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星刻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缘由
作者:星钟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2019-09-20 09:46:03 全文阅读

都谁在人生最后的时候,脑中会迅速闪过人生中的所有片段,据说是为了在往日的经验中找寻生存下来的办法,这就是走马灯,那么人在决定自杀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

夏尔想到了小时候在田间嬉笑打闹的快乐时光,那是自己最无忧无虑的时候,之后漫长的战争爆发,马斯顿人率先觉悟,和世界为敌,当时的夏尔觉得参军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于是毅然决然参了军。

从新兵到老兵,夏尔目送了许多鲜活的生命离开,一开始胸中的满腔热血,在见识了战场的残酷后,渐渐平息了下来,他意识到对面的战士和自己一样,都是怀抱梦想的青年人。

之后亚瑟找到了他,说服他的理由很简单,“你想让这场战争更早的结束吗?”

更早的结束意味死更少的人,希尔很清楚,既然牺牲已经成了必然,那就让这些牺牲尽快停止,让那些已经死去的同胞,以及敌人的死有意义。

现在轮到他自我牺牲了。

想要耗尽这片空间的魔法很简单,对于许德拉来讲,四大元素的魔法都能随心所欲的操控,夏尔还能控制的五个头颅口中喷射出致命的攻击,将被困在地面上的四个头颅一一碾碎。

因为夏尔的攻击,这片被封印的空间里的魔法很快就消耗殆尽,那四个头颅挣扎咆哮着,化成了灰,那伤口上也确实没有在出现那可怕的恢复现象。

亚瑟看着这一切,心中不是滋味,猎魔人最后的胜利是怪物送给自己的,这种事情怎么都说不通。

“再见了队长。”许德拉的主头说道,然后毅然决然的咬断了自己最后的四个脖子,虽然主头还在,但是长时间失血过多,许德拉早就支撑不住这么庞大的身体,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夏尔就这么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切就结束了么?

兰迪点了点头,然后对周烈说道“问题已经解决,现在殿下能和我回去了么?”

“不,还没结束。”一旁的蕾拉插嘴道“在许德拉真正死去前,这个封印阵还不能撤去。”蕾拉看着一旁的亚瑟,意思不言而喻。

最后一击,还是要亚瑟来给上。

最后中央的主头躺在地上,露出下颈那处柔软的弱点,示意亚瑟可以动手了。

不知为何,在这最后时候,周烈居然心中有些不忍。

亚瑟平静的抬起镰刀,鲜血飞溅,许德拉最后的头颅也就此斩断,尸体了无生机。

然而为了保证杀死了这个怪物,避免封印阵撤销后,它再度复活的可能性,士兵们点火焚烧了尸体。

回到镇子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因为兰迪和薇薇安的会面,周烈回巴比伦的路上便决定由这支部队顺路送一程。

“那么我和亚瑟就和你们先回巴比伦好了,这里还要留下一些人善后。”薇薇安在听到兰迪的要求后,很爽快的答应了。

在酒馆不起眼的角落,周烈正在和苏文苏武吃着晚饭,酒馆里有冒险者弹着民谣乐器,连带着周围的人都一起符合着唱歌,这种欢快的氛围周烈很是欣赏,但是完全融入不进去,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很难理解这些西方人随时随地就能这么欢快的原因。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桌前,此刻的亚瑟没有带着那把可怕的镰刀,只是穿着一身简单的平民布袍,但是在他出现在酒馆的一瞬间,还是吸引住了不少人的视线,随后人们再度进入欢乐的气氛中。

“我可以坐这里么?”亚瑟问道。

周烈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今天谢谢你了。”亚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向周烈敬道。

“一时脑热而已。”周烈举杯回应道。

“都说你们东方人内敛谦虚,现在见到了才知道是真的。”亚瑟笑了笑“不过无论怎么样,都要谢谢你,你确定不需要我和薇薇安说一下?虽然你的身份特殊,但是也能给我们皇帝一点好印象不是么?”

然而这是真的啊,周烈无语的耸耸肩,然后摇头说道“不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当时没有说出来,我很感谢你,这件事情就不要再告诉别人了。”

“我尊重你的想法。”

两人再度碰杯,然后陷入了沉默,都静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

过了良久,晚餐用毕,周烈和亚瑟都没有离开桌子的想法,两人对视一样,最后倒是周烈先开口问道“虽然听你们的对话,差不多猜到了你们,为什么会变成那种,怪物的模样,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你能给我解惑么?”

