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如梦人生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你以为你是谁
作者:三岁显老  |  字数:3314  |  更新时间:2019-11-21 13:21:53 全文阅读

没过多久便开始上菜,试了一下,味道确实不错,刚吃没两口,单哲便举起杯子对陈泽说到:“走一个。”

陈泽没说话,直接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单哲也不拖沓,一抬手一仰头,杯子中的酒也被一扫而空。

你来我往几次之后,单哲看了看手中的半两杯,摇着头说道:“杯子太小,有些不尽兴啊。”

“是有些墨迹,那我们就换大杯?”陈泽笑问道。

“换,服务员,拿两个三两杯过来。”

两个大杯子直接倒满,两个人再度拼起酒来。

“他们两个有仇?”苏安向一旁的梅小夕问道。

“没吧,可能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梅小夕看了一眼拼酒的两人,没再管他们,自顾自的吃着。

苏安看梅小夕不管,自己虽然有些担心两人,但也懒得管他们了。

毕竟相较于两人,她更担心自己的钱包。

没过多久,单哲还想要倒酒的时候忽然发现酒瓶已经空了,单哲对陈泽说道:“空了,要不再来一瓶?”

“再来一瓶喝不完就有些浪费了,让服务员拿几瓶啤酒来吧。”

“行,服务员,再拿四瓶啤酒过来。”

单哲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人物,所以在这种比较高档的酒店里喝啤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虽然明知道白酒啤酒混着喝对身体不好,但酒意上头的两人哪还管那么多。

趁着两人拼酒的功夫,苏安和梅小夕两人借着上厕所的名头跑到一楼大厅,在收银台处询问自己那个包厢一共消费多少钱。

“公馆宫八号包厢一共消费1280块。”收银员看了一下账单,抬头对两人说道。

苏安看了一下钱包里自己省吃俭用存的接近两千块的私房钱,顿时哭丧着一张脸,但还是把钱放到收银台上,对收银员说了句:“结账。”

“这位女士,公馆宫八号包厢的账单已经结过了。”收银员将钱退回,对苏安说道。

“结过账了?谁结的?”苏安有些不解,一起过来的四人,除了自己两人现在出来了一次,两位男生中途都没有出去过,能是谁结的账呢。

收银员指着大厅里一位坐在沙发上的女性说道:“就是那里坐着的那位女士。”

从两人的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上半身的背影,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向坐着的那人走去。

“你好,打扰一下,听收银说是你把我们包厢的账单给结了,我们就想问一下,你是不是结错包厢了?”

来到女子跟前,看到女子正在专注的看着杂志,苏安轻声问道。

“公馆宫八号包厢?”

“嗯。”

女子放下手中的杂志,浅笑着说道:“那就没结错,你们既然出来了,是不是饭局已经结束了?”

“那倒没有,里面还有两个人在拼酒。”

“好吧,那就再等等。服务员,三杯咖啡。”结账女子对旁边经过的一个服务员说了句,接着转身对苏安和梅小夕说道:“不介意坐下来喝一杯吧?”

两人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便走到了女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过相较于女子的大方得体,两人则显得有些拘谨。

结账的女子是林艺楠,单哲给柳念笙打电话的时候,柳念笙正在联盟网络做调研,毕竟身为一个秘书,肯定是要对老板的各个产业了如指掌。

而林艺楠当时也恰巧在联盟网络凑热闹,在听说单哲跑到庐州之后,不知怎么的头脑一热,坐着飞机就飞到了庐州,接着打车来到了新长城酒店。

到新长城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单哲几人也早已进了包厢,不好再去打扰,索性林艺楠就坐在大厅等了起来。

等待途中,林艺楠以为是前者请客,又担心单哲带的钱不够,虽然自己的担心很大程度是多余的,但她还是没忍住跑到前台把他们的账给结了。

楼上包厢里,陈泽看了看梅小夕两人之前坐的位置,向单哲问道:“她们俩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可能是先下去了吧。”

“那我们也下去?”

