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陈汉潜龙 > 第一卷 山中学艺
第008章 爹是好人
作者:金水淦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2020-02-20 07:48:01 全文阅读

野猪还不小,起码有百十来斤。

野猪屁股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看伤口的宽度,跟叶石头背上的大刀宽度差不多,应该是叶石头追野猪的过程中,投刀插中的。现在伤口已经被血凝固。

“石头叔,你怎么去了3天才回来?”唐信问道。

在记忆中,这次叶石头上山打猎的时间算是久的了,平时上山也就一天两天的,就会回来,收获都不少。

  “现在野猪少了,找了2天,昨天才遇到这只。”叶石头道。 

很快,舒九烧好了水,叶石头用木桶把滚烫的开水提了出来。

  火热的阳光下,叶石头提着那把乌黑的大刀,粗大的手掌,像小媳妇灵巧拿着针线的手,灵动柔和。

  唐信蹲在旁边有趣的看着叶石头刮猪的毛发,开膛破肚,砍、剁、割。手法是那样娴熟生动。

  是个高手,是一个武艺高强的高手,是一个杀人的高手。唐信得出结论。

虽然唐信前世武功不行,但是意识还是很强。

“石头叔,你武功是不是很厉害啊?”唐信问道。

唐信来到这个时代,最向往的就是学到绝世武功。

前世在部队也练过军体拳,但是那只是强身健体,在热·兵器时代,战争中靠的是武器精良,单兵作战能力绝大部分靠的是枪法。

叶石头看了一眼唐信,沉默着,手上不停,认真地打理起野猪来。

“石头叔,你得罪了崔媒婆,她会不会喊人来报复你?”

唐信见叶石头不回答关于他武功的问题,只得把话题转移到崔媒婆身上。

  叶石头歪着头想了想,最后道:“不管她!”最后用三个字总结。

靠,武功好不得了啊,艺高人胆大,当然你不怕。

但是,我怕啊,我还小啊。我手无缚鸡之力啊。

唐信暗中诽谤着。

很快,野猪的毛被刮得干干净净,内脏也清理干净,白花花的肉呈现在木板上。

“去,烤着吃!”叶石头抛过来一块巴掌大小的五花肉,对唐信说道。

唐信喜笑颜开,拿着肉用一根坚硬的木条穿上,喜滋滋的跑进厨房。

  “吱吱……吱吱……”鲜嫩的野猪肉在火上,冒着热气,里面的油被烤了出来,发出吱吱着响的声音。一股肉香直转入唐信的鼻子里。

  “好香,不愧是野猪肉!”唐信吞了吞口水。

  

    天上的星空,犹如黑白灯链,密密麻麻。

  

  闪烁着,有大有小,忽远忽近。

  四周点点虫鸣声中夹杂着老黄牛回嚼声,提醒着它的存在。

  

  老黄牛是唐信吃完那块烧烤的野猪肉后,才去把它牵了回来的。

  

现在已经入夜。下午石头叔把野猪分成了几部分。一部分割成1、2斤重的肉块给周边的邻居送了过去,换回一片感谢声。

平时周边人们有好吃的新鲜瓜果、或者需要杀猪宰羊的时候都会互相送点,叶石头猎了这么大一头野猪,当然得送些他们让大家尝尝鲜了。

一部分猪头猪尾留下给唐信补身体,唐信想想就高兴,这段时间有肉吃了。剩下的砍成条状,用盐腌制,挂在了唐信家灶膛上方,等熏制好了再送到镇上去换卖,换取粮食。

叶石头一点都没给自己留,用他的话说,带回去也不会做,放到这里更好。

  

  叶石头在家极少开火,很多时候都是舒九让唐信去叫叶石头过来吃饭。叶石头呢,也不推迟,很自然的过来了。

  

  一个寡妇,一个单身的男人经常这样来往,其实在这里还是有些风言风语的。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村里的长老志叔也曾经委婉的提醒过舒九,舒九每次都默不作声,志叔只能叹口气走掉。

  

  其他的妇人可不敢当着舒九嚼舌根。有次几个妇人说到这个事情上,被叶石头听到,叶石头阴沉着脸,瞪了她们一样,她们心里升出一股寒意,犹如刀锋拂过,吓得她们马上鸟散。从此以后,风言风语的就少了。当然,背地里还是避免不了的。

  

  叶石头吃过晚饭,早早的就走了。

  

  现在舒九跟唐信,分别靠在竹椅上,微微的冷风拂过二人的身体,在肉饱饭足的情况,悠然自得。

  

  “娘,我们说说话好吗?”唐信打破黑夜的宁静,闭着眼,对舒九道。现在8点钟的样子,不是在加班,就是在打游戏,偶尔在陪女朋友逛街,现在除了聊天实在是找不到事干,还是不适应古代的生活啊!唐信嘴巴说着话,心里已经飞跃到几千年后。

  

  “好啊,信儿想聊什么?”舒九笑了,你天天放牛,老黄牛有什么好聊的。既然儿子想聊天,不管你想聊什么,娘都陪你聊!舒九如是想着。

  

  “恩!问你一个问题啊?”唐信有点犹豫。

  

  “问啊,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就算问错了什么,娘都不生气。”舒九鼓励道。

  

  “额……几年了,娘为什么不找人再嫁呢?”唐信试探性地问道。

  

  “如果娘说,不想再嫁,你信吗?”

  

  “不管别人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唐信想到后世的一句名言,恬不知耻的笑了。

  

  “其实,有2个原因。忘不了你爹,还有因为你!”舒九过了一会儿,轻声地说道。

  

  “忘不了我爹,我能理解,不过毕竟是过世了啊。我嘛,娘不要考虑我,你嫁不嫁我都是支持你的。”

  

  “还是我信儿好。不过我想你爹可能没死,但是现在死没死都没什么意义了。”舒九有点哽咽,想起了唐信的爹,那位伟岸的男子,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

  

  “娘,说到我爹了,能不能讲讲我爹,我记忆中都没他的样子……”可能是原主人一直保留在内心深处的记忆,让唐信的眼睛红了。

  

  舒九沉默好一会,思想上激烈交锋,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娘想让你过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我不知道现在告诉你,会对你产生什么样子的影响,等你长大后,我再告诉你。”

  

“恩。”唐信自信有千年的见识,各种资讯那么发达,什么样的事没见过?再复杂,有电视剧复杂吗?一个小事都能扯好几集,对不对?所以怎么可能对他心身造成影响。舒九不想说,唐信越是想知道。

但是舒九坚持不说,唐信也只能作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