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红尘小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破阵(一)
作者:木子传奇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0-06-08 21:57:01 全文阅读

云无痕相信了白执礼的话,因为白执礼和凤绫儿说话时,云无痕看到了两人的争吵。

“争吵后呢?”云无痕接着问,“你是如何说服她?”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嘛。”白执礼说,“既然你师姐很在乎你,我就用你当做武器,攻击凤绫儿了。还好,我的推断非常准确,当我说出,她若是不同意,你会因此而丧生时,我看到了凤绫儿的犹豫不决了。”

顿了顿,白执礼接着说:“云公子,你师姐这次可是帮了你的大忙,你也知道墨山派的规矩,她这么做,可是冒着性命危险呢。所以,她日后若是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可得鼎力相助啊!”

“我和师姐可是过命的交情,她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了。在这方面,不用白兄一再的提醒了。”之前,白执礼提醒云无痕时,云无痕还能愉快的接受,但是,白执礼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件事情,云无痕便有些反感了。

并且,云无痕心里也在不停的琢磨,白执礼为什么老是提这件事情,看的出来,白执礼很在意凤绫儿,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不一样的关系了。云无痕问过凤绫儿。凤绫儿没有说。云无痕决定问问白执礼。

“白兄,你和我师姐之前认识吗?”云无痕问。

“认识啊!”白执礼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云公子,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当初,你和凤绫儿你们两个人住店没钱,还是我给你拿的钱呢。当然,我现在提及这个事情,并不是想着要你还钱啊。”

“除了之前的那一次,你们还见过面吗?”云无痕问。

“见过。”白执礼依然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云无痕的话。

云无痕看着白执礼,心里却非常的难过。他可是把凤绫儿当做亲人一般,云无痕也把自己的身世都告诉凤绫儿,他没想到,凤绫儿竟然会骗他。云无痕觉得很委屈。

“怎么?你师姐没有告诉你吗?”白执礼问。

云无痕摇摇头。

“哦,我知道了。”白执礼说,“想必是你师姐太在意你了,不想让你为她难过,所以,以前的那些痛苦的事情她就不说了。”

从白执礼的言语中,云无痕时听出话中有话。

“白兄,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那些事情就让我师姐痛苦了?”云无痕追问道。

白执礼沉思了片刻,说:“好吧,既然你问起这件事情了,我就大概的告诉你吧。我和你师姐十年前就认识,不,不能说认识,确切的说,我们两个是见过一次面。那时候,你师姐还没有上墨山呢。当时,她一个小女孩,非常的落魄。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都三四天没有吃食物了。我就用身上仅有的一些钱给你师姐买了馒头,她才没被饿死。”

“如此说来,你便是她的救命恩人了。她为什么说不认识你啊?”云无痕不解的问。

“或许,她是真的不认识我了。”白执礼说,“当年,她只有四五岁。她又是快饿晕了,哪里能仔细观察一个人的相貌啊。再者说了,我这几年的变化也挺大的,她没有认出我来,也能理解。”

白执礼说话时,云无痕的眼睛一直盯着白执礼,他想从白执礼的脸上判断白执礼有没有骗自己。经过云无痕一番的观察和推断,云无痕觉得白执礼并没有骗他。

“哎呀,咱们光顾着说话,肉都要烤焦了。”白执礼取下篝火上的兔子肉。他先分给了云无痕一块,然后,自己拿着一块,两人只顾的吃肉,便没有交谈。

吃过饭,天还没有黑。两人又闲聊了半个时辰,等天完全黑了,云无痕用“御剑飞行”,载着白执礼,飞向了牧野。

百媚生在大帐外翘首以盼呢。

“云公子,你要是在不回来,我可就要急疯了。”百媚生说。

话毕,百媚生看到云无痕身后的白执礼,忙问:“云公子,这位是谁啊?”