“嗯,喝完这一杯就走,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得让自己保持清醒。”单哲把酒杯倒满说道。

单哲举杯,两人碰杯之后皆一饮而尽,之后两人一齐去了厕所,听到旁边传来的呕吐声,单哲知道,他也跟自己一样是到厕所催吐的。

单哲讨厌呕吐的感觉,但他更讨厌喝多了之后第二天那种浑身难受的感觉,所以每次稍微多喝一点酒,他都会人工催吐,只为了第二天能够稍微舒服一些。

除了厕所,两人对视了一眼,互相称赞了一句:“酒量不错啊。”

楼下的三人相坐无言,一直到咖啡快喝完,才听到电梯处传来了单哲两人的声音,林艺楠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单哲皱眉问道。

明明自己来庐州的事除了辅导员他们谁都不知道,包括王伟自己都没跟他说,就是不希望这里发生的事被太多人知道。

“从你秘书那里得知你要请人吃饭,怕你喝死了,就飞过来了。”林艺楠伸手扶住单哲的胳膊说道。

“那你可真是闲的慌。”单哲把手甩开,不耐烦的说道。

虽然自己心烦也有梅小夕扶住陈泽的原因在,但单哲不愿意承认,只得发挥眼不见为净原理,抬脚快步往门外走去。

“我大老远的飞过来,你就觉得我闲得慌?”林艺楠追到单哲跟前拦住单哲,冲着他大喊道。

“你以为你谁啊?是我让你来的?”单哲脚步停都没停,绕过林艺楠继续向前走去。

如果放在平常,单哲一定不会这样说话,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单哲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单哲也知道,这种情绪是因为,自己想要逃避一些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来到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也不等其他人上车直接对司机说了句:“往前开,我让你停的时候再停。”

车上,心中的戾气无处发泄的单哲握紧拳头一直向座位上砸去。

“先生,座椅砸坏了是要赔钱的。”司机开口提醒道。

“砸坏了我陪你一辆车!”单哲冲司机吼道。

“哎。”司机重重的叹了口气,也懒得和这种喝多了酒的人一般计较了。

车子往前开了十几分钟,晚风抚平了单哲暴动的情绪,冷静下来的单哲开口对司机说道:“师傅,刚才不好意思,能麻烦把我送回刚才我上车的地方吗?这是车费。”

说完单哲就拿了一百块钱递给了司机师傅。

回到酒店门口,林艺楠埋着头蹲在路边,而陈泽三人也在旁边没有离开。

下了车,单哲走到林艺楠跟前直接往地上一坐,轻声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错,你想揍我就揍我吧。”

听到单哲的声音,林艺楠没有机会他,而是抬起头冲陈泽三人得意的说道:“我就说,他肯定会回来的吧,你们还不信。”

但从林艺楠那双闪着星光的眼眸中,单哲一眼便看出了这姑娘刚才绝对哭过,苦涩的笑了笑,心中想道:明明都把你惹哭了,你怎么还得意的起来啊。

“这次我不揍你,但你又欠我一件事。”得意之后,林艺楠又转过头对单哲说道。

“行吧。”都这个样子了,单哲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本想在酒店给林艺楠开间房,让她在这住一夜,明天坐飞机回燕京,但林艺楠却非要等几天,和单哲一起回去。

没办法,单哲只好把她带到自己住的宾馆,给她也开了一间房。

两天之后,迎新工作结束,单哲开始到班级里陪同上课,选来选去,最终单哲还是选了陈泽所在的班级,也就是自己上辈子的班级。

但单哲没想到的是,没过两天自己走在路上便开始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那一脸鄙夷的神情,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但每当自己去询问的时候,他们又总说自己什么也没说,几次下来,单哲也就懒得再去管这件事了,反正自己再过几天就离开这里了。

可他不管不代表有人不管,这不,林艺楠林姑娘就成功的打入到敌人内部,轻轻松松的就了解到了全部原因。

“怎么说呢,版本挺多的。有人说你是玩弄姑娘感情的陈世美;也有人说你是只会对女孩子发脾气的性无能;最严重的是有人说你是有特殊癖好的变态男,不过事情的源头应该都是那天晚上你把我惹生气的那件事。”回到宾馆,林艺楠将自己打听到的事全都说给了单哲听。

“哦。”

“哦?你不生气?加上你我,那天晚上也就五个人在那啊。”林艺楠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生气有什么用?难道去把他们打一顿,让他们为我证明清白?再说了,也有可能他们三个最开始也只是把本来事情的经过说给朋友听,但一传十,十传百,在传播的过程中事情的真相就被扭曲,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单哲耸耸肩,不在意的说道。

单哲的猜想没错,最开始三人确实是把这件事当做玩笑说给室友听,谁知在传递的过程中变成了这个样子,等几人想去解释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解释不了了。

真理虽然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但大多数人仍然选择相信多数派,毕竟华夏词典中有两个词:一个叫三人成虎,一个叫法不责众。

“那也不能让他们那么污蔑你啊。”林艺楠有些生气的说了句。

单哲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用你管,你等着看就行。”林艺楠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不可以以暴制暴啊。”单哲提醒道。

单哲口中的以暴制暴是指以肢体暴力控制语言暴力。

“知道了。”林艺楠的声音从即将关闭的门缝中传了进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