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被毁灭 > 正文
作者:记冥  |  字数:2838  |  更新时间:2019-08-26 18:25:39 全文阅读

空气极其的凝重而安静,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

  “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吵?”拖沓的脚步声响起,打断了向烈弓的话语。向烈弓略一停顿,回头,面对向了张建,紧锁了眉头。

  “你来做什么?伤好了吗?”向烈弓冷笑道,眼神移向了张建失去了左臂的空荡荡的袖子。

  “张建,没事吧——”李政看到了张建的袖子,猛地一惊,担心的想要起身,却又立刻被向烈弓的伤口狠狠地顶住,那冰冷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蚕食殆尽!

  李政的额头渗下了一滴冷汗,刚刚无故生出的许些气力瞬间云霄云散。

  “某种意义上,早就已经好了。”张建瞥了一眼向烈弓,没有理会他,径自走过了长枪,扶起了李政。

  大叔依然端着枪,直对着李政的头部,浑黄老练的眼睛丝毫不放松的凝视着他。

  “张建……”可能是由于虚弱,李政才刚站起身来,却又打了个趔趄,还好张建扶了他一把,帮他稳住了身形,才没有让他再次跪倒在地。

  “没事没事,咱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会没事的乖~是不是这样说你会感觉比较好啊?哈哈,政果然还是小孩子嘛?”

  张建没有理所有人,只是一个人一如既往的调笑着,用右手好奇的捅了捅李政血红的眼球。

  其他人全部安静的看着他们,没有出声。向烈弓依然举着枪,一言不发。

  “会痛吗?”

  李政摇摇头,他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除了身体比较的虚弱以外。

  “那就没事了,说不定是撞的瘀血呢,哎,真可怜。好了好了,你看这都半夜了,还不睡觉?熬两个黑眼圈当国宝呢你?没想想你有没有人家熊猫长的可爱,人家要你嘛?睡觉听见没?快去快去。”张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到李政已经能自己站起来以后,摆摆手,让他赶紧去睡觉。

  李政看了看张建轻松的笑容,又不安的回头,“那他们……”

  “啊啊,好困好困,果然不晚了,就连我也想睡觉了。”还没等李政说完,张建就赶忙推着他向门外走去。

  李政推脱不来,担忧的回头看去,只见向烈弓缓缓的放下了枪,面色有些阴沉,一动不动。

  其他人各自不安的交换着眼神,不过那个啤酒肚老男人和女人也没有在场。同样的,和上次一样,这次的小集会里也没有看到那个阴沉男孩的身影。。

  总感觉那孩子是会搞事情的那种啊……

  “进去进去!这是重新分配以后你的房间!”

  “哎?是吗?哦哦,好。”

  李政握上了冰冷的门把手,感觉到陌生的触感,愣了愣,又抬头看了一眼门。

  陌生的房间。

  “愣着干什么?进去进去啊。”被张建催促了一声后,李政这才懵懵懂懂的开了门,里面是一片黑暗,完全没有一点儿光亮。接着外面惨白的灯光细看下去,竟然就连一扇窗户都没有,仅仅只是有一张床而已。

  “我们都是这样的房间啦,瞎想什么。毕竟有窗户的话,要是怪物从窗户那边看过来了怎么办啊你说是不?啊,说起来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啊……”

  张建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一声。

  李政看着张建的表情有些微妙,很是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当时没能救下你……”

  直到现在,李政的脑袋还如同一团乱麻一般的,明明毫无头绪,奇怪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踵而至,生生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根本就让人反应不过来。

  张建看着李政,无奈的笑叹了一口气。

  “你小子,说什么救下?我还没死呢!再说这只是机械臂而已,瞎担心什么?你已经处理的很得当了,没白教。学音乐真是可惜了。”张建使劲儿的揉了揉李政的头发,瞬间就让它如鸡窝一样蓬乱。

  “行了,晚安吧。”

  “啊?”

