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雪藏 > 正文
第一章 是巧合吗
作者:逗皮  |  字数:5231  |  更新时间:2019-08-29 11:04:05 全文阅读

风马燕鸟瓷,金评皮颜挂。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这是晋代郭璞在《葬书》中对于风水的描述,书中说风水是相地之术,也就是研究环境与宇宙规律的哲学。

古今往来,对于风水的研究从未断过,很多人穷极一生,也就只是一知半解。在他们眼里,一切事物皆为命数,天命不可违,但他们也觉得只要掌握了规则,就能逆天改命,昌达显富。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们冠以风水的高帽,风水真正的功效,一直以来都是众说纷纭,谁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有些人却对这风水之事深信不疑。

尤其是古时的人们,更是将这些懂得风水的人看作是神明一般的存在,而正是这种思想的存在,使得那些江湖神棍有了可乘之机。

神棍,一直以来都是褒贬不一的存在,信者,奉之为神祇,不信者,则嗤之为蝼乞。

相传在敬宗年间曾出过这样一个江湖术士,此人早些年曾在山里得过几年道行,舌灿莲花,深谙风水之事,十里八乡的都传他是个活神仙,料事如神,能通神鬼。

靠着这点本事在江湖上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但好景不长,这件事传到皇帝耳朵里,立马勾起了兴趣,非要见见这活神仙。有人说这是好事啊,入了皇宫,那以后岂不是飞黄腾达。

但就在他入了皇宫之后这个活神仙便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谁也没再见过他。一时间这件事便被推至风口浪尖。

有人说他得罪了皇帝被秘密赐死了,也有人说他被皇帝留在了皇宫炼制仙丹,更有说他在皇宫九五之尊之地吸了龙气成了仙,总之是众说纷纭,五花八门,但追其根本始终也没个盖棺定论。

就在这万千猜测之中,有一条在当时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当然这也是捕风捉影的一个猜测。

据说这活神仙入宫那晚,天显异象,紫霞漫天,由东而来,形成紫气东来之气象,磅礴浩大,那紫霞飘至皇宫上方时,停留了片刻,降下一道紫电,霎时炸响了整个长安城。

后来有术士说,紫气东来本是祥瑞之兆,但这紫电却是生生劈来了灾祸。有人据此猜测,是天降的谴难,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那活神仙,是他招来了祸劫。

说通透些,此人本就是个江湖术士,定是没见过那些个宫里的宝贝,想必是他动了龙脉,才会有此罹难怪象。

龙脉失窃,这可是了不得的,若是谁能得到,别说荣华富贵,哪怕是想当个皇帝也都不为过啊。当时便掀起了一股寻龙脉的势头,但却迟迟传不出半点消息,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只是个传说时,江湖上再次传出关于这个宝贝的消息。

据说在清朝末年,太原有一张家,家主张百万可是个有钱的主,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家里的宝贝那更是不计其数,因此没少遭盗贼惦记。道上传闻这张家有一至宝,但具体是什么却一直没人知晓。

后来听张家一个挂子说那宝贝张老爷可是稀罕了,谁都不让看。这下可就把这宝贝传的邪乎起来,当时就有人把这和那传闻中的皇家龙脉联系了起来。

但还没等那些个老荣下手,这战乱陡至,铁骑刀枪之下张家不复存在,后人再去那张府也已是残垣断壁,宝贝也不知了去向。

时间来到近代,清政府倒台之后,炮火连天不止,民不聊生,为了活计,不少人都落草为寇,做着刀口舔血的勾当。华南一带,曾出过那么一批人,这帮人不打家劫舍,也不杀人越货,但却在当地有着不小的名声。

这几家人都有着各自的手艺,靠着这些个手艺,混的还算是有模有样。

但不知怎的,这几家人在接连的几天,相继被灭门,有人说是黑吃黑,也有人说是惹了不该惹的。

直到后来,江湖上也就没了这几家人的消息,慢慢的也就淡忘了这个曾经兴盛过的几个家族。

……

刚刚入秋,天气已经有些微寒了,风刮在脸上也有了些许的刺骨。

“轩子,有空回来一趟吗,把老宅收拾一下啊”

老宅是苏明轩的父亲留下来的,位于老城区,离他现在的家有着一段距离,平时苏明轩也是很少回去,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是个很古怪的人,对于这个父亲,苏明轩的印象可以说是很模糊。几个月前,老苏留下一封信,“出去散散心,勿念”简简单单的一行字,也没交代个所以然,就这样一走就是好几个月。

直到现在也没有再传来任何消息,换做常人估计早就报警了,但苏明轩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因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父亲总是这样不告而别,他也知道他去干嘛了,只是懒得过问罢了。

