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锦绣江湖传 >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作者:谁动了我的乌托邦  |  字数:4035  |  更新时间:2019-09-20 20:30:04 全文阅读

李百川本在城主楼中练字,正写得心烦意乱,忽听手下来报,说是城门口处,有一须发皆白的老头儿,一身江湖打扮,却手持禁军统领铜牌,欲想带着个身型骇人的怪物进城,当即便将笔掷在了桌案上,接过铜牌细细瞧看。

瞧了片刻,李百川便知道手上腰牌不是仿造之物,可听手下说持牌之人,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也不由心生疑窦,忙唤人牵马,直奔城门口亲自去悄悄,他虽未见过石磐,却也听说那禁卫统领未及而立,模样定不是手下所述。

依他所想,若城门口那老头儿打扮的江湖人真是石磐,多半是领了秘旨暗令,方才乔装打扮掩人耳目,若非如此,定是有人盗了石磐腰牌冒名顶替,无论是也不是,他身为晚春城城主,需以谨慎应对。

李百川有近十年未皇帝受诏令,自是不识石磐面目,可做了十六年奉常的秦文植,他怎会不认得。上次老皇帝诏他进洛都时,两人曾有过几面之缘,如今秦文植容貌虽苍老了许多,他一眼却也认了出来。

与秦文植问了事因经过,李百川知是一场误会,瞧着大块头愣了又愣,半晌说不出话来。莫说是这些城门守卫了,便是他瞧见了这大家伙,怕也轻易也是不敢放进城中。

“还不滚过来道歉!”

一众守卫听见城主下令,哪敢不从,当即跪地磕头给秦文植赔罪,心头盼着莫要因此丢了饭碗。秦文植岂会将这等小事放在心上,更不喜人跪他,忙挥着手让守卫们起身。

“好了,秦大人既然不怪罪你们,那就都起来吧!”

李百川向来体恤手下,这些城门守卫也都是依令行事,并无过错,见此事已了,松下口气来,心头暗自庆幸还好来人是秦文植,若换个跋扈不通事理的,非要治守卫冲撞之罪,他这做城主的,可要陷入两难之中了。

“秦大人,几位少侠,快随我进城吧!”

陈惊蛰与城门守卫剑拔弩张僵持之时,城门口便已聚了不少人想瞧瞧热闹,李百川这一城之主亲至,更是惹人耳目,只这一时片刻,便又添了五六十人围看,交头接耳,私语不停。

“都聚在城门口干什么!”

李百川瞧了瞧围观之人,知都是凑热闹的,眉头一扬,低喝一声,原本窃窃私语的人群闻声霎时鸦雀无声,待李百川再一瞪眼,人群不敢再留,立时散开,一城之主的威严显而易见。

“这……这便是晚春城吗?”

李百川引几人入城,陈惊蛰跟在他与秦文植身后,行过约有三四丈宽的城墙,眼前豁然一亮,只瞧了一眼,便为城中景象所撼,瞠目结舌,傻愣愣站定了身子,一时迈不开腿。

晚春城既可称作小洛都,城中繁华美景,岂会陈惊蛰这个乡野小子可想,他几人自北门入城,一入城中,眼前便是一条十余丈宽的青石长街,笔直如尺,径似绳墨。长街左右,屋舍高低不一,垂着石街,延东西方向而去,屋顶瓦片,或青或红,错落有致,并无定数。

再顺长街望去,屋舍前丈许左右,每隔不过八九丈远近,便栽着一株大柳,枝干有一人环抱粗细,上栖鸟雀,不时嘤嘤啾鸣,两柳之间,砌着长约一人高矮的长石椅,似是供人歇脚之用。

此时正值春意浓时,大柳细枝垂落,坠着嫩叶新芽,似是沿街放了两张挂满松石碎玉的屏风,将长街与屋舍隔开,人马驰过带起风来,霎时纤枝轻轻悠荡,沙沙作响。

“怎么,吓到了?”

柳岱远见陈惊蛰愣愣站定身子,似是痴傻了一般,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却见陈惊蛰双眼眨也不眨一下,缓缓摇头笑了笑。莫说陈惊蛰这自幼在山里长大的野小子了,便是他这自恃见过世面的横剑谷传人,初来晚春城时,也不由为城中美景失神。

“走吧!”

