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尘小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破阵(二)
作者:木子传奇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0-06-09 21:43:01 全文阅读

“百媚生,你倒是够心狠的啊。”云飞鹤讥笑道,“上次,已经有数百人为了你而丧生了。怎么?你难道还不知难而退,继续让无辜的人为你而死吗?我看你就是冷血,并不把这些人的性命放在心上。在你看来,他们就是一件兵器,他们的死对你来说,毫无影响,是不是?”

众人都听出云飞鹤话中意思了,云飞鹤这是要挑拨离间了。百媚生笑了笑说:“云飞鹤,知道我快要破了你的阵法了,你就紧张了?然后,你就用反间计了?”

“三关阵法,你第一关都还没有破呢。贫道为何要紧张。”云飞鹤淡淡的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实在是看不过你的所作所为了,才想走出来说两句公道话而已。”

随即,云飞鹤转向云无痕,说:“我和这位公子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了。公子,贫道上次饶恕了你的性命,贫道本以为你会知难而退。不想你却在这里出现了。莫非,你是受了百媚生的蛊惑吗?若真是如此,贫道就要替你感到悲哀了。你看看百媚生,整日带着面具,并不敢依真面目示人。像她这种人,怎么会有实话呢?”

“所以呢?”云无痕摊开手,说,“你接着说,我听着你。”

“贫道是想救你。”云飞鹤说,“贫道不知道百媚生对你说了什么。但贫道敢向你保证,百媚生的说的话你一句都不要相信。她这个人虚伪的很。”

“你们认识吗?”云无痕问。

“当然。”云飞鹤说,“虽然,百媚生现在带着面具,但;贫道知道她之前的模样。百媚生,敢不敢把面具摘下来,你要是敢把面具摘下来,贫道就相信你的话了。你要是不敢摘下来,你对云公子说的那些话都是谎言。”

“云飞鹤老道,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百媚生说,“事实便是事实。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了。但是,事实并不能因为时间的流失而被遗忘。我和云公子说的那些话,可是句句属实。我听闻墨山派有一个地方叫做‘无极寒’,人在哪里可以便知前世今生。云公子若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让云飞鹤带着去‘无极寒’,到时候一看便知了。”

顿了顿,百媚生接着说:“不过,恐怕你现在是回不去了。墨行子一定不想见你。”

“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清楚。你们都别胡言乱语了。”云无痕拿着木棍,朝着“三相无才阵”走去,云飞鹤向前一步,拦住云无痕的去路。

“怎么?你想动武吗?”云无痕等了云飞鹤一眼,狠狠的问。

“云飞鹤,咱们可是说好的,你设下了三个阵法,我的人破阵。而你,不能从中阻拦。怎么,你后悔了?身为朝廷的护国法师,难道就这样出尔反尔吗?”百媚生说。

“你少用言语羞辱我,我云飞鹤说出去的话怎么可能后悔。”云飞鹤看着云无痕说,“公子,我最后提醒你一句,你可要想清楚啊。”

"我想的很清楚了。”云无痕说,“你看我像小孩子吗?我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我心里很清楚,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云无痕狠狠的瞪了云飞鹤一眼,依然用很冷淡的语气说:“现在,你可要闪开了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云飞鹤自然是没有道理再拦着云无痕了。但是,让开前,云飞鹤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为云无痕的选择而感到同情。

云无痕并没有理会云飞鹤。他拿着棍子,坚定的朝着‘三相无才阵‘走去。这次,云无痕有了之前的经验,他的注意力也更加的集中了,所以,云无痕虽然感受到了“无才阵”最大的威力,但并没有把云无痕击垮。

距离阵法中心一丈左右的距离时,云无痕身子跃起,想一个巨大的鸟儿,盘旋在空中。接着,云无痕嘴里念念有词,约莫半柱香功夫,云无痕用手中的木棍指向阵心,他整个人俯冲下来。

阵心处发射的光越来越强烈了。很快就把云无痕给吞噬了。百媚生并不像云无痕那样的有把握,所以,当她看到云无痕被强光吞噬后,她心里其实是为云无痕感到担心。百媚生并不想云无痕死掉,至少,她不希望云无痕现在就死掉。

