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天才罪犯 > 闯江湖
第十二章 报名参赛
作者:残笙  |  字数:4606  |  更新时间:2019-12-03 21:09:01 全文阅读

现在已是深秋。

尽管地球上还有着不少遗址公园,但如今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使人们渐渐忘记的这些蕴含着无数美丽的地方。

在当今时代,科技与环保是很重要的,至于其他地方的名胜古迹,或者风景优美的地方,都成了地球上可有可无的摆设品。

没有人会为这些饱含哲理的句子停下。顺带一提,那事刻在朝圣之路上一块石头的句子,有很多年历史了。

但没有人愿意理会这些。

所有人都匆匆忙忙的,从来不会放慢脚步,细细欣赏沿途的风光。

“呼啦”一声响,一把上了年纪、很朴素的扫帚倒在了厚厚的落叶堆上,这才让思绪飘离的老王缓过神来。他连忙捡起这把扫帚,将它靠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对着眼前这巍巍青山,不由得思绪万千。

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啊……自己与这青山相伴二十年了……

他今年六十岁,四十岁在一次实验中发生了小型爆炸,导致他左手瘫痪,政府见他没亲没故的,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就把他调到了这儿当护林员。但与其说护林员,倒不如说是个打杂的,整天就扫扫落叶。天气好的时候晒晒太阳,不好的时候就回山坡下的屋子里呆着。有的时候到离山坡不远的树林子里探个险,或者去擦一下“国家自然保护区”牌子上的灰尘。

这样慢节奏的日子,让老王十分满足,尽管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但沿途的风景十分美丽,虽然远离了热闹喧嚣,但这也足够,很好了。他坐了下来,依靠石头,就这样想着。

只是可惜了,没有谁会停下,闻一朵小花的淡淡芳香。

老王起身,望望山坡下空荡荡的悬浮路,轻叹了口气,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拿起一旁的扫帚,慢慢地往山坡下走去。

看来,这又是一个无人问津的日子。

尽管早已习惯,可老王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忽然,远处的悬浮路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辆高级悬浮车朝保护区这里急速驶来。

老王惊讶的一愣,他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有人来。但看到来者后,老王显得有些欣慰,便说道:“您来了啊,好久不见您来了。”

来者是一名身穿便装的长发青年,他撇了撇嘴,那双大海似深沉的眼睛看着山坡上的青山,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他用半是责怪半是强调的语气对老王说道:“王伯,我都说了多少次了,直接叫我‘凌寒’就好,我可是有代号的,您干嘛不叫啊?您这么敬重的称呼,每次听到您叫我,鸡皮疙瘩都给起来了!”

老人听凌寒这么一说,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凌寒看着老人,从他的脸上找到了岁月沉淀的痕迹,顿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老人安慰凌寒几句,又向凌寒承诺下次一定叫他的代号,这才颤颤巍巍的转身回屋。

凌寒的眼神中增添了些许伤感,他望着老人孤零零的背影,目送着他进屋后才慢慢离开。

他爬上了山坡,想都没想就躺在落叶堆上,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时,一阵风刮来,树林里泛黄的梧桐叶和银杏叶飘落下来。

这些树叶落在地上时发出了“沙沙”声,就好像诉说着千古的孤独,万般伤感惆怅。

尽管,树叶们没有听众。

太阳渐渐偏西了,凌寒这才缓缓起身,眼里多出了一丝迷茫和怅惘。

被夕阳渲染着的天空显得十分梦幻,也提醒着人们天色已晚。但凌寒却迟迟没有回去。

今天是月圆之日。

就在凌寒躺着的这块土地,在月圆之日,是三人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次日,清晨。

顾惜漓睡眼惺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么快就天亮了,他还没睡够呢。

但一想到妆面今天要带他出去走走,顾惜漓顿时睡衣全无,他起身,进入卫生间开始洗漱。

妆面这时已经来到了门外,她犹豫着该怎么喊门内的人起床,门就被打开了。

顾惜漓也正想去找妆面呢,结果刚一出门就和她碰了个正着。

他看到眼前的可人儿,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他那洁白的牙齿,笑眯眯的问妆面道:“我可爱的妆面教主,你昨天说好的今天带我出去玩儿的,既然你这么快就来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妆面有些无奈的看着顾惜漓,但还是点了点头,拉着他的手往出口走去。

