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风月无期 > 正文
第五章 闲憩时
作者:阿帅啊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19-08-14 21:46:10 全文阅读

人间。

那日的无名灵山在人界和仙界的交接之处,所以当时灵月度过天雷劫又被冥风攻击之后逃离,没辨认方向就跑到了人界。

之前在小村庄里修生养息没出来过,这次得好好玩一下。

灵月摇身一晃,身上的月华黑纱裙变成了绿色的普通衣裙,听姬千雪讲。人间女子少有穿黑色衣服的,另类又显眼。冥风只是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以防对头找到。

人间集市,热闹非凡。灵月兴奋地逛着街,冥风就跟在她后面,男子清冷如冰如墨,女子灵动如玉如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视。

茶坊、酒肆、饭庄、肉铺、庙宇,商店中的绫罗绸缎、珠宝香料、小巧玩物,灵月对这一切都感到惊奇,这里晃晃,那里走走,不一会儿怀中便抱了很多东西。

“幸好有千雪给的钱。”灵月感叹姬千雪的先见之明。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官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对于灵月来说,这一切都分外新鲜。

“你怎么一点兴致都没有,你那冰冷冷的魔界宫殿哪有这人间热闹自在有生气,趁现在有机会,及时行乐才是。”灵月回头对冥风说。

“我来过。”言下之意,我不像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灵月瘪瘪嘴,哼。

魔界的一个小城中,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盘腿龟息而坐,双手捏了个复杂的手势,面前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影子,便是已经死在冥风剑下的蛤蟆精。

“哦?有意思。”那面具男人听蛤蟆精讲完了那日的情景,饶有兴趣的说道。那面具竟然还会变化,原本的鬼怪脸面嘴角上扬,变成一个诡异的笑脸。

夜晚来临,灵月跟冥风宿在了郊外。

城里热闹,也人多事杂,对他们感兴趣的凡人太多,为了不引起轰动让不怀好意的人找到,就没有住客栈。

湖边有座房子很久没有人住过,冥风使了个法术,灰尘满布的屋子变得干干净净。

灵月没有在屋子里休息,院子里有只竹编的躺椅,灵月躺在上面,沐浴在月光下,躺椅旁边有石凳石桌,冥风收拾好了屋子便出来坐在一边的石凳上。

月色正浓,月光照在灵月身上,她那绿色的衣裙又变成了月华黑纱裙。

灵月今天买了很多人间的美味食物,还有那棵赤棠果树,水麒麟一定喜欢……额,出来多久了?好像有一年。

玄灵域,她是从这里跑出来的,上古众神逝后栖眠之地,一个存在在传说中的地方,传说玄灵域有诸神之力,前赴后继多少人寻找无果而终。

传说终归是传说,玄灵域没有诸神之力却是神族的墓地,同时是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魔族四大凶兽也是被镇压在玄灵域下的。护域的上古神兽水麒麟,很久很久以前随着父神征战八方,父神神逝后,水麒麟驻守玄灵域,没有得到水麒麟认可的神或仙或人或魔,都是找不到玄灵域的。

她,本名叫玄灵月,这是她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乍一听跟玄灵域太像了,便都以灵月对外相称。世事无常,她连出生都是个异数。

思绪没飘的太远,因为她感觉到了身边的灵力波动,是冥风在修炼。

灵月继续在躺椅上躺着姿势都没换一个,一条胳膊枕在头底下,另一只手微动,直接将生息之力送进冥风体内,减轻他血液经脉重铸的痛苦。

这夜灵月睡得特沉,连冥风结束修炼动身离开了半个时辰也不知。

郊外的树林里,冥风见了一下那日拿着令牌离开的下属,以及正在处理魔界事物的他的相辅——元绍,听元绍挑紧要的讲了魔尊失踪之后的事情,然后交待道:“前魔尊余孽你继续追查,都是些丧心病狂的亡命之徒,你谨慎些。”

元绍应下,然后又问道:“尊上何时回去?”

冥风眯了眯眼看向灵月的方向,“她的能力很特别,或许能救洛景。”

元绍愣住,脸上震惊,激动地说道:“若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小公主她终于有希望醒来了。”

“她叫灵月,应该是位上神,你去查一下。”冥风皱了下眉头,若不是那日看到她的天雷劫,只凭她的生息之力难以看出她来自六界何处。

“是。”元绍答道,又有些犹豫地说道:“神族所存不多,若是从来没有出现或者听说过,怕是很难查到什么。”

“无妨。”

“是。”元绍知道冥风的意思,也不指望他能查出什么。不过洛景公主沉睡了几万年,他们试过各种方法,一次次失败,他自己都已经绝望了。“我先回魔界了,尊上你……”

“我得让她自愿跟我回去。”