老宅也就这样闲置了下来,几天前,突然接到徐宣的电话,说是有人想租自己家的老宅,他这才有理由回去一趟。

徐宣是苏明轩小时候的玩伴,小的时候,他经常搬家,在一个地方还没混熟,就搬离了,因此也没什么朋友。他十岁那年,是他们家第一次搬到那个弄堂,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搬过家,徐宣也就算得上是他第一个朋友。

大学时,他读的律师,而徐宣则是考上了警校。

这么多年来,他因为事业的缘故也是定居在了离老宅挺远的地方,徐宣则依旧住在老宅那里,虽说在同一个城市,但两个人的联系却少了很多。

刚好这两天苏明轩也是休假一段时间,也就抽着空回了趟老宅,收拾了些旧物。

宅子不大,两室一厅,基本上都是木质结构,地板依旧还是水泥的,房子里也是一股浓重的潮湿味,虽然是阳面,但长久没人居住,门窗也是紧闭的,不通风,再加上天气本就有些湿寒,自然就成了这样。

苏明轩倒是奇怪怎么有人会看上这里,虽说宅子不大,但常年堆积的杂物倒是不少,都是些旧物件。

因此一直忙到下午,才勉强结束,安顿好后,苏明轩从老宅出来,最后看了一眼宅子,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把钥匙留给了徐宣,他也是朝着巷子另一头走去,再次走上这条小巷,苏明轩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老板,这张照片能再洗一张吗?”

走过几个街道,苏明轩拐进一间小店铺,这是一家老照相馆,几十平米的地方,老旧的机器,堆积成山的打印纸,以及墙上富有年代感的照片,这些摆设似乎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至少在苏明轩的记忆里这里一直没变。

正在苏明轩欣赏着墙上的照片时,门帘微微动了一下,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此时正端着茶杯,穿着白背心,大裤衩,不紧不慢地从那道狭小的门中走出,苏明轩礼貌的笑了笑,递过照片。

这是这家店的老板,梁辉,年轻时据说是个混社会的,从号子里出来后,就在这开了一家照相馆,一直不温不火的经营着,至今还是一个人过着。这些都是苏明轩的父亲告诉他的。

“这照片有些年头了”

梁辉接过照片,随手将茶杯放在一旁,看了看两眼便得出了结论。苏明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那还能翻新吗,不行的话就算了”

“明天来拿吧”

梁辉很随意地把照片放在一旁,重又端起茶杯,吹了吹漂浮在杯口的茶叶,简单地喝了一口,而后将杯子压在了照片上,就自顾自的忙了起来。苏明轩点了点头,也没再逗留,走之前留了一句“麻烦了”便就离开了。

老宅离自己家还算是比较远的,但好在自己家附近交通还算是便利的,老宅巷道狭窄,所以他也就没开车来,离开照相馆没几步路,就是公交站台,虽然地铁更快些,但他还是愿意挤公交。

虽然是刚刚入秋,但天黑的还是比往常早很多,回去的路上,街灯纷纷亮起,原本人烟稀少的街道,此时也能看到不少车来车往,随着下班高峰期的到来,城市也变得热闹起来。

傍晚的天气要凉很多,下了公交车,明显能感觉到阵阵凉意。苏明轩缩了缩身子,加快了步伐,虽然穿了长衣长裤,但却丝毫抵挡不住那刺骨的寒冷。

转过两个街道,苏明轩转进那条熟悉的小路,这是他回家的捷径,虽然很狭窄,但是却能缩短不少路程。

房子离苏明轩工作的地方很近,大学时,他主修的是法律专业,毕业后兜兜转转换了很多家公司,打拼到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现在就职于枫林律师事务所,虽然算不上业内顶尖,但也是小有名气。

如今也是有车有房,混的还算是可以,至少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再加上他还年轻,也算是年少有为。

苏明轩回到家中,刚一推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房子空荡荡的显得十分的冷清。

房子是三室一厅的,本来他想买个小点的,但公司附近这已经是最小的户型了。

再加上是独居,工作也比较忙,房子的装潢也是全权交给了装修公司,因此整个房子的布局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除了墙上的那个挂钟,其余的几乎和样板房没什么两样。

苏明轩放下钥匙,换上拖鞋,打开客厅的吊灯,一头栽进沙发里,老宅荒了很久,虽然不大,但年代也算是久远,杂物也是不少,这半天的收拾可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缓了一会儿可能是觉得太冷清了,他艰难的摸索着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倒不是感兴趣,只是想着有个响,不至于那么寂寞。

“今日下午,与我市星皇国际有限公司举行的拍卖会上,林氏集团以三千五百万的天价拍下一幅字画,据悉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林文朔先生,也是字画的爱好者。”