柳岱远手在陈惊蛰肩头拍了拍,将他唤回神来,指了指身影渐远的李百川与秦文植二人,笑着扬了扬下巴。

“嗯……”

陈惊蛰正出着神,肩上背柳岱远一拍,身子不由轻轻一颤,侧过头来,见两兄妹眼中含着笑意,知是自己出神所至,摸着鼻头颇为窘迫。

“他日一定要带春花来这晚春城看看……”

陈惊蛰深深吐出一口气,定了定神,可一踏入长街,便又不自觉被长街两侧店铺中的叫卖声牵了魂去,顺着招呼声东瞧一眼西望一眼,一时玉石铺子,量衣布店,客栈酒楼,钱庄当铺,糕点小摊,尽收眼底,不过两侧店铺委实繁多,陈惊蛰纵使瞧花了眼,也不过是走马观花罢了。

晚春城中,江湖人众多,是以偶尔瞧见一两个生面孔,倒也不足为奇,不过陈惊蛰几人却是颇引人注意,缘由无他,有大块头在,想不惹人耳目,那才是天方夜谭,瞧见大块头那异于常人的身躯,不由与身旁人小声嘟囔着。

柳岱远瞧在眼里,眉头紧皱,回头瞧了瞧大块头,见他并无异样,暗自松下一口气来,他可是在勺子坳内见过大块头动手,若他真暴起发难,这些江湖中人,功夫稍差些的,怕是都难在大块头手上撑上片刻,更不说寻常百姓了。

陈惊蛰旁若无人,只顾着东瞧西看,一时倒也忽略了跟在几人身后的大块头,好半晌过后,私语声渐大,亦开始有人指指点点,更有甚者,见大块头模样痴痴傻傻,便大着胆子朝他扮起鬼脸来,似是故意逗弄他,大块头呲牙咧嘴低吼着回应,这些人见了,更觉有趣,不由笑出声来。

戏笑声此起彼伏,陈惊蛰被唤回神来,这才记得还有大块头在,回头瞧了眼,见他隐有发作之意,忙移步到他身旁,拍着腰背将其安抚下来。常日里大块头虽然对陈惊蛰颇为依顺,可若他发起疯来,陈惊蛰可不敢担保,自己能拦得住他。

“乖啊!咱不理他们,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少见多怪!”

陈惊蛰似也是瞧不惯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是以并不敛声细语,嗓音颇大,附近指指点点之人,也都听得真切,当即便有几人变了脸色,甚至个把脾气差的,手已摸上了腰间,瞧那架势,仿若要当街发难,教训陈惊蛰一番。

更有几个五大三粗络腮汉子,听陈惊蛰之言,仿若觉得定是在指自己一般,见陈惊蛰年纪轻轻,更不愿跌了颜面,当即呛声回去。不过大多数都不像这几人般,只笑而不语,静待陈惊蛰如何应对,等着瞧个热闹。

“哪家的小娃娃,口气这么大,也不怕闪了舌头!”

“说爷爷没见过世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就是,胎毛还未褪尽的小子,没半点儿规矩!”

“…………”

李百川与秦文植走在前头,正与秦文植指着城中精致处,时不时回应着城中百姓问好,忽地听见身后嘈杂,隐还有喝骂声。二人闻声回首,这才发现陈惊蛰几人并未跟上,落下二人约有十几丈远,踮脚隔着人影眺目望去,见他几人似是与人起了争执,便就折身而回。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要在我晚春城里定规矩!”

方凑近了八九丈,李百川正听见了规矩二字,面色一沉,便喝声询问,话音落下,却不见有何应答,之前几个骂得起劲儿的,一瞧是李百川,这时也没了声音,只悄悄别过头去,不敢出头逞威,生怕触了霉头。

“怎么回事?”