“明白。”元绍带着属下们原地身形一闪,消失在树林里。

冥风走回到小木屋那里,看着月光下的灵月,周身闪烁着光点,灵力一点一点地充盈。没有停留太久,他手指轻点,解开了之前暗暗下在她身上的昏睡咒,然后自己进去了屋子里面休息。

日升月落,人间岁月匆忙,转眼三个月过去。

冥风的弑神诀修炼只差最后一重,灵月布了守护结界,冥风开始修炼的同时,灵月也打坐入定,运起全身的灵力助他修炼。

结界力量波动,地动山摇,灵月默默地撤了自己的力量,退到一旁静静地看着。

金色的光芒在他身上流转闪烁,黑色的发梢随风而动,黑雾散尽,他甚至比初见时更强了,灵月已经能感受到那狂妄霸道,高高在上的帝王之气了。

这是一代魔尊啊。灵月内心感慨道。闲散的日子过的久了,都要忘记他的身份了。灵月初入世间不谙世事,自然也过的潇洒快活,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有点惆怅。

地面的波动渐渐稳定下来,冥风眼睛睁开,双眸目光耀耀,仿佛俯视众生,又深邃幽长。

“你好了,正好我这里有一些酒,庆祝庆祝。”灵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她这几日的储备——好几坛酒。在集市上的时候她被这酒香诱惑的心痒痒,忙碌到现在总算有机会拿出来了。“这酒名叫女儿红,着实是个奇怪的名字。”

“凡人生下女儿时埋下此酒,待到女儿出嫁时挖出,所以叫女儿红。”冥风心情貌似不错,还有兴致地给灵月解释了一下,缓缓走到灵月旁边的石凳上坐下,信手拈来酒樽,品尝起这凡间的酒来。

灵月没想到他竟然会一本正经地回答自己的问题,“这酒怎么样?”灵月还没喝,见状问道。

“俗世凡品。”

这样的回答才像是他的风格。

灵月一把拿过酒坛,也没有容器,就这样抱着坛子喝了起来。醇厚甘鲜,酸甜辛辣苦涩鲜,倒是很像这凡人短暂却丰富的一生。

“明明很好喝,你说俗世凡品,那你有不俗不凡之品吗?”灵月问。

“给。”冥风从他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精美的酒壶。

咦?今天脾气这么好,有求必应啊。

也不是冥风今天才脾气好,凡间这三个月来,灵月种草种花,养鸡赶鸭,说是要体验一下凡人平淡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冥风也由着她闹,偶尔兴致好的话还会去帮把手。

“嗯,好香。”酒一出现灵月就迫不及待嗅了一下,伸手夺过,慢慢品了一口,甘醇脓香,回味悠长。

“这酒叫什么名字。”灵月又慢慢喝了一口,到底不是凡品,喝的快了头晕。

“离人醉。”冥风又拿出一壶,也不用那个小酒樽了,直接拿着壶,兀自喝了起来。

“这名字,矫情。”忽视它的名字,灵月觉得这酒香醇很是合她的意,微醺也不停,晃了晃脑袋继续喝。

还跟冥风多要了几壶,灌在了刚刚喝空的女儿红的坛子里,然后仔细的封上。煞有介事地在树下挖了坑,把酒埋了,边埋边讲:“今天本上神也在这里埋它一坛,他朝若能嫁出去,也把它挖了来喝,有意思。”冥风在一随意看着,继续喝着酒。

美酒芳香醉人心脾,灵月喝着也没有节制,冥风在想着魔界的事情,等他回过神来看灵月,发现她已经醉了。

往日灵动清澈的双眼变得迷离缥缈,白晰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伸手拉住冥风的衣襟,似醉似痴,认真又迷糊地盯着他的眼睛,鼻尖靠的很近,能闻到冥风身上微醺的味道,痴痴地道:“我好像见过你,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还等过你,但是你后来再也没来过了,再也没有,为什么……”

看着她醉醺醺慢慢闭上眼睡去,也没有掰开灵月的手指,听着她喝醉了以后说的胡话,冥风眉头紧皱,回想了良久,确定他平生从未见过这个奇怪的又有特殊灵力的上神,便也没放在心上,想是她认错了人吧。

他们之前从未见过,那又是谁让她记挂让她等?刚刚的靠近,让他心脏颤动了一下,这样粗鲁的触碰他竟然也不忍她放开,魔怔了吧。

月色正好,灵月身上月华流转,此时多了几分旖旎柔情,她的手依旧紧紧拽着冥风的衣襟,慢慢的头也靠进了他怀里,呼吸匀称还散着一些酒气。

冥风打算扒开她拽着自己的手,又止住了动作,顿了一下,没有扯开她,玩弄着手里的酒壶,看着眼前的夜色,陷入了沉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