“你不用紧张,云公子没事。”白执礼说。

百媚生扭头,瞟了白执礼一眼。百媚生心里对这个看似文弱的书生起了疑心。白执礼的表面给人的感觉手无缚鸡之力。可是,当白执礼走过来时,百媚生并没有感觉到,这说明白执礼是要很深的内功。白执礼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百媚生觉得,白执礼来这里应该是别有用意。

“我不是云无痕,你的那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百媚生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白执礼说。

“怎么?莫非呢听不懂黑齿国的语言吗?我觉得,我说的话很清楚了。”百媚生惊讶的说,“莫非,你不是黑齿国人。”

“我当然不是黑齿国人了。”白执礼说,“我若是黑齿国人,我怎么可能眼看着你围攻黑齿国的都城而我却无动于衷呢。”

百媚生微微一惊。她没想到白执礼如此的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当然,百媚生认为白执礼并不是一个坦诚之人,他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更深层次的诉求。

“你不要用差异的眼光看着我。”白执礼说。

“我戴着面具,你都能看得到我的眼神?”百媚生反问。

白执礼笑了笑,说:“我不仅看得出你的眼神,我还看得出你的内心所求。”

“嘭!!!”

一声巨响,将两人的注意力拉了过去。两人看到,云无痕站在地上,手中的木棍指着天空,宛若一座大神。而“无才阵”已经被云无痕破了。

百媚生很高兴,正要跑向云无痕。白执礼说:“其实,云无痕才是你最大的敌人。”

百媚生听到了白执礼的话,但是,她没有搭理白执礼。看到敌人兴高采烈的样子,云飞鹤狠狠的说:“不要得意的太早,三个阵法,你们才破了一个而已。还有两个在前面等着你呢。”

百媚生问:“第二个阵法在哪里?”

“这个,就要你们自己找了。我给你五天的时间,当然,这五天包括你们找阵法的时间。若是五天内,你们找不到阵法,也算你们失败了。”

说完,云飞鹤扬长而去。

云无痕丢掉手中的木棍,说:“该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百媚生,接下里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不,接下来就要看白灵的表现了。”百媚生说。

“你想牺牲掉白灵?”云无痕愤怒的问。

百媚生笑了笑,说:“云公子,你不要这么紧张。白灵可是千年狐精,她的道行比你我都深。就云飞鹤这两下子,想要杀死白灵,恐怕你做不到。”

“可是,白灵现在已经受伤了。”云无痕说。

“之前,我一直在想,天妖为什么要排白灵来呢?这么多天,我终于想通了。云公子,你听我的话便是了。接下来,就是白灵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白灵呢?”云无痕只顾着说话了,却没有注意到白灵已经不见了。一同消失的,不只是白灵,还有白执礼。百媚生微微点头,说:“云公子,你累了,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百媚生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她已经猜中了白灵和白执礼在一块呢。

“我觉得,你还是离开百媚生吧。”白执礼看着白灵,忧心忡忡的说,“我自认自己能看透他人的心思。但是,我并没有看透百媚生的心思。”

“你刚才不是说,你知道百媚生心里想什么吗?”白灵问。

“我是唬她呢。”白执礼说,“百媚生的心就像是无底的大海,当我集中意念的时候,我的身子忽然有一种失重的感觉。我不得不尽快的收起意念,不然,我就会淹没在百媚生的深海里。”

“你也太夸张了吧。”白灵说,“虽然,百媚生戴着一个冷冰冰的面具,但我觉得她这个人并不冷冰。”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事情。”白执礼说,“相由心生。一个人的面相便是她内心的表现。百媚生一直带着面具,她的面相早就转化到他的面具上了。你看看她的面具,阴森恐怖,由此可见,百媚生也是一个阴森恐怖之人。一般,像她这种人,行为都非常的神秘。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肯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百媚生却每天带着面具大摇大摆的在任何的场合出现。很显然,她的行为和她的内心是矛盾的。一个人,当集结了诸多的不可能,变得很矛盾时,她也就变得很复杂了。”

“好吧,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话,我也相信百媚生是个很复杂的人。但我觉得百媚生伤不了我。我并非是对自己的本领自负。便是看在天妖的面子上,百媚生也不会杀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