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十界诠译录 > 卷一.山雨欲来之妖族篇(一)
012 风中誓言
作者:天下孤言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19-08-30 13:50:42 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一连数日,没有人问他更没有人来说句安慰的话;唯独琉玥常来尽心尽责的照料。

“想好了吗?时间再长一些,它就会永远在你体内无法祛除了。”琉玥取下纱布,看着对方颇为凄惨的躯体,像是心有不忍。

“留着吧。”他看着窗旁那总被人忽视的一株野草淡淡一句。

于是,这个奇怪的雾痕便成了他又一道无法磨灭的伤口。

后来,辽戈的魂灵在他血肉的滋养下,慢慢的“活”了过来。这种活,不仅为他召唤来了那柄一直插在王冢镇魂碑旁谁也无法拔出的锈蚀兵刃,而且还慢慢的有了抗争的前兆——一种让他感到恐惧的,自己身体要被另外的魂魄所占领的前兆。

这致使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频繁的不受控制,且自己的记忆也变得越来越混乱。他的或是辽戈的,一切的东西统统容纳在这个躯壳里,互相碰撞和计较,大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这些变化,无锋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却从未过问。

那人只知道以一种激动而忧伤的神色去细数长戟上斑驳的纹路,再以一种真切而刻骨的语气对他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他知道,那些话从来都不是对他说的。

“从今天开始,它就叫‘辽戈’。”

“好好护着它,用你的命。”

他的脑子里就不断回荡着无锋对他说的两句话,仿佛被洗脑般的刻在颅内底端。

————阅读分界线————

“朱雀,我要留着它,但又必须要控制住它。”墨霜站在立地的大面镜子前,看着自己像是被一团乱麻所缠绕的右半部分身体,慢慢悠悠的往上面敷着凉药。

“没有它,我就没有办法修习术法,就会沦为妖族的笑柄,就会被无锋舍弃。但是,它现在干涉到我,想要控制我。疼痛还是灼烧都是小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它平息下来。”

朱雀抿嘴不敢再多言。

“我找不了无锋,他不会管我。我也找不了琉玥,说到底,他们还是一伙的。所以我想找明滅(音灭)试试。”男人的指尖停留在裸露的右胸上,硬朗的表层雕刻着一颗硕大而幽黑的龙头,龙头的刻线泛着若有若无的银光,而龙头上方则是烟波浩渺的红色雾痕;这将龙头原本就狰狞的面容承托得更为森然恐怖。

“你是说……我师父?”朱雀诧异。

“嗯,明滅是毒医,或许以毒攻毒的办法行得通。”

“你拉到吧!我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太不靠谱。十医九死的事,整个妖族都听说过。”

“但他可以肉白骨,可以转魂魄;这些,生为妖族第一医者的琉玥就做不到!”

朱雀哑然:“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我承认,他确实有一些独门手段,但是你没看见所谓的‘肉白骨’肉出来的结果就是行尸走肉。至于那个什么转魂魄是什么玩意儿,我倒是没见过也没听过。几率太低了,而且风险很大。”

“我知道。”墨霜皱眉看着镜子里那跨越了前胸后背的巨型清野腾龙图,伸手拿过衣服重新穿戴,倔强的说道:“试一试。任何代价我都承受得起。”

朱雀还想说什么,但见男人身上雕刻的黑色图腾又悻悻将规劝的话咽了回去,“行吧,你让我先去问问那老家伙同不同意。我估计他肯定得趁机给你开价。跟他混这么久了,我对他知根知底。”

“随他开,只要我有,都会给。”

朱雀翻了个白眼,以示无奈。

“这次回来我带了一头苍狼,还有个鲛人。无锋既然还在派人监视我,就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墨霜将最后的衣袋系好,坐下就要给自己倒水;不想手背却在不经意间擦过那瓶冰药给的伤药,当下一愣,随即又莞尔一笑。

这细微的表情变化,朱雀自然是尽收眼底的;不过看着对方一闪而过的促狭,他还是决定当作没看见。“啊?你是要我帮你做点儿什么吗?”

“也没什么,帮我去看看他们就好;如果能恰巧遇到无锋那就更好了。”

提起左权使,朱雀显然也有些害怕,他一脸怪象的嫌弃:“你怎么不去?他之前差点把我一巴掌拍死的事情,我还记忆深刻呢!”

“之前是我不按规矩办事,连累到你。这次你化了小雀站在树梢上,不会妨碍到他。”

“哎呀,都说了那次跟你没关系,是我硬要去一睹尊主风采的。那个……你确定?”朱雀狐疑。

“确定。”墨霜回答。

“那行,我要是少根羽毛就找你算账!”

