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陈汉潜龙 > 第一卷 山中学艺
第007章 上门提亲
作者:金水淦  |  字数:2938  |  更新时间:2020-02-19 16:04:13 全文阅读

    “舒九,我说了半天,你怎么就那样犟呢?你带个拖油瓶,生活这么苦,一嫁过去就能当寨主夫人多好。肩不用挑,手不用抬,吃穿用不愁,多好的事情。十里八乡那么多大姑娘,那么多寡妇,谢寨主都看不上,就看上了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屋里传来崔媒婆的声音,随后传来喝水声,应该是崔媒婆说得口干舌燥了。

  

  此刻,正午。

  

  天空的太阳犹如烧红的钢铁,散发耀眼的光芒和强烈的热气。

  

  唐信此刻悄悄的藏在屋后,本来他是想听一下,是哪家的小姑娘给他当童养媳,等听到这里,他才明白了,说的不是他的事情,找的是舒九。

  

  作为一个现代人,有几千年的认知和在部队磨练过的性格,他没冲动,他尊重舒九。不管舒九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

  

  虽然“拖油瓶”这3个字让他很不爽,事实上,为了他,舒九一直很辛苦,一天到晚的都在织布,这让他很惭愧,年纪太小,什么也干不了,没办法。

  

  崔媒婆说的谢寨主,唐信是有点了解的。离他家只有十七、八里的地方,有座苗寨,里面生活着大楷有200多人,实行的是统一劳作,统一分配的生活模式。他们也有少量的土地,基本上是寨里的妇人老人在耕种,青壮以狩猎为主。民风比较彪悍。

  

  虽然人少,战斗力可不弱。常年的狩猎生涯,让他们身体强壮,意志坚定,惹到他们,没有一个好下场。

  

  谢海作为山寨的寨主,权利最大,全寨他一个人说了算。

  

  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来找你麻烦,所以跟银峰部,井水不犯河水,一直相处得比较融洽。

  

  谢寨主的老婆前几个月生病死了。放出风来,要找续弦。周边很多有姑娘的家庭,请了媒婆去主动联系过他,但他一直没动静。时间过去几个月,事情也就慢慢淡了。

  

  今天崔媒婆的上门,应该是谢海看上了气质容貌皆佳的舒九了。

  

  “你摇什么头啊,倒是说句话啊。”崔媒婆急道。

  

  崔媒婆当然着急了,谢寨主送了2头野猪过来,让崔媒婆搞定这件事,崔媒婆觉得靠自己的舌绽莲花,过去没有办不成的事,这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谢寨主送这么厚重的礼物,说明志在必得。如果没办成,那还不得把大礼退回去不说,远近闻名的金牌媒婆名声也会受到波及。

  

  “崔嫂,我给你加碗水吧!”舒九的声音传来,不急不躁。

  

  “我不口渴。水不要加了,这事你答应不答应?”崔媒婆谢绝了舒九给她加水,现在重要的事是答应嫁过去,把事情办圆满才是正道。

  

“这事还是算了,我只想把信儿养大成人,其他的事情我暂时不考虑!”舒九拒绝道。

舒九的声音很小,但是很坚定。

屋外的唐信不由得很感动。

崔媒婆说得不错,如果舒九嫁过去的话,绝对会过上舒心的日子,至少不会为菜米油盐酱醋茶的吃喝问题担忧。

  

  “舒九啊,你小的时候我也抱过你,看着你长大的。难道我会坑你。年纪轻轻一个人带个儿子,嫂是知道你不容易的。我给你说,你二十七岁吧,谢寨主也不过才四十,年龄呢也般配;你现在是寡妇,他现在也是单身,没障碍;虽然他脸上有道伤疤,是破了点相,但是没关系啊,男人嘛,身体好就行……”崔媒婆对于舒九的拒绝,没有气馁,开始打感情牌,对二人的情况分析道。

  

  “崔嫂,别说了,你到我家来,我欢迎,这个事就不要说了。”舒九打断崔媒婆絮絮叨叨的话。

  

  “舒九啊,这么好的事情……”崔媒婆没有放弃。

  

  “崔婶婶,我娘已经拒绝了,没必要再说了。”唐信实在是忍不住了,走到屋里说道。

  

  “信哥儿,你懂什么,你不想你娘过得好点。”崔媒婆对唐信的出现有点不爽。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媒婆,马上用潜台词“过得不好”的话语,封唐信的嘴。

  

  话语有效,唐信沉默了。是啊,舒九为了自己,整天整天的织布,就为了给他换点口粮。

  

  “信儿,你怎么回来了?”舒九边说边走过去,搂住唐信的肩膀。对唐信笑了笑:“放心,娘不会离开你的。”转头对崔媒婆说道:“有信儿在身边,我一点都不觉得苦。”

  

