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刑警吴波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领导和夫人
作者:白云帆  |  字数:4154  |  更新时间:2019-10-14 04:02:25 全文阅读

陈晓露的手术做了,很成功。范大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吴波要去院看望一下,他叫上了刘怀仁和施永夏,主要是为了和他们多单独相处,增加了解。从进入二中队以来,和他们接触并不多。

施永夏二十八岁了。长刘怀仁一岁。由于他俩的值班排在一起,两人也能说得来,关系很好。

刘怀仁已经成家,有个一岁多的儿子,家住河北靠黄河大桥那片区域。那是河北最繁华的地方,过了桥就是市中心。施永夏还没有结婚,家也住河北。两人都是银山市人。

路上就聊了这些。也就到省人民医院了。

吴波买了些新鲜水果,施永夏买了一箱露露,刘怀仁买了一箱八宝粥,三个人就去了病房。

陈晓露看上去有些虚弱,但是精神很好,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范大民正在给她喂稀粥。

看到同事们来了,范大民特别开心。陈晓露一个劲儿的感谢吴波。她告诉吴波,柴副院长医术高超,手术做得非常好,非常的成功。

吴波听了也很高兴,叮嘱范大民好好照顾,暂时不需要操心队里的事,把嫂子照顾好就是最大的任务。

当晚看望陈晓露的有他的同事,还有陈晓露的家人,人比较多,所以吴波三个人坐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把情意送到就行。

出了医院,三个人开车去吃晚饭。这是出发前说好的,先看陈晓露,然后在一起聚个餐。

吴波开车到了他在新民路派出所上班经常去的刘记川菜。这里僻静,菜也便宜。

三个人互相客气一番,施永夏年长一些,吴波推让施永夏来点菜。施永夏点了宫爆鸡丁,盐煎肉,家常豆腐,醋溜洋芋丝,又给每人要了两碗米饭。吴波又加了一个红烧江团,烧三鲜,来了一个西红柿鸡蛋汤,要了六瓶啤酒。

吴波在刘记川菜吃饭,算是到家了,考虑到他俩住河北,也就不喝辣酒了,饭后让他们开车回去。

菜点好了,吴波借口去卫生间,到吧台先把账结了。因为他几乎没见过施永夏在外面吃饭下馆子。刘怀仁也是吃饭去的汽车修造厂那边,可能还是经济上不宽裕。

施永夏眼睛溜见了,待吴波回来就说道:“吴队,你也不给个机会。”

吴波笑着说道:“下次吧,因为今天是在我家跟前,所以我做东吧。我就在旁边的吉安小区住。”

吃饭能让人放松心情,感情容易得到交流。吃了一会饭,三人明显聊开了。没想到施永夏是陇西省政法学院刑侦专业毕业的,刘怀仁也是省警校毕业的。

吴波开心的说道:“咱们队真是藏龙卧虎之地。有学历的人多了去了。

施永夏说道:“是有学历没背景的人呆的地方。二中队这荒野之地,但凡有点办法的人都不来。”

“吴队,实际咱们院子你稍微修修补补也就可以了,建的那么好,以后我们未必能呆的住。”刘怀仁说道。

吴波说道:“不会吧。”

“还真说不上。”施永夏说道。

“队里谁能破案子一些?”吴波问道。

“二中队也没几个案子。范队比较能破案。主要范队辨认足迹和辨识各种方言厉害。于建民枪法好,能打,以前的魏队有案子都和他们上。我俩就是跑龙套的。”

吴波听了有点尴尬:“我也是刚刚来,要不我带你俩再加两个人咱们再巡一遍辖区?”

“施永夏说道:“吴队的心意我们领了。现在你巡查了辖区,确实有必要,以后有案子,从容一些。”

吴波说道:“以后我打算辖区网格化分配下沉警力,你们都有用武之地。”

施永夏明显爱吃鱼,一条江团,他吃了一大半。

交谈中,吴波得知施永夏住的离二中队不远,就提出到施永夏家拜访伯父伯母,施永夏却以吴波忙极力推脱,要不是就顾左右而言它,让吴波迷惑不解,也感叹交人之不易。

总的这顿饭吃的效果好,施永夏和刘怀仁给吴波也讲了一些心里话。

这顿饭吃完也十点多了。饭后吴波说要不你俩再到我那坐一会。两人都说太迟了,以后找个时间专程拜访。

开车回家路上,施永夏问刘怀仁:“你觉得吴队怎么样?”

