辈子当个店小二吧。”

罗升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大学毕业也不会选择考研,为的便是混出个样子,给家里长脸,给女友未来。

可如今,哪里还有未来?

“罗小子,姐知道你也不容易,人这一辈子,要是抓不住机会,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陈艳娇面色有些复杂,张了张嘴,还是开口道:“姐知道你不愿意求人,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求我收留。”

“萧韵儿那丫头虽说刁蛮了些,可这清水城里谁不说她善良。”

胡娇艳见罗升又低下头,叹了口气,“萧韵儿喜欢听你讲故事,他父亲又是这清水城的城主,求求她,在城里某个职位,哪怕是当个守卫,也是有前途的。”

见罗升低头不语,陈艳娇又道:“你要是不好开口,明天我去求她,这又不丢人。”

“再说吧娇姐,我先去睡了。”

说完,罗升站起身来,拿了水碗放到柜台上,往楼上走去。

胡娇艳静静看着,等罗升的脚步消失,才收回目光,盯着门外的灯笼发呆。

曾经,自己的丈夫年轻之时,也是这般,一会儿嬉皮笑脸,一会儿,却又满眼伤感。

明天没饭吃
作者的话

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