亚瑟点了点头,说道“你帮了我,我告诉你这些是应该的,就像那位蓝发小姑娘说的那样,我们身上的变化是魔法的产物,对了,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圣佑军?”

周烈点了点头“那是波西亚王国的无敌军队,最后还是被马斯顿的军队击败了。”

亚瑟露出一丝苦笑,说道“战争时期,圣佑军成为了我们极大的阻碍,那些受过庇佑的战士和经过祝福的盔甲拥有着极高的战力,刀剑不进,还轻便迅捷,我们马斯顿的部队第一次遇到那么强大的军队,若不是这支军队只有一支,我们能一直靠着牵制袭扰的方式,令它疲于在四处奔走,可能当时的战局会因为这只强大的军队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为了攻占波西亚的首都,这只军队使我们不得不跨越过的障碍,正在此时,有一个来自提昂利斯的魔法师说,他能帮我们击败这只军队,方法就是,训练兽神兵,也就是我们。”

“提昂利斯的书籍记录了许多已经绝迹的强大魔兽的文献记录,许德拉,狮鹫,天马,飞虎,这些传说中的强大魔兽任何一支都是能灭国的存在,而能够接受这种转化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到最后,我们兽神兵部队不过四十三人,但是也就是我们四十三人,奠定了帝国的胜利。”

“起初我们以为我们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我们是身后战友的坚盾利枪,同时也是对抗那些圣佑军的王牌,果然在这些强大魔兽的力量面前,圣佑军节节败退,最后,也是我们先登城头,占领了奥斯林,奥斯林之所以回复的这么快,也有我们迅速占领,没有造成更多破坏的原因。”

“然而在那之后,就像你今天看到的那样,我们体内沉睡的远古魔兽正在一个个的苏醒,在此之前,我已经杀死了五位曾经的战友,那时候他们已经全无人性,也无法变回人形,看到他们的暴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失去自己的理智,但是我是这只部队的队长,当初是我劝说他们加入这支部队的,那么最后,也应该由我来了结这一切。”

亚瑟语气平淡的叙述着这一切,周烈点点头,几乎和他猜想一样。

但是将人变成怪物,这汇总做法周烈实在不能苟同,但是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在奥斯林一点都没听说过,既然是这些怪物破城,总归那些波西亚人会在私底下流传一些相关的流言吧。

似乎是猜到了周烈的疑虑,亚瑟继续说道“即便是皇帝和宰相,也很清楚这种做法算不得人道和正义,本来我们打着肃清教会的旗号,最后却还向魔法师寻求了帮助,这和打字机脸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件事情被严令封口,从奥斯林移民出去的人都安置在了一座新的小镇里,禁止他们传播城破时候的事情,同时在奥斯林进行消息管制,对当地人进行打压。”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波西亚人会受到歧视和打压的真正原因,一切都是为了管控消息,只要让人们先入为主的认为波西亚人都狂信者,因为他们仇视马斯顿人,那么他们说的真相也会被理解为对马斯顿的抹黑,等到知道真相的人都渐渐死去,这个秘密也会被掩藏起来。

“真是,一言难尽。”周烈再度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必为我们的遭遇感到伤心,当时我们都是为了国家,自愿走上这条道路的。”

“他们中,也有很多人想要继续活下去吧,这样真的好么?”周烈说道“那个夏尔,我觉得是个好人。”

亚瑟沉默,实际上今天他们可以说都是被夏尔所救,要是一开始将夏尔逼出来的时候,两人可以像之后那样谈谈,肯能个结局会更好一点吧。

“夏尔是个正直认真的小伙子,在军营里经常帮助别人,对待新兵也很亲切,会耐心的教他们战场上的生存方式,他应该有个好下场,这也是我这次找你的原因。”

“哦?”周烈挑眉,他就知道对方不是过来找自己喝酒谈天这么简单。

“我希望你将我们的事情,传到东方去。”

“这是为什么?”

“在马斯顿,过去的事情被封为禁忌,不能提起,但是在你们那里不一样,我希望这个历史能够真实的流传下去,警告着后人,不要在重蹈覆辙。”亚瑟面色凝重的说道。

周烈笑了笑“我们那里有句话,以历史为镜,可以知道朝代兴亡的规律,你的想法很好,这也能警告我们的国家,不要做出类似的蠢事,我答应你。”

两人的酒杯再次相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