一路上,顾惜漓左顾右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巨大的地下实验室。

所呈现的一切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却又很陌生。这种感觉他说不出是什么,但有些恍恍惚惚的,有些忧伤。

太空金属隔音墙,也是通道里的墙。在他的印象里,这种墙是透明无色的,可以调成各种颜色。而这通道里的墙是淡绿色的,其他房间的的墙是米黄色的,给人一种自然,温和的舒适感。

他模模糊糊的记得他对实验室的打造十分挑剔,但这个实验室就好像是专门为他打造的一样,一切都是和他那么合得来,毫无瑕疵。

顾惜漓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也跟着妆面很快来到了出口的地方。

“expen.”妆面念出了密码,顾惜漓的心中对这密码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的感觉,但他也顾不上多想,他现在,只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了,出口就在不远处的上方,妆面顺着电梯上去,而顾惜漓则紧紧的跟在妆面的身后。

出口关闭了。

顾惜漓新鲜的四处张望着,他正踩在一块很大的草坪上。

远处有些隐隐约约的楼房的影子,但并不清晰。

阳光撒在了顾惜漓的身上,他感到一阵温暖,于是开始兴致勃勃的摆弄着小草上被阳光照耀着的露珠,觉得很是新鲜。

妆面在一旁哭笑不得的看着顾惜漓,虽然他已经恢复了那活泼开朗的性格,但现在的他咋一看就和一个幼稚园小孩没啥区别啊!

妆面无奈的揪了一下顾惜漓的耳朵,顾惜漓这才极不情愿的跟着妆面去了piano酒吧。

进酒吧后,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顾惜漓,而顾惜漓却浑然不知,见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他就兴高采烈的和他们打招呼。

在打招呼的时候,顾惜漓感觉到了强烈的生命力,这股强劲的力量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原来,这就是生命的感觉吗……

“呐,你好呀,我的代号是血熙。”他蹦蹦跳跳的对着一个正在玩手机的男子说。

但众人却用看外来物种一般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不像青年的青年,并没有表现出欢迎的气氛,对顾惜漓不理不睬的。接着又用质问的眼神齐刷刷的望向了正坐在吧台的两个愁眉苦脸的男子。

男子们自然是感觉到了众人“炽热”的目光,再一转眼看到了阳光灿烂的顾惜漓,自然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前几天他们灰溜溜地从挑战的草坪回来,就把顾惜漓那可怕的的技术在彼岸教会里传了个遍,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不知名的杀手是个“魔鬼”,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可眼前的这个形若顽童的青年,和魔鬼根本占卜沾不上边儿啊!

该不会是这两个人为了给自己的失败而找借口吹牛的吧?

两名男子百口莫辩,但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于是其中一个金发男子拿着手机,急切地朝妆面跑去。

妆面正无奈的看着顾惜漓开心的给别人打招呼,正当她要拉着顾惜漓去别的地方时,有人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眉头一皱,回头看,正准备责怪拍自己肩膀的那个人,但一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心腹,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金发男子将手机递给妆面,神色凝重的指着上面的一条公告。

只见上面写着:

世界杀手协会置顶公告:世界杀手协会即将开始,请各个道中集团派精英代表前往世界杀手协会总部报道。手持S令牌及以上的杀手请注意,你们可以直接晋级决赛!另外,今年的杀手协会总部坐落于M国首都1区纽约。

——世界杀手协会总督会

看完这条公告,妆面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因为她并不想才加这次杀手大赛。作为道中唯一一个女首领,很容易遭到其他集团在政治地位上的排挤,自从上次杀手大赛后彼岸教会就损失了十多名手持AA令牌的杀手和两名手持S令牌的精英杀手。可谓是元气大伤。现在彼岸教会只剩下妆面一名S级杀手和两名手持AA令牌的,实在没有实力冲击白道集团的排行榜了。

杀手界将手持S令牌的杀手归于经过世界低级杀手训练的杀手,而手持AA令牌的杀手归于经过国家高级杀手训练的杀手。共从SSS令牌一直到E级令牌。杀手这个职业对身体的条件要求是分苛刻,能拿到E令牌的杀手就可以以一敌了,妆面自己的战斗力就十分强大,但她也不能轻易参赛,可这次要是输了,那彼岸教会被遭到的排挤肯定会更加厉。

正在妆面愁眉苦脸该怎么办才好时,顾惜漓端着一个装着法国进口的高级葡萄酒的高脚杯走了过来,正准备喝酒在别人面前耍耍帅呢,但看着妆面脸色不太好,于是把酒递给妆面,笑嘻嘻地问:“可爱的妆面,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呢?”

