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胎葬 > 正文
第十二章:祖庙
作者:若秋叶静美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19-10-26 22:15:54 全文阅读

长生殿,是皇帝平时的休憩之所,四周有侍卫把守;殿内布置素朴,只在殿中安置一些书案和座椅。

燚怀王此时就在长生殿中,对于燚怀王的到来,皇帝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他未明说,而是问道:"皇叔今日进宫,不知有什么要事?"

燚怀王听闻皇帝问道,本想斟酌一番后,再开口询问,但想了想,还是直接点:"请皇上恕臣造次之过,微臣近几日听闻坊间私下传言,皇上最近诞下了一位皇子,所以前来询问皇上真假。"燚怀王一边说明来意,一边注意着上首皇帝的面部表情。

张浩仁听闻他的这位皇叔此言,脸上就流露出几分哀伤的表情,然后似乎就"陷入了回忆中",表情时而痴迷,时而神伤……燚怀王见到皇帝此种表情,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暗道:莫非自己来此是个错误?皇帝没有回话,燚怀王也不好接着问,只好与其一起陷入了沉默。

在这诡异的沉默中,过了大约半刻钟,皇帝"似乎"从哀伤中回到了现实,他看了看在对面垂首站着的自己的皇叔,而后说道:"看来朕这皇宫还漏着风啊;如皇叔所说,朕在几日前终于添得一皇子,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还未向外面宣布此事,不过既然外间私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那你就代朕将这份诏书宣示出去吧。"说完,皇帝手中出现了一份诏书,递向了燚怀王。燚怀王见此急忙上前双手恭敬接过,而后放入自己的储物器中。

收好诏书后,燚怀王接着说道:"恭贺皇上,喜得皇子实乃帝国之幸。只是臣下还有一丝担心,皇上在并未向外公布皇子消息的情形下,竟然被人私自传出,此乃是有图谋不轨之徒深藏皇宫,此乃大患啊!"语毕,燚怀王接着道:"只是不知是哪位妃子能有此天幸,为皇上诞下皇子。"说完后面一句,他心中一丝忐忑闪过,毕竟,这句话不应由他来问。

皇帝听闻燚怀王的叩问,心中既喜又恼,喜的是可以将自己那"皇儿的母亲"告诉出来;恼的是自己的父皇偏偏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个悲情的故事。于是他略带伤感的说道:"都不是!"

"都不是?"听到皇帝的回答,燚怀王一脸懵怔之色。不是宫中的妃子,莫非……想到这儿他赶紧打住,不再往下想。

"几年前,我独自外出,在外面游历,在一偏僻的依湖而居的村落里偶遇一凡间女子,她虽然衣着简朴,但却无法掩盖她那宁静而典雅的气质,还稍稍带着一丝青涩,望着她,给人一种静心、舒适之感,不知怎的,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我便在那里住了下来,再后来日久生情,我们就倾心彼此了,我告诉了她我的身份并将她带入宫中,让她在蕊虞宫居住。为了不让我的那些嫔妃们刁难于她,我并未将她进宫的消息透露出去,并让人暗中保护。之后我修炼和处理朝政之余,就与她呆在一起,就在一年余前,她有喜了,这之后我更勤于她那里。"说到这里,皇帝停了下来,脸上布满幸福与甜蜜之色,闭上眼睛,慢慢的抬起右手,做出抓握状,似乎要使劲抓住什么一般;久久不语,渐渐的他的眼角流出了一滴滴泪水。

"就在她怀有身孕的第十一个月,意外发生了;或许是我过于频繁的去她那里,让人发现了她的存在,危险却在暗中酝酿,而我还处在与她在一起的幸福之中,并未察觉……"此时皇帝似乎有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语气中显得愤怒与懊悔。"一日,我正在修炼,突然一枚传音符飞了进来,我听到了里面焦急的话语,蕊虞宫被人偷袭了,侍卫正在与来人大战,因为蕊虞宫布有大阵,所以外面的人是不知道的,等我赶到时,那刺客已经快要被制服了,但却就在他要被禁锢住时,他发动了致命一击,一式带有神魂攻击的法术从他的右眼中射出,直扑向她,在这期间,虽然有人击中了那式法术,消耗掉了绝大部分能量,但还是有部分射中了她的身体,她就此倒了下去。我急忙过去抱起她检查,发现他的魂魄受到了致命的攻击,虽然击中她身体的法术只剩很少的能量,但对于凡人的她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我急忙对她进行救治,但发现一切手段都是徒劳的,无论怎样,她的魂魄都在一点一点的消散,用尽了能想到的一切手段,也只让她撑到了五日前,在生下我们的孩子后,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孩子,她就永远的离开了我!"