李百川四下扫了扫,见无人应他,便问与陈惊蛰几人。陈惊蛰瞧这位城主大人面沉如水,误以为是他当自己几人惹事生非,心有不快,忙将事因经过说解释与他听,只一五一十,并不添油加醋。

“我李百川自做了这晚春城城主,从未严令禁止江湖中人入城,哪怕是些声名狼藉之辈,也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常日里你们好勇斗狠,拼个你死我活,只要不伤及我城中百姓,我便懒得理会你们。”

“可今日我李百川先将话放在这儿了,这几个年轻人是我晚春城的客人,谁再敢指指点点,口无遮拦,大放厥词,通通给我滚出城去,诸位若有人不服,心气不顺,我就在城主楼中候着,听清楚了?”

“我问可都听清楚了!”

李百川环顾四周,声如闷雷,目光灼灼逼人,一时无人敢与其对视,围观看热闹的皆鸦雀无声,待李百川又喝问了一声,这才连连应是,瞧向陈惊蛰几人时,也都眼含忌惮之色。

“晚春城中鱼龙混在,有几个少见多怪的也属正常,还望几位少侠莫放在心上,快些随我去城主楼吧!”

说到“少见多怪”四字时,李百川话音故意重了几分,围观众人听在耳中,只面色尴尬,却不敢似方才呛声陈惊蛰那般回呛过去,欺负个毛头小子他们敢以此为乐,可李百川,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有半分不敬。

倒不是说他们忌惮李百川的城主身份,江湖中人向来不将朝堂府衙放在眼里,便是那些朝堂显赫,王公贵胄,酒酣时口无遮拦也敢编排几句,可李百川虽也是大魏臣子,身份更比不上那些达官显贵,江湖中人却无人敢惹,至于缘由,晚春城中人尽皆知。

晚春城城主李百川,本乃溪泗国国人,因身手卓绝,任以殿前郎中令,那时楚国还称楚枫,魏国尚唤魏槐,后溪泗国为楚国所灭,李百川为报国恨家仇,只身投魏,于魏王麾下鞍前马后,屡有战功,待魏国灭楚平定天下后,魏王称帝,本欲拜他为将,可李百川却只愿择一城主。

李百川尚在魏王麾下时,便已是半只脚迈入治国境的高手,江湖顶级之列,以身手而言,若非天下境,可伤却不得杀。李百川初任城主,晚春城便已是鱼龙混杂之地,有些不知其名的江湖人,当李百川是柔善可欺的软柿子,处处与他刁难,后悉数被他一怒之下出手收拾了,或伤或残或死,都丢出了城去。

便也自那之后立下了规矩,江湖中人可随意出入晚春城,决高下,解恩怨,一切全凭各自本事,生死不忌,但若有人敢滥杀无辜,祸及城中百姓,那便只有死路一死,是以这些年来,晚春城中虽江湖人众多,却也相安无事,愈加繁华。

“这几个人到底什么来头,值得城主发下话来?”

李百川引着陈惊蛰几人,身影渐行渐远,待瞧不清楚了,围观之人这才又窃窃私语起来,与身旁人打听陈惊蛰几人的来历,不过问了半晌,却只知那须发皆白的老头是个什么大人,似是姓秦,一时也未曾想到秦文植之名,至于陈惊蛰几人,却是一概不知。

李百川如此维护陈惊蛰几人,倒是不见得有多看重这几个江湖少年,归根结底,还是看他几人与秦文植同行而来,瞧着又颇显熟络,是以才替几人解围,不然陈惊蛰几人便是命丧当场,他也懒得问上一句,只吩咐侍卫将尸首扔出城去。

“你们说,方才面上有疤的小娃娃,瞧着像不像前些日子传言的什么前国遗嗣,还是什么身怀异宝,再不就是说什么偶得了秘籍神功的那个小子?”

人群之中正议论着陈惊蛰几人来历,忽地有人提了一句,一时附近之人耳闻后纷纷一愣,便开始低头回想起陈惊蛰的模样来。

“唉?你这一说,我倒也想起来了,好像还真是这小子,不说左颊上有三道爪痕,腰间别着把黝黑短剑嘛,可不就是他了。”

“呦,真有这么个事儿啊?我一直当那传言是假的呢!”

“这事儿是不是真的,暂且另说,不过这人,应该是错不了了……”

“我说这城主大人怎么发话了,原来如此啊!”

过不片刻,众人似是都记起了前些日子的传闻,你一言我一语,交头接耳,互与应答,一时嘈杂声又纷纷而起,好不热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