“嗯。”

“那你干什么?杵这儿赏花啊?”朱雀回头看着外面园中的草木,也没见有几朵花开。

“我去给辽戈扫一扫坟,顺便去拜访琉玥。”墨霜笑了笑,“那个之前跟他纠缠不清的鲛女,在我手上。”

安分的躺在屋内睡了一觉后,墨霜整个人倒是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日头不见完完全全的挂上天空,他便沿着山道的暗门又蹿出了好远,直到自己一足踏入一片荒芜的土坡,脸上的神情才有了点儿变化。

——肃穆而又有些无可奈何。

这又不知是到哪座山的山涧里了,土里埋的是或圆或扁的石头、身边长着的是高矮不一杂七杂八的野草;漫天的尘埃和草屑在山风里打着旋的冲上半空,再在半空中毫不含糊的抽到他脸上;他屏息凝神的避免自己吃一嘴的沙子,然后继续辨别着方位朝前走。

约莫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他终于来到了这地方里唯一算得上“青山碧水”的一片净土;净土的顶端是巍峨的吊崖,吊崖的上面立着一块朴实的石碑。

石碑上俨然写的是“敬祀 皇家统军 烈火战神 辽戈 之墓”,除此碑外,周围没有棺椁也没有埋土;这石碑就这么孤零零的屹立在崖边,被呼啸的山风所洗礼。

不是没人去找辽戈的尸体,而是他的身躯早就在他为王冢铸下结界的那一刻起,便化为了永不磨灭的石雕。而石雕直至今日,依旧保持着单膝跪立自尽的姿势,其兵器连人穿过王冢的镇魂碑与之连在了一起,无人可分。

虽说后来辽戈的长戟被墨霜召唤归来,但王冢那个地方始终是在幽寒境内的,幽寒境属于当今妖界执权者的地界,说白了就是霍泉莲的地盘。无锋这群人总不可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把沉重的石雕给运出来。这么做,跟自己送上门去找死有什么区别?至于那个墨霜之前发现的洞,无锋曾问过他相关的事情;他说了,但始终没有找到位置所在。

就是如此,这山涧里的墓碑才会如此孤苦无依,饱经风霜。

墨霜来到碑前,逆着不时刮过的山风。他从汇芸囊里取出瓜果点心待要供上,却在墓碑周围的泥地里察觉到了一圈湿润的痕迹;再看看一尘不染的碑身——天没下雨,是有人祭拜来了。

他将指腹婆娑在那圈水渍上,感受着轻微的粘稠;放至鼻下一嗅,一股还未散去的酒香丝丝缕缕的飘荡过来。那是“绕梁烧”,妖族里名贵的烈酒,据说酒坛一开芬香醉人,其味可绕梁环绕七天七夜不衰而得名。这酒很贵,也很烈;贵到平民倾尽家产可能才够买到一坛,烈到这天底下没几个人能够畅饮谈笑。所以来这儿祭墓的人,不是无锋就是琉玥。但琉玥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祭奠故人。

“无锋,你究竟是他的叔父还是我的叔父……”

不知怎的,一种钻心的妒意瞬间涌上心头,狠狠的在心尖掐了一把。他手里的果盘抖了抖,几颗光洁圆润的葡萄从盘中溜了出来。不过男人只是恍惚了片刻,便伸手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瓜果。

“前辈,我来看看您。”阴霾的面色一瞬即逝,男人此刻的表情可谓真挚到极点。“谢谢您给我的力量,让我终于感受到了低阶术法以外的境界。”他缓缓的将果盘和糕点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墓碑前面,盯了一会儿石碑后,像是觉得还不不够干净似的,又将之再擦上一遍;然后靠着碑侧坐下,开始自言自语。

“您不知道,我天生就是个怪物。这十界内,从来没有一个妖族人的灵力上限会比我的低;也不会有一个紫晶霜华的本色会是黑色。是了,我还没有腮,您见过没有腮不能在水里潜行的紫晶霜华吗?可我就是这样的。”

“您说,紫晶霜华为什么就要是天生的权贵,必须是皇权的执掌者?而我的本体,为什么不是狐狸、兔子甚至是傻狍子?牧神既然给了我一个高处不胜寒的出生,为什么又要许我一个残破难堪的躯壳。”

男人低垂着眼帘,以往重重屈辱回梦脑海。

“父王死了,我儿时的记忆也丢了。我被自己的生母关进瀚海荒漠三百多年,叔父把我救出来。我原本以为这世上,还会有一个至亲会在乎疼惜我。但现在看起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墨霜用手拍着墓碑顶端,跌跌撞撞的站起来笑道:“战神前辈,比起我,您更像他的至亲。您没看见他看您兵器时候的眼神,简直恶心透顶!您也不知道,他看着我脸上雾痕的时候,那双眼睛都在冒光,亮得比天光下的金子还要刺眼!所以我是谁?您的替代品?”

“可惜啊,我不会去替代任何人。”男人摇着头,长嘘了一口气,仿佛是言语将尽,积累多年的不痛快已在适才的絮叨中逐渐被消磨殆尽。

他没再去看那块屹立不倒的石碑,只是将目光移向远处山岚弥漫的地方,俯视着云端下依稀可辨的大地。

“这些话,到此为止。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说。这些情绪,也不会再有。”男人淡淡的看着远处,语气坚决“如您所愿,一切都是我的!——从现在开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