  崔媒婆摇了摇头,很无语,别人都是想方设法去做压寨夫人,舒九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去。

  

  “舒九啊,你嫁过去,可以把唐信带过去啊。”把唐信带过去,谢寨主没提这个事情,崔媒婆心想,只要能说服舒九嫁过去,带上唐信的事,崔媒婆还是有信心能说服谢寨主的。

  

  唐信望着舒九,等待舒九的决定。她尊重舒九的决定,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决定。

  

  “信儿,你说呢?”舒九笑着问唐信。

  

  “娘,我听你的。”唐信头低了下来,望着脚尖,她不想让舒九为难。虽然他觉得嫁到苗寨不靠谱。

  

  “滚!”一个声音低沉而愤怒,从门外传来。

  

  石头叔回来了。唐信暗中点头,回来得是时候。

  

  风霜坚毅的脸,如针般的络腮胡,虎皮坎肩背后斜跨着一把大刀,大刀漆黑厚重,一双狼皮缝制而成的大靴,毛茸茸的狼皮连接至膝盖下,搓成条的草绳,缠绕在上面。

  

  他拖着一头野猪,随手丢在了门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一股浓郁血腥味扑面而来,给人一种想逃离的感觉。

  

  “石头叔,你回来了?”唐信跑了过去,拉住石头叔的手。石头叔的气场虽然强,但唐信早已经习惯。

  

  “恩!”石头叔恩了一声,爱拧的摸了摸唐信的头。大手温暖而有力。赤膊的手臂暗黑发亮,满臂的腱子肉,稳重而坚硬。

  

  崔媒婆一拍面前的桌子,怒道:“叶石头,你是对我说话?”

  

  叶石头冷漠的看着她,冷哼一声:“滚!”

  

  崔媒婆气的站了起来,指着叶石头,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喊我滚?舒九,这是你家还是他家?”

  面对叶石头这样的莽夫,崔媒婆还是有些胆怯,值得把话题转移到舒九的身上。

  “崔嫂,我……”舒九柔弱的性格,表示无力。

    

  “叶石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给我出去。”崔媒婆又对叶石头吼道。

  

  “滚!”叶石头指了指大门。还是那样简短有力的内容重复。

  

  崔媒婆气得哆嗦起来,好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肆无忌惮的喊她“滚”了。谁得罪了她,她会让他找不到媳妇,如果此人有媳妇,也能搞到他离婚。崔媒婆有这个自信。事实上已经有过证明。

  

  半饷,僵持了半饷。

  

  叶石头走向崔媒婆。

  

  “你想干什么?”崔媒婆有点声色俱厉,叶石头有股蛮力,不爱与人沟通,不管是谁都离他千里之外。当然,舒九跟唐信例外。

  

  回答她的只有叶石头无声的动作。叶石头一把提起崔媒婆的后颈衣领。在高大威猛的叶石头面前,崔媒婆像一只鸡一样渺小孤独无力,崔媒婆直接被叶石头提出门外,丢在路上。她想反抗,实在是有心无力。

  

  “我已经告诉你三遍了,既然你不听,那就我来帮助你!”叶石头自言自语道。叶石头往回走时,双手拍了拍,感觉像崔媒婆脏了他的手一般。

  

  “叶石头你个杀千刀的,不得好死……舒九,你会后悔的。”远远的传来崔媒婆的咒骂声。

  

  叶石头再进来的时候,一反刚刚坚毅的目光,坚定的神色。

  

  古铜的脸庞浮起一抹红晕,对舒九呐呐的道:“额……九嫂,不好意思……我……”

  

  舒九微微笑了笑:“没事,我还在想怎么拒绝不伤崔嫂的面子呢。我还要谢谢石头哥呢!”

  

  唐信不由得佩服起叶石头来:“石头叔,你真厉害啊!”唐信伸出大拇指,直接给叶石头点了一个赞。

  

  叶石头更不好意思起来,一拍唐信的屁股,笑骂道:“你这臭小子……”

  

  三个人就这样站在屋中间,显得尴尬,又有点和谐。

  

  凶猛坚毅的男人,漂亮柔弱的女人,还有一个活泼古怪精灵的孩子。

  

  “石头哥,累了吧,你坐,我去给你倒水!”舒九缓解一下尴尬。

  

  “九嫂,不用了,你去烧点水,我猎了一头野猪。”叶石头转移了话题,指了指门口的野猪,稍稍解脱了囧况。

  

  “好!”舒九答应一声,去厨房烧水了。

  

  “哈哈,有肉吃了。石头叔,我来帮你!”唐信笑嘻嘻的说道。

  

  舒九听到唐信的欢呼,又高兴,鼻子又有点酸。

  

  “你能干什么?一边去玩!”叶石头笑骂道。

  

  “我可以帮你拔野猪~毛啊。”唐信跟了过去,不服气的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