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陈汉潜龙 > 第一卷 山中学艺
第002章 穿越附身
作者:金水淦  |  字数:2032  |  更新时间:2020-02-17 17:17:18 全文阅读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这是唐代“诗仙”李白的一首闻名千古的《蜀道难》。

……

此情,春意盎然,百花待开。

此地,蜀道大巴山南麓。

此刻,清明刚过。

蓝色的天,白色的云,青色的山,绿色的树。

含有青草气息的清风,微微流动起来。

延绵不绝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

在群山峻岭中有一座小山城。

这座小山城,虽然城里只有千把户人家,但是有个响亮的名字——天和县。

它地处巴国西南,大巴山南麓,在群山环绕中,位于三叉路口中心,是南来北往的要道。

在天和西面一座无名大山上,有一块型如牛状的石头,当地人称为“困牛石”。

相传,曾经一条黑牛偷吃庄稼,被民众追赶至此,牛却就不见了,只留下这块牛形状的巨石。

当地村民倍感奇怪,但也无可奈何。

此时,“困牛石”上躺着一个7、8岁的放牛娃。

他仰躺在石头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枕头,嘴里含着一珠青草,悠闲之极。

打满补丁的衣服裹住瘦小的身材,衣服虽然破旧,但干净整洁;干瘪瘪的脸蛋难以找到一丝肥肉。虽然瘦成这样,还好,天天在山上跑来跑去,体质还不错。

巨石旁边的青草丛中,一头老黄牛默默的埋头啃着青草,时不时抬头叫两声,表示它的存在。

这头牛是他们家最大的财产,放牛娃虽然小,但放牛的生涯已经有两年了。早上牵牛出门,中午就在山上啃一个红薯,下午太阳快落山时牵牛回家。如此的生活,是这个地方所有放牛娃故事,小小的区别在于中午是吃红薯还是其他的东西。如果有野果的时候更好,也算加餐了。

放牛娃并没有怨言,好像生活本该如此。

在大山里,这样的年纪不放牛,还能干什么?

作为山里的男子汉,为了生存,早早就要开始为家里出力。

再说其他家的小孩都是这样,有些还要在放牛期间,打一背篓猪草,晚上背回家。

他们家没喂猪,所以不需要猪草。

放牛娃无聊的躺在石上,周围青山依旧,春风徐徐。如画般的景色,清新的空气。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从小到大,见到的都是这样。

有时候回味一下母亲给他讲的故事,心里就充满喜悦。

其他的小伙伴可没有这样的福利,他们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读过书,也没走出大山见过世面,所以没故事可讲。最多也就讲讲怎么种地,什么时节播种,什么时候烧山,让地肥起来。

当然,有个叫小彤的丑丫头例外。她母亲也能讲点小故事。

 真是奇怪了,没父亲的人,母亲好像都很厉害。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怎么会总结出这样一个结论。

 突然,碧蓝的天空中升起了一团乌云,乌云越来越浓,越来越近。

 放牛娃张大了嘴,晴朗的天空,骤然出现这样的异象,把他惊呆了。

 什么情况?放牛娃心头的疑问刚刚升起。

 乌云又起了变化。只见乌云越来越近,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在圆球中间。犹如晚上的星星,漫天闪耀;又犹如暴雨前的乌云密布,雷声轰轰。

天降异象,神鬼出没!

放牛娃脑海中出现,以前母亲给他讲的神话故事。每当英雄出生,天地都会现异象。

放牛娃不由得高兴起来,难道英雄出现了,还被他遇到了?

不规则的乌云,自身转动越来越急,慢慢变成了圆形,电光闪烁着越来越刺眼,雷鸣声越来越震耳欲聋。

朦胧的球体,飘到放牛娃头顶上方时,突然像发现了目标。

缩小,急速,轰然砸向他的头顶。

“啊……”放牛娃吓得大叫一声,想翻身避开。那知道他的身体像被巨型磁铁吸住,浑身动弹不得。

球形的气雾笼罩着放牛娃,一点一点的融入了他的身体。

放牛娃头脑中开始涌现出他短短7、8年时间的画面。

出生时,母亲的笑……

……

1岁多,父亲的身影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目前,你是我们唐家唯一的男丁,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出现在我们唐家的家谱上……我希望你做一个诚实的孩子,就叫唐信吧……”一个高大的男人对着他和蔼的说道。

……

漆黑的夜中,一群蒙面人持刀涌入他家的小院……

一匹快马疾驰而去,带着他们母子突出重围……

……

老黄牛出现了,放牛的生涯开始了……

……

慢慢的,另外一个画面出现了。

他穿着迷彩服在深山老林中战斗……

他脱下制服,做起了生意……

他爱上了一个女子……

他被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入他的心脏,心爱的女子在对他嘲笑……

画面那样近,又仿佛那样远。

犹如一部无声电影,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画面慢慢变红,越来越红。

两种不同的画面不停的交换着,让放牛娃的头越来越痛,意识越来越模糊……

天空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大地依旧青山绿水……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