妆面这才发现自己的好友来了,她连忙挤出了一个笑容,接过了酒,将酒一饮而尽了。

但在顾惜漓看来,妆面的举动十分奇怪,在他给别人打招呼的时候也留心着妆面的举动,自从那个看起来是妆面的得力助手的“金毛”把手机给妆面看上面的东西后,妆面就变得不正常了。

那个手机有问题!

顾惜漓恨恨地扫了一眼站在妆面身后的金发男子。

要是妆面有事,你就死定了!

那“金毛”正等待着自家老大的回话呢,居然被顾惜漓这冷不丁的一扫,立刻打了个寒颤。

妆面马上感受到了身后手下的恐惧和顾惜漓正在外泄的杀气,她对顾惜漓讪笑了一下,正欲解释,顾惜漓就一把抢过手机,迫不及待的开始读手机上的内容。

待他读完,紧张的神色缓和下来,恢复了他天真的“临时人设”,不满的对妆面嚷嚷着:“好啊妆面,世界杀手大赛这么有趣的事,你既然不给我说!”

顾惜漓喊的尤其大声,可酒吧里的人听了并没有议论,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积极发言,站在妆面身后的金发男子更是在心中叫苦不迭。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啊!

这个心智貌似看像孩子一样的青年,刚刚扫了那“金毛”一眼所散发出的杀气相当于手持D令牌杀手全力一击所散发的杀气!如果这个青年的全力一击,又将达到一个多么恐怖的级别呢?

如果那天他刚刚来的时候没有好好招待他,对他的轻视很明显的话,估计现在他们就不能坐在这里轻松愉快的聊天喝酒了……

壮面也在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她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个天才,但也没想到他会变得如此强大。

是经历了什么事吗?还是?……

妆面想来想去也想不通,思绪也就飞回了顾惜漓的身上。

这个家伙,成长的可真迅速啊,这哪里是天才,分明是个鬼才好吧!

怕顾惜漓又不高兴了,妆面连忙道:“不是不给你说啦,是因为杀手大赛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那可是要死人的!”

顾惜漓没等装面说完就立刻打断了她,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看似非常有来头的黑色卡牌,上面镶嵌着金花边,花边内有三个字,妆面定睛一看:SSS级令牌!

她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时隔四年没见,四年前的他,还只是个手持A令牌的少年啊!

妆面身后的金发男子好奇地探过头,等他看清那张令牌上的字后,瞳孔极速收缩了好几下 随即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顾惜漓。

一刹那,顾惜漓的身影在二人眼里变得高大起来。

顾惜漓见二人这样反应,就绽放了个灿烂的笑容,他只不过是早晨洗漱的时候在墙中的暗格发现了这张卡牌而已,顺手放兜里的,哪知道收起后还真的派上了用场呢?可这张卡的主人代号也是血熙,为什么会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呢?

顾惜漓没有继续多想,而是轻轻的从妆面的手中抽出卡,随后单膝跪地,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手持SSS令牌杀手血熙,前来申请加入彼岸教会,誓死追随彼岸教主妆面阁下!”他又缓缓的站起来,接着说道:“愿彼岸教主妆面同意血熙前去报名参加世界杀手大赛,为本教会争光!”

妆面看着顾惜漓坚定的眼神,又望望顾惜漓身后吃惊不已但却包含期待的彼岸教会成员,她知道,她不能拒绝。

苦笑了一下,妆面点了点头。

雏鹰终于成长,愿你飞黄腾达后,不要忘记曾经孕育你的,是你正俯瞰着的大地……

于是在顾惜漓的催促下,妆面像被赶鸭子上架似的填了一份电子报名表。见发送成功了,顾惜漓就兴奋的又蹦又跳,刚才的严肃与坚定荡然无存。

妆面无奈的一扶额,冲顾惜漓笑了笑,随机招呼着吧台哪儿一脸惊讶的和身边的手下,对彼岸教会的核心成员们说道:“现在就出发,在我们回来前,彼岸教会所有关闭,不得放人进来或私自出行。我们不在的日子,你们必须全部拿到‘B+’令牌!”

说完,妆面就带着人潇洒的离开了,留下了有窃喜也有叫苦连天的众人。

新的旅程,即将开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