看到这里苏明轩不禁笑了笑,三千五百万,就买了一张纸,可真是太奢侈了。不过想想也并不算太出乎意料,对于林氏集团而言这点钱,根本就只是九牛一毛罢了,果然是有钱人的生活我们不懂啊。想着,苏明轩刚要换台,但下一秒手却似乎被控制住一般,定格在了那里。

“林氏集团千金,林芸今日也出现在拍卖会现场……”

林芸?苏明轩看着这两个字愣愣的出神。要说起林氏集团,大了不敢说,在他们这个市那可以说得上是龙头老大般的存在,几乎是以压倒性的实力垄断性地压在所有企业之上,算得上是家喻户晓的存在。

而比起这些,更让人们(尤其是男人)所熟知的,可能就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林芸了。如果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形容美女的,那么用来形容她可是一点也不为过。

在林氏集团这样一个商业帝国,林芸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一出生就奠定了她这不凡的一生。仅仅是林氏集团千金这一身份,就足以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而林文朔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因此他对于这个宝贝女儿可是百般呵护,几乎很少让她在媒体面前露面,保密消息也是做得十分到位,以至于在这位小公主成长的十几年里,外界几乎都没人知道林文朔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二十年后,似乎是继承了林文朔的基因,年纪轻轻的林芸也是颇具商业才能,常春藤名校毕业的她,兼具多方面的商业头脑,也是创立下了属于她自己的公司,虽然很大一部分是仰仗她父亲的缘故,但这样的年纪就能有如此魄力,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很快的林芸这个名字很快也就在商界传开,但依旧没人想到这么一个出落大方,亭亭玉立的女孩,居然就是商业大佬林文朔的女儿,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嗅觉敏锐的媒体很快就爆料出了这一大新闻,一时间几乎是轰动了整个商界以及媒体。

这个叫做林芸的女孩,这个林氏集团的千金,终于是不负众望的,再一次将林氏集团推上了头条,这样的身份,配上这样的面容,以及这样的成绩,很快林芸就取代了一众当红花旦,一举夺得国民媳妇的桂冠,成为万千人都羡慕的对象。

回到现在,虽然林芸已经在大众面前活跃了有一段时间了,但她的影响力依旧是十分显著的。一颦一笑之间散发着无尽的魅力。

苏明轩看着电视里这个尤物,不禁也是陷入了遐想,不过随即又打消了念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说他如今在这座城市混的也算是有模有样,但要说配得上林芸这样的女人,他还是远远不够的,甚至连见她一面都几乎是不可能的,苏明轩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不禁愣着出神。

街道上昏黄的路灯,一直延伸向远方。虽然才五点半,但天已经彻底黑了。苏明轩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拖着慵懒的身子,晃晃悠悠地从沙发上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直窝在那里,他早就已经麻木了,这一站起来才感觉到有些饿了。

借着客厅的灯光,苏明轩来到冰箱前,有气无力的拉开冰箱的门,一团肉眼可见的冷气扑面而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看着里面杂乱摆放的物品,让他一下子就没了胃口。

顺其自然的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食物,但当他看到垃圾桶里中午吃完的泡面袋,他又立马打消了那个念头,他现在是看到泡面就头疼,打个嗝都是满满的泡面味。

作为一个长期独居的男人,苏明轩对于做菜还是比较抵触的,并不是他不会,而是他真的懒得去弄,除非他真的吃够了泡面,或者是稍微有些空闲,他才会勉强亲自下厨。

显然现在这种情况属于两者合一,但无奈的是,他平时也很少去菜市场,因此冰箱里有的菜,还是上次他心情好的时候顺手买回来的,一直放在冰箱里,现在早就已经干瘪的不成样子了。

苏明轩打量了一下这些比他还蔫的蔬菜,实在是没什么做饭的欲望,于是随手把它们都丢进了垃圾桶。

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重新瘫坐在沙发上,熟练地拿出手机开始订起了外卖,这一系列操作完后,他重又陷入了迷茫,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电视机里继续播放着重复的广告,但苏明轩实在是懒得去调了,因为他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

咚咚咚

熟系的敲门声如同来自天堂的福音一般,唤醒了苏明轩沉睡的神经,仿佛隔着门他就已经闻到了食物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慌乱的穿着拖鞋,朝着门口走去,你永远想象不到食物能够拥有多大的力量。

“你…..”

苏明轩急匆匆的打开门,好字还未说出口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因为门外根本就空无一人,肯定又是楼上小孩的恶作剧,他这样想着,有气无力地关上了门,慢悠悠地走到沙发前,拿着手机看着派送信息。

但就在他放下手机的准备走到阳台看看时,阳台的窗子却意外的打开着,苏明轩大脑飞速的运转,我好像没开窗吧,他清晰的记得回来时窗子是关着的,就在他疑惑之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他的神经一下绷了起来。

逗皮
作者的话

从头开始改,希望能多提点意见,谢谢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