不等云无痕说话,白执礼忙回答道:“我是云公子的朋友,我叫白执礼。在路上遇到了云公子,听云公子讲他要做大事呢。作为朋友,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我就跟来了。”

“哦,原来是白公子。”百媚生冷冷的应了声,便转身回到了大帐内,云无痕看了白执礼一眼。白执礼说,“云公子,她是要和你商议重要的事情,我就不进去了。”

白执礼的自律让云无痕很满意。看着白执礼走远了,云无痕进了大帐。百媚生挑起帘子,朝外张望,大帐外无人了,她放放心。

“云公子,你怎么没有把你师姐带来啊?”百媚生问。

“我去的时候也没有说要把我师姐带来啊?”云无痕反问道。

“你不把你师姐带来,如何破阵?”百媚生说,“这两日,炎帝已经下诏,让各地的将军来京都勤王了。我带来的武师虽然善战,但架不住人多啊。等勤王的军队来了,咱们可就完了。”

“我知道时间的紧迫。”云无痕说,“你要是不在这里同我说这些废话,我早就把‘三相无才阵‘给破了。”

听了云无痕的话,百媚生脸上露出了笑容。她知道,既然云无痕知道阵法的名字了,自然是找到了破解的办法了。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出发吧。”百媚生说。

云无痕和百媚生来到阵法前时,天刚放亮。云无痕左右巡视,说:“你帮我找一个棍子吧。”

百媚生站着没有动。云无痕瞟了百媚生一眼,说:“怎么?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云无痕知道,百媚生此刻一定非常的气愤,只不过是她戴着的面具掩盖了她的愤怒。云无痕并不惧怕百媚生,甚至于,云无痕就是要百媚生愤怒。云无痕非常讨厌百媚生戴面具的样子。他觉得,两个人是一条战线了,就要相互坦白,可是,百媚生戴着面具,总给人拒之千里的冷淡。这是云无痕说不喜欢的。

在云无痕的观念里,与人交往,总是要相互赤诚。他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别人也应该是这样的人。要么说,云无痕还是入世太浅了,对人的了解不够透彻。当他用异样的语气和百媚生说话时,百媚生已经看出云无痕心中的不悦了。只不过,百媚生现在是有求于云无痕,并未发作。

在云无痕说了第二遍话时,百媚生寻来了一个木棍。木棍不长,到云无痕的脖子。粗细也刚好合适。

云无痕拿着木棍,耍了耍,然后朝着阵法走去。在云无痕距离阵法十丈左右时,他看不出任何的一样。当他距离阵法八丈时,云无痕听到响“斯斯”的响声,他第一时间想打了响尾蛇的声音。随即,云无痕把木棍横在胸前,提高了警觉。

当云无痕距离阵法五丈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妖风。说是妖风,因为这股风来的毫无征兆,并且极其的莫名其妙,并且,风中夹杂着血腥味。云无痕不仅皱了皱眉头,用一只手捂住了鼻子。

“云公子,你行不行啊?要不你撤回来吧。”百媚生在一旁大声的说。

百媚生并非是在意云无痕的生死。而是在没有攻克京都时,不能做非战斗的减员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要不你来吧。”云无痕说。

“阿狗哥,你要小心啊。”不知何时,白灵出现了。白灵就站在百媚生身旁,看着云无痕,云无痕瞟了白灵一眼,他从白灵的目光中能感觉到白灵对自己的关切,云无痕很是感动。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云无痕说。

话毕,云无痕转过头,继续向前行进。当他距离阵法三丈时,忽然就风声大作了,然后,一道白光,冲向牛斗。云无痕知道,就是这道白光,要了黑三等人的性命。

白光越来越强烈了,云无痕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他只能眯着眼睛,挥舞着手中的木棍,艰难的向里行进。之前,凤绫儿再三的叮嘱云无痕,一定要到了阵法中央才能动手。云无痕之期望,自己手中的木棍能起到作用,不然,自己还没有靠近阵法,就会死去。

在云无痕破阵时,云飞鹤却在城门后面偷偷观望呢。相比在场的几个人,云飞鹤更为紧张。当云无痕拿出木棍时,云飞鹤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云飞鹤是知道“三相无才阵”的命门在于缺木。云无痕拿出木棍,便等于找到了钥匙了。所以,云无痕每朝着阵法行进一步,云飞鹤心中就紧张一分。当云无痕在靠近阵法时,云飞鹤终于忍不住,从城门后面走出来。

云飞鹤的忽然出现,分散了云无痕的注意力。然后,云无痕就被一股妖风卷了出来。云无痕的身子在空中飘荡了半柱香,最后狠狠的落在地上。

白灵忙跑过去,用嘴巴轻轻的咬着云无痕的衣襟,问:“阿狗哥,你没事吧。”

云无痕艰难的站起身,揉了揉屁股,冲白灵点点头,说:“我没事,白灵,你不用担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