“是个能干人,不拘泥于常规,热心。好像范队媳妇住院到专家做手术都是吴队给想的办法。”刘怀仁说道。

“心太强了,你说他为了赞助领着我们去把混混们爆揍一顿,要让心术不正的人参一本,日子能好过嘛?为的却是大家。”施永夏说道。

“不会吧,那还不让队里的人骂死。再者听说吴队上面有人。”刘怀仁说道。

“吴队这样的领导,希望在咱们队多干个几年,这样的人难遇上,现在谁愿意揽事呢。”施永夏说道。

“就是,吴队年轻,人并不简单。”刘怀仁说道。

回到家里,吴波又看了一会儿。辽源省警官学院陆教授的一本刑侦学专著,然后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没想到范大民竟然在足迹辨认和辨识地方口音上有钻研。现在相处的不错,找机会要多向他请教,把自己在侦破能力提上去。自己现在所学的全部是书本上的东西,而范大民是在侦破中经过实战锤炼的,跟他学能学到真东西,也更容易接受。

晚上和施永夏,刘怀仁聊得非常的开心,吴波有些兴奋,躺下后一时睡不着。他想到房屋建成,绿化搞好,是不是请领导们来举行个剪彩,在心里又把中队最近要做的工作过了一遍。十二点过了,累了一天,吴波终于感到迷迷糊糊困得不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电话突然振铃,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自从吴波在二中队任职以来,夜里还没有出现过电话呢。吴波以为发生什么案子了,一咕噜翻身起来,抓起了电话。电话号码却不是很熟悉。

接通了,传来了一个比较有气无力,喘着气的声音:“吴波,你快点来吧,我浑身发冷,特别难受,你来陪我到医院去看病吧。”原来是杜丽梅副局长。

吴波想到他单身一人,在电话里听着情况比较严重,于是三下五除二穿戴好了,立刻出门打的前往。

杜丽梅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盖着被子。浑身发抖,脸色发红,额头发烫。

吴波立刻背起杜丽梅下楼去医院。

杜丽梅现在的车是一台豪华版的桑塔纳轿车。夜深人静,路上了无车辆,吴波一路疾驰,向陇大附属医院驶去。

“你怎么走这边,是去附属医院吗?”杜丽梅问道。

“是的,杜局。去附属医院近一点。”吴波答道。

“局里的合同是签在省人民医院的,去哪里吧”杜丽梅说道。她想起来吴波为何晓云的妈妈打架出头的事儿,应该是吴波不愿意去省人民医院的原因吧。

吴波没办法了,只好在一个路口变道,去了省人民医院。

还好,何晓云的妈妈没有值夜班。吴波松了一口气。

医生诊断杜丽梅是肠胃性重感冒,给开了药,输了液体。然后吴波就和杜丽梅又回到了她的家中。

吴波操心杜丽梅按医嘱服了药,让他安心休息。告诉杜丽梅他就睡在客厅,如果有事就叫他。

杜丽梅躺在床上却好一会睡不着。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在病了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吴波。看到吴波速度来到,镇定自如地在家里和医院里为他忙前忙后,她心里温暖而感动。

吴波盖着一条毛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屋内灯光暗淡,宽畅的客厅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陌生。这是一个单身女人的家,而且是女领导的家。对他来说,杜丽梅目前还遥不可及,在工作中根本接触不上。因为一场酒店宴客,就这样来往起来。杜局长病的是很严重,需要人照顾,但是他为什么不叫别人呢?