  张建不由分说的就将他推进了房间里。直到亲眼看见他躺下,眼神朦胧带着浓厚的睡意之后,才面带笑意的关上了门。刚一转身,他却面色一沉,双手反转把在了门把上,手指略一微动,一声清脆的锁门声便轻轻的一闪而过。

  “这样你们就暂时满意了吧?我家的门可是很结实的,即使变成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也能抑制他的行动,不让他有第一时间破坏的能力。”

  张建微微抬眼,把上面依然在等待的人们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没有人和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敢动我的人?”

  张建一边一步一步的踏上了楼梯,眼神一边缓缓扫过了整个人群,沉下声音,灼灼逼问道。

  “回答我。”只听见一声制动的声音,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黑色的手枪便抵在了向烈弓的太阳穴上。

  向烈弓冷冷的凝视着张建高傲的眼神,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怪物就应该杀死,没有任何理由。”

  “即使可能从中了解到一些关于此次怪物突然出现的原因?”

  “当然。探索这些无用东西的前提是,我的生命得到绝对的安全。”

  “无用的东西?你不知道这对现在的人类有多重要?还有绝对的安全,你是傻的吗,在原来的社会中都不存在绝对的安全。”

  “开玩笑,你说的这些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

  “只不过那关我屁事?没有绝对的安全,就一直创造绝对的安全。活下来才是保障。不但要活,还要活的潇洒,所以我才不愿意困在这个地方,我才愿意帮助你们一点儿。不然的话,我也就不会来这里找你了做实验体了。不是吗?”向烈弓不慌不忙的抽了一根烟,挑了挑眉头,看向张建,“还有,我可不是求你,这也是你在求我的双向交易,毕竟没有人敢接受这种风险极大的实验吧。”

  张建一时语塞,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枪。

  “小心点儿,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别在我的地方嚣张。我可以救赎你,也同样可以让你永远都不能摆脱残疾。还有,”张建瞪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眼神略移,看向其他人,“谁敢干干净净利落的离开我的实验?到这里的人,全都没有敢说不是求着我的。”

  “全是?”向烈弓脸色一沉,眉头微皱。

  其他人各有心事的别过了头。

  “喂喂,先别吵了,解释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进行实验吗?”老头对向张建问道。

  “不清楚。”

  老头一愣,悻悻的转过身,拍拍那个患病女孩的肩膀,似乎想要离开。

  “我没说不可以,只要你们能按照我的去做。你们知道,一旦成功,立刻便可以获得新生。”张建淡淡道。

  老头和患病少女又回过头来。

  向烈弓沉吟了一会儿,抬头。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首先,你想要我们放过李政这个定时炸*?”

  “如果你愿意把李政的所有权交给我,我会好好的管理他的身体不出意外……”

  “放他娘的屁的不出意外,耍小孩呢?既然知道现在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敢私自藏匿这样一个怪物?”向烈弓轻笑一声,朝着其他人努了努嘴,“还有啊,即使我一个解决不了你,其他人全部一起上呢?你问问这些极其想活下来的人,哪个会同意你的做法?他们会是选择一定的生存,还是可能的希望?”

  张建皱着眉头,紧紧地凝视着大叔略带嘲讽笑意的双眼,又抬头看了看人们紧张而凝重的面孔,手中的枪握的更加的紧,却出人意料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明白了,我会理智的。虽然他是我的家人,但毕竟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更是想完成我的实验,不受干扰的。”张建走出了门,“明天早上叫所有人集合到大厅,投票表决。别惊醒李政。没问题吧?”

  “我没问题,我觉得小哥也没问题,我会支持他的。”瞎眼青年首先表明态度。

  “我也没问题……这倒是挺公平的。明早我去叫吧,早点解决早点安心,不然我这个老年人连觉都睡不好喽。”老头叹着气,锤着腰,摇摇头,带着患病少女走了。

  少女轻轻点头,而小女孩依旧不知所措。

  向烈弓看了看这些各自又陷入沉默的人,“嘁”了一声,转动轮椅离开了房间。

  “一群怂货。”

  瞎眼青年在他转身之际轻轻打了个喷嚏,鼻子里渗出了些血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