此时的皇帝语气显得格外的平静,除了那湿润的眼角外,只听其言,会以为他所讲的事情与他无关。"因此,朕并未当时就将皇子降生的消息宣布出来,如今,既然皇叔有此一问,也正好说了。"燚怀王听完皇帝的诉说,并不言语,在来此之前,他并未了到会是这种情形,如果早知如此,他也不来此询问了。正在想着,却又闻皇帝言:"好了,朕累了。"说完皇帝坐在皇椅上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燚怀王见此便道:"皇上圣安,微臣告退。"

燚怀王出了长生殿后,停顿了下来,又看了看身后的宫殿,不知怎的,他总感觉今天的皇帝的举止言行怪怪的,不过他并未细想,而是快步离开了皇宫。他不知道的是,在一座假山的亭子里,有一位老人正在看着他,一边喝着茶,一边眯着眼、嘴角带笑。

"四方斋"第七层东面的那间屋子里,一位中年人正在修炼,此时,一枚传音符飞了进来,信手拈来听着里面的内容。待听完后,他露出一丝笑容"哦?竟然如此有趣,看来这个皇帝还做了一回风流浪子。"于此不同时间,也有也人在听着面前传音里的话语,表情各不一样。

第二日一早,关于降生的皇子的消息就被燚怀王正式的宣告天下了。这几日以来的关于新生皇子的消息也算是得到了证实。

……

秘境竹屋中张纪抱着婴儿,来回轻轻的走动,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中的婴儿,他对这个帝国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如果一切顺利,帝国不但能够挺过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危机,还会突然出现的仙婴使得其变得更加强盛。

由于散播出了这名仙婴是皇帝的皇子,所以不必再担心,将来他以皇子出现时,人们会对他的来历产生猜疑。

他抱着婴儿出了秘境,来到了皇帝的寝宫中。早已在此等候的皇帝急忙来到寝宫门外迎接,整个寝宫现在只有皇帝一人在此。

“准备好了吗?”张纪一边小小小心翼翼地抱着婴儿,一边轻声地问到自己的皇儿。

“父皇,皇儿已经吩咐下去,一切已然安排稳妥。”说完,他还特意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婴儿,眼神中也透露着一丝笑意。

“很好,我们这就过去吧。”说完,他向寝宫后面的方向走去,皇帝跟在后面,与他一同向那里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是祖庙。祖庙位于皇宫的北面,在这里有着所有皇室所认可的子弟、重臣与供奉等在世者的魂牌和崩殂先帝的神龛。

羽化国祖庙是用悼黑冥石所建,据说此石具有安魂化恶之妙用。祖庙坐南朝北。祖庙的墙壁上都刻有符文,起到保护祖庙的作用。在祖庙的正面有一块方圆两里左右的场地,此时在这块场地上聚有百余人。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或衣着华贵,或如邋遢乞丐;他们有的是皇室中人,有的是朝廷大臣,有的是帝国供奉。此时这些人,或盘地而坐,闭目养神;或取出棋盘对弈;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论道……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不过无论是谁,都轻声细语,即使有不同意见时而面红耳赤,也无大声喧哗。

他们都是在一天之前收到的皇帝的诏令,令他们需在今日戌时一刻前全部聚集于此。此时虽然距离戌时一刻还早,不过俱都已到。

时间慢慢的过去,天已经开始黑了,妘鄢城已然华灯初上,但在祖庙前并无一盏灯火亮起,只有阵阵凉风吹过。

就在此时,站在祖庙最前的一位黑发老者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咳咳”,声音虽轻,却轻易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人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盘坐的也站了起来,向着老者身前走去。却听此时黑发老者说道:“陛下驾临,众臣跪迎。”说完转身面向祖庙,单膝跪地“恭迎皇上!”身后众人亦皆如此。却见此时,在祖庙门前,皇帝的身影现了出来,他看了看眼前跪着的众人:“众臣平身。”人们闻言后站了起来分列两旁。

“朕今日叫大家来此,想必你们心中已有所猜想,关于近段时间以来因朕皇子的事情,朕已于日前由朕的皇叔宣诏于天下。朕今日叫你们来此,是为了将皇子的名刻于‘祭灵鼎’上。”“祭灵鼎”是用来刻皇储人选之名,当某一位皇子正式成为皇储后,他的名字将永远地刻在上面,并排在上一任皇储的后面,而其余皇子的名字,将自动散去。众人闻言,虽有惊讶,但并不意外。毕竟,这是陛下迄今为止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皇子。

而后又听皇帝说道“恭迎父皇!”说完他面向众人站立的方向微微躬身行礼。众人也急忙对面而单膝跪地“恭迎太上皇!”只见一位老人,在黑夜中慢慢走来,怀中抱着一名婴儿,穿过众人前的走道,来到皇帝面前,而后转身看向众人“都起来吧。”

众人纷纷起身,第一次看见了传言中的皇子。虽然面上表情未显,但心中却各有心思。

见大家都看见了自己怀中的婴儿,老皇帝转过身去,对身前的皇帝说道:“既然时辰已到,那就开始吧。”

皇帝走到祖庙的门前,轻轻一推,门便打开了,而后步入里面,在前为老皇帝引路;众人也纷纷随老皇帝之后步入了祖庙;而刚才的那位黑发老者身在最后,待其进入后便将门关闭。

“启灯!”只听走在最前面的皇帝喝道。那黑发老者一施法,众人身旁便亮起了灯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