被领导青睐,进入领导的私人生活,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愿意走仕途的话。在内心里,吴波却并不希望这样。然而,从为人和关心他人的角度讲,他又无法拒绝这种要求。思绪翻腾,一时睡不着,离天亮只有几个小时,他静下心来,眯了一会儿。

早上吴波起来,出门给杜丽梅买了素包子,大米稀饭,推开卧室门,发现杜丽梅还在酣睡,就留了一张字条上班去了。

早上杜丽梅醒来。来到客厅里发现了包子和稀饭,看到吴波大气而又不乏娟秀的字体,怔怔地想了一会儿,嘴角咧出一个微笑,就把早餐加热,开心地吃了起来。

中午吴波在外面吃了饭,给杜丽梅要了一份西红柿鸡蛋面片,开车送到了杜丽梅家。

杜丽梅没有想到吴波是这样一个体贴入微,很会关心人的人。西红柿鸡蛋面片揪得很薄很小。很适合病号吃。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吴波专门叮咛小店的老板给做的。

由于城市之光小区距离二中队路程比较远,吴波看着杜丽梅吃完饭,嘱咐他按时服药,略微聊了几句就要上班去。

“你的绿化和建房进行的怎么样了”杜丽梅问道。

“正在进行中,都还好。”吴波答道。

“你的干劲让我想起了自己刚参加工作那会儿,都过去了。你太年轻了,以后还是不要超常规干事情了。路上开车慢点。”杜丽梅爱怜的看着吴波说道。

晚上吴波给杜丽梅买了素三鲜馄饨,开车送过去。杜丽梅坐在客厅里吃饭,吴波就把客厅的卫生略为搞了一下,把垃圾拎出去,扔到了小区的垃圾收集箱里,又烧了开水,把两个暖瓶都灌满了。由于要值夜班,就像杜丽梅告辞,必须要走了。

杜丽梅亲切而感动地说道:“要值班就不

来了,那么远。昨晚上也没睡几个小时。回去开车不要急,慢点开。”

“杜局,我知道了。你把药吃了,今晚早点休息吧。”吴波嘱咐道。

“今天好多了。杜局杜局的,以后有机会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叫我丽梅姐吧。”杜丽梅说着瞋了吴波一眼。

“好的,丽梅姐。”吴波恭谨地说道。

杜丽梅欣喜地答应了一声。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

吴波走了以后,杜丽梅把卧室里收拾好了,吃了晚上服用的药,到了书房,坐在临窗的书桌前,支腮凝神沉思。

她回忆着从昨天生病到今天晚上吴波离去,和吴波相处的点点滴滴,感到浑身都被一种温暖包围着。她仿佛还能感受到吴波背着她时的体温,仿佛自己的心脏还和着吴波平稳有力的步伐。她想把这种感觉永远留在心里。她感觉一天之间,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吴波终于肯叫她丽梅姐了,这让她分外开心。

吴波和她相处丝毫没有谄媚,不卑不亢,自然地为她做着一切,仿佛就像一个亲人。

叔叔的告诫又回响在耳边。现实里有一条鸿沟,这条鸿沟似乎无法跨越。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恨不生同日,日日和君好。

现实和愿望的反差,让两行热泪流下了她的脸颊。

二中队所处的河北边缘,晚饭以后,街道上就非常空旷,没什么行人了。夜里更是分外的宁静。

吴波站在已经绿化的差不多的前院子里,望着星空,想起了杜丽梅。她是那样的孤独寂寞,吴波能想像她一个人在那大房子里的冷清,俗话说,独木难着,独人难熬,她为么不再结婚呢?她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有那么一瞬间,吴波感到自己内心的潜意识里还是想得到杜丽梅的庇护,对他的前途有所帮助。

民警邢兆丰出来上卫生间,他快五十岁了,是队里年龄最大的队员看到吴波还站在院子里,就问道:“吴队,还不睡啊?”

“睡不着,你先睡吧。以前夜里接过案子吗?”吴波问道。

“接过,少,这地方,没几个人”老邢答道。

吴波本来安排老邢和自己一起值班,想

好好聊一下。他想对队里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结果和杜丽梅相处的一天一夜让他的心情无法平静,把原来的想法放弃了。

邢兆丰上完卫生间回去了。这一打扰,吴波的情绪中断了,困意马上袭来,也回去睡了。

这一夜,吴波做了许多梦,不过早上一醒